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二章 魚人的挽歌-壹-巴羅夫
          安多哈爾,在地域上算是東提瑞斯法的一部分,但歷史上其實是隸屬于奧特蘭個王國的疆域,不過這片地區在二戰后,被洛丹倫王室獎勵給了數個軍功貴族,開始不僅僅是地域上更是在國域上正真隸屬于洛丹倫。

           雖然近期因為原奧特蘭特王國的安西奈爾一族的回歸,導致這塊區域開始出現不小的動蕩,但其實際上,安多哈爾的大部分地域都屬于盤踞在凱爾達隆的巴羅夫一族。如果說人類世界中最富有的王是庫爾提拉斯的戴琳陛下,那么貴族中最富有的就是這位帶著濃重阿拉希血統的阿里克斯·巴羅夫公爵大人了。

           作為唯一一個在二戰滅國之禍中殘存下來的奧特蘭特大公爵,原本坐擁著奧特蘭克山脈以東廣大土地,塔倫米爾,庫爾達隆,甚至南海鎮和布瑞爾都曾經是他們的封地,最強盛之時,巴羅夫已經完全控制了奧特蘭特王國的財政,幾乎與奧特蘭特王比肩。當然,現在的巴羅夫家族已經不復當初的興盛,這也是當初能夠存活下來的代價之一,除了作為祖地的達隆島外,只控制了大部分的安多哈爾地區,事實證明,二五仔在哪里都不受待見。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一位大公爵的存在,安多哈爾的大部分地區其實都維持著相對穩定的狀態,完全沒有被戰爭所侵擾。其實和現實中歷史中的戰爭不同,軍隊所過之處,無論是正規軍還是亂匪,都是寸草不生,民生凋零,在這個世界,一個區域內的領民都是依附貴族而生,一定程度上算是貴族們的私產,很少有貴族會因為戰爭將普通民眾牽扯進去,不過殺紅眼的就另算了。

           坐在酒吧的角落,凱爾瑞斯看著門外人來人往的熱鬧,心中不禁對自己自從步入安多哈爾后開始緊張的神經感到好笑,這里是安多哈爾東部的嚎哭港,是安多哈爾眾多港口之一,雖然不大,但來來往往絡繹不絕的貨船商船完全甩開銀松森林的老人港十來條街。

           安多哈爾椅靠著著達隆米爾湖這個僅次于洛丹米爾湖的大型內陸湖,而且相較于沒什么大型支流的洛丹米爾湖,達隆米爾湖有一條直灌大半個北大陸,橫穿希爾布萊德地區后匯入無盡之海的大型支流-格林拉米爾河,它也是聯通洛丹倫北部與南部最迅捷最主要的運輸線。

           “大人,我已經去問過了,嚎哭港的確發出了絞殺魚人的最高獎令,只是目前消息太少,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就在凱爾瑞斯盯著門外看風景的時候,基爾悄悄的走了過來,低聲說道。

           他們兩人在巴尼爾并沒有找到合適的傭兵隊,畢竟愿意長途護衛的傭兵并不多,大多數傭兵都是地域性的,對于陌生的地方有著本能的抗拒性,傭兵任務可不是過家家,是會死人的,而且還不是低死亡率。所以無奈之下,凱爾瑞斯只能帶著基爾獨自上路,好在一路上都是洛丹倫的真正大后方,不僅路況好治安也很好。

           一路順暢了到了安多哈爾,中階法師就聽聞東部的嚎哭港發布了最高獎賞的魚人絞殺任務,加上本來就是順路,兩人就來到了這里,打算看看會不會有魚人薩滿出沒,只是沒想到到了才知道,任務只授予傭兵隊這個等級,除此之外連具體信息都不對外透露。

           “這個港灣是貴族領地還是自由領?”中階法師想了想,問道。

           “屬于巴羅夫家族,不過這是一個純商港,管理層是由一個所謂的商人協會代管著,巴羅夫家族只負責按時過來收稅?!?br />
           “商人協會么?!蹦﹃讼孪掳?,這其實已經算是自由領了,沒有貴族統治的地區在洛丹倫并不多,畢竟目前還是人類貴族主政的年代,只有很少一部分比較雞肋的地段才會出現托管狀態,不過這座港灣可不是什么雞肋,單光從凱爾瑞斯目測的船只吞吐量來看,就是一個日進斗金的地方,不過也有可能是巴羅夫家族韜光養晦的伎倆,甚至這個所謂的商人協會都可能只是巴羅夫放在明面上的傀儡。

           “我們去市政廳看看?!?br />
           嚎哭港的大部分區域都是港口部分,城區只有一小塊的面積,兩人在的酒吧也在城區中心,凱爾瑞斯帶著基爾出門沒走多久就來到了港口中心的一座四層樓建筑前。

           很普通的市政廳建筑,甚至因為靠近水域,主體結構風化的厲害,看樣子也有些年頭了,政廳的大門敞開著,門口站著兩個民兵模樣的守衛,而在大門的左邊則豎立著一塊告示牌,牌子上如今只有一張告示,就是征召對魚人的清剿,告示板前已經聚集了不少雇傭兵,不過實力上良莠不齊,好一些都沒有入階。

           “我們紅楓樹也是傭兵小隊級別的,為什么不讓我接這個任務!”中階法師剛把目光移向告示牌,人群前方就傳來了爭吵聲,緊身的黑色皮甲,褐色的短發顯得有些雜亂的披在腦后,一手將一把闊劍插在地上,年輕女性傭兵瞪著告示牌前的民兵,粗聲嚷道。

           “你們小隊才七個人,而且只有三個職業者,我們要求的是起碼二十人以上,全都是職業者的傭兵隊!”皺眉看著眼前唾沫橫飛的那人,中年民兵不耐煩的解釋道。

           “咦…”轉眼看向一旁的基爾,中階法師發現對方正一臉吃驚的瞪著那個女傭兵、

           “認識?”低聲問了問。

           “大人,我認識她,但她應該不認識我?!庇肿屑毧戳丝茨莻€女傭兵,基爾繼續低聲說道。

           “我以前曾經和大人說過,我的家鄉素風島隸屬于格魯姆領,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她應該就是格魯姆伯爵的小女兒,凱瑟琳小姐…”

           微微轉過頭,中階法師一臉怪異的看著暗影者。

           “不會看錯了吧…”

           聞言基爾也是遲疑了下,畢竟一個實地伯爵的女兒突然變成了傭兵,的確有點離奇,隨即轉頭盯著看了半天。

           “應該是她,大人,凱瑟琳小姐心地很好,經常接濟領地內的窮人,我曾經近距離的看過她,不會認錯的?!?br />
           “算了,不管是不是她,都不關我們的事?!逼沉艘谎廴耘f在和民兵爭吵的女性傭兵,對方嘴巴里冒出來的東西可不像是一個伯爵家小姐,搖搖頭,凱爾瑞斯提步走向告示欄前的民兵,身后的基爾則猶豫著又看了下那位女傭兵,隨即低頭緊跟著凱爾瑞斯。

           “既然是對實力有要求,那么不管是不是傭兵,都沒什么關系吧!”中階法師直接給自己和基爾上了一個漂浮術,緩緩的越過人群,來到告示板前,對著一臉吃驚的民兵說道。

           “法師大人!”民兵還未開口,不遠處的市政廳大門口就走出了一位穿著侍從服侍的老人,恭敬的走上前。

           “法師大人如果想接這個任務的話,可以直接和我進市政廳詳談?!?br />
           “帶路吧?!?br />
           看了一眼對方,這種刻板的姿勢,一路走過來雙腳間的步伐甚至絲毫不差,只有那種傳承數百年的世家才有這種底蘊培養出這種侍者。

           中階法師隨著侍從緩步走進了市政廳,身后的基爾則動作明顯的看了一眼楞在那里的女傭兵后轉頭跟著走了過去,而注意到暗影者明顯視線的女傭兵則是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基爾的背影,隨即頭也不回的轉身隱入人群之中。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凱爾瑞斯兩人跟著侍從走出了市政廳,只是這次是從后門走,三人繞著市區走了半圈,最后在一處小碼頭上了一艘小船,不過是能載十來個人的小船,竟然是經過魔法改造的魔法船,雖然中階法師一眼就看出改造的極為粗糙,但也使得這艘帆船開出了蒸汽船的速度。

           看著不斷往后逝去的印象,凱爾瑞斯沉默不語,沒想到十多年前權傾整個奧特蘭特的巴羅夫家族已經衰敗到了種地步。

           真正遭受魚人侵擾的并不是嚎哭港,而是巴羅夫祖地-達隆島。

           從這個月初開始,數個大型漁人部落開始聯合正面沖擊達隆島,前幾天甚至已經有部分魚人已經沖到了庫爾達隆城堡之下,而數月前還在安多哈爾馳騁赫威的巴羅夫家族如今竟然需要招募傭兵才勉強抵擋住這些魚人的沖擊,這其中的原因最終促使中階法師決定走這么一趟。

           畢竟按照歷史的軌跡,巴羅夫家族最終會倒向亡靈天災,甚至達隆島上的庫爾達隆城堡后來也成為了天災在東提瑞斯法地區的統治中心-通靈學院,更是批量生產通靈師和亡靈法師的地方。只是按照他的記憶,現在還遠遠沒到亡靈之災爆發的時間,而且如今的洛丹倫東部地區一片祥和,更沒有什么瘟疫天災的消息。

           “不過,這也有可能是對方開始涉及通靈術的導火索?!钡吐曌匝宰哉Z著,凱爾瑞斯并沒有發現基爾自從上傳之后就開始心思不寧的發著呆。

           魔法船開的很快,不過一個小時不到,凱爾瑞斯就看到了一座大島的輪廓,再行了十來分鐘,魔法船就開到了一處小碼頭上,碼頭上已經有人在等候,看到船靠過來,立馬著急的望著。

           “是提瑞斯法師么?我是布朗,巴羅夫家族的二管家,城堡那邊的情況已經很危急,法師現在就可以戰斗么?”

           凱爾瑞斯一踏上地面,等候的那人就立馬對他說道,其實凱爾瑞斯并沒有穿著法袍,但穿上就三個人,除開船夫就只剩下他和基爾,暗影者由自覺的站在他身后,所以這位二管家一眼就認出了這位據說從達拉然外出游歷的中階法師-提瑞斯。

           “前面帶路吧?!毖壑虚W過一絲藍光,中階法師的身上慢慢浮現出一套法袍,正是凱爾瑞斯改造的那件,手中拿出法杖,對著管家說道。

           “還請法師跟我來?!惫芗衣赃^凱爾瑞斯對著船夫看了一眼后,向法師說了聲,轉身疾步向后走去,身后法師和基爾提步跟著。

           這個小碼頭雖然四周比較荒蕪還被一片樹林當著,但凱爾瑞斯隨著管家不過走了十幾分鐘,穿過一條還算工整的林中小道,視眼中就看到一座雄偉的碉堡,差不多有近七米高,遠遠的甚至看不到碉堡的盡頭,只是在碉堡的正門一面,猶如潮水一般的魚人沖刷著城墻,雖然城墻非常高,但一些魚人竟然徒手猶如長了吸盤一般,沿著墻壁快速的爬上城墻,雖然因為位置的原因,無法看的全面,但凱爾瑞斯還是能從遠遠傳來的魚人嘶吼和人類的慘叫聲中可以感覺到,戰事已經非常兇險了。

           他們三人自然不能走前門,管家帶著凱爾瑞斯兩人悄悄的走到了樹林邊的一處密道口,密道口上面全是新鮮的植被,要不是管家打開,即使凱爾瑞斯也一時發現不了這里還有一處密道,進了密道,就是一條深邃的通道,三人慢慢向著內部走去。

           “大人,這已經可以算是漁人之災了,大人就帶我一個人太危險了?!笨赡苁潜粍偛趴吹降聂~人狂潮驚醒了,基爾終于回過神來,在通道中看了一眼遠遠走在前面的二管家,低聲對著凱爾瑞斯說道。

           “不用擔心,一會兒我就準備一個傳送陣,一有問題,咱們立馬閃人?!毖劬Χ⒅懊?,凱爾瑞斯用只有基爾才能聽得到的說道。暗影者聞言松了口氣,隨即閉嘴不語,緊跟著中階法師。

           而此刻,在城堡的一個密室內,巴羅夫家族的大部分嫡系成員都聚集在這里,當代巴羅夫公爵,阿里克斯?巴羅夫看著眼前的一位美艷的女法師,滿臉怒容。

           “看你干的好事!”

           “父親,這本來就是必須經歷的過程,只有放棄原本的力量,才能真正容納下吾主的恩賜!”美艷法師輕聲一笑,掃了一眼其他成員,對著一臉陰沉的阿里克斯大公爵說道。

           “那外面的那些魚人呢?就在我們最虛弱的時候,引發漁人之災,我的女兒,你究竟是想拯救這個家族,還是帶著巴羅夫走向滅亡?”蒼白的左手緊緊握著扶椅,阿里克斯心中一片冰冷,就連他也不清楚,這究竟是因為體質的轉換,還是因為時局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不是有哪些傭兵在防守么?再加上剩余的家族私兵,頂過今天,只要今天一過,魚人自然會退去的?!睙o聊的撥弄著自己的指甲,美艷法師對著公爵說道。

           “要不是你的實驗,也不會招惹到這么多魚人大部落!”這時候公爵身旁的一個年輕人,臉色鐵青的看著女法師,咬牙切齒的說道。

           “呵呵,我的哥哥,怎么?心疼你的莉莉絲了?可惜,就算她還在,你也沒那個能力了!”瞥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女法師臉色詭異的露出一個笑容。

           “你!”青年腦門爆出一條青筋,但最終卻虛弱的坐在地上。

           “夠了,約瑟夫!”大公爵雖然口頭上制止著自己的兒子,眼睛卻看著自己的女兒。

           “招來這么多傭兵,很容易會被看出什么?!?br />
           “那就全殺了好了,要不是我一出手很容易留下痕跡,外面那些魚人我早就自己動手清除掉了?!?br />
           “不行!里面有幾個是洛丹倫的貴族子弟,死在這里很容易引起懷疑?!苯锹淅锏囊粋€中年婦人突然出聲說道。

           “怎么還會有貴族?”

           “是跟著那些傭兵隊外出游歷的初階法師?!?br />
           “那就小心點,實在不行,等他們出了島,再出手…?!?/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上久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