<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二十章 南海城之戰-貳-裝和避
          “圍城的全都是精銳,至少都是恢復了七八成戰力的獸人戰士!”

           靠在城墻上,凱爾瑞斯看著逐漸退下去的獸人大軍,半精靈法師臉上首次出現了疲倦的表情,帶著凝重的語氣對著身后的兩位圣騎士說道。

           “殿下!托姆河不僅河床窄小,大部分的河段還需要經過奧特蘭特山脈,河況崎嶇難以通行大船,即使如今暢通無阻,可以不斷獲得來的安多哈爾的補給,但依舊比不上南海城的海運,和庫爾提拉斯的雄厚支持!”

           半精靈法師說著,立馬就發現了王子殿下越來越黑的臉,隨即明智的止住口,轉頭看向外面不再言語。

           “凱爾瑞斯子爵,殿下也沒有想到,南海城竟然如此輕松就被獸人攻破了!當時殿下幾乎將所有主力都留在了南海城,只帶了親衛隊支援安多哈爾!”

           另一邊的阿比迪斯自然不會像阿爾薩斯這樣冷著臉把環境弄得死犟,而是溫聲為凱爾瑞斯解釋道。

           整個南海城當時足足有兩個整編兵團的兵力,竟然連一天都沒有撐住,在他發覺情況不對趕回去時,已經完全回天乏力了,只能救出逃出來的精銳,也就是那群南海城的本地貴族們撤回了塔倫米爾。

           瞥了一眼身后,凱爾瑞斯滿是嘲諷的眼神似乎能夠跨越數千米看到躲在城主府內的那群鬣狗,半精靈法師正想諷刺幾句時,臉色突然一邊,轉頭再次看向城外,一只只綠色再次出現在了視野中。

           “大爺的,這群賤人!沒完沒了了!”

           看著城墻上原本稀稀拉拉的戰士被各自的長官一只只的踹其來,凱爾瑞斯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心中卻是悔的腸子都要出來了,沒想到塔倫米爾如今的情況竟然如此危機,完全僅憑著來自安多哈爾的一支半的野戰兵團強撐著,白銀之手的后援又是遙遙無期,而他自己的大部分戰力又因為身旁這位圣騎大領主的存在只能藏著掩著,雖然口頭上說得那么囂張,但實際上,凱爾瑞斯還是非常忌憚這群圣光代言人,就怕這群精神潔癖的神經病什么都不管,倔脾氣猛然沖上頭,直接先把他這個膽敢觸碰禁忌的邪惡魔法師給凈化了。

           再加上整個塔倫米爾嚴重缺乏法師的力量,從而導致防御工作異常的辛苦。

           想到法師力量,凱爾瑞斯就牙疼的回憶起了某只欠抽的不靠譜高等精靈,這只黎明之刃的浪蕩公子竟然因為南海城附近長時間沒有出現敵人,就自己一個人偷偷翹班跑去了銀松森林,導致原本就是他私人部隊兼保衛團的精靈法師團立馬就同樣集體跳票跑去了銀松森林找自家的少爺去了,這其實也是南海城如此輕易被攻破的原因之一,阿爾薩斯和阿比迪斯都沒想到,高等精靈也有這么不靠譜的高階法師和如此跳票的法師團…

           腦中無奈的吐槽著,凱爾瑞斯手中卻是一點都沒有慢下來,一團團深青色的雷球形成之后按照一個復雜的規律漂浮在凱爾瑞斯的左邊,而凝聚好雷球之后,一個個拳頭大小的白色火球同樣漂浮在凱爾瑞斯的右邊,等半精靈法師準備好時,已經有獸人戰士跳上了城墻。

           作為希爾布萊德北部的核心城市,塔倫米爾的城墻原本有八米高,都是永固性結構,即使不是要塞性城市,整體的防御強度也遠超洛丹倫一般的中型城市。

           但是坑爹的是,不是知道是因為早就有了放棄這座城市的打算,還是某些奇怪的原因,獸人在大軍東調沖向索拉丁之墻時,竟然將塔倫米爾的城墻全都拆掉了一半以上,是的,沒有全拆,只是以極其粗糙的手法摧毀了一半的高度,只剩下了不足四米的城墻,即使后來在安多哈爾駐軍的趕工之下加高到了六米出頭,但對于職業者而言,六米的城墻雖然依舊很高,但已經不是不可逾越了,只要有一點超過一米的墊腳支力點,四階戰士就完全可以直接跳上城頭,這也進一步加劇了整個塔倫米爾防御難度。

           不過對于這些近戰的戰斗,凱爾瑞斯并沒有參與進去,縱使有一部分城頭已經被獸人占據了大半,半精靈法師依舊視若無睹的依舊死死盯著外面。

           突然眼睛一凝,凱爾瑞斯的左手隨即一探,分隔分明的兩種能量球各自沖出了一半的數量,在他的手中幾乎在同一時間猛地撞在一起后,瞬間急劇凝縮成了一個乒乓球大小的墨綠色能量球。隨手一點,一甩,墨綠色能量球就在順勢沖出一米多后,直接撞出了一個漆黑的裂縫后一頭扎了進入,下一秒,一團恐怖的能量風暴就在城下千米外的獸人大軍中爆發開來,火焰的外表下不停冒出水桶粗的閃電巨蟒嘶吼著一頭扎了進去又不斷的冒出來,一聲聲的刺耳爆裂聲中,能量風暴的范圍迅速擴大了一倍不止,就在再一次膨脹的當下,一聲怒吼在能量風暴的不遠處冒出,在徹底壓下了獸人大軍中的嘈雜聲后,四只四米多高的高階水元素生命在能量風暴的四周冒了出來,聯手將這股恐怖的能量風暴勉強控制在這塊范圍內不在擴散。

           “哼!”

           瞇眼看著穩穩被壓制的能量風暴,凱爾瑞斯直接掠過看向水元素的召喚者-霜狼大薩滿,隨即又有些驚訝的看向老薩滿的身后,古伊爾雖然一臉疲倦,但卻非常穩定的維持著一個召喚法陣,這四只高階水元素中,有一只,不!兩只竟然是這位召喚的,他,如今才是中階而已…

           不知不覺得帶上了一絲殺氣,凱爾瑞斯手中的法杖猛地一敲地面,原本被高階水元素壓制的能量風暴猛的一縮,變成了一根不足一米寬的能量柱后,下一秒,就在兩位獸人薩滿的一臉震驚中猛然爆開來,形成了一團沖天能量旋渦,將四周近百米范圍的獸人吞噬干凈之后緩緩消散開來,而召喚生物同樣碎裂得一干二凈的兩只獸人薩滿則分別痛苦倒在了地上,尤其是霜狼大薩滿,隨著手中的法杖崩解開來,臉上慘白的猶如死尸。

           而做完這一切的凱爾瑞斯,立馬一臉疲倦的后退了幾步,原本漂浮在身邊的兩側的能量球也逐一消散開來,隨即背后突然被一只手撐住。

           “凱爾瑞斯法師!你做的已經夠多了,下去休息吧!”

           一邊不停的在城墻之上到處救火,一邊還不時分心關注這邊的阿爾薩斯一個閃身就沖了過來,一把撐著凱爾瑞斯的身子,一邊不好意思的說到。

           此前,對面的獸人薩滿,尤其是那一老一小,給塔倫米爾的防守造成了大量的傷害,甚至有一兩次就是在他們召喚的高階元素生命的輔助下,差點就攻破了城防,而在凱爾瑞斯到來之后,幾乎一直以一人之力硬扛著對面的所有獸人薩滿,如今更是貌似直接廢了最麻煩的那兩只,一時間,對于這個總是喜歡冷嘲熱諷的半精靈法師,洛丹倫王子自然而然的有了一絲愧疚。

           “索性也差不多廢掉了這兩只最麻煩的,接下來,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對著阿爾薩斯和阿比迪斯點了點頭之后,凱爾瑞斯就起身飛下了城墻,緩緩的飄到自己房間內后,原本一副衰弱樣子的凱爾瑞斯就瞬間恢復了神采奕奕。

           其實,凱爾瑞斯也不全是在演戲,剛才的那道法術,單純從威力上而言已經達到了標準的傳奇級,只不過不同于將這道法術刻印在精神力海中的正統大法師,凱爾瑞斯是直接通過消耗海量的靈魂碎片在恐怖精神力的支撐下構建出了這道傳奇法術,實際上,總的消耗也的確讓半精靈法師一時回不不過力來,但也僅僅只是如此而已。

           原本凱爾瑞斯真正戰力和最得心應手的法術就是對契約生物,如今是契約惡魔的改造上,而召喚永恒契約生物,需要消耗的法力其實非常少,少到凱爾瑞斯就算耗光了所有精神力和法力,也只需要稍微休息十幾秒,就能恢復足夠召喚出任何一只契約惡魔的法力。

           低笑著抬頭看了一眼天花板,凱爾瑞斯正想坐下來進行冥想恢復時,突然抬手拿出一枚印章,舉著放在耳邊,似乎是在傾聽什么似得愣了半天之后,才一臉古怪表情的放下了手中的印章,眼珠子轉了半天,卻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的繼續進入了冥想狀態,開始恢復剛才消耗的大量法力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