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一章 白銀之手-肆-巨魔
          “哼!”

           剛才還一副笑瞇瞇的圣光大牧首立馬臉色掛了下來,轉頭看向別處,而分作四團的高階們則不由自主的咬著各自的小耳朵,尤其是中階法師身旁的高階法師們,都在一邊低聲說著什么,一邊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而作為主角的凱爾瑞斯已經愣在那里,完全沒有在意四周的情況。

           魔紋探索者,這個組織的傳承起點已經無法探求。但在人類史料記載中,甚至是達拉然紀元中都對這個立志于魔紋研究與世界探索的組織有著非一般的記載。

           這個組織不是純人類組織,期初它是從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那邊傳播過來的,在第一批接受精靈們教導的人類法師建立了法師城邦達拉然后,這個魔紋探索者才在人類王國正式掛牌,而后數千年的時間,一直都依托在達拉然。

           如今的魔紋探索者不僅代表著人類最先進的構裝附魔水平,更是一個強大法師云集的組織,單光仲裁議會中就有起碼兩位大法師明面上就是這個組織的成員,而作為一個掛在達拉然名下的類似學術流派的組織,暗地里到底有多少非達拉然籍高階法師甚至是大法師成員,也只有最核心的人員才能知道。

           其實魔紋探索者的領域和摩西可納瑞類似,甚至重疊。

           構裝附魔的根基就是魔紋,這是一切的基礎,只是摩西可納瑞更加傾向于實際職業領域,如附魔師,構裝傀儡師,而魔紋探索者則是傾向于追求魔法的本質,世界的根源,是對魔紋這個根基的研究,當然不管是規模上還是成員等級上,兩者都完全沒有可比性,螢火與日光的巨大差距。

           所以凱爾瑞斯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和這個在肯瑞托議會中甚至整個人類法師中占據重要地位和影響力龐大組織掛上關系,就像原本只是原本只是村委的小干部,突然被告知已經是內閣的成員一樣。

           “布萊爾頓個臭小子,難道就沒有告訴你他也是魔紋探索者的嫡傳,你們摩西可納瑞本來就是魔紋探索者的下屬分支么?”

           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在凱爾如斯心底想起,把中階法師嚇了一跳,隨即看到大法師有意無意的瞥了自己一眼。

           “摩西可納瑞的嫡傳這件事,老師倒是和我提過,但至于魔紋探索者…”中階法師試探著在心底默默說著。

           “這也是我來找你的原因?!毙牡桌锎蠓◣煹穆曇粲置傲顺鰜?。

           “當然,我原本是打算去斯坦索姆找你的,沒想到這么巧在這里碰到了?!?br />
           “前輩!不知道這么多高階傳奇聚集在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因為從來沒有接觸過傳奇大法師,即使是面對高階也一副坦然的中階法師猛地有些忐忑,甚至一時間不知道怎么稱呼對方,不過既然是同一流派,叫一聲前輩也不為過了。

           這次大法師并沒有立馬回答,而是轉頭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中階法師。

           “是關于寒冬狩獵的事情?!笨吹街须A法師依舊一臉疑惑,大法師突然一臉壞笑的看了一眼凱爾瑞斯的旁邊又接著道。

           “具體情況比較復雜,你可以問一下吉娜!”

           轉頭看向突然對著自己展開燦爛笑容的庫爾提拉斯公主殿下,凱爾瑞斯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

           “會議馬上就結束了,凱爾瑞斯法師,一會兒我們有的是時間好好談談?!币е豢阢y牙,半精靈公主殿下低聲對著眼前的男法師溫柔的說道。

           “美麗動人的殿下,生氣…可是女人容顏最大的天敵!額…”眼角抽搐著,中階法師慢慢湊到女法師身前,只是突然強忍著痛苦的表情。

           “別擔心,我肯定會比你活得長!”

           狠狠地踩了凱爾瑞斯一腳,吉安娜看到瞥向自己的高階法師們,臉色不由得微微一紅,不過這個間隙,兩位圣騎士大領主已經默不作聲的帶著各自的高階圣騎士離開了座位走了出去,而圣光大牧首則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滿臉痛苦的中階法師,嘴巴動了動卻沒說什么,轉頭同樣走出了結界。

           “咳咳…”

           輕咳了一聲,大法師笑著對著兩人點了點頭,轉頭帶著身后的高階法師們走了出去,只是臨近出結界前才回頭道。

           “WinterIsComing,吉娜,寒冬狩獵你是不可能參加的,趁著你老師還不知道,趕緊回去吧!”說完,留下一臉玩味的看著少女法師的凱爾瑞斯,走出了結界。

           “趁你老師還不知道?”揪著小鼻子眼睜睜的看著大法師離開,吉安娜立馬又被身旁怪聲怪氣的鼻子都歪了。

           “凱爾!信不信,明天達拉然的那群執法團就會收到一封完完整整的黑貨買賣清單!”看到對方眼珠子一轉,中階法師就知道對方要開始冒鬼主意,果然一擊即命中他的死穴,那單子黑賬雖然對方沒辦法查出所有,但只要漏出一部分,凱爾瑞斯就得上達拉然的黑名單,還想著到了斯坦索姆就和達拉然聯系上,開始建造領地的新晉男爵頓時開始向著尊貴的公主殿下求饒起來。

           “殿下,我現在已經是洛丹倫的男爵了,你就死了拉我去庫爾提拉斯的念頭吧,再說了,你也不想這么快就回國吧!”瞧著對方瞇眼看著自己,凱爾瑞斯略微無奈的聳聳肩。

           “和我說說這個寒冬狩獵到底是什么吧,我在達拉然怎么從來沒聽說過?!?br />
           “你那兒不是有人知道么!”庫爾提拉斯的公主瞥了一眼中階法師身后的暗影者,輕哼哼著說道,在大法師提出這個名詞時,對方臉色明顯的變了變,雖然轉瞬即逝,卻讓正對著的少女法師捕捉到了。

           “基爾?”

           “大人,寒冬狩獵,我曾經參加過?!卑涤罢呖戳艘谎凵倥◣?,低頭對著凱爾瑞斯訴說起來。

           “當時,我剛剛來到達拉然,還沒有跟著老大,為了獲取達拉然的永久居住權和常駐傭兵權,參加了一次由肯瑞托大議會組織的集體任務,就是寒冬狩獵?!被鶢栒f著,似乎回憶起了當初的經歷,臉色慢慢陰冷下來。

           “這種狩獵非常危險么?”中階法師并未詢問陷入沉思的暗影者,而是看向吉安娜。

           “哼,當初你已經是四階暗影者了吧,不然也活不下來,我記得最近的一次寒冬狩獵,幾乎沒有低階傭兵可以熬到最后?!?br />
           對著中階法師輕哼了聲,公主殿下看向暗影者漏出些許欽佩的目光,即使是達到中階的傭兵,在這種殘酷的狩獵中也都是被當做炮灰使用,幾乎九死一生,能夠最終活著回來的,幾乎都是接近高階的真正高手,對方最多五階,當初可能只有四階,能夠完成任務而不死,自然不會差到哪去。其實就算死了也算完成任務的,任務獎勵也會自動轉移給對方安排好的受益人,這種危險系數的任務,出發前留遺書是慣例,當然,一人吃飽全家不愁的光棍就無所謂了。

           “到底狩獵的是什么?”皺眉看著兩人打謎語,凱爾瑞斯終于忍不住問道。

           “大人,是巨魔,這些永遠砍不死的怪物?!毖劢遣蛔杂X的抽搐了下,基爾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