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八章 夜雨謀-叁-敲打
          雖然因為比較奇葩的原因,導致了凱爾瑞斯一時間卡在高階而無法晉升傳奇,但憑借著雄厚到變態的精神力本源,凱爾瑞斯目前處于完全輕輕松松吊打同階法師的超然戰斗水平,七環法術近乎秒讀,如果不連續不斷的釋放高階法術,法力恢復速度完全可以跟上損耗速度,即使連續使用高階法術依舊可以輕輕松松用一大波的法術洪流碾壓一切傳奇以下的對手。

           所以,事實上,除了沒有專屬傳奇法術,凱爾瑞斯已經可以勉強算是大半個大法師了,雖然眼前的這只圣騎士也是如此,不,應該說是更勝一籌…

           看著這位洛丹倫的法師領主臉色變幻著沉默不語,眾人也沒再出聲。只有靠的最近的馬爾塞尤完全沒有絲毫顧忌的用精神力掃描著凱爾瑞斯,隨即就確定了對方的精神力已經完全到達傳奇境界,然而戰士的直覺卻告訴他凱爾瑞斯剛才的否決并未扯謊,是故一臉怪異的看了一眼凱爾瑞斯后,馬爾塞尤嘟努著搖搖頭坐回了位子,雖然不知道凱爾瑞斯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二十歲不到就擁有堪比大法師的精神力,這原本就是驚世駭俗的事情。

           雖然圣騎士說的很輕,但凱爾瑞斯依舊很明顯的聽到“小怪胎”的低聲喃喃,轉而翻了個白眼,伸手在圣騎士的主座旁放出一把暗木色的椅子,施施然的坐了上去。

           “雖然最重要的一步,斷絕對方的糧草供給已經實施成功了,但接下來的圍城防御工作才會更加危險,城內的叛軍,尤其是那些食人魔和巨魔很可能會暴亂沖出來,穆斯坦,明天開始配合諾思德的鋼鐵之手進行巡防!在更外圍組成第二道防御網”

           瞥了一眼一屁股坐在自己身旁后開始把玩手中魔杖的法師,馬爾塞尤低頭看著桌子上的地圖,對著疤臉戰士說道,頓了頓后又添加道。

           “盡量攔截住逃出來的叛軍!”

           “食人魔無所謂,但巨魔不要放走,必須全殲!”

           緊跟著馬爾塞尤,凱爾瑞斯突然抬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正在對穆斯坦打眼色的泰瑞納斯繼續說道。

           “巨魔這種東西,如果條件允許的話,還是全部殺干凈的好!”

           目前在北大陸,對人類在具備國戰級別的危險的,只剩下巨魔了,作為傳承自太古的物種,雖然終究擋不住時間的侵蝕,斷掉了太多傳承,以至于大多數的巨魔相較于如今的人類而言反而更像是新生物種,過著非常原始的生活,但另一方面,保存著完善的文化傳承的巨魔,譬如北方的阿曼尼巨魔部落,雖然在戰敗后一直表現的半死不活但卻依舊頑強的堅持了上千年還活蹦亂跳的時不時竄出來惡心惡心人類和高等精靈。

           所以,巨魔不可怕,就怕巨魔有文化,有傳承的形成高凝聚力的大部落巨魔才是人類目前的心腹大患。

           而感覺到凱爾瑞斯目光的泰瑞納斯明顯臉色一僵,緊緊的看了一眼凱爾瑞斯后又盯向自己的領主,看到馬爾塞尤臉色不變后才微微松了口氣,但卻不再對穆斯坦打眼色了。

           激流堡內的巨魔軍團有足足一個滿編兵團,不像食人魔這種高能荒野生物,因為太過恐怖的胃口,食人魔部族的規模大多都很小,一般維持在十來只左右,數十只的已經算是大型部落,很有可能存在薩滿類的精英體,再加上人類方面針對性的屠殺,其實在很多平穩地區的人類,比如洛丹倫王國腹地的幾個大區的人類,大多一輩子都不可能知道食人魔長什么樣子,目前北大陸只有奧特蘭特山脈才存在比較大的食人魔部族,寒冷的環境加上層出不窮的雪人對人類來講是荒野絕境的奧特蘭特山脈,對皮糙肉厚的食人魔來講反而是天堂。

           而另一方面,巨魔卻是標準的社會性智慧生物,雖然因為整體族群的沒落,很多地域的巨魔都非常愚昧落后,但以部落為主要生存方式的現象卻并沒有消失,再加上巨魔雖然在個體方面遠超人類,但還沒有達到食人魔那種地步,所以很少有只有幾十個的小群體。尤其在北大陸的人類國域,巨魔的生存環境就更加艱苦,小一點的部落都很容易泯滅。而作為人類的祖地阿拉希大平原,圍剿各種野外異種生物一直都是人類的基本準則,通過上那千年的努力,整個阿拉希已經很少看到野外高能物種群,而巨魔也只剩下龜縮在東南角的枯木巨魔一支。

           雖然借著阿拉希的戰亂,已經慫了數百年的枯木巨魔突然雄起,一舉覆滅了扼守枯木巨魔祖地數百年的格沙克領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阿拉希大半個東部拉入了戰亂并最終兵臨木芽鎮,其兵鋒之銳利,一度有占據半塊阿拉希落地為王之勢。只不過隨后馬爾塞尤在多方勢力的配合之下頑強守住了木芽鎮,再加上通過遠古礦坑打洞竄過來邪枝巨魔竟然率先和圍城的枯木巨魔相互廝殺起來,此消彼長之下,由馬爾塞尤牽頭,統領各方勢力發起了著名的落錘之戰。

           人類方全面大勝,辛特蘭的邪枝巨魔敗退古礦坑,枯木巨魔的除了留守祖地的一部分族人外,幾乎全軍覆沒,整個阿拉希東部的局勢頃刻間逆轉,人類再一次以勝利者的身份把目標瞄向了枯木巨魔的祖地。

           而另一邊,原本一直都是被當成炮灰看待,作為旁支部隊駐守激流堡的這支巨魔部隊現如今反而成了枯木部族唯一的一只成建制的力量。要是放任他們逃出激流堡,哪怕不是全部,只有三分之一甚至更少,那原本依靠祖地苦苦堅持甚至徘徊在滅族邊緣的枯木部族瞬間就會被奶上一口,生龍活虎的開始繼續的龜縮戰術。

           順便值得提一下的是,雖然格沙克的控制權已經被馬爾塞尤奉送給了加林?托爾貝恩,但防御工作依舊是由木芽鎮負責的。而泰瑞納斯一直打眼色的原因,則是因為目前駐守的那支部隊雖然也算是木芽鎮的嫡系兵團,但成分上大多數是原本的舊貴族一系,其中就有泰瑞納斯家族的幾個嫡系在其中擔任要職。

           這支兵團雖然平均階位并不低,但卻依舊是脫不了嬌生慣養的少爺兵,讓他們打打順風仗還好,要是和悍不畏死的巨魔兵團硬拼,保準堅持不了多久就會全面潰敗。

           當然,這些都不是凱爾瑞斯的理由,雖然對于巨魔,他的態度也一只都是堅定的滅絕派,但目前他正真的目標在更北邊。

           當然,偶爾替馬爾塞尤敲打一下泰瑞納斯也算是順帶的一手,在法師看來,自己的這位好友實在不適合當一位獨裁領主,不管是性格上還是欲望上。

           落錘之戰后,雖然加林用極東大統領這個已經在阿拉希消失數百年的古董換來了格沙克的統治,但卻同時補充了馬爾塞尤相對于國內其他大貴族最缺的一個短板-地位。

           雖然圣騎士如今依舊還是木芽鎮男爵,但作為極東大統領,馬爾塞尤擁有統領激流堡以東所有軍隊的權力,而這片區域在如今激流堡王國僅剩阿拉希一地的情況下,幾乎涵蓋了整個國域的近七成貴族領。雖然這個統領之權形式大于實質,但卻讓馬爾塞尤終于有了同幾位大公爵平等對視的地位,而其后的影響更是廣泛,除了更多的貴族開始投效在木芽鎮旗下外,木芽鎮的勢力也終于沖出了東北角這一塊,開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大貴族領。

           但另一方面,大量的貴族勢力的加入,雖然沒有出現什么強勢貴族來個什么奪權的狗血戲碼,但卻非常明顯的稀釋了木芽鎮的本土力量,讓其中的成分越加混雜,甚至最初投靠的一部分貴族仗著落錘之戰的功績硬是從最新的編制中湊出了一個獨立兵團出來,搞出了如今鎮守在格沙克的這只摻雜著大量貴族勢力的兵團。

           雖然這只是貴族自我保護和培養或者說鍍金后輩的一種慣用手段,但凱爾瑞斯卻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隱患,爆炸式的發展帶來的隱患其實已經開始出現。索性作為貴族勢力代表的泰瑞納斯還算清醒,而且雖然實在不適合當一個貴族軍閥的馬爾塞尤卻格外的合適當一只獅子王,其個人的魅力和能力加戰斗力完全對得起洛薩這個名號。如今整個木芽鎮依舊沒有什么幺蛾子冒頭,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向著大好的方向前進著。

           腦中慢慢思索著,凱爾瑞斯卻并未再說什么,而一旁的馬爾塞尤則揮手讓自己的首席謀士和統領出去后,開始緩緩敲打著桌子同樣沉默不語。

           “馬爾斯,這就是獅子王的路!”

           把玩著手中的魔杖,法師突然沒頭沒腦的說道。

           “帶著一群鬣狗爭奪一塊塊的腐肉?”

           悶著哼了聲,依舊敲打著桌面,馬爾塞尤抬頭看向大門口,雨開始一點一滴的落了下來,一對巡邏小隊剛剛走過,整齊的腳步聲緩緩消散在黑暗中。

           “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想的這么壞,在荒原,獅子王衰老的時候,總會有新的獅王出現,才能保持獅群的強盛,阿拉希已經沒落太久了,太需要一只強大的獅子王給這群慫貨帶路了。你看!瓦里安不還是得在暴風城應付一窩窩的鬣狗,和他比起來,你這里干凈多了!”

           看著又開始進入圣母狀態的圣騎士,凱爾瑞斯咧嘴說著。沒錯,正是他這個洛丹倫的男爵的蠱惑,眼前這位索拉丁大帝的嫡系后裔,洛薩的唯一末裔才將目光盯上了激流堡的那個王座,這也是凱爾瑞斯測試自己攪屎棍威力的最大手筆,畢竟作為人類祖地的阿拉希,在二戰后就一直處于混亂衰敗狀態,在之后的不斷冒出來的世界事件中連冒個泡的資格都沒有,但如果這個亂世在眼前的這只洛薩手中終結,一個強盛的阿拉希帝國會給人類帶來多少影響,這大約就連那頭宅在時光洪流中的老龍都猜不到了。

           “哼!”

           當初凱爾瑞斯的蠱惑里面,就拉出了這位現任暴風城國王來刺激圣騎士。作為當初安度因元帥的侄子兼貼身侍從,馬爾塞尤自然認識這位瓦里安?烏瑞恩,尤其是當自己的叔叔將更多的關愛和教導放在對方身上時,還是少年的他自是妥妥的嫉妒過,只不過隨著老洛薩的死亡,他也回到了阿拉希開始當鄉下土財主,對方回到暴風王國當國王,兩人的交集也就斷開了,但經凱爾瑞斯一激將后,圣騎士才發現對方依舊是自己潛在最大競爭者。

           “在沒有絕把握我之前,我不支持你的那個計劃!”

           眼睛依舊盯著門外,稀稀落落中已經化為了傾盆大雨,雨幕開始遮蔽天地,馬爾塞尤卻緩緩的轉頭盯向凱爾瑞斯,沉聲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