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五章 城破-叁-血棘矛林
          一個重斬將眼前的食人魔攔腰斬斷,臉色明顯一白,加林倚靠在身后的城墻上,急促的喘了口氣粗氣,勉強恢復了點體力。

           一般情況下,身為高階防御戰士,體力是最基礎屬性,除非是長時間不間斷的殘酷戰斗,很少很耗光一位高階防御戰士的體力,尤其是身為王子,加林自然不會有什么機會參與到太過殘酷的戰斗當中。

           他是當代托爾貝恩中的幼子,即使在殘酷的二戰中,在幾位兄長隨同前激流堡王廝殺于前線時,他也才剛剛開始學習如何揮舞長劍,即使在激流堡的最終一戰中,他同樣只是在一眾忠老孤臣的保護下逃出了王城,由于到死都堅守在王城的前激流堡王牽引了大多數的敵人,所以一路雖然有波折,但依舊沒有遭遇沒有太過危險的戰況…

           眼中閃過一絲嘲諷,手中的托爾貝恩巨劍轉手一擊斜斬,在一只突進來的高大巨魔戰士驚怒的目光中,輕松帶走對方的整條左手,對方原本深綠色的長臉在噴射的鮮血中顯得有些蒼白,失力向后趔趄了幾步,旋即被加林抓住機會又是一劍,直接帶走頭顱。

           然而,也就這么幾劍的動作,直接讓激流堡的王子殿下體力開始報警見紅,抹了把臉上的血色,發現自己四周的衛隊已經不足十人。這些全都是當初跟隨他沖出激流堡的皇家衛隊中的殘余力量,是可以在他繼承激流堡王之后立馬專職王衛的精銳,如今竟然已經折損了超過六成。

           看了眼腳邊一位戰士的無頭尸體,加林有些憤怒的抬頭望去,在一眾敵人與戰友混雜的戰場上,尋找的什么,但隨即目光一滯。

           超過四米長原始長矛直挺挺的豎在不遠處,一個身穿寬大墨黑色長袍的老法師被長矛在心臟部位橫穿而過,掛在長矛的頂端微微抽搐著,雖然身上的法袍不斷散發出微弱的綠色治療類光芒,但顯然已經離死不遠了。

           這位原激流堡皇家魔法學院副院長,高階法師穆賴爾,在攛掇加林并策劃了這起的夜襲之后,卻在失敗的第一時間拋下自己的王子,隱身打算逃走,可惜依舊在接近城口的地段被一只枯木獵手找了出來,插成了竄竄燒掛在那里,沒有一絲聲響的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原本打算破口而出的怒罵,在看到不遠處的那局抽搐的尸體時,頓時啞口無言。凝聚了最后一絲的力氣劃出的一劍卻絲毫沒有擋住直劈而下的巨斧,此時王子殿下的眼中終于出現了一絲仿徨和絕望:阿拉希,我的祖國,斯特林,兄長,我,失敗了…

           然而,意想中的痛苦并未發生,耳邊反而傳來一聲重物掉地的聲音,轉頭看去,原本手持巨斧橫劈而下的巨魔戰士已經倒在了一邊,雙臂齊切而斷,脖子處更是有著一個極大猙獰的傷口,整個腦袋和身體幾乎就只剩下了一絲薄皮連接。

           “殿下!”

           愣神之際,一聲清晰的呼喊在頭頂傳下來,抬頭一看。凱爾瑞斯,這位洛丹倫的法師領主正一臉玩味的看著自己,隨即,加林終于回過神來,臉色有些僵硬的站了起來,而四周僅剩三個的密衛終于沖了過來,將自己的王子緊緊包圍在其中。

           “殿下!看來,你的這次夜襲,是失敗的不能再失敗了!”

           降落在地上,凱爾瑞斯的身旁突然出現一個虛影,基爾一身水灰色的皮甲,只漏出一雙明亮的眼睛,瞥了一眼緊張的看著自己三位密衛后,又消散開來。然后,向著凱爾瑞斯包圍過來的叛軍開始一個一個遭受詭異割喉,其中人類戰士不過是脖子上面多了條細線后,支吾著抱著脖子倒地抽搐隨即死亡,而巨魔卻無一不是先是斷胳膊斷腿,然后直接腦袋分離,切割之快之銳利,只是在黑暗中留下一條條轉瞬即逝的細線。

           是以,加林四人四周已經重新圍上了一批叛軍,而凱爾瑞斯看上去孤身一人,四周卻呈現出一片詭異的空檔區。

           艱難的擊退了一波攻擊,加林一眾臉色難看的看著凱爾瑞斯,眼角甚至有些微微抽搐。

           如今被基爾像殺雞一樣屠戮的叛軍中,中階都不在少數,其中夾雜著一個高階辛迪加戰士,但沒有一個在暗影者的偷襲中存活下來,甚至剛剛有一位辛迪加的高階暗影者直接脫離隱身狀態時已經是一具尸體。

           干凈利索的幾刀甚至一刀就盜走一條生命,這種高超到讓人膽寒的暗殺記憶,在加林的記憶中,只有傳奇暗影者才能達到這種水準。

           輕輕拍了拍手,在暗影者又一次出現在自己身旁后,凱爾瑞斯瞥了眼加林幾個人后,對著不遠處包圍著自己的一眾叛軍嘿嘿一笑,左手搖對著天空一揮手,一層奶白色的光幕出現在叛軍的頭領,然后,僅僅十來秒的時間,伴隨著破空聲沖過這片天空,無論是辛迪加叛軍,還是巨魔戰士,亦或是食人魔戰士都抬頭望去,密密麻麻的長矛瞬息擠滿了所有人的視野。

           下一秒,沒有任何時間的準備和抵抗,長矛雨一息之內將凱爾瑞斯眼前的近十米長,一米寬的地段完全填滿。這段區域內,盡數都是成了串串燒的叛軍,辛迪加部眾第一時間失去生命,即使是巨魔也在全身刺穿了三四根長矛后瞪大著眼睛,不甘的倒在地上,只有幾只食人魔,即使幾乎全身都插滿了兩米長的長矛,反而更加殘暴的撞開身前的一路尸體,向凱爾瑞斯沖了過來,但隨即,下一波的長矛雨就再一次降臨在著這片區域,幾只食人魔和殘存的巨魔全都變成了一只只刺猬,死的不能再死了。

           摸著下巴,凱爾瑞斯看著面前的長矛林,頭頂的白色光幕已經消失不見,長矛雨也沒有再出現。雖然是第一次使用這種長矛雨戰術,但對這種長矛的使用秘術在日暮鎮中其實流傳的很廣,幾乎所有日暮鎮的男性鎮民都會一兩手長矛術,當然正真將這種投擲術精煉到秘術層次的只有職業者才能實現,是以日暮鎮衛隊每一個都是精通此術的高手。

           而這種凱爾瑞斯根據捕捉到的巨魔中血棘獵手的靈魂進行滲透搜索出來巨魔秘術改進而來的長矛術,雖然在威力上比之正真的巨魔秘術削弱了不少,但改進后的秘術消耗的就是怒氣,而不是投擲者的體力乃至生命本源,再加上長矛上的附魔更加簡化,造價更加低廉,憑借著日暮之塔中的煉金廠,這種不過低階魔法物品的長矛,全產可以達到日常三千的地步。

           不過缺點也是比較明顯的,射程方面,即使是中階戰士,最遠距離也只有五百米左右,而低階戰士,一般超過兩百米不僅準星大失,威力也會削弱大半。所以,事實上如今日暮鎮衛隊其實就蹲在城墻之外,由日暮鎮法師部與木芽鎮衛隊防護著進行了第一次密集型的長矛投射實驗。

           另外,也是射手的培養方面,不要看凱爾瑞斯一拉就拉出了一百五十的精銳長矛手,但這是在日暮鎮全民鍛煉的基礎上刪選出來,正真培養一位精通凱爾瑞斯手上的這種秘術的長矛手,沒有一年半的時間根本不會有太大的效果。當然這是針對低階戰士的,中階是分水嶺,一個中階戰士無論是針對怒氣類秘術的掌握速度還是怒氣的掌控程度上,都遠超低階戰士。

           不過,威懾力還是蠻不錯的,看著遠處畏縮著不敢沖過來的叛軍,凱爾瑞斯微微一笑,轉頭看向同樣一臉震驚的加林。

           “殿下!激流堡,我沒興趣,托爾貝恩,我也沒興趣,但是一個木芽鎮對于極東大統領這個稱謂來講,太小了!”

           “你…還是馬爾塞尤!”

           恐怖的矛林,在將凱爾瑞斯面前的敵人嚇退的當下,同樣震懾了圍攻加林的這一塊敵人,王子低頭半天后,突然抬起來看向凱爾瑞斯,平靜的說道。

           “呵呵,殿下可以當做,一個洛丹倫的小貴族希望在阿拉希留一塊后路吧!”

           在加林低頭時,凱爾瑞斯很有耐心的沒有在說什么,而是揮手間,讓基爾幫著清理了一下圍攻他們的叛軍,直到加林抬頭問道,才挑眉有些驚訝的看了眼對方,轉而一臉玩味的說道。

           “木芽鎮以下,包括格沙克,都可以給你們!”

           咬牙在你們兩字上重音,加林冷言說道。

           “呵呵!”

           凱爾瑞斯聞言轉頭看了一眼又重新圍上來的一眾叛軍,隨手一爪,一只全部由火元素組成的巨大魔法之手直接將兩只食人魔抓在其中,幾秒的時間,兩只五米巨獸就慘嚎著化成了灰燼,又是反手一拍,在地面拍出一個巨大的手印,覆合之處,只剩下一層灰燼。

           兩個動作前后不過五六秒的時間,卻再一次將圍上來的叛軍嚇得往后退去,滿意的點點頭,凱爾瑞斯再一次看向加林。

           “不夠!包括避難谷,避難谷以東的一切土地,都劃過來!”

           “好!”

           臉色鐵青,加林幾乎是咬著牙說道。

           “呵呵!那就好!”

           依舊是玩味的看了眼對方,凱爾瑞斯抬手一點天空,一團白色的大火球在高空形成,隨即炸開來,形成了一團更加刺眼的火球,宛如一顆太陽一般,瞬間將整個激流堡都照亮了。

           “為了阿拉希!”

           緊跟著這枚人造太陽的升起,激流堡的原本緊閉鐵質大門轟然炸開一半,化身金色的馬爾塞尤一馬當先沖了進來,身后,源源不斷的木芽鎮衛隊瞬間就重新把城門口控制起來。

           已經浮空起來的凱爾瑞斯對著圣騎士擺了個手勢,阿拉希的極東大統領揮舞著手中的巨劍,帶著身后的部眾再一次帶頭進行了沖鋒,整個過程不過幾秒的時間,但自始至終馬爾塞尤都沒有看向城墻一角的加林四人,而在城門破開來之后,這位激流堡的王子也直接沉寂了下來,這次夜襲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即使他在白癡也知道,從頭到腳,他都只是一廂情愿的白癡行徑而已,而在暗地里,更是有著太多的目光在欣賞著由他主演的這場荒唐舞臺劇,只不過大多數的人都在等著他這位托爾貝恩的最后遺孤的死亡,然后出來收拾殘局,所以對于至少肯提前出手的馬爾塞尤,雖然依舊心存厭惡,但卻是在起不了什么殺心,一臉的難言糾結。

           “不知道殿下在收復激流堡后,有什么打算?”

           就在加林一臉陰晴不定之時,凱爾瑞斯突然飛到了他們頭頂前方,揮手間,在遠處的叛軍陣營的天空點出幾個白色光幕。

           此時伴隨著加林前半夜的失敗夜襲,激流堡內的叛軍主力已經全部集結了起來,只不過,城門口這一段比較狹窄,能夠容納的軍隊部隊,但只要再走過一百米左右,就會開闊起來,而凱爾瑞斯標記的地方,都是有大量盤踞集結,戰士密度極高的地區,在看著其中一個地區被血棘矛林覆蓋后,日暮鎮的法師領主滿意的點點頭,轉頭對著身下的加林說道。

           “重新登上這個王位,讓阿拉希的榮光再一次閃耀起來!”

           在看到凱爾瑞斯飛過來之后,保衛加林的三個密衛緊張的看著半空中的這位法師,剛才眼前這貨舉手之間滅殺大量叛軍的手段還歷歷在目,而保護圈內的加林則比較平靜的看著凱爾瑞斯,既然交易已經達成了初步的共識,凱爾瑞斯自然不會那他怎么樣,反而還要保護他才對,只不過在聽到凱爾瑞斯的問話后,神色一滯,隨即臉色一整,雙眼放光的看著頭頂的凱爾瑞斯,朗聲說道。

           “殿下!我回來阿拉希,完全是因為馬爾塞尤!呵呵…”

           皺眉看著加林的激昂宣言,凱爾瑞斯隨即想到什么似得,有些無語的搖搖頭,對著地下的王子說道,轉而看到對方一臉噎到的表情后,繼續說道。

           “依托激流堡,殿下雖然沒辦法立馬成為阿拉希的正真公主,但已經有了一份正真的基業,只要好好經營,還是可以有一番作為的,但是隸屬激流堡區的撒多爾大橋,殿下真的守得住么?”

           撒多爾大橋,作為南北大陸之間唯一的一道陸路連接,是目前南北最終的一條生命線,托爾貝恩王室當初為什么可以僅僅只依托一個王城區還能再二戰后,硬是成了數來年,除了上百年的積累外,作用這座大橋,幾乎等于扼守了南北大陸的貿易險,其中的油水自然不是一個小數字。剛開始凱爾瑞斯雖然為馬爾塞尤討來了包括避難谷的阿拉希近半的領地,但唯獨沒有提這條大橋,自然不是怕馬爾塞尤吃不下,而是為了其他目的。

           “薩爾多的歸屬,不存在任何爭議,我是不會把他換出去的!”

           加林顯然也知道薩爾多大橋的重要性,一臉決然的看著凱爾瑞斯。

           “殿下,我原本就沒打算要它,我只是提醒你,激流堡,法蒂爾,撒多爾,三點一線,這一盤地區,只要能守得住,自然可以掙下一個不敗之局,但是,危險有時候并不僅僅在內部,往往還來自外面!”

           瞥了一眼加林,凱爾瑞斯搖著頭,緩緩說道。撒多爾大橋的北面是北大陸的阿拉希大平原,而南面則是南大陸的一塊大濕地,這塊區域目前沒有什么文明,充斥了各種濕地類野生生物,有些很強,有些則非常弱,但大體上都是龜縮在濕地中,不會爬出去,而凱爾瑞斯言外之意中的威脅,則是濕地南下角的黑鐵矮人部落和獸人的龍喉氏族。

           這兩支妥妥的敵對勢力,黑鐵矮人是因為與人類的盟友銅須矮人是死敵,所以天然的敵對人類。與人類一樣,矮人雖然算是半個長生種,但依舊會有內斗,在矮人唯一先王莫迪姆斯?安威瑪爾去世之后,矮人就爆發了三錘之戰。原本共同居住在鐵爐堡的矮人三氏族:銅須,黑鐵,蠻錘開始了數百年的相愛相殺的內斗,雖然最終銅須矮人占據了鐵爐堡,成為了鐵爐堡王國的正統,但被迫離開自己家園的另外兩支矮人部族一直都沒有放棄過對這位矮人之城的垂涎,尤其是好戰的黑鐵部族,雖然后來這個部族自己把自己玩殘了,但在濕地,尤其是格瑞姆巴托這座曾經的黑鐵矮人之城內,依舊殘存著大量的黑鐵矮人,不斷破壞著銅須矮人對濕地的掌控。

           另一方面,緊挨著濕地的暮光高地,因為一片高聳山脈的隔離,目前還沒有人類的足跡,但凱爾瑞斯卻知道,這里殘存著一支獸人部族,也就是傳說中的那支連紅龍女王-阿萊克斯塔薩都敢騎的龍喉氏族,這支號稱馴龍者的獸人部族雖然真正出現在人類眼前還要到很久以后,直到躲在地底深處的那只死宅煽動翅膀,差點廢了大半個艾澤拉斯之后,才開始真正張開自己的嗜血的牙齒。但是這個時期,依舊會有少量的精英龍喉獸人會溜出來,在濕地晃蕩。

           “哼!找死!”

           摸著下巴,凱爾瑞斯雖然對著加林遮遮掩掩的提醒著,自己卻又一次陷入了沉思狀,但突然抬頭看向遠處,挑眉地喝了聲后,化作一道流光飛進過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