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章 道別
          隨后的半個月,凱爾瑞斯并沒有大范圍的屠殺魚人,一二階的魚人水晶傀儡對他的用處太過低微了,雖然二階傀儡改造之后勉強可以當肉盾用,但是在同階的戰斗中也是炮灰的地位。

           所以中階法師通過傭兵工會,找到了一些三階魚人的線索,然后在磐石小隊的輔助下掃蕩了數個盤踞在洛丹米爾湖沿岸的漁人部落,最終在離去之前集齊了三枚三階的魚人水晶,只是這一路依舊沒有碰到任何魚人薩滿。

           “記得我的怒蛇之杖!”

           昨天就不見人的小丫頭突然冒了出來,對著遠處的凱爾瑞斯喊道,這里是洛丹倫城的北大門口,出門就是一條狹窄的小峽谷。

           凱爾瑞斯一群人此刻已經進入了山谷,只是聽到貝琳達的聲音后,回頭無言的看著蘿莉法師,轉而笑了笑,抽了下坐下的小馬,小跑走進了峽谷。

           “大人,出了峽谷就是巴尼爾城,我們是直接略過,趕到鋼輪壁壘在休息,還是在巴尼爾停一夜?!睋Q了一身灰色皮甲的基爾策馬走到中階法師身旁,低聲問道。

           中階法師對于金和基爾兩人的邀請,最終只有基爾留了下來。雖然凱爾瑞斯已經同提瑞斯聯系過,這位暴風王國新近大公爵似乎并沒有太在意他們兩個的去留,只是金并不是提瑞斯的真正下屬,而是邰蘭爾家族的分支族人,而且本人也早就決定在這次護送后向提瑞斯申請調回故鄉,所以凱爾瑞斯也不好強留,只是硬著把那面魔法盾塞給了他。至于基爾,則是在思考了數天后,答應成為了凱爾瑞斯的第一位追隨者,在艾澤拉斯這個魔法世界,除了貴族可以擁有追隨者,或者說護衛外,魔法師也通常會招募追隨者,一般都是信任程度比較高的存在。

           “天色還早,今天就趕在鋼輪壁壘休息吧?!碧ь^看了一眼,一線天的天空清澈的不加一絲白色,他們出門的時候太陽剛剛冒頭,時間的確還早。

           “是?!被鶢枒艘宦?,轉馬向著一旁的傭兵隊長吩咐了幾句。

           這次旅途要途徑東提瑞斯法,達隆郡,大考林郡等數個洛丹倫大區,路程之遠,幾乎是當初他從達拉然途徑銀松森林達到洛丹倫城所經路途的三倍,不過這一路經過的都是洛丹倫最富庶的地區,路況自然不會太差,如果不出意外達到話,可能花的時間比之前來洛丹倫的時間還短。

           不過中階法師還是在洛丹倫城雇傭了一隊傭兵護衛以防意外,而且因為相互合作了一個月,磐石小隊就成了凱爾瑞斯的最終選擇,聽聞雇用自己的中階法師已經是一位洛丹倫實地男爵,喬恩隊長既是嫉妒又是驚喜的接受了凱爾瑞斯的雇傭,護衛著中階法師踏上了前往斯坦索姆之旅。

           “大人,鋼輪壁壘是軍事要塞,雖然也有旅館之類的東西,但都是連鄉下小鎮子的蹩腳旅館都比不上的貨色,只有那些實在沒辦法的小商人才會在鋼輪壁壘停留?!?br />
           其實剛才基爾在詢問的時候,喬恩就在一旁,等到凱爾瑞斯的決定后,猶豫了下后出聲道。

           畢竟是洛丹倫的地頭蛇,這一點上一直只在達拉然附近區域活動的基爾確實不足幾分。

           “現在鋼輪壁壘還是軍事要塞?我以為二戰后就荒廢了?!?br />
           奇怪的看了一眼喬恩,凱爾瑞斯問道。這個壁壘是在二戰后期建造的,主要目的是防御在奧特蘭特叛變后,流竄到安多哈爾的部分獸人軍團,不過貌似自建造之初起,就沒有經歷戰火,安多哈爾的部分獸人軍團還未沖擊要塞,希爾布萊德地區的獸人主力就潰敗了,二戰開始進入人類掃蕩階段,這股余孽后來流竄進了奧特蘭特山脈躲了起來。他們就是未來的天道薩滿古伊爾的母族,鼎鼎大名的霜狼氏族,而作為洛丹倫的大后方,東提瑞斯法地區有壁爐谷的圣光大領主-提里奧大公爵鎮守,除了最近才冒出點貴族戰爭的安多哈爾,基本沒有什么戰事。

           “就是因為差不多被廢棄了,只是象征性的駐守了一只衛戍兵團,又缺乏管理,所以很破舊,加上離得并不太遠的巴尼爾是可以媲美布瑞爾的大城,所以大多數的路過鋼輪的人都會選擇住在巴尼爾,第二天穿過壁壘達到東提瑞斯法?!眴潭魑⑽⒊榱艘幌律硐碌鸟R駒,走到法師的另一側解釋道。

           “恩,那就先去巴尼爾吧!”中階法師無所謂的點點頭,目光卻停在了自己左手的那枚銅戒上,一個灰蒙蒙的光斷斷續續的閃爍著,凱爾瑞斯低聲念了一段咒語,一個只有一手大小的人影出現在他的手掌上,依舊是一身火紅色的法袍,蘿莉法師抓著一根仿佛由一條僵直扭曲的火蛇組成的法杖,杖頭的蛇頭微微張開,四顆尖牙閃爍著綠色的微光。

           “凱爾,我可以去看你么?”小丫頭盯著中階法師,半天才悶悶地說道。

           “不要多久,我就來接你去玩,不過這段時間可能沒辦法和你聯系了!”親咳了一聲,基爾和喬恩聞言自覺的拍馬走開,凱爾瑞斯溫聲對著影像說道。去了斯坦索姆,沒有獨立的法師塔,凱爾瑞斯就沒辦法進行如上次和提瑞斯見面的那種遠程視屏,畢竟這種法術,需要的不僅僅是龐大的能量,還有精細的空間和法術操作,必須需要法師塔的輔助。

           “我知道…我…”影像開始閃爍,應該是離得有些遠了,凱爾瑞斯現在就是單光憑著自己的法力在維持這種影響傳輸,不僅距離有限制,而且很耗魔。

           “自己照顧好自己!”凱爾瑞斯輕輕說了句,看著對方的影像嗶的一聲消散,嘆了口氣,縮回左手策馬帶著隊伍加速上路了。

           洛丹倫城西門外的這個峽谷非常短,以至于連個正式的名字都沒有,期初建城時之所以會把它留下來,也是存著把它當初一道防護屏障的心思,不過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凱爾瑞斯一行人就走出了峽谷,迎面襲來的是整片整片的阡陌,只是這個時節,秋收剛過,寬闊的主干道旁,一片片的田野上只有一對對錯落有序的稻草堆,很少看到農夫的身影。

           順著這條主干道騎馬將近四個小時,太陽開始往下跑的時候,凱爾瑞斯到達的這次旅程的第一個中轉站,巴尼爾城。

           作為洛丹倫的產糧大區,巴尼爾地區的中心,巴尼爾城在規模上并不比王都附屬大城布瑞爾小多少,可以并行近四輛馬車的城門口,絡繹不絕的人流進進出出,不時還會有大隊的商隊夾雜其中。

           “先找一間旅館住下?!辈唏R走進人流,剛一進城,凱爾瑞斯就對著基爾說道。

           “大人,我們磐石小隊在巴尼爾有一套房子,如果不嫌棄的話,我們那邊有足夠的房間可以住下?!辈贿^一旁的喬恩卻立馬接話道。

           聞言中階法師與基爾對視了下,轉眼看著傭兵隊長。

           “這么說,磐石小隊的總部就在巴尼爾了?”中階法師嘴角一翹,瞥了一眼其他傭兵成員,問道。

           “是,就是我們總部就在巴尼爾?!蔽⑽⒁汇?,喬恩隨即點頭說道,旋即轉頭帶頭朝著城西方向走了過去。

           凱爾瑞斯感覺到基爾調過來的詢問目光,微微搖搖頭,率先跟了上去,暗影者則是有意無意的碰了碰腰間的匕首,無聲的跟在法師身旁。

           一路無言,騎馬不過十幾分鐘,喬恩便帶著眾人走到了城區西區也就是平民區的一排矮房子前。說是矮房子,也只是相對于住慣了高塔的凱爾瑞斯來講,這是一片整體規劃都差不多的房子,大多都是兩層,亮藍色的墻體,二樓兩扇面向街道的窗戶加上一個小陽臺,算是洛丹倫普通城市居民屋子的原型。

           “這三間都是我們的磐石小隊的房子,大人的房間在中間這一間,樓上一層有四間房間,你們可以隨意選擇?!睅ь^的喬恩指著其中三間后又指了指三間中的一間,對著身后的凱爾瑞斯說完,便率先走了過去,打開中間一間的大門。

           不過中階法師卻并未跟著過去,而是看了一眼門內,一臉平靜的對著傭兵隊長說道。

           “喬恩隊長的總部竟然是由高階戰士看門的,還真是讓我吃驚啊?!?br />
           聞言一臉吃驚的看著法師的喬恩不知所措的楞在門口,看到基爾一個閃身走到發生身前,掏出兩把匕首展開防御后,嘴巴張了張,卻沒說什么。

           搖搖頭,凱爾瑞斯拍拍基爾的肩膀,轉身打算離開,雖然看上去很輕松,但其實雙手已經抓滿了各種寶石。

           “凱爾,怎么,連我你也不想見么?”既熟悉又陌生的男聲從門內傳來,中階法師緩緩轉頭看著從門內走出的中年男人。

           “豈敢,要不要見我,還不是你的一句話么,肯納瑞伯爵大人?!?br />
           一身合體的黑色禮服,一臉苦笑的看著不遠處的凱爾瑞斯,當代瓊恩甩了甩手中的小杖,轉身走進門去。

           “進來吧,站在門口談話會讓別的貴族恥笑,我應該教過你的?!?br />
           皺眉看著慢慢沒入黑暗的伯爵背影,凱爾瑞斯提步跟了上去,其后,基爾依舊抓著雙匕首緊緊地跟著,在路過門口時,更是冰冷的看了傭兵隊長一眼。

           “在二樓大廳,你應該感知到了吧!”

           走進大門,看到的一條筆直的走到,直通前院的小院落,并沒有看到伯爵的人影,不過隨即肯納瑞伯爵的聲音就從樓上傳了下來。

           嘴角一撇,凱爾瑞斯帶著基爾緩步走上二樓,門口拐個彎,就是一個大客廳,放著幾個簡單的沙發圍著一張矮腳桌,把玩著手杖的肯納瑞伯爵正坐在其中一張最大的沙發上,身后站著三個侍從模樣的男人。

           “坐”看了一眼中階法師,肯納瑞伯爵揮手讓身后的侍從送上一杯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