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七章 龍鳳
          “大人!”

           “大師!”

           一身簡單純黑色的法袍,凱爾瑞斯的出現頓時令整個大廳再次陷入了另一種情景,不斷有貴族起身向他行禮,甚至連剛才都不曾發表任何態度的第一排參會者,都紛紛站了起來,恭敬的問候道。

           對著在場的所有參會者打了個法師禮,又與站在至高臺階上的馬爾塞尤對了個眼色,凱爾瑞斯嘿嘿一笑之后,一甩檢束的袖口,原本深黑色的法袍就在一陣刺眼的閃過后變成了金光閃閃的華麗圣袍,轉而身子一瓢,就飛到了馬爾塞尤的身旁,一個稍微矮上半截的高臺上坐了下來。

           “圖蘭圖卡大牧首!既然來了,何不進來,大議會添一個位子給你還是可以的!”

           與雙眉緊皺的馬爾塞尤瞬息交換了足夠多的信息后,凱爾瑞斯突然一笑,朗聲說道,隨即左手食指一點大廳的門口,話音剛落,一個蒼老的身影就趔趄著從一條小縫隙沖跌了出來。

           “呵!看來大牧首與達比雷的關系處的不錯么!”

           看了一眼圖蘭圖卡盛裝的大主教盛袍和單手緊握著的象征著生命和新生的生命之杖,完全就是一副有備而來的樣子,凱爾瑞斯嘲諷著瞥了一眼已經緩緩站起來的西蒙茲。

           這座大廳既然作為落錘領最重要的大議會的主辦場所,自然不可能是什么隨隨便便的地方,事實上,這里洛薩宮殿最核心的一棟建筑。

           而作為馬爾賽尤日常的居所,整個洛薩宮殿的規格完全是按照常規王宮修建的,雖然在規模上只有激流堡內曾經的那座王宮的三分之一大小,但在基礎設施,尤其是防護結界的布置上稱之為頂配也不為過,而作為維持整個宮殿魔法防御設施的法師團,也就是如今的阿拉希之星,其大部分成員就來自于由達比雷組建的達比雷法師兵團。

           當然,如此完備的魔法防御設施如果有內鬼配合的情況下,再加上竄進來的還是一位傳奇法系,理論上即使是大法師也不一定能夠這么快發現問題,只不過這群倒霉蛋的偷腥行為直接撞上了身為整座宮殿魔法防御系統設計人的凱爾瑞斯,半精靈一傳送進大廳,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鬼鬼祟祟躲在角落里的那個老家伙。

           感覺到四周越來越多的懷疑視線,甚至夾雜著不少不懷好意的冷笑聲,西蒙茲仍舊低著頭,似乎已經放棄了解釋的打算。其實在凱爾瑞斯出現的那一剎那,他就已經知道自己的徹底失敗,整個計劃的最終核心就是針對那個孩子,縱使還是肚子里,但這個世界上有的是各種秘法可以進行檢測,其中最安全的自然是圣光法術,但是最準確和最令人信服的自然是通過法術,尤其是由大法師施展的某些秘術。

           “殿下!大師!”

           就在西蒙茲心如死灰的打算沉默到底時,不遠處的艾倫卻再次開口,聲音又一次壓下了不停冒出細碎低語的會場。

           “僅站在臣子的立場上,我也認為有必要為詹迪思夫人進行一次全方面的檢測!”

           然而艾倫的一開口,就立馬令西蒙茲驚訝的抬頭看向他,臉上更是掛上了一絲難以置信的表情,此情此景,換作他是艾倫,斷然不會說出前面這種話來,但西蒙茲的心中不禁有掛上了一絲警惕,這種時候,艾倫的開口不是為自己削減一些罪行,就是企圖反向落井下石,甚至用自己拖出整個達比雷。

           “作為洛薩的血脈,自然有必要進行最高規格的健康檢查,原本!只有君尼爾大師法的魔法,圖蘭圖卡大牧首的圣光,這種雙重的賜福,才能配得上洛薩之名!”

           神采飛揚的一邊環顧著身后的其他參會者,艾倫朗聲說到。

           “以洛薩之名!”

           “以洛薩之名??!”

           隨著青年貴族之言,所有參會者都站了起來,一股勃然而起的氣勢沖天而起,緊跟著的是隆隆撩粱的宣告聲。

           聽著在場所有貴族發自內深處的宣告,凱爾瑞斯笑著與回過頭來的艾倫點了點頭,而另一邊的圖蘭圖卡則有些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種蓬勃的風向和面對洛薩的那種堅定不移的臣服,是他在激流堡從未見過,不,甚至曾經完整的激流堡王國也不曾有過如此精神純凈的貴族層。

           一時間,對于自己的理想和心中的堅定,大牧首不由自主的有了一絲動搖。

           …

           “馬爾斯!”

           看著眼前一臉焦急的女人,馬爾賽尤頭一次沒有立刻回應對方的呼喚,而已動作明顯的跨站在了身后的門前。

           “馬爾斯…”

           臉色頓時變得煞白,艾瑞兒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要不是身后侍女的扶持,險些跌倒在了地上,撐開身后侍女的手,公爵夫人低頭沉默了半響才又一次抬頭看向自己的丈夫。

           “西蒙茲的事,我很抱歉…”

           “安迪思在里面,凱爾瑞斯和圖蘭圖卡在檢查!”

           微微嘆了口氣,馬爾賽尤一把拉過艾瑞兒猛地顯得有些單薄的身子,低頭看著那張哀怨的臉,低聲說道。

           “僅此一次,艾瑞兒,達比雷也是!”

           “好!我知道了…”

           撇開馬爾賽尤撒下來的視線,艾瑞兒低頭糯糯的說到。

           …

           “大牧首!要不你先請?”

           與詹迪思打了個招呼,看到原本有些緊張的隱夫人在確定凱爾瑞斯也留下來了之后,神色終于松了下來,凱爾瑞斯微微一笑,對著身旁的圖蘭圖卡說道。

           “好!”

           抿嘴看了一眼凱爾瑞斯,圖蘭圖卡舉起手中的生命之杖,但就在杖頭的那片金色的葉子就開始散發出金色圣光之際,一團藍色的奧術能量就將整個法杖包裹了起來。

           自從晉升大牧首之后,被如此粗魯的打斷施法還是頭一次,臉色頓時一僵,圖蘭圖卡再次轉頭看向一臉笑意的凱爾瑞斯,但卻沒有開口說什么。

           “嘿嘿!大牧首!我也懶得解釋前前后后,不管你釋放什么圣光法術,我都覺得不安全,所以,丟個小治療術給安迪思夫人就行了吧!”

           “凱爾瑞斯,你這是對圣光的褻瀆!”

           臉色徹底冷了下來,圖蘭圖卡身上開始閃爍危險的金色,但又隨即雙目一瞪,一臉驚恐的后退了幾步,剛剛凝聚起來的圣光頃刻間消散的一干二凈。

           甩手丟了一團淡金色的圣光在安迪思身上,原本即使是低階圣光術,在大牧首施展時也能達到中階的效果,但圖蘭圖卡扔出的這團圣光不僅微弱的宛如風中殘燭,連治愈效果都弱得不像話,幾乎就是一團勉強凝聚起來的圣光而已。

           “呵呵!真不愧是大牧首,圣光之力使用的如此爐火純青!”

           仍舊是笑瞇瞇的說著,凱爾瑞斯伸手虛按在了安迪思微微隆起的肚子上,感知了片刻之后,半精靈法師雙眉一挑,轉而神秘的對著安迪思笑了笑。

           “恭喜了!孩子們很健康!”

           “謝謝!”

           欣喜的點了點頭,安迪思也沒有注意到凱爾瑞斯話中的另一層意思,而半精靈法師也并沒有再說什么,而是對著安迪思身后的兩個侍女點了點頭后,對著圖蘭圖卡打了個請禮,在大牧首冷哼中,兩人走了出去。1

           “馬爾斯!恭喜了!是對龍鳳胎”

           “哈哈哈哈??!”

           阿拉希當代極東大統領微微一愣之后,爽朗的笑聲頃刻間傳遍了整個宮殿。(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