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六章 八點檔的肥皂苦情劇啊
          “我不是說沒事不要再來煩我!”

           “連我也不行么?”

           “馬爾斯…”

           轉身,看著不知何時已經近在咫尺的高大身影,凝視著對方線條分明的國字臉,詹迪思一陣神情恍惚后,扶著窗臺的手已經落到了對方寬大的手中,一陣暖意開始包裹住因為太長時間緊貼冰冷大理石窗臺而毫無體溫的手。

           “怎么會有空來看我?”

           輕哼了聲,巴羅夫貴小姐再次將視線轉向窗外,只是試圖盡顯冷淡的語氣中卻是滿滿的酸意濃濃。

           “詹迪,如果太陽每天能夠多在天空停滯一個小時,那這個小時肯定是用來陪你的!”

           同樣凝視了半響身前女子的臉黛兒,馬爾賽尤憨憨一笑后,輕聲說道。

           “哼!這么老的掉牙的甜蜜蜜是誰告訴你的?艾倫?還是泰倫納斯?”

           巴羅夫貴小姐丹媚一挑,隨即空著的那只手一戳眼前男人的額頭,抿嘴說著。相處了這么多年,委身在此也已過經年,對方嘴巴里能吐出什么話來,她自然清楚的很,即使是這種滿是歌劇院情歌風的情話對方也不大可能會知道。

           “我的月亮已經不開心了快一個月,我有哪有心情治理我的王國!”

           仍舊是憨憨的一笑,馬爾賽尤摸了摸身前可人兒的臉。

           “哼!這話,你還是對那位說吧,不然明早兒鐵定有的是人對你死諫了!”

           似乎是觸動到什么,詹迪思一把掙開被握著手,再次扶在窗臺上,眺望著外面的景色。

           這里是整個落錘城最高的觀景臺之一,也是為數不多屬于她的私人空間,每當她痛苦的時候,只有在這個陽臺上眺望著南方才能感到些許的溫暖和安慰,縱使自己在整個極東領,甚至阿拉希中的名聲如何灰暗可憐,她都能頑強的挺下去。

           “如果不舍得,就讓泰芮夫留下吧,一個實地男爵我還是給得出的!”

           伸手繼續將詹迪思扶著窗口的手包裹住,淡淡的金色中,一股宛如冬日無風陽光般的暖洋洋再次蔓延上女子的身子,馬爾賽尤目光同樣轉向窗外,視線似乎能夠穿過上萬米的距離看到一只馬隊的漸漸離去,阿拉希當代極東大統領,落錘大公爵溫聲對著身前的女子說道。

           聽到身后的溫聲細語和全非說笑的承諾,詹迪思的臉上立馬掛上一絲笑意但又轉瞬即逝,要不是身后大公爵超強的感知一直都寄托在她身上不然根本無法察覺到這點細微的變化,單手一扶,馬爾賽尤將身前的這個美人兒轉過來,低頭凝視著這雙淡綠色的眸子。

           “不需要開口,只要你的點頭,我保證不會絲毫閑言碎語,這是我的承諾,安迪!”

           “算了…”

           小臉已經徹底淡了下去,安迪斯撤去與身前男人的對視,再次看向外面。

           “我什么都不求,馬爾斯…”

           “安迪…”

           “殿下!洛丹倫方面傳來了緊急消息!非常緊急??!”

           然而就在馬爾塞尤再次開口想說什么的時候,房門就被強行推了開來,落錘大公爵立馬惱怒的看過去,雖然他平日里的確平易近人,但也不是代表他就沒有脾氣尤其是多年的身處高位帶來的天然威勢,縱使是曾經的那些兄弟都開始在他面前自然而然的畢恭畢敬起來。

           推門而入的那位一進門就發現了不對勁,發現自己似乎來的非常不是什么時候,但隨即就掛上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仍舊恭敬的打了個軍禮后,操著大嗓門喊道。

           “穆斯坦!要是讓我發現又是些什么雞毛蒜皮的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你!”

           眼角微微抽搐著,馬爾賽尤對于這位陪自己從小長大,如今擔任近衛侍衛團團長的老友自然沒什么大脾氣,哼哼的放了句狠話之后,捏了捏身后美人兒的手,又低聲道了聲抱歉后,就轉身向著門口走去。

           “馬爾斯…”

           “怎么?”

           不過沒走幾步,身后就傳來了安迪斯的呼喊。

           “沒,沒什么…”

           再次對上那雙琥珀色的眸子,安迪思有些慌張的撇過頭,低聲說道。

           “嗯!等我回來!”

           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隨即又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后,馬爾賽尤轉身就沖了出去,卻沒有發現,身后的安迪斯已經一臉煞白的無力靠在了窗口上,扶著窗口的那只手更是緊的泛白。

           “我只是…希望你不會怨我…”

           低聲喃喃著,安迪斯不由自主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隨即臉上露出了一絲難言的溫柔和苦楚。

           …

           “我認為,應該立刻發兵追上泰芮夫?巴羅夫的馬隊!將其逮捕入獄!”

           大廳內,一個身穿淺藍色貴族禮服的老者操著尖銳的嗓音,義正言辭的說著,雙手揮舞之間,甚至能夠看到吐沫橫飛的場景。

           “可問題是,我們完全可以確定泰芮夫?巴羅夫是活人,甚至只是一個普通非職業者!即使…”

           “那也不能否定他與巴羅夫的關系!他姓巴羅夫,那就是最大的問題!”

           “如今我們這邊只是收到了大致的消息,我們也沒有權力監禁一位里洛丹倫的貴族,哪怕只是一位貴族子嗣!”

           “那我們也應該將他攔下來,放任他回到安多哈爾,指不定又是成千上百條人命的泯滅!這無關乎國家,巴羅夫的罪行,連我們都知道,洛丹倫夜怎么會不知道?”

           “蒂芙尼男爵!”

           整個大廳的布置和一般的貴族議會大廳類似,除開東面的那個高臺之上的深褐色椅子外,其他都是一模一樣的一排排向外擴散的椅子,老年貴族原本坐在最后的第三排,但卻因為與數位發言者的辯論已經漸漸走到了前排,尤其是表面上大部分辯駁者的最終偃旗息鼓,更讓這位老者越發的驕橫,甚至一度走到了核心演講臺前,大有誰還敢冒頭讓我罵的架勢。

           不過這種暫時的冷場并沒有維持多久,站在最前排的一位青年貴族緩緩站了起來,溫聲說到。

           “西蒙子爵大人!”

           看到站起來的青年貴族,老貴族立馬恭敬地打了個貴族禮。

           艾倫?西蒙,追溯到祖上,也是曾經出過實地伯爵的老牌貴族,雖然近幾代已經徹底沒落,但這一代的艾倫卻在極東大統領這邊再次璀璨起來,如今不僅以次席政務大臣的身份被賜予了實地子爵的爵位,個人實力上更是以高階圣騎士的戰力被落錘大公爵公開宣稱有晉級傳奇的資質。

           “是否逮捕泰芮夫與目前的局勢影響不大,實際上,安多哈爾的真正情況目前也是一個未知數而已,僅僅憑借著一個消息就逮捕對方,實在是有些大題小做了!”

           “大人!這可不是大題小做,安多哈多如今已經徹底淪為人間地獄,成千上萬的人類因為巴羅夫的惡行華為無腦行尸,這種…”

           “夠了!”

           面對老年貴族的再次辯駁,艾倫一臉平靜的等待著對方說完所有的話,然后老貴族只是講了一半,頂上就傳來了威嚴的打斷聲。而聞言者,不僅老貴族和艾倫,在場的所有貴族都躬身站了起來,大廳正東方面的那只高高在上的椅子上,馬爾賽尤已經站了起來,身上的圣炎罕見的將整個大廳照得通亮。

           “我的命令!將泰芮夫逮捕!帶他來見我??!”

           “是!謹遵御命!”

           “我要活的泰芮夫?巴羅夫!”

           “是!謹遵御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