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章 在洛丹倫-陸-日常
          “請問,學院圖書館往哪個方向走?”

           人類男法師愣愣的看著眼前詢問自己的精靈法師,在達拉然還算常見的高等精靈,在洛丹倫可是稀奇貨。

           “日安,遠道而來的法師,學院圖書館目前只對院內的師生開放,并不對外開放?!本驮谀蟹◣煱l愣的時候,他一旁的女法師已經開口接了話,只是眼睛卻緊緊盯著對方的耳朵。

           “有人和我說有了這個東西就可以進去閱讀?!?br />
           精靈法師指了指法袍胸口的一枚紫色水晶,瞪著水汪汪的眼睛純潔的看著眼前的一對人類法師。

           “是導師胸章!”原本盯著對方尖耳朵,一副恨不得抓幾把的女法師隨意瞥了一眼,轉而驚訝的出口道,一旁的男法師趕緊拉了一下對方,女法師才恍然,不好意思的退了一步。

           “您是剛來的新導師么?”兩位法師奉上法師禮,女法師問道。

           “怎么?不是導師,這個東西就沒用了么?”精靈法師拿下胸章,在人類法師面前晃了晃,紫色的透明水晶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迷人的魔幻色彩。

           “法師,導師胸章是一對一的,請問你是怎么拿到這枚胸章的!”

           略帶清脆的聲音從兩位法師身后傳來,一位穿著明顯大一號法袍的半大小子冒了出來,瞪著精靈法師。

           “真是不靠譜的丫頭!”

           精靈法師用別人聽不到的聲音自言自語了句后,轉眼看著突然冒出來的法師,胸章標注環位是達拉然的特色,而在達拉然之外,就很少有這種規范化的東西存在,眼前的小子看上去年紀不大,撐死了十二三歲的樣子,卻穿著一件正式法師袍,但精靈法師卻明顯感知到對方的精神力依舊是法師學徒。

           “法師,請你解釋一下,為什么這枚胸章在你手里!”

           微微摩挲自己光溜溜的下巴,凱爾瑞斯皺眉看著又突然向前一步,橫眉冷目瞪著自己的少年法師學徒,嘴角不知不覺掛上一絲壞笑。

           “如果,我說是我搶的,會有什么后果?”

           “什么!”少年學徒法師的粗眉直接跳開來,眼睛瞪得更大了幾分,但卻一時無言的看著眼前的精靈法師。

           而一開始凱爾瑞斯詢問的兩位法師中的女法師卻盯這他手中的紫水晶胸章看了半天,轉而恍然的看了一眼少年法師學徒,而后聽到凱爾瑞斯所言也一臉吃驚的看著他。

           “精靈法師!這里是洛丹倫!即使你是高等精靈,也必須遵守這里的法律!”愣了半天,少年法師學徒才回過神,隨即一臉憤慨的看著眼前的高等精靈,要不是自知自己是個空架子,而能獨自外出的精靈不是高階也是中階法師,吊打一百個自己都是小菜一碟,他早動手教訓對方了。

           “法師,這枚水晶胸章的主人貝琳達導師,雖然只是三環法師,但她的導師是高階法師科斯瑪大人!”自始至終都不曾說過一句話的男法師突然朝著凱爾瑞斯說道,一把抓過少年法師學徒拉到自己身后,一腳橫在女法師和少年法師學徒身前。

           “哦,哦,貝琳達嘛,那個小丫頭法師,我知道,我還認識呢!”完全無視人類法師的緊張,精靈法師一臉悠閑的掃了一眼四周,現在是清晨,學院的門口并沒有多少人。

           “咦!精靈!”

           就在凱爾瑞斯四處張望了半天,對面的三個人類法師尷尬的站在那里,其中那個少年法師學徒頻繁瞅著門外,似乎希望能盼來幾個高階人類法師的時候,一聲熟悉的聲音飄了過來。

           一身火紅色法袍,繁雜的魔紋在袍身上猶如流水一般不斷流動,一朵朵火蓮在猶如波浪中的魔紋中忽隱忽現,蘿莉法師貝琳達突然從不遠處走了過來,看見門口的高等精靈后一臉驚喜的小快靠近。

           “貝琳達導師!當心,他拿著你的導師胸章!”一直躲在兩位人類法師身后的法師學徒本來看到一道紅色的身影后還有些驚喜,但隨即看清來人的相貌,甚至對方還小跑著走向精靈法師,隨即探出身子一臉著急的喊道。

           “???哦!”原本一臉驚喜跑的撒歡的蘿莉法師聽到法師學徒的喊聲后,瞬間變得端莊嫻雅,但依舊邁著小步來到四人這邊。

           “盧恩??!這個點你應該在教室,怎么在這里!”小丫頭似乎一瞬間對精靈的興趣完全消失,而是一臉嚴肅的看著少年法師,教師的威嚴瞬間擺了出來,當然,排除她那副蘿莉樣的話,還是蠻唬人的。

           “我…我在門口看到導師的胸章在他的手里!”法師學徒被蘿莉法師威嚴的疑問,遲疑的看了看自己身前的兩個法師,看到兩人都沉默不語,隨即轉眼指向精靈法師說道。

           “哼!你覺得導師我的胸章會被人搶走么!”傲嬌的看了一眼法師學徒,蘿莉法師揮揮手。

           “趕緊去教室,要是等一會兒我去了還看不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是”

           被蘿莉法師瞪了一眼,法師學徒頓時萎頓了下去,點了點頭,低聲向著另外兩位人類法師說了幾句后,轉身急速向著院內跑去,只是領走前還瞥了一眼精靈法師,卻發現蘿莉法師已經走到了精靈法師的跟前…

           “怎么感覺差不多的?”看到法師學徒轉身走開,蘿莉法師轉身走到精靈法師身前,身體突然浮起來,一把抓住他的一對尖耳朵,死命的揉了幾下才說道。

           “這是變形術,不是幻化術!”無奈的看著她捏著自己的耳朵,凱爾瑞斯一把把她拔起來,放在地上,轉眼看著目瞪口呆的看著這邊的兩個法師。

           “看,我說過的,我的確認識這個丫頭!”

           “哼!”蘿莉法師瞥了一眼精靈,轉身走到兩位人類法師跟前。

           “羅寧,凱瑟琳,你們今天不是休息么?!?br />
           “羅寧…”凱爾瑞瑞轉眼看著人類男法師,一頭橙紅色的齊肩短發,紫藍相間的法袍樣式雖然比較獨特,但卻帶有明顯的紫羅蘭制式法袍的風格,尤其是手中拿的那根在達拉然隨處可見的低階制式法杖,中階法師的眼皮子頓時不自覺的抖了抖,卻沒有發表什么。

           “我們正想抓緊時間去圖書館看看?!绷_寧法師與一旁的女法師對了一眼,對著蘿莉法師說道。

           “恩,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還要去上課,就此別過了!”說完,蘿莉法師一把抓著凱爾瑞斯,頭也不回的朝著院內走去,留下兩位法師若有所思的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

           “羅寧…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那只?”被小手抓著向前走,凱爾瑞斯卻一手摸著下巴,嘴角抽搐的問道。

           “就是,傳說中的那只!”回頭看了一眼凱爾瑞斯,蘿莉法師嘴角一撇,回應道。

           “他不是在達拉然禍害肯瑞托的那群老東西么,怎么跑到洛丹倫來了?!?br />
           眼角止不住的抖了抖,羅寧,這位未來的大法師,安東尼達斯的正真繼任者,卻是天生的天煞孤星,身上恒定的霉運光環,而且還是那種克隊友不克自己,死道友不死貧道的那種坑爹極品,即使如今實力有限,但對方這方面的名聲在達拉然已經名聞遐邇,很少有法師肯和他一起做任務。

           “作為魔法交流來了,雖然我感覺更可能是肯瑞托的那群老家伙單純的想把這只霉星踢出達拉然,不過貌似他也想在納米修斯的圖書館找一些資料,達拉然在上次毀滅之后,很多資料都不全了,目前也就洛丹倫這邊算是最全的,雖然都是一些關于紀傳史詩類的資料料,剛才那個傻貨盧恩,竟然還跑到他跟前,真是不知死活?!弊ブ鴦P爾瑞斯一路猛跑,小丫頭還抽空吐槽了幾句。

           “我來這里可是想去圖書館的!”無奈的被小丫頭拉著,凱爾瑞斯提醒道。

           “行了,跟我去上課,上完再去也不遲,納米修斯的圖書館是全天二十四小時開放的。而且…”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了一棟獨立建筑前,和紫羅蘭學院主體結構一毛一樣的規劃,只是規格上小了數個等級,小丫頭放開中階法師,打了個請的姿勢。

           “那顆萬年霉星今天肯定在圖書館,你敢去么?走吧,我的大附魔師大人!”

           “你上課,我去干什么?”無奈的遙遙頭,凱爾瑞斯漫步走進建筑。

           “幫我上一堂附魔基礎課??!”緊跟著上去的蘿莉法師隨口說著。

           而聞言的中階法師一愣,停下轉眼看著自己的小師妹。

           “你還教他們附魔?!”一臉的怪異表情,凱爾瑞斯頓時對這所學院的前景抱有非常大的疑問,讓這么一只灑脫的蘿莉來當基礎學徒班的導師也就罷了,竟然還讓這只附魔學點了負數天賦點的蘿莉去教附魔,雖然對于法師學徒來講,這門課也就能當基礎理論指導來學,但這也太不負責了…

           “讓你教,你就教,哪來這么多廢話!”小臉微紅,蘿莉法師狠狠的在凱爾瑞斯腰上捏了一把,又一腳把他踹進教室。

           趔趄著走進教室,凱爾瑞斯抬頭望了一眼,發現教室還算不小,足足五六百平米,前頭的略高教室講臺,后面是一排排成半弧狀輻射開的座椅,只是隨意一掃,整個教室也就三十個不到的法師學徒,僅僅占了一小塊的位子,也不知是因為這僅僅是其中一個班級還是洛丹倫的初級教育太過落后。

           瞥了一眼坐在門口位子上對著他抿嘴的蘿莉法師,中階法師漫步走到講臺,輕咳了一聲,掃了一眼整個教室。

           “今天,我負責給你們上一節附魔基礎課!”說完,剛才還發出嗡嗡小聲說話的教室頓時安靜了下,所有的法師學徒都靜靜地看著自己,雖然已經是中階法師,凱爾瑞斯一瞬間還是有了那么一絲緊張。

           “只是我并不清楚,你們對于這個學科的認知程度,所以要問你們幾個問題來了解一下?!庇质怯H咳了一聲,中階法師掃眼看去,隨即看到坐在角落里,一個死死盯著自己的少年法師學徒,卻是剛才在學院門口遇到的那個盧恩。

           “就是你了!”眼角掛上一絲壞笑,凱爾瑞斯輕輕打了個響指,盧恩的頭上憑空生成了一朵紅色的火焰之花,不斷的盛開枯萎循環。

           “知道,什么是構裝附魔的區別么?”

           雖然精靈法師說話聲音不高,但盧恩卻感覺就像有人在自己耳邊說話一樣,然后就看到四周同學驚訝的看著自己頭頂,抬頭一看,頓時驚訝的站了起來,旋即看到那只精靈盯著自己。

           瞥了一眼四周,盧恩嘴角扯了扯,說道。

           “附魔是將魔紋紋刻在魔導材料,令其具備新的屬性或者附加法術術式,構裝是構裝傀儡的研究中延伸出來的學科,側重于對魔法傀儡的塑造?!?br />
           “恩,還算比較完整的闡述?!眲P爾瑞斯聽完看了一眼四周的同學都是一臉平靜,看來這個班級對于這個領域的了解并不是一片空白。

           “附魔學可以說是很多魔法學科的衍生源點,構裝學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只是因為雙方交叉點比較多,所以很多人都會把構裝附魔混淆在一起,但猶如通天法師塔的建造,都需要一個堅固的基礎,附魔就是這個基礎?!?br />
           中階法師一邊說著,一邊轉身來到自己身后的黑板前,伸出手指,在黑板上劃出兩個簡單的符號,雖然沒用粉筆之類的東西,但兩個符號卻顯示出不同的顏色和黑板的黑色區分開來。

           “為什么附魔學可以作為基礎學科存在的原因,一定程度上可以用這兩個魔紋解釋。有誰告訴我這兩個符文代表什么?”

           “老師,左邊的是基礎水元素的一種符文,右邊的基礎火元素的一種符文?!币晃蛔诘谝慌诺纳倥◣煂W徒起身回到,說完怪異的看了一眼坐在門口一直不出聲的蘿莉法師。

           凱爾瑞斯也注意到了少女法師的眼神,但并沒有太在意,而是滿意的點點頭。

           “的確,這兩枚分別是水元素和火元素的一種基礎符文?!闭f完伸出雙手,各支出食指點在符文上,眼中閃過一絲藍光,后退兩步,跟著兩根手指,在法師學徒們的驚呼中,兩個符文也隨著凱爾瑞斯從黑板中走了出來。

           轉身看向一群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法師學徒,凱爾瑞斯舉起雙手,一團清水和一團火焰分別騰空在自己的手上。

           “火是什么,水又是什么,他們的本質是什么,這些問題在我們人類的發展史中不斷被我們的先祖自問,而魔法之火在這片大地點燃之后,依靠這種超凡的力量,越來越多的法師們開始解讀這個世界,在之后的數千年發展,一個個魔紋開始被創造出來,這,就是水,這,就是火?!?br />
           低沉的說著,凱爾瑞斯只會兩團能量繞著學徒走了一圈后,雙手一揮,兩團能量開始消散。

           “學習附魔,不僅僅是對世界的探索認知,也是對魔法道路的測量,要想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天賦與努力,缺一不可?!睗M意的看到眾多小子丫頭被自己忽悠的全神貫注的看著自己,凱爾瑞斯挑眉看了一眼雙手抱在胸口的蘿莉法師,看到她滿意的看著自己,才略微松了口氣。

           “讓我們看一下剛才拿到基礎火符文?!鄙斐鍪衷诎肟罩醒杆偌y刻出一道簡單的符文,原本無色透明的符文在完成后慢慢顯露出紅色,并開始緩緩吸收四周的元素能量。

           左手成抓狀,凱爾瑞斯隔空抓著符文,四周的元素能量就不再匯聚,符文也就只是顯成出紅色,而不再元素化。

           “任何符文的刻畫,不管用什么材料,在什么材料上刻畫,第一步就是記住它長什么樣子,依照樣子能畫出來就是第一步,你們可以按照它的樣子在自己的桌子上試試?!?br />
           看到學徒們的桌子上紙筆齊全,凱爾瑞斯雙手抓著符文,向外一拉,原本之后半個手掌大小的符文,猛地張大道一個腦袋大小,隨手一甩,符文慢慢飄到學徒第一排的半空中。

           看到所有學徒都開始紛紛低頭描繪符文,凱爾瑞斯才慢慢走到門口的蘿莉法師身前,低聲說道。

           “怎么回事,我就不信往日都是你在教他們附魔!”

           “打了個賭而已?!鼻尚︻佡獾奶}莉法師瞥了一看凱爾瑞斯又看向教室的一角,一個女法師安靜的坐在角落。

           似乎是感覺到了蘿莉法師的目光,女法師起身走了過來,一件貼身的法袍將玲瓏的身材凸顯的玲離盡致,空手并未拿著法杖,來人一頭藍色的長發,二十出頭的樣子,精致白皙的臉上不帶一絲表情,只是一雙淺藍色的眼中卻夾著明顯的血絲,精神看上去也不大好,。

           女法師走到兩人跟前便盯著蘿莉法師看了半天,才低頭說道。

           “你贏了,貝琳達,依約我會辭去這份工作的?!?br />
           “哼,我也沒想過讓你辭職,只是希望你以后別再背后說話壞話就行!”小丫頭明顯發現了對方不在狀態,只是傲嬌的哼哼了下,就轉過頭去。

           “…。也好,以后見你我會退避三舍的?!迸◣煹统敛徽Z片刻后說道,說完轉頭離開教室。

           “她爺爺死了?!币坏滥新晱拈T外傳來,一位身穿半身板甲的青年走了進來,瞥了一眼小蘿莉后,走到凱爾瑞斯面前盯著精靈法師。

           “他爺爺不是只斷了一只手么?”蘿莉法師聞言皺眉看著半身甲青年。

           “昨天在夜行者之家總部,被一位匿名法師強行滅殺…”青年回頭看了看蘿莉法師,臉色平淡的說道。

           一旁的凱爾瑞斯聞言臉色微動,剛才提到斷了一只手他還沒在意,但隨即聽到夜行者之家總部就猛然想起當初在繁星之塔門口刺殺他的刺客,夜行者之家是暗影者的職業組織,類似傭兵工會,但只收暗影者。

           “安,我剛才已經放過她了!”蘿莉挑眉看著半身甲青年。

           “我的大小姐,我只是希望最近您就別去找她麻煩了?!?br />
           “哼!只要她別來找我麻煩!”

           “呵呵,那么,我就告退了,很高興能聽到您的講課,精靈法師?!鼻嗄晗蛑鴦P爾瑞斯和貝琳達打了一個貴族禮,轉身離開了教室。

           而中階法師一直淡然的沒有說一句話,待對方離開后才摸了摸噘著嘴的蘿莉法師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