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章
          環境清雅的蛋糕店里飄蕩著淡淡的奶香味,方小舒收完這一份客人的錢,慢慢伸了個懶腰,瞇眼看著干凈的窗戶外落下的夕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蛋糕店里的味道很甜蜜,這讓她覺得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有一種很幸福的感覺。

           然而,這個感覺沒持續多久,同事就告訴她有電話找她。方小舒認識的人有限,會打電話找她的人無非就那么兩個,一個是市公安局的林隊長,一個就是她的舅舅,前者幾率更大一些。

           方小舒臉色不太好地跟同事交了班便去了辦公室接電話,現在是傍晚換班時間,辦公室里沒人,她坐到椅子上拿起電話,輕輕“喂”了一聲,等那邊的人開了口,她就知道她猜對了。

           電話的確是林隊長打來的,但所要說的事情卻和舅舅有關系。

           方小舒的舅舅死了,今天早上發現的,發現的時候尸體已經僵硬了,被扔在荒地里,身上傷口很多,現在已經送到殯儀館了。由于她舅舅的身份比較特殊,一直在三清會里幫警方做臥底,所以死因也不難查,是因為被發現了身份,毆打拷問致死。

           方小舒不由怔住了,她呆呆地拿著電話沒了言語,電話那頭的林隊長靜了一會,說:“你要不要去看看?還是我直接幫你找個入殮師,給何先生入殮火化先?”

           方小舒抿抿唇問:“你們取證結束了么?”

           “嗯?!绷株犻L沉吟了一會,道,“節哀。這件事比較特殊,關于何先生的殯葬費用,我會跟局里幫你申請補貼的?!?br />
           “好,謝謝你林隊長?!狈叫∈媛卣f,“這么多年了,要不是您一直幫我,我也不能安安穩穩長這么大,入殮師您幫我找吧,我現在就打車去殯儀館?!?br />
           放下電話,方小舒又撥通了老板的手機,跟老板說了一下要請假的情況后,又預支了三個月的薪水。

           方小舒拿著從前臺取出來的不到四千塊錢,嘆了口氣換下工作服急匆匆地走了。店里的同事看著她纖細窈窕的身影,都不太清楚這個女孩的臉上為什么總是帶著一股陰沉的氣質。

           其實方小舒也不想整天一臉晦氣,可是沒辦法,她八歲那年父母就雙雙死于惡性幫派斗爭,她在某種意義上算是個不折不扣的“黑二代”,雖然她從小到大一直都是個安分守己的良民。

           方小舒的父母死得很慘,也很窩囊,當年她爸爸本來都已經收山很久了,卻還是被尋仇的人找到,險些滅了全家。那個尋仇的人便是現在堯海市最大的黑幫三清會的老大,高亦偉。

           如果不是當時方小舒的舅舅恰好帶她一起出去買水果,她現在估計也不會站在這里了。

           方小舒的舅舅何書宇,是她在父母過世后剩下的唯一親人,她父母死后,舅舅給他們送了終就莫名消失了,這些年來聯系的次數也很有限,有時候給她寄點東西,也是通過公安局的林隊長送來。方小舒只記得,舅舅離開時曾堅定地跟她說,他一定要給她爸媽報仇,如果有一天他死了,一定要記得給他送終,把他的骨灰和她爸媽埋在一起。

           想到這些,方小舒不禁有些難過,這些往事多年來一直壓得她喘不過氣,她獨自一人生活長大,日子一直過得很拮據,書讀到高中就輟學開始打工,靠下班后自學完成了大學的課程。她長到二十五歲,連手機都沒舍得買過一部,這東西對她沒什么用,反正沒人會聯系她。

           說起錢的問題,方小舒就不得不向現實低頭了,因為眼看著房租又要到期了,她預支的這三個月薪水卻只有不到四千塊錢,恐怕連舅舅的入殮費都不夠。

           沒辦法,蛋糕店的工作只是她每天多份兼職里的其中一份,只做晚工一個月有一千多塊拿已經是老板特別照顧了,她雖然自學完了大學的課程,可到底沒拿到文憑,很多好工作她都被拒之門外,就這份蛋糕店的工作,還是因為店老板是林隊長的朋友才拿到的。

           這些年如果不是林隊長一直幫著她,她都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背著這個不太光榮和諧的身份生活下去,林隊長其實只不過是當年負責了她父母的案件而已,幫她這么久實在是太麻煩他了。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配合方小舒現在糟糕的心情,傍晚本來晴朗的好天氣忽然陰沉下來,豆大的雨點像是跟地面有仇似的拍打下來,等在公交車站的方小舒眼巴巴地看著表,又看看車站摩肩接踵的人流,咬咬牙奢侈地叫了一輛出租車。

           雖然可以坐一段公交省下百十來塊錢,但時間估計來不及了,不能讓入殮師久等。

           上了車,司機師傅很好心地問:“姑娘上哪兒???這天兒可不好,雨估計一會停不下來,您要不要去便利店買把傘?”

           方小舒搖搖頭:“不用了師傅,您直接送我去市殯儀館吧?!?br />
           “去殯儀館啊?!彼緳C師傅微微蹙眉,有些猶豫地看了看表,抬眼從后視鏡望了一眼嘴唇凍得發紫的方小舒,嘆了口氣打開空調,道,“成吧,不過從這兒到殯儀館路可長了,回來咱還得空車,就不把您送到門口了,停在路口您自己走一段成嗎?”

           方小舒理解地點點頭,做司機這一行的規矩多,去殯儀館空車回來也很不吉利,那恐怖片兒里沒少演這茬兒,開車過路看見長發白裙子的姑娘朝自己招手兒是經典鏡頭。

           就這樣,方小舒開始了前往殯儀館的路程,秋日寒冷的雨滴打在窗戶上,發出“砰砰砰”的響聲,每一滴都像是要敲碎窗戶似的,聽得方小舒心里煩透了。

           司機師傅貼心的空調讓淋了雨的方小舒暖和了不少,臉色也緩和了過來,司機師傅本來挺健談,但想起小姑娘是要去殯儀館,頓時就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了,難道要和人說節哀順變么?

           方小舒一路安靜地被載到殯儀館的路口,這時候已經是夜里九點多了,夜色很濃,雨依舊在下,卻不再那么充滿殺氣,方小舒打開車門抬手朝外探了探,毛毛雨,能走。

           “多少錢啊師傅?”她一邊問一邊拿出錢包。

           司機師傅看了一眼計價表,把單子撕下來遞給她,嘆了口氣說:“小姑娘不容易,給我兩百就行了?!?br />
           方小舒看了看那兩百五十七的單子,皺著眉取出正好的錢遞給司機:“師傅您也不容易,您理解我我更得理解您,這是正好的錢您拿著,回去開車慢點,再見?!彼焖僬f完,直接關車門開始朝殯儀館大門的方向小跑。

           雨雖然下小了,但那也是雨水,尤其還是秋雨,最冷最寒,方小舒豎起黑色大衣的領子拉緊,整齊地蓋在額頭的厚厚劉海被雨水濕潤,慢慢糾纏在一起,混著雨水可以看見她修長細致的柳葉眉,眉毛下面那雙漂亮的丹鳳眼像是含著這秋日的雨水般水靈,雖說整個人的氣質冷了點,但怎么都不能否認她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兒。

           方小舒一路連跑帶走大概走了有十分鐘,終于看見了掛著殯儀館牌子的建筑。她踏進大門和門衛打了個招呼,便頂著雨朝大廳的方向跑去,沉寂在夜色中的殯儀館大廳亮著幽暗的光芒,怎么看都有點駭人,但是她似乎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

           殯儀館的門衛不由笑了,這小姑娘膽子挺大啊。

           “膽子挺大”的方小舒哪里是不怕?她那是太著急著進大廳了完全沒心思顧慮那么多,秋日的雨水濕透了她的衣服,她都快被凍死了。

           快步跑上臺階,方小舒狼狽地推開殯儀館大廳的門,喘了口氣解開濕透了的大衣扣子,脫下來單手拎著,另一手用手背不停地蹭著臉和脖頸上的雨水,一頭及腰的黑色長發潮濕地貼著她同樣濕透的襯衫,黑色的襯衫描繪著女孩精致曼妙的曲線,這種********全都落入了拿著傘正打算出去接她的人眼中。

           一方雪白的手帕被修長白皙的手遞過來,方小舒詫異地抬眼望去,并沒什么靈異的鬼怪事件,只有一個提著黑色雨傘,戴著平光眼鏡的年輕男人站在那,西裝革履,看樣子是打算外出。

           “謝謝?!狈叫∈娑Y貌地朝對方道謝,接過手帕擦了擦身上的雨水,有些尷尬地打算穿回大衣,從始至終都不敢太仔細打量這個男人,她甚至都沒看清他鏡片后面的眼睛,因為門口的燈光照射得他鏡片有些反光,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見。

           就在方小舒打算再次穿上濕冷的大衣時,干凈的黑西裝外套再次遞了過來,方小舒怔怔地看向他,這次他走近了些,燈光跑到了他背后,他精致的臉龐映入了她眼中。

           他的皮膚很白凈,嘴唇薄薄的,滿臉的書卷氣,看起來又有些孤傲疏離,但眼神卻很直接干凈。他拿著西裝的手白得幾乎可以看見青藍色的血管,手指修長,骨節分明,身材瘦削挺拔,整個人都有種說不出的寧靜優雅,仿佛對這個世界已經失去了好奇。

           “你再穿上大衣明天肯定會感冒,凌晨時分何先生還須要你送他走?!蹦腥说穆曇艉軇勇?,像是大提琴最優美的音色,帶著一種絲綢般微涼的質感流淌過她的耳畔,她的腦子都還沒想到要怎么做,手上就已經接過了他的西裝外套。

           他認識她舅舅?方小舒將還帶他體溫的外套搭在肩上,呼吸間可以聞到外套上淡淡的皂角味,她沉吟片刻,咬了咬紅艷的唇瓣再次對他說:“謝謝?!?br />
           男人頷首受了她的謝意,從白襯衫口袋取出一張名片塞進了披在她身上的西裝口袋里,露出一小截白邊兒。方小舒被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趕忙拿出來看了看,白色的紙面上面只印著兩排字,一排是他的名字和職業,一排是他的電話號碼。

           看完這些,方小舒有些恍然。難怪他會知道她的舅舅姓何,還恰巧在這個甚少人來的地方遇見,他大概是專程來接她的吧。

           方小舒在他的名片上看到幾個清清淡淡的黑字很干凈地寫著:薄濟川,入殮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