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7章
          薄濟川的額頭貼著方小舒的額頭,他的手按在她的后腦,她沒辦法動彈,更不打算反抗他。他的唇瓣貼著她的,過了一會兒之后就睜開了眼,盯著她有些消瘦的臉龐,語氣很平淡地與她鼻尖貼鼻尖道:“我們搬回去住?!?br />
           方小舒倏地睜開眼看著他:“搬回去?去哪兒?不會是薄家吧?”

           薄濟川后撤身子,掃了一眼站在車前圍觀的人,淡漠的眼神非常嚴肅,尖削的臉龐帶著類似薄市長的審視與官威,那些人被他這么一看全都立刻走掉了,薄濟川平靜地坐好,發動車子。

           “我把工作辭了,東西已經都搬回去了,你和我一起回去住?!北粗胺胶芷届o地敘述著這些事,平靜得有些過分,就好像他敘述的是別人的事,跟他毫無干系,“想想怎么和他們相處,以后低頭不見抬頭見,不要玩得太過火兒?!?br />
           方小舒有些反應不過來,她皺眉問道:“你為什么辭掉工作?為什么忽然要回去?”

           薄濟川看了她一眼,沒有直接回答她的話,而是繼續道:“雖然和他們住在一起會很不自在,但在那兒是最安全的。住在那里你不需要擔心任何人來找你麻煩,作為從那里走出來的人,你也不需要擔心誰敢擅自動你?!?br />
           “所以你是為了我?”

           薄濟川否認道:“不。我是為了我自己?!彼{轉方向盤,看向后視鏡,將車子轉彎,淡淡道,“我有我的目的?!?br />
           她想到的薄濟川未必想不到,到目前為止,除了分開之外,唯一一個可以讓他們安全無虞地呆在一起生活的地方就是薄家。

           薄錚在堯海市執政多年,兼任市委書記,是中央委員,堯海市最大的頭兒,他政績突出,手段高明,如今更是馬上就要升遷,可謂風頭正勁。薄濟川此次回去,薄錚大概也是覺得心有愧疚,又或是被薄濟川分出戶口本的事刺激到了,做過什么反省,總之他這次的行為一反常態。

           他給了本想從基層做起的薄濟川市長秘書的職位。

           堯海市是國內第一大城市,屬于直轄市,是典型的中心城市。市長秘書這個職位,可高可低,高可參與高層決策,低可不受風言風語騷擾。

           大學期間,薄濟川就曾在薄錚的強烈要求下參加過公務員國考,并且拿到了第一的成績。當時薄錚打算直接讓他退學回來工作,但薄濟川態度強硬,所以便不了了之了。

           現如今,他的簡歷好,三十歲的年齡也不算年輕,只要美化一下在職記錄,由他這樣的成績和家世來擔當這個職位,就沒人會說什么,也沒人敢說什么了。更不要說,薄家時代從政,薄錚絕不會連這點事兒都處理不好,落人口舌了。

           等將來薄錚升遷去了中央,薄濟川也可以視情況升遷,若選擇繼續留任堯海市,作為上一任市長的貼身秘書,他即便未曾任職過秘書長,留任的職位也絕不會低。

           薄錚到底是怎么想的,薄濟川其實并不太在意。他現在的目的很簡單,他不在意別人怎么看他,也不在意別人說什么,他只知道回去不但可以把方小舒留在身邊,還可以找機會幫她關注一下當年她爸媽的案子。這樣也省了她整天琢磨一些危險的事。這件事利大于弊,至少對他來說是的。

           方小舒靜靜地看著薄濟川,他時常是沉默的,氣質優雅十分穩重,三十歲的男人該有的魅力在他身上體現出了數十倍。

           他很有涵養,戴眼鏡的時候讓人覺得十分有深度,只一眼便可知道這是個博覽群書卻不事張揚、低調內斂的男人。

           他開車時會認真地盯著前方,眉頭微鎖,表情總是比較嚴肅,讓人非常有侵犯他的欲/望。

           車子緩緩駛入遠離繁華新區的靜謐老城區,冬日的街道上看不見多少人,方小舒幽幽地凝視著薄濟川,他將車開進一條窄窄的胡同,微微陰著的天讓胡同里光線昏暗,這是一條通往薄家住宅的小路,四周沒有人居住,不太起眼,但從這兒走比較近。

           方小舒在車子快要駛出巷口時忽然開口說道:“我有點不舒服,先停一下車?!?br />
           薄濟川以為她暈車了,將車靠邊停在陰影里便要下車去后座給她拿水,方小舒掃了一眼后座夾層里的礦泉水,直接扯住了薄濟川的手臂,然后傾身拽住他的領帶將他拉回來,薄濟川蹙眉回眸,正想問她要干嗎,她就直接跨過來分開腿坐到了他的雙腿之上。

           薄濟川下意識后撤身子與她拉開距離,奈何車座就那么點空隙,兩個人貼著已經是撐到極限了,他哪里還有地方可退?

           所以他只得與她緊緊挨著,任由她扯掉他的領帶,額角突突直跳。

           方小舒意味深長地將中控鎖鎖住,一手攬著他的脖頸,一手伸到車座下面將車座朝后拉了一塊兒,這才讓兩人寬敞了一些,但她還是坐在他腿上不肯離開,搞得薄濟川不得不正視她。

           “下來?!彼畹?。

           方小舒換成兩只手環著他,蹭蹭他的臉,親昵地說:“怎么,你生氣呀?”

           方小舒穿的是裙子和外套,黑色的絲襪貼著他被西裝褲包裹的長腿,輕輕地蹭著他,他抬眼望進她的眸子,她眼睛里無疑充滿了挑逗與****。

           方小舒的視線順著薄濟川的襯衫一路下滑,目光停留在他線條美好的腰臀位置,他作為一個男人真的標致極了。

           “別生氣?!狈叫∈嬷匦聦ι纤难劬?,一臉認真道,“你就看在我長得漂亮的份上別生我的氣了嘛?!?br />
           薄濟川僵硬地低頭吐出一句:“我沒生氣?!?br />
           方小舒笑容綻放,帶出一絲調皮的味道:“回去之后你就要跟著你爸爸做事了吧?”

           薄濟川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

           “那你會去做什么?”她好奇地問。

           薄濟川的手從方向盤上緩緩移到她的腰間,聲音沙啞低沉道:“市長秘書?!?br />
           方小舒眨眨眼,若有所思,薄濟川吻住她的唇,輕輕咬著她的唇瓣,須臾后放開,貼著她的臉說:“我會幫你?!?br />
           方小舒只覺得整個人都軟了下來。

           他雖然什么情話都沒說,但她卻好似聽見了世界上最動聽的情話,身與心都深深地放在了這個男人身上。

           這種特別的場合和失而復得的女人,足以令每一個男人神魂顛倒,失去理智。所幸這地方少有人來,兩人這銷/魂的一幕被人看見的可能性并不大。

           但也只是說不大而已,并不是絕對看不見。

           由于他們都太過投入,所以忘記了時間的流逝,沒人注意到隨著放學時間的到來,薄晏晨也走進了這條薄家人都十分熟悉的近路。

           這還是薄濟川告訴他的,如今卻要薄濟川自己食惡果。

           薄晏晨一看見是薄濟川的車停在巷子深處,特別驚訝和驚喜,他一路小跑跑過去,敲了敲車窗無人回應,只模糊地看見了車里兩人上下動著的****行為。

           他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還特別缺心眼地跑到前車窗想要看清楚,當他看見方小舒的后腰被薄濟川的手臂緊緊箍著,身子被薄濟川頂得不斷向上,呻/吟聲經過密閉的車里變得細細弱弱輕不可聞地不斷傳出時,立刻紅了臉朝薄家的方向一路狂奔了。

           他很害怕,怕薄濟川發現他,怕被發現之后慘遭毒打,畢竟這種事情實在是……薄晏晨回到家就捂住了臉,搞得保姆和顏雅一臉迷茫,還以為薄晏晨談戀愛了。

           方小舒愕然地對上薄濟川的眸子,然后迅速朝后看,沒有發現人影。

           她立刻回頭,皺眉道:“逗我的吧?”她的聲音有些沙啞,顯然是剛才被他做得過了。

           薄濟川的笑容一如她第一次見他時那般溫柔寧靜,只是說出的話卻十分可惡:“他全都看見了?!?br />
           “……”以前怎么就沒發現呢,薄濟川竟然也有如此肆意的時候,不過,不得不說的是,天蝎座有時候就是有著連自己都無法控制的羞恥性/欲。

           “既然都看見了那我不找回本兒就太不合算了?!狈叫∈嫜肭蟮?,“濟川,我還要?!?/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上久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