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六章 論附魔師是如何吊打野怪的
          第十六章魚人的挽歌-伍-論附魔師是如何吊打野怪的

           “你們巴羅夫到底干了什么!”吃驚的看著遠處的巨大圓柱,凱爾瑞斯轉頭盯著一旁同樣吃驚的巴羅夫家的中階戰士。

           “我也不知道,這種情況,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中階戰士愣愣的看著遠處的巨型圓柱,雖然被雷霆劈過之后點燃了,卻完全沒有燒起來的感覺,遠遠看上過去反而像是在圓柱的外層裹了一層火焰,在火焰的照射下巨大的符文開始透過火焰不斷閃爍。

           “北大陸內流域最后一支擁有圖騰柱的漁人部落-惡齒部落,也已經在一千多年前就滅絕了,如今只有在無盡之海的深海區域還存在這種具備圖騰柱的魚人部落,沒有特殊原因,他們不會輕易爬出深海,巴羅夫小姐?”冷冷的說著,凱爾瑞斯轉頭看向身后陰影處的一個身影。

           “提瑞斯法師真是博學,不知道達拉然的法師是不是都是這樣?”

           一個美艷的女法師從暗影中走了出來,一身深紫色的法袍上遍布著密密麻麻的符文,中階法師一眼看過去竟然無法辨識其中哪怕是一個符文,要知道即使是史詩級的法袍所紋刻的魔紋,也是從最低階的符文延伸出來的,作為名副其實的中階附魔師,這種情況幾乎不肯能存在。

           中階法師皺眉盯著對方的法袍看了半天,直到美艷法師嬌笑著緩緩走近,才收回視線。

           “巴羅夫藏了一位六環法師,是打算在戰后將我們一網打盡么?”

           “提瑞斯法師真會說笑!”美艷法師聞言一愣,隨即又笑著看向幾個朝著這邊看過來的傭兵隊長。

           “如果不是特殊原因,我們巴羅夫家族又哪會招募你們來守護自己的祖宅,當初答應的條件,我們到時候會雙倍獎勵,只需要大家守住這一夜,只要明天太陽升起來,這些魚人自然會退去?!?br />
           “他們已經舉起的圖騰柱,火焰圖騰已經燃起,嗜血一開,光憑這點兵力么?”完全沒有理會對方的雙倍誘惑,就算是刷BOSS,系統掉率翻倍獎勵,前提也需要你能成功攻略這只BOSS。

           遠處的圖騰柱即使是在國家層面上,也算是至寶,只有那些放在世界范圍內都能稱得上是大型部落的智慧生物族群才會產生,除了代表著文化傳承,是一個族群精神的象征外,圖騰柱還是薩滿文化的終極結晶。

           在平時,生活在圖騰柱附近的魚人,覺醒薩滿天賦的幾率遠超普通漁人部落;在戰時,圍繞在圖騰柱旁的魚人薩滿直接附上一個回藍回精神增加百分之百的增益效果,剛才射向凱爾瑞斯的那道閃電,應該也是在圖騰柱的加持下爆射出的,只是雖然可以在距離和能級方面加持,但精確度方面卻沒有辦法,所以如果圖騰柱一直都這么遠的話,對凱爾瑞斯的威脅其實并不大。

           可惜這種至寶對于人類完全沒有用,中階法師聽老法師說過在人類各個王國的王家寶庫中都會有這種東西,尤其是吉爾尼斯和庫爾提拉斯,大大小小的圖騰柱有不少,但都只是當成紀念品在收藏。

           “如果對方的薩滿不主動出擊,只是單純的擋住他們,也不是不可能?!标幊林?,看了看遠處火焰沖天的圖騰柱,凱爾如斯開口道,現在他已經不敢用精神力探知過去了,有了圖騰柱的加持,精神力探知就是找死。

           “我需要大量的火焰精華和日耀石,源紅石也可以,但火焰精華必須是中階以上的?!?br />
           “可以,我馬上拿過來?!倍⒅须A法師的眸子看了半響,女法師收起妖艷的笑容,轉頭對著身后的中階戰士吩咐幾句,轉身走入城堡。

           “小家伙,你身上有附魔棒吧,給我用一下!”看著女法師走進黑暗,凱爾瑞斯轉頭對著當初提供閃光石的少年法師說道。

           “大人,我的…只是最初級的附魔杖?!贝炅舜晔?,法師小心的拿出一根黃銅色的小棍子,附魔棒對于每一個附魔師來講猶如法杖對于一個法師一樣重要,甚至有過之而不及。

           很多伏魔棒不僅僅可以輔助主人加成附魔成功率,還能識別出不同的材料,分解解析出各種原材料等,但同時,從正式附魔師開始,附魔師們使用的附魔棒就開始五花八門各不相同,作為魔紋構造領域的流派,摩西可納瑞里面就存在一大推的附魔棒的圖紙,大多數都是前人的饋贈,凱爾瑞斯的附魔棒就是根據其中的一章圖紙鑄造的,已經跟了他足足五年,當初為了耍風騷,直接在上面附上了一個小魔法,只要附魔棒感染到能量,就會出現一個圣劍的圖案,雖然這個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為了保密,凱爾瑞斯還是決定用少年法師的附魔棒,雖然肯能會有一定影響。

           “法師,這些材料不知夠不夠?”

           剛剛接過附魔棒,女法師就出現在了凱爾瑞斯的身后,中階法師也明顯感知到了空間能量的爆發,回頭看了一眼對方提上來的魔紋包,順手接過,精神力感知了下后滿意的點點頭。

           隨意拿出一顆火焰精華和日耀石,放在手中感知了下后,凱爾瑞斯點點頭,都是上品,特別是火焰精華,應該是今年才從火元素中提出取出來,非常新鮮。

           隨手一拋,日耀石開始漂浮在凱爾瑞斯面前,中階法師眼睛一盯,日耀石開始死死的定在他胸前的不遠處一動不動,隨即黃銅色的附魔棒點在火焰精華上,附魔棒上閃爍一層紅色的光芒,一條細細的紅絲隨著附魔棒被凱爾瑞斯從火焰精華中拉了出來,隨即中階法師眼中閃過一絲紅光,小三角中一個3D模型完美的重現了日耀石的整體構造,而模型表面已經添加了一層復雜的圖案,依據小三角的輔助,凱爾如斯你牽引著紅絲,在只有拇指大小的日耀石上開始附魔起來,在女法師和低階法師的吃驚的眼神中,用了不過十分鐘的時間,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完成了一顆日耀石的附魔。

           輕輕捏住漂浮在半空而日耀石,此時原本半透明的石頭開始不斷閃爍紅色的光芒,一條條紅絲組成的符文將整個石頭表面填滿,滿意的點了點頭,凱爾瑞斯回頭看了一眼女法師,走到汝墻邊,隨手一扔,日耀石劃出一個弧線,直接落在了廣場中央的水池方向。

           “哄!”沖天的紅光直接將水池吞沒,并迅速向外擴展,直到形成了一個近十五米直徑方圓的籠罩區域,區域內的魚人因為直接被紅色籠罩,完全看不清情況,但區域邊緣的魚人,只要被紅色碰到丁點兒,瞬間化成灰燼,連叫一聲的時間都沒有。紅色區域持續了足足十五秒后爆炸開來,又覆蓋了兩倍于此的面積,直接將廣場中心區域清了一空,更可怕的是,紅色過后,一丁點的尸體都沒有留下,只留下明顯矮了一層的一片焦黑土壤,連原本的大理石地磚都消失不見了。

           這一次,原本洶涌的魚人終于凝滯了,中間區域甚至久久沒有填充,大部分的魚人都驚恐的躲避著這個區域,是的原本密集的魚人海突然空了一塊近五百平米五分之一廣場面積的空地。

           “燃能爆裂火蓮?不,這已經不是區區四環法術的威力了!”目瞪口呆的看著不遠處的空地,美艷法師轉而媚眼盯著凱爾瑞斯。

           “就是燃能爆裂火蓮,只不過你提供的火焰精華太好了而已?!逼擦似沧?,凱爾瑞斯說道,這個即使在所有中階法術之中暴力指數都能排得上號的火元素法術,雖然只是四環,但就單純的威力而言,已經可以和五環法術相比較了,只是正常情況下,這個法術的施展起來非常麻煩,不僅有冗長的輔助咒語還必須耗費火焰精華這種珍貴魔法材料,所以很少有法師會施展這種法術,畢竟喜歡用錢砸死敵人的土豪不是天天見的。

           “還算滿意吧?”

           又取出一顆源紅石和火焰精華,凱爾瑞斯一邊開工一邊對著一旁的女法師說道,雖然有點驚世駭俗,在沒有任何輔助情況下,僅僅借助一根黃銅附魔杖就制造出了這種程度的中階魔法物品。但這也是中階法師刻意營造的,就是為了警示巴羅夫一方,既然他可以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穩穩當當的制造這種大殺器,那么他的儲物袋里到底存放了多少類似的東西,就需要他們好好思量思量了。

           “滿意,非常滿意!”

           似乎也是想到這一點的美艷法師,嘴角僵硬的扯了扯,像看怪物一樣看了一眼凱爾瑞斯后,又對著身后的一個侍從說了幾句,侍從聽完后躬身退回了城堡。

           附魔進行中的中階法師其實一直關注的對方,看到女法師的臉色后,才淡定的加速附魔起來,一般情況下,如果是重復附魔同一種的話,凱爾瑞斯的成功率就會達到一個匪夷所思的程度,但很多時候,這種規律會被精神力的波動和損耗,環境的變化所影響,所以大約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凱爾瑞斯失敗了兩次才勉強成功制作出了四枚成品,并且每一枚一完成,就倍凱爾瑞斯看上去隨意實則由精神力控制著掉入最密集的魚人群區域。

           經過差不多一個多小時斷斷續續的火元素能量肆虐,整個廣場就像重新翻過了一遍地一樣,黑色中帶著焦黃的泥土遍地都是,但漁人海也終于開始稀稀落落起來,這也是凱爾瑞斯停止制作的原因,大部分魚人開始推出廣場,匯聚在圖騰柱周圍。

           “終于退了!”

           安雅大著膽子超外面看了一眼后,終于松了口氣,拍著小胸脯說道。

           “哪有那么容易!”默默看著遠處的中階法師沒好氣的說道,隨即皺眉看著廣場的邊緣。

           隆隆的戰鼓慢慢響起,雖然斷斷續續,但卻能清晰的傳到城墻之上,中階法師臉色大變的看著突然緩慢移動的圖騰柱,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大家開始拼命吧,圖騰柱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