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十九章 因果-肆-尼魯布的陷落
          作為艾澤拉斯的世界之脊,諾森德諾森德是位于整個世界北部的一塊終年被冰雪覆蓋的荒原。

           在太古大戰和大陸沒有崩壞之前,諾森德曾經是卡利姆多大陸板塊的一部分。隨著古卡利姆多大陸的分離和大陸板塊的移動,諾森德漸漸向北移動最終穩固在了世界的極北端。

           這里的氣候逐漸由艾澤拉斯的溫和氣候變的越來越冷,大部分原生野生動物和族群由于不適應這里的絕寒的惡劣環境絕大部分都化為了歷史的塵埃,只留下了一些具有強大生存能力的特殊的節肢類動物。

           經過長期的演變,這些節肢類動物逐漸衍變成了一支名叫尼魯布“Nerubians”的種族,兇殘并且陰險。它們在深深的凍土層之間構筑了一系列龐大的巢穴,這個地下王國的首都就是艾卓-尼魯布“Azjol-Nerub”,在這里他們統治著整個諾森德。

           這里原本也有少量的人類和洞穴巨人零散的生存著,但他們根本無法和那些“蜘蛛人”相抗衡,幾乎任何生物都是這些蟲人的食物。

           然而,如今尼魯布稱霸諾森德局面已經徹底被打破,獵食者終究成為了被獵者。

           …

           “陛下!”

           突然從地下竄出來后,穿過一道巨大的石門,阿努布雷坎看向門內大廳深處,匍匐在地,仿佛陷入假寐狀態的巨大深紫色甲蟲,頭頂的巨大藍色犄角輕輕貼地,尼魯布高階地穴領主恭敬的呼喚道。

           “阿努布雷坎?!”

           仿佛兩顆巨大的光源猛地亮起,睜開雙眼,深紫色巨型甲蟲緩緩站起來時才真正顯露出自己的巨大體形,作為尼魯布高階地穴領主,阿努布雷坎原本就是地穴甲蟲中的特殊種,站起來身高超過八米,前后長度也足足十五米,但是對面的這位艾卓國王,卻比阿努布雷坎還要大的足足一圈。

           “前線出了什么問題?”

           巨大的眼睛掃視了一眼匍匐在遠處的地穴領主,阿努巴拉克又漸漸瞇上了眼蹲了下去,低聲問道。

           “哈多克諾斯和克里克希爾一起駐守在西蘇防線,目前還能勉強擋住那些死亡生物的沖擊,但是…”

           犄角仍舊貼著地面,阿努布雷坎瞥了一眼似乎再次陷入沉睡毫無動靜的阿努巴拉克,隨即就感覺到了一股掃射過來的寒意,心中一冷,視線一壓之后繼續說道。

           “克里克希爾已經在西蘇防線駐守了近一年了,王國內的育種工作幾乎已經快要接近停滯,畢竟她才是低階族人的蟲之母,其他…”

           “我知道了!那就讓…滾開??!”

           淡紫色的雙翼鋪張開來,阿努巴拉克的怒吼頃刻間傳遍了整個洞窟,伴隨著一團團深藍色的光團從蟲軀中噴射而出,甲蟲之王的前足死死卡著兩把巨劍,巨大的身體慢慢后退中,兩只七八米高的藍色巨人被阿努巴拉克從地底慢慢拖了出來。

           “哼!竟然連地穴巨劍者都已經被這些亡靈腐化了么!”

           剛剛將這兩只冰藍色巨人拖出來,數道巨大的倒刺就從地面穿了出來,瞬間將兩只巨人刺穿,雖然憑借著頑強的生命了和亡靈的不死性,兩只巨人并未喪失所有動力,但卻只能在倒刺的禁錮下無力的掙扎著。

           “?。?!”

           然而,阿努巴拉克剛想給垂死掙扎的巨人最后一擊,身下最柔軟的腹部就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劇痛,雙目閃過一絲紅色,甲蟲之王猛地展翅飛起,掙脫倒插在腹部的三根倒刺后,怒吼著轉頭就砸在地上,巨大的沖擊激起一圈圈震蕩后,地下也傳來了一聲聲凄厲哀鳴。

           “想逃!叛徒,只配死??!”

           雙目徹底變成血紅色,怒吼著,阿努巴拉克轉身就一頭扎進地下,不過兩三分鐘的時間,甲蟲之王就再次鉆了出來。

           緩緩的爬出地洞,阿努巴拉克身后一根假肢倒刺上死死釘著一只藍色的巨型甲蟲,正是剛才趁機發難的阿努布雷坎,此刻的高階地穴領主已然半死不活的任憑倒刺拖著,原本微微散發著藍色熒光的蟲甲也暗淡無色。

           “背叛的理由!阿努布雷坎!”

           細長的假肢倒刺一甩,將地穴領主丟在自己跟前,阿努巴拉克冷冷的說道,尼魯布蟲族只是一個改稱,其中包含了非常繁雜的分支蟲系,其中,地穴甲蟲就是最強大一只,這一點從蟲族王國大部分領主都是由地穴甲蟲進化來的地穴領主甚至整個王國的至高者阿努巴拉克也是一只地穴甲蟲就可以看得出,而在艾卓成立之前,阿努巴拉克就一直是整個族群的首領乃至后來的國王,同樣的,對于背叛,他在王國建立前后見過很多,正是踩著無數尼魯布的尸體,才造就了他甲蟲之王的霸名。

           但地穴領主的背叛,卻是非常少見,尤其是阿努布雷坎,這只更是追隨了他無數歲月的死忠。

           “死亡,并不是結束,我的陛下!”

           艱難的抬起頭,已經斷裂開來的犄角無力的耷拉著,阿努布雷坎斷斷續續的說完之后,就沒了一絲氣息,它死了…

           “亡靈…”

           看著依然沒有一絲氣息的阿努布雷坎,阿努巴拉克轉頭看向大門口,似乎能從黑洞的門外看到遠在更北方的那片亙古冰川和最核心的那根通天冰柱,然而喃喃自語還未說完,胸口就再次傳來了撕裂痛感。

           仍舊是甲蟲倒刺,但這次的五根卻帶著詭異的黑色氣息,剛剛插進阿努巴拉克的腹部,一股虛弱之感就席卷了這位甲蟲之王的全身。

           “阿努布雷坎!”

           艱難的搖頭看向旁邊,明明已經沒有一絲氣息的高階地穴領主已經再次爬了起來,冰藍色的甲蟲殼上布滿了黑色的紋路,微微抬起犄角,露出滿是嘲諷的蟲臉。

           “陛下,歡迎來到死亡國度!”

           “不!滾開??!”

           竭力提起最后一點力氣,阿努巴拉克側身一個翻滾,在腹部被洞穿了數個窟窿后,直接壓斷了插在身上的倒刺,但是剛剛想顫顫巍巍再次站起來,兩柄冰藍色巨劍就從它最堅硬的背部很穿而過,將它死死定在了地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