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五章 游俠不只是獵人
          第五十五章祖馬沙爾的余暉-陸-游俠不只是獵人

           數頭狂暴的巨熊率先和火蛇撞在了一起,第一時間將擬真的火蛇頭撞散,帶著一身的黑色焦痕,咆哮著沖向火焰祭司。

           身后,被沖散的火蛇瞬間恢復了過來,搖頭一甩,在地上畫出一片扇形焦土,幾只焦黑的山貓顯露了出來,已經完全沒了聲息。清掉了幾只隱身山貓后,火蛇揚起巨頭,正想追上已經突進去的幾只巨熊,十來只箭矢就定在了它的頭上,雖然剛剛接觸就立馬被火蛇身上的火焰點著,但卻都爆發出各種各樣的魔法,大多是水系法術,猶如一朵朵的冰花在火蛇體內綻放開來,原本張牙舞爪的火蛇直接東一塊洗一塊的陷下去,水桶粗的身體沒幾秒就縮了一大半。

           無聲的嘶吼著,萎靡的火蛇對著精靈方向吐出一口火線,只是細細的一條,但卻凝聚成了一條持續的火線橫掃大部分的游俠,雖然沒有傷到什么,但卻成功打斷了大部分精靈的動作。隨后,身處尾部的火焰祭司一把抓住火蛇的末端,手中的火焰一頓暴漲,火蛇瞬間炸開來,一只張翅超過六米的火焰龍鷹尖鳴著沖出火焰,轉眼就略過野獸群,突進了精靈游俠中間。

           一聲爆鳴,一圈圈的火焰以火焰龍鷹為中心,迅速蕩漾開來。

           因為龍鷹突進的太過突然,不少精靈游俠一時都未能躲開火焰,而只要身上沾上一點點,火紅色就會瞬間暴漲,猶如沾到滾油的火苗,即使被點著的游俠們在地上不斷的翻滾,有些甚至召喚出了一團的水球鉆了進去,但死死纏在身上的熊熊火焰依舊在頃刻間將五六只精靈化成灰燼。

           不過剩下的精靈游俠都已經警覺地避開了火焰,并且迅速的和火焰龍鷹拉開了距離,原本天空中和兩只火蛇爭斗的數只龍鷹分出了一半尖鳴著竄了下來沖向火焰龍鷹,但也只是像撲火飛蛾一樣不斷的化為灰燼。

           不過也總算是勉強延遲了火焰龍鷹十來秒的動作,一部分游俠一邊閃身向兩邊轉移一邊依舊張弓對著火焰祭司點射,一部分收起精靈弓,拔出雙劍,劍舞著不斷披散飄蕩擴散的火焰。

           而中心的火焰龍鷹則一邊依舊源源不絕的散發著的波浪狀的火焰,一邊對著單個游俠吐出一團團火焰,雖然個頭不大,但蘊含的精粹火元素能量,都不是兩三劍可以解決的,所以精靈們大多數情況下只能不斷躲避。尤其是當火焰龍鷹噴吐的速度越來越快時,終于有一只精靈游俠被一團火焰射中,一個眨眼就變成了一個火人。不過這次化成火人的精靈游俠并未哀嚎著化為灰燼,而是緩緩的蹲下,便隨著火焰越加猛烈,一只火元素巨人出現在原來地方,抬起臃腫的腦袋看了看四周后,開始對著其他精靈游俠噴射火焰起來。

           不過火焰巨人也就當了半分鐘的自走炮,一柄精靈長劍,就自上而下刺進了他的身體,原本由純粹火元素組成的身軀,頃刻間化作冰雕。

           冷著臉,達則瑞恩一手伸進冰雕之中,隨即拔出一柄閃爍著藍色光芒的精靈劍,右手一探,一柄相同的精靈長劍冒了出來,原本的精美皮甲已經變成了一套白銀色的半身甲,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復雜的精靈密文。

           翡翠色的雙瞳閃過一絲冰冷的藍色,銀色半身甲開始冒出一層藍色的光膜將精靈游俠完全籠罩進去。

           低頭,前傾,化影。

           再次出現時,精靈游俠的長劍已經插在了火焰龍鷹的頭上,另一把劍在空中畫出幾個冰藍色的劍花,直接將火焰龍鷹的雙翅化成冰翅。

           不過即使被插著精靈劍,龍鷹的腦袋依舊燃燒著熊熊烈焰,只是在傷口依稀有透明的冰晶開始凝結,但又隨即被火焰融化??粗阱氤?,冷冷盯著自己的精靈游俠,火焰龍鷹嘶吼著想一口吐出熔巖流線,但剛剛張開嘴,達則瑞恩就順勢扔了一顆拳頭大小的水晶進去,隨后松開刺在頭頂的精靈劍,急身后退。

           冰藍色的魔法光在火焰龍鷹口中炸開,形成無數冰晶刺,并迅速膨脹,即使在火焰熔巖的包裹下,依舊瞬間把整個龍鷹變成了一團冰垛子,一根根猙獰的冰晶刺向外雜亂的衍生著。

           “達西魯姆爾!你這只骯臟下賤的野獸,這個冬天,就是你們祖馬沙爾的最后一個冬天!”

           向前幾步,緩緩的拔出冰墩子上的精靈劍,精靈游俠幾個甩劍,在身后灑下一片冰晶,直接清空了所有的火焰痕跡,轉而抬頭看著空地中央默默盯著自己的火焰祭司,咬牙切齒的說道。到目前為止,已經折損了足足八只精靈游俠,幾乎是一個游俠小隊全軍覆沒,已經可以算是北地哨塔少有的大損失了。而這一切的惡果,都源自不遠處的巨魔,祖馬沙爾的原始祭司-達西魯姆爾·牧蛇者。

           “精靈!我已經豎起了圖騰柱!”

           冷漠的看著精靈游俠處決掉火焰龍鷹,達西魯姆爾伸出包裹在火焰中的雙手,穿過火蛇的身軀,輕輕搭載圖騰柱上。

           “這根陪伴了我族上萬年的瑰寶!”

           輕輕撫摸著圖騰的表面,一絲絲的火焰開始滲入其中,原本晶瑩剔透的圖騰開始散發出微微的紅光。

           “它經歷了祖莎馬的陷落!”

           一只火焰組成的巨熊爬了出來,對著精靈肆意咆哮。

           “它經歷了提魯爾之戰!”

           一只纏繞著火焰的水晶巨魔舉著長矛揚天長嘯。

           “它經歷了幽魂的所有戰斗!”

           火焰祭司的眼神瞬間凌厲,雙手猛地插入圖騰柱中,圖騰柱隨著完全變成一根火焰圖騰,火焰龍鷹,火焰巨熊,火焰山貓,各種各樣的火焰巨獸從其中冒了出來。

           “精靈!我們永遠不會失??!巨魔,永遠不會!失??!”

           縮回的雙手握著水晶錐,火焰纏繞中,化成一根三米高的法杖,火焰祭司舉起法杖對著精靈游俠一點,天空的兩條火蛇附身沖向游俠,但還未接觸就分別被兩柄精靈劍定死在地上,瞬間化成冰雕炸裂開來。

           而剛剛扔出亮劍的達則瑞恩則在臉頰被畫出一道血痕后,兇險的躲過了從身后樹林無聲無息射出的長矛,轉身就看到血棘獵手慢慢顯露出來的身影,空著的兩只手,分別抓著兩顆精靈頭顱。

           眼中爆射出冷芒,達則瑞恩拔出兩把新的精靈劍,轉身就向著火焰祭司沖了過去,身后,剩余的精靈游俠開始沖向出現的血棘獵人。

           而在密林中,躲在多層結界中的凱爾瑞斯,原本淡定的觀賞著現實魔幻大片,卻突然神色一動,眼睛微微一閃盯著猶如火巨人的火焰祭司看了半天后,嘴角掛上一絲詭異的笑容,輕輕拍了拍基爾,兩人開始緩緩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