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五章 捕鼠-貳
          “卡洛木什…”

           同樣一臉恐懼的看著森林的還有****,直到因為寒冷打了一個寒顫之后,魔化人才回過神來,竄到留守狼騎隊長身旁,低聲說道,只是剛剛開口,就吃了一擊鞭子。

           卡洛木什原本帶著一絲恐懼的目光瞬間飽滿了紅色的血光,手中的鞭子開始死命的抽打著微微蜷曲著的人類。

           南海城外,那道恐怖的魔法徹底將獸人好不容易重新建起來的意志和勇氣撕扯得體無完膚,大部分剛剛被解放的獸人再一次回憶起了當初的失敗以及這數十年的麻木不仁的奴隸生活,一種恐懼在整個獸人軍中滋生,尤其是傳奇酋長格羅姆的突然失蹤,更是將整個新部落推到了岌岌可危的邊緣,以至于在確認了索拉丁之墻的消息之后,獸人大軍完全沒有一絲猶豫的調轉了方向,放棄了南海城這個原本的核心目標。

           而作為基層的卡洛木什其實才是最慘的一類獸人,他們比最底層的知道的多一點,因此也知道阿拉希是最后的一條去路,但卻反而更加迷茫,因為更加清楚的知道回家的路途遠比想象中要艱難危險的多。對活下去的迷茫,對人類的恐懼,對族群未來的茫然,這些負面情緒一直都在不停地壓榨著這位曾經部落勇士的神經,直到這一刻完全爆發了出來。

           “白皮狗!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么!要不是你們這些白皮狗,我們獸人會落到這種地步!白皮狗!白皮狗?。?!”

           微微弓著背,****死死抓著腰間單手劍的劍柄,蒼白的手背因為過分用力甚至看得到模糊的骨骼,一絲絲青筋微微的跳著,四周,越來越多的狼騎圍了上來,大多默默的看著這場鬧劇,一股詭異的氛圍在四周漸漸凝聚了起來。

           “卡洛木什!”

           一把抓住再次抽過來的荊棘鞭,****雙眸已經完全變成了綠色,一團團的墨綠色的能量開始在四周環繞,身體頃刻間暴漲到了兩米五的高度,幾乎與坐在座狼上的獸人隊長齊平,濃濃的殺意帶著****滿是怒意的低喝聲爆發開來。

           直接被****的殺意沖了個正缸,卡洛木什綠臉一僵之后,瞬間露出一絲羞恥的醬紅色,轉手就抽搐了身后的長矛,一絲絲的怒氣已經纏繞了上去。

           “夠了!卡洛木什!你就不怕酋長的懲罰么!”

           輕松地一把抓住直插過來的長矛,起碼兩階的實力差距,在那位狼騎督軍不在的情況下,爆發中的****其實已經成為了這個狼騎兵的最強者,穩穩的抓著矛頭,渾然沒有在意矛尖的離自己的脖子不過數個手指的距離,****冷冷的說道。

           新的部落自然需要一位酋長,在老酋長失蹤的當下,曾經的舊部落大酋長,奧格瑞姆?毀滅之錘站了出來接過了這個旗幟,只不過這位的威望在二十年前的那次失敗中丟的一干二凈,如今只是依靠著本部的黑石還有戰歌以及因為那位杜隆坦之子的擁護而勉強支持的霜狼氏族,才勉強鎮住了混亂的場面,帶領著迷茫中的獸人開始探尋出路。

           “哦?原來那只老獸人真的失蹤了么!”

           然而就在一人一獸人僵持的當下,一個戲謔的聲音突然從眾人的頭頂穿了下來,而聽到聲音的****卻臉色徒然一邊,一把甩開手中的長矛,身體就化作一道殘影,撞飛了兩只獸人狼騎兵之后,眨眼睛就沖出了百米開外,但在想加速沖刺時身體就猛地一滯,轉而一臉恐懼的飛速后退,下一刻,原本的地方就被一團血紅色的火焰填滿,甚至隨著****的后退方向纏了過去。

           “??!”

           火焰的飛躍速度非???,又加上變化的太過突然,等****打算轉身加速后退時,一團巴掌大的火焰已經纏上了他的左腳踝,一陣劇痛傳來,身體同時也失去了平衡,猛地摔在地上,撇頭看過去,左腳已經完全消失不見,而那團火焰卻是愈演愈烈,開始迅速爬上了整條左腿。

           身上的虛空邪能猛然爆炸開來,艱難的將腿上的火焰侵蝕干凈,****滿臉冷汗的支起身子后,就一臉恐懼的僵死在那里,身前,一個熟悉的身影靜靜的背對著他站著。

           “嗯!虛空邪能還真是好用!這種地心深炎可是我花了不少功夫從熔巖中提煉的!”

           耳邊再一次聽到了這個比惡魔還惡魔的聲音,****的身子甚至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顫顫巍巍的拔出右腳上的匕首,猛地插進手臂,依靠劇烈的疼痛,滿眼瘋狂的****終于再次動了起來,一團團的邪能凝聚在左腳上,頃刻間竟然催生出了一只嶄新綠色粗糙左腳,一個翻身,身子就再次竄了出去,速度竟然比剛才還要快上幾分,然而依舊沒跑出幾米,就悶頭扎在地上,依著慣性沖出半米后才再次顫顫巍巍的扭過頭,艱難的伸出左手一團凝聚出一團墨綠色的能量球正想砸向仍舊沒有回頭的背影時,身體就開始劇烈抽搐起來,手中的能量球眨眼間就縮成了一個小點,嗖的一聲飛到了背影的身前穩穩的定住。

           “老師,一共六百七十三只狼騎兵,全都解決了,座狼完好的有一百五十六只!”

           輕輕的飛到凱爾瑞斯身旁,喬治看了一眼不停抽搐的魔化人,恭敬的對著自己的導師說道,整個過程其實非常簡單,甚至在獸人狼騎在森另外停滯不前的那一刻起,結局就已經注定了,隱藏在森林中的法師團在凱爾瑞斯的指揮下加上四周的魔法陷阱輕輕松松的就解決掉了站在空地上當靶子的剩余狼騎,加上之前在森林中殲滅的狼騎精銳,整個圍殲過程甚至僅僅只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這支獸人唯一的狼騎部隊就徹底消失了。

           “喬治!馴化座狼這種事情,銀松森林那邊的本土貴族其實一直都在做,傳聞還邀請過達拉然的一部分感興趣的法師參與,雖然有了一些成果,但依舊離真正的量產狼騎兵差了很大的距離!”

           搖頭對著喬治說著,整個日暮鎮的行政,自己這個弟子可能比他這個領主還要上心的多,尤其是坤恩的存在,不過整體上,只要不觸碰一些警戒線,他對于底下弟子甚至任何一個鎮民的發展和研究還是非常支持的,當然,前提是一切的研發費用必須自給自足,亦或者讓市政廳認可才或許會撥下一部分的經費。

           “反正咱們日暮之森的環境也非常適合他們生存,帶回去一部分試試也不錯!”

           不好意思的繞繞頭,喬治說著。

           “嗯!這件事和你爺爺商量一下,聽聽他的意見,如果需要我的幫忙,就和我提一下!”

           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凱爾瑞斯一邊吩咐著,一邊終于將視線轉向了身后的****,眼中再次露出了科學怪人看獵物的興趣盎然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