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三章 好,一切都好
          “族里的情況都還好吧!塔茨羅法,那個臭小子還在任么?該打的臭小子,為什么這么多年不來看我一下…”

           啰啰嗦嗦著,老精靈帶著凱爾瑞斯一邊緩緩走進了那棟孤立的宮房內,一邊訴說著似乎已經在這上千年、甚至數千年內獨自重復了無數遍的嘮叨,而緊跟其后的半精靈法師卻自始至終都沒有露出一絲不耐,臉色溫中帶著一絲恭敬,時不時的迎合這幾句。

           “這里是虛空邪能實驗室,雖然任何一個法師塔都能模擬出甚至培養出類似的環境,但是只有在這種真正的深淵環境中,才能百分百的體會到邪能的本質!”

           笑瞇瞇的指著完全由琉璃質材料構建成的實驗室,老精靈慢慢的介紹著,隨即腳步不停的繼續向著更深處走去,其后,凱爾瑞斯奇怪的看了一眼絢麗到閃眼睛的實驗室,轉而就蒙頭跟了上去。

           “這里是資源儲藏室,深淵環境中雖然是一切有機生命的絕境,但卻能蘊養出許多特殊的礦物,甚至是一些植物,生命的奇幻有時候就是如此的匪夷所思,這次你來的主要目的就是這些資源吧,走的時候全部帶走吧!家族,會需要的?!?br />
           輕輕一點身前的金屬大門,漏出一條僅能過一人的小縫隙后,老精靈指著黑暗中散發著些許綠色的光芒說道,隨即連門都沒有合上就再次向著下一站走去,而身后的凱爾瑞斯則緊緊盯了一眼那條縫隙之后,臉色平靜的亦步亦趨。

           “這里!”

           這次足足走了一刻鐘的時間,在通過了一條陰暗破舊,微微向上傾斜的通道后,兩只精靈走到了一處天臺,天臺外由一層同下層實驗一樣的琉璃質材料包裹著,明明只是走了一刻鐘的時間,但整個天臺的高度卻格外的高聳,幾乎已經同整個深淵小世界的外壁空間持平,站在天臺內就能看到完整虛空奇景,遠處傳過來的星芒透過琉璃璧化成一縷縷的顏色各異的光彩在天臺內渙散開來。

           吃力的抬頭看了一眼外面的虛空,老精靈再次開口道。

           “是我留給你的最后禮物,小家伙!”

           拄著手中的那根綠色木棍,老精靈微微嘆了口氣,轉頭看向靜靜站在自己身旁的凱爾瑞斯,但這次,瞇著的眼睛卻是徹底睜了開來,一對眸子開始閃耀出璀璨的光芒。

           “家族,還好吧!”

           “好!一切都好!”

           “陛下!依舊還好吧!”

           “好!一切都好!”

           “好!那就好!那就好!”

           光芒漸漸散去,再次閉上眼的老精靈氣息再次稀薄了下去,似乎又一次陷入了沉睡,但褶皺層層疊疊的臉上卻始終掛著一絲溫暖的笑容。

           “好!一切都好!”

           低聲喃喃著,凱爾瑞斯緩緩收起臉上的淡淡笑容,輕輕走到老精靈身前,仿佛為了不吵醒這位疲倦的老者,每一次挪動都沒有發出絲毫聲音甚至波動。

           無聲的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面容,凱爾瑞斯抬手輕輕點在對方的眉心上,一點光耀閃過,老精靈的身體就開始潰散開來,幾個呼吸的時間,半精靈的身前就只剩下了一團微弱的甚至連初階職業者都不如的靈魂之火。

           仿佛捧著一枚傳奇靈魂結晶一般,凱爾瑞斯小心翼翼的將眼前這枚靈魂之火護在手心中。輕輕呵出一口氣,帶著細碎的靈魂碎片纏了上去,但不管灌入多少靈魂碎片,靈魂之火依舊不見增強多少,但卻也不見衰弱多少,在深淵這種惡劣的環境中,這種強度的靈魂之火與那本應該連一分鐘都堅持不下來,但眼前這枚仿佛下一刻就會熄滅一樣的靈魂之火,卻仿佛恒定一般散發著只有凱爾瑞斯才能看得到的微弱光芒。

           不,微弱么?是璀璨!

           坐在身后的一塊殘破碎石上,凱爾瑞斯臉上罕見的露出了一絲哀傷。

           沒錯,老精靈最后的饋贈,應該也是他曾經的私人實驗室和休息室,早就已經化成了一片廢墟,甚至最外層的那層琉璃璧也不過是防御法陣最后的一點微弱效果的體現,至于下面的那兩個…

           目光閃爍著,半精靈法師一把將靈魂之火護在手心,下一刻身體就出現在了倉庫的大門口,整個宮殿以非常高明的手法布置了數條半永恒空間通道,剛才兩只精靈走過的那條通向天臺的幽暗通道就是其中一條,僅僅一刻鐘的路程,實際上已經跨過了數萬米的距離,而到達宮殿中樞的天臺后,凱爾瑞斯自然而然的就獲得和掌控了所有空間通道的信息。

           巨大的金屬大門依舊只是敞開著一條小縫隙,從里面斷斷續續的反射出些許的綠色光芒,皺眉輕輕貼在金屬大門上稍稍一用力,手上一輕,整塊金屬大門就化成了無數片細碎并頃刻間消散的無影無蹤,看了一眼另一塊靜靜聳立的金屬大門,凱爾瑞斯搖了搖頭后將視線挪向內部,隨即帶著一副了然的表情走了進去。

           站在空蕩蕩,或者說曾經塞滿了各種珍稀物資但早就已經因為歲月的侵蝕完全溶解甚至直接就是被無處不在的邪能侵蝕消融的一干二凈的倉庫中央,凱爾瑞斯抬起手,看著依舊微弱如斯靈魂之火,一時沉默如云。

           下一秒,半精靈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富麗堂皇的底層實驗室旁,盯著仿佛水晶宮一般的邪能實驗室,凱爾瑞斯甚至沒動就已經確定眼前這個精致的東西已經在時空長河中徹底被腐蝕得失去了絕大部分存在,任何接觸的結果,就是剛才儲藏室那扇大門一樣瞬間碎裂成無數片后化為最初始的時間塵埃融進時空長河中。

           又是一個閃爍,再次出現在天臺之上,半精靈法師撿起老精靈跌落在地上的綠色木棍,一手捏著微弱不堪的靈魂之火,下一個短距離傳送之后,就停在了契約惡魔衛士寬大的肩膀上,瞥了一眼四周滿地的惡魔尸體,揮手收起所有的靈魂結晶之后,開始在半空中布置起法陣起來。

           “回家了,大人!”

           花了不過一刻鐘的時間,凱爾瑞斯檢查了下身前的傳送陣后,揮手收起四周的契約惡魔,抬手對著手中的靈魂之火低聲喃喃了一聲,半精靈法師的身影就融進了傳送陣中,一道強光之后消失的無影無蹤,連法陣都沒有留下半絲痕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