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十章 退路-貳-羅布
          “殿下,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么…”

           目視著五個大商人仿佛被火燒屁股一般,卷走大廳內一大部分中小商人后逃命一樣沖出大廳,剩下來的商人也都察覺到了不對勁,同樣緊跟著沖了出去開始各自打算后,唯一留下來的參會者,喬納森男爵站在凱爾瑞斯身旁晚了半步的位置,一臉苦笑的說道。

           “也是我大意了,沒想到事態已經發展到了這種程度…”

           瞥了一眼一臉震驚狀的達里安,凱爾瑞斯搖頭說道。雖然他早就知道這次亡靈天災的最初爆發源頭就是在洛丹倫的北部,但是安多哈爾的淪陷的的確確讓他有了一絲松懈,再加上縱使他早就知道了糧食就是天災瘟疫初期傳播的主要途徑,但一來,斯坦索姆的糧食來源遠不止一條線,甚至私底下還存在著各種倒賣抽空的暗箱操作,二來,近些年一直被斯坦索姆抵制的日暮領勢力對于這方面的勘察也一直有心無力,進度極其緩慢甚至停滯,這才造成了這次陰溝里翻船。

           “看來你們在老頭子那邊的權限很高么!喬納森男爵?!?br />
           瞥了一眼斥退不遠處即將走過來的管家的達里安,凱爾瑞斯轉眼再次看向身旁的喬納森男爵。

           “殿下,羅布家在一百多年前,就遵照米奈希爾的指示落戶在斯坦索姆,甚至從這個姓氏真正出現在貴族行里開始,羅布就是米奈希爾最鋒利和忠誠的爪牙!”

           隱晦的與達里安對視了一眼,喬納森?羅布低聲說道。

           “哦?我還以為最忠誠的是肯納瑞呢!畢竟當初連我都是在那里度過了童年!”

           視線再次轉向外面,看著空曠的街道,凱爾瑞斯淡淡的說道。

           “肯納瑞在明,羅布在暗,明的已經死的只剩下一只,暗的卻還有很多…”

           頭壓得更低,喬納森額頭微微滲出一絲冷汗,但嘴角卻掛上了一絲冷笑。

           的確,當初同樣出生米奈希爾近臣的洛丹倫貴族有很多,但數百年下來,明面上的除了肯納瑞還存在著以外,其他不是最終倒向了貴族勢力就是湮滅在了歷史中,而暗地里的,就他所知就起碼還有三支以上的還存在著。

           “哼!莫格萊尼也曾經為米奈希爾灑血于疆場!羅布男爵!”

           “那是自然,斯坦索姆地區畢竟遠離王國中心,這點布置其實是在所難免的,子爵大人!”

           微微一笑,喬納森抬頭看了一眼臉色陰沉的達里安,低笑著說道,坐擁巴尼爾地區大半領地的莫格萊尼公爵領,同時還是提瑞斯法地區僅次于布瑞爾的大城巴尼爾的主人,如此權勢,要說整個莫格萊尼公爵領內沒有一個王室勢力,任誰都不信,這也是喬納森如此肆無忌憚的原因,畢竟他們這些都是貴族之間都默認的存在。

           “喬納森!”

           “是,殿下!”

           “如果動用羅布家族的所有力量,可以將多少民眾撤到日暮領去!”

           “殿下,很少…”

           恭敬地低著頭,喬納森聞言苦笑著說到。

           “羅布的職責只是純粹的監督,是故上百年來家族仍舊只是兩位男爵領,實力上最多增加了些財富,總體來講,整個羅布能夠調動的人力和那位偉倫?勞斯萊差不多,連同家屬,大約三千人左右,不過家族的兩個鎮子的人力可以立刻執行遷徙的命令,連同附近的村子,大約近萬人!”

           因為斯坦索姆城的存在,所以整個斯坦索姆地區的貴族大多都不太經營城外的小領地,大部分家族精華都聚集在了城區,所以城區的人口才是地區大戶,常住人口加上流動人口,大約在是十七萬到二十萬之間。

           原本加上區域內星羅密布的村鎮人口,將近四十五萬的總人口,因為如今城外村鎮居民很大一部分已經匯聚到了日暮城亦或者日暮領內,所以,斯坦索姆如今的總人口也就在三十萬上下,羅布家能夠調動其中的近三十分之一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那就全部調動起來,加上剛才的布置,全都往日暮領轉移,第一站就定在春鳶鎮,在那里接受身體檢查和凈化,然后在進行分流,兩個男爵領,我還是給得起的!而且,等過了這次危機…”

           “是!殿下!”

           仍舊低著頭,喬納森不由自主的露出一絲欣喜,只要有才能的人都不會心甘情愿的埋沒一生,尤其是看著同樣出身卻風光顯赫的肯納瑞,羅布家已經蒙塵太久了。

           “去吧!”

           “是!”

           “怎么!有這么驚訝么!”

           看著喬納森急匆匆遠去的背影,凱爾瑞斯突然一臉戲謔的看向達里安。

           “大…殿下!這種辛密,又何必讓我知道,未來的莫格萊尼公爵可是我哥哥!”

           跟上凱爾瑞斯向著宅院內走去的步伐,達里安苦笑著說到。

           “誰知道呢,亦或者,莫格萊尼家一門雙公爵也說不定呢!”

           突然停下腳步,凱爾瑞斯飽含深意的看了一眼身后同樣停住的達里安,隨即轉頭繼續走進了宅院內,留下楞在那里的白銀之手呆了半天之后才猛地回過神來,轉而看了一眼身后的大門后,再次提步走向宅院內。

           不過等達里安走進宅院時,卻發現大廳內除了凱爾瑞斯之外,突然又多出了一位人類法師,看上去年級不大,正低著頭向坐在那里的凱爾瑞斯匯報著什么,應該是聽到了腳步聲,青年法師抬頭看了一眼達里安,似乎認出了這位莫格萊尼公爵幼子兼白銀之手有名的后起之秀,笑著打了個法師禮后再次低頭看向凱爾瑞斯。

           “導師,春鳶鎮的居民已經全部緊急撤離,大部分都歸集到了日暮之城的新南區,小部分則分散到了領地內的其他村鎮,朗基努斯圣騎士團也已經全部就位,同時,秘法師部以奧秘部成員為主體緊急抽調組成了特別兵團,跟隨守備兵團先鋒今天下午就可以入駐春鳶鎮!”

           “糧食飲水和住宿方面準備好了么!”

           對著走過來的達里安點了點頭,凱爾瑞斯轉頭看向喬治問道。

           “春鳶鎮原本就是按照日暮城擴建的,支援的軍團全部在外圍構建了工事并且就地扎營,鎮子內的所有建筑都已經空出來,除了一部分歸于法師團以外,都可以接納難民!”

           “好!”

           點了點頭,凱爾瑞斯起身指著喬治,對著達里安說到。

           “達里安,這是我的弟子,喬治,高階法師,精通戰斗域火系法術!”

           看著達里安一臉驚訝的對著如此年輕的高階戰斗法師打了軍禮后,凱爾瑞斯才繼續說道。

           “春鳶鎮會成為第一道防線,我希望你能去輔助那邊的兵團,你畢竟有過凈化這種瘟疫病毒的經歷,轉移到那里的難民的凈化情況,就由你擔當一下吧!”

           “殿下,似乎早就做了諸多準備,那為什么…”

           聞言與喬治對視了一眼,達里安成默了半響后,才躊躇著說道。到了這會兒,他要是還看不出眼前這位突然冒出來的米奈希爾之子其實早就預料到了這種情況,并且已經早就做了諸多準備和防御措施,那他就真是愚不可及了。

           “有些事情,我就算說了,有些人也不一定會相信!”

           還想吩咐些什么的話猛地愣住,凱爾瑞斯一臉無奈的看著達里安,而另一邊的喬治卻有些氣憤的冷哼了聲。

           “整個斯坦索姆城的糧倉儲備系統非?;靵y,各種貴族中飽私囊,偷梁換柱私賣倒賣的情況層出不窮,再加上近幾年這群蛀蟲對我們日暮領多方刁難,就差直接撕破臉干架了,我們就算跑到他們面前提醒也只會被當成放屁!”

           “他畢竟是王子,米奈希爾當代唯一…”

           皺眉瞥了一眼喬治,達里安隨即就對上了凱爾瑞斯的視線,轉而有些無奈的低了低頭,斯坦索姆貴族對于這位法師領主的抵制,主要原因還是日暮城的異軍突起搶占了斯坦索姆在高等精靈與人類交易中的地位,但正真的導火索卻是當初阿爾薩斯統領斯坦索姆白銀之手時,與凱爾瑞斯爆發了近乎明面上的沖突。

           一位是洛丹倫唯一的王子,未來鐵板鐵的陛下,另一位只是前途遠大的法師領主,縱使是換了達里安,他也會選擇站在阿爾薩斯這邊,當然,如今凱爾瑞斯最隱秘的身份暴露之下,這種選擇就顯得有些可笑了。

           “我能做的都做了,至于結果如何,達里安,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又何必如此在意!”

           “是…殿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