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章
          薄錚一進門,就看見了從廚房走出來圍觀的方小舒,他雙眼深深瞇起,回眸冷冷地盯著薄濟川,迅速原路退回,站在臺階上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平淡地開了口。

           “你想好了?”薄錚沉沉地問道。

           薄濟川點頭:“是的?!?br />
           “也對,我問了也是白問,你都已經這么做了?!北″P自嘲地笑著,垂眼睨著薄濟川手里的戶口本兒。

           薄濟川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微微一笑:“就算現在不這么做,早晚也是要這樣,反正這些關系都不大,將來要繼承薄家的人又不是我?!彼滞仆蒲坨R,臉色沒有多余的表情,“你還有晏晨?!彼f話的聲音很輕,眼睛里帶著些欣慰,但眼底深處卻是極度的漠然。

           薄錚望著他很久很久沒說話,兩人僵持到方小舒晚飯做好都放涼了,薄錚才微微頷首,轉身離開,沒有再多說一句。

           只是,在他轉身離開時,他臉上的表情似是在回憶著什么,亦或是在后悔著什么。

           薄濟川盯著薄錚西裝革履的沉穩背影跨上奧迪車,一路駛出他的視線,緩緩關上了門。

           秋日漸漸離去,立冬已經到了,堯海市屬于北方中心城市,此刻已經開始了集體供暖,屋里一點都不冷,溫暖如春。

           碧海方舟雖然是市內首屈一指的豪宅,但它翻建過一次,始建年份是二十幾年前。

           那時候薄濟川的母親還沒去世,身為律師的她為自己八歲的兒子看下了一塊還沒有開始建設的地,買下了這棟宅子。

           那個時候薄濟川也不過才八歲,并不知道這代表什么,只是令他如此深刻記憶著這件事的原因,是買下這所房子不久后,他的母親就去世了。

           母親的身體向來不好,這個薄濟川是知道的,但突然去世卻讓人有點不能接受。

           畢竟母親那時還年輕,雖然身體不好,但和薄錚一樣世代從政的家世也頗有家底,她的身體一直都被原諒照顧得很好,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小孩子是想不通這些的,薄濟川那時只覺得怪怪的,很不舍,很不習慣,再然后,就全都被新媽媽和新弟弟打亂了一切生活和想法。

           也是從那時開始,嫉恨的種子在心中生根發芽,薄濟川雖然一直對薄錚尊敬有加,卻其實一直都沒有真的原諒他。

           方小舒雙臂環胸望著站在門口盯著戶口本思索的薄濟川,忽然轉身跑上了樓。

           薄濟川皺眉看向她的背影,紅裙的女人留著及腰的黑色長發,黑亮垂順得簡直可以直接去拍洗發水廣告。再加上背影窈窕豐盈,黑色與那代表著血液與情/欲的紅色拼接在一起,無限得引人遐想。盡管她甚至都沒有回頭,卻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方小舒生得真好,極好,漂亮,漂亮得非常不俗,讓他腦子里本來復雜的情緒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她跑上樓時那紅裙黑發的飄逸背影。

           很快方小舒就下來了,就好像感覺到了有人在樓下念著她一樣,她下來時臉色帶著很隱晦的笑容,懷里抱著一套薄濟川的西裝,從襯衫到領帶全都有,不過沒有****。

           “你做什么?”薄濟川皺眉看著她,摘掉眼鏡放到一邊的桌上,順手把戶口本也放到了那。

           方小舒將西裝往他身上一丟:“換上給我看看吧?!?br />
           “嗯?”薄濟川擰眉發出一聲疑惑,臉很精致,五官清俊,眼睛里有疏離的禮貌和冷淡。

           盡管如此,你看進他眼里時卻一點都不會覺得不舒服,那雙桃花眼里倒映著你的影子,與現在很多人都不同。到了這個時代,人們的眼睛里已經很少看得見別人的影子,只有空洞的黑。

           “你穿上好看?!狈叫∈胬缴嘲l上,微笑著說,“就換上給我看看吧,我們現在怎么也都是一個戶口本上的人了,我這么一個小小的要求你都不答應?”

           薄濟川側眼看她,認真地說:“我以為你這么做只是個幌子?!彼庥兴傅啬闷饝艨诒驹谒媲盎位?,“為你和我各自避免麻煩的幌子?!?br />
           方小舒自在地望著他,點頭又搖頭:“對你來說是的?!彼龔堥_雙臂搭在沙發靠背上,雙腿交疊靠上去,微昂著頭紅唇開合道,“但對我來說不是?!彼雌鹱旖?,笑得耐人尋味。

           薄濟川將她********的模樣一覽無余,眼睛不知該放在哪里,所幸拿著衣服到一樓她的房間去換了。

           方小舒依舊坐在沙發上,她目不轉睛地盯著那扇門,等薄濟川穿著一身黑西裝從里面出來的時候,她才緩緩站了起來。

           他看起來有些拘束,三件套的修身黑色西裝襯得他身材越發瘦削單薄,但他的肩膀很寬,腿很長,穿起西裝來非常有氣質。他的小臂也很結實,這使得他雖然身形修長略顯清瘦,可骨架卻異常完美無缺。

           身材完美,五官更加完美,氣質絕對滿分,連開口說話的聲音都無可挑剔。

           “為什么突然讓我換衣服?”他低低沉沉地問。

           方小舒望著他結實的小臂,完美頭肩比,果斷夾了一下腿,然后才慢慢走向他聲音有些沙啞地說:“因為好看?!?br />
           薄濟川像聽到了笑話一樣嘴角上揚,下巴與嘴角連成一道好看的弧線,他永遠不會知道,他的一顰一笑會在她的心里掀起多大的驚天巨浪。

           “外貌對一個人來說并不重要?!彼雌饋碛悬c抗拒方小舒靠他太近,矜持地后退了一步,但方小舒卻步步緊逼,他只好用說話掩飾尷尬,又補充了一句,“長得好不能當飯吃?!?br />
           方小舒其實有點聽不清他在說什么。她想她是真的愛這個男人。他高興她比他還高興,他不高興她比他還難過,每次一靠近他她就覺得整個灰暗的人生都明亮起來了,她想抱著他。

           于是方小舒就緊緊抱住了薄濟川的腰,頭枕著他精瘦的胸膛,聞著他白襯衫上干凈的味道,感覺著他的身體從僵硬到柔軟,對于他沒有下意識推開她萬分欣慰。

           方小舒的手在他的后腰輕輕摩挲了一下,****地低聲說:“長得好不能當飯吃沒關系,也許你可以給我吃點別的?!彼氖猪樦暮笱苯鱼@進他的西裝外套,順著皮帶一路往前,動作靈巧敏捷地解開了他皮帶的滑扣,直接把手探了進去。

           “你嗯……”薄濟川只來得及說一個“你”字,后面就全都變成了壓抑地低吟,他詫異地看著緊緊盯著他的方小舒,她的唇形很漂亮,尤其是被濕潤了之后,此刻她輕輕咬著下唇,那股又甜又軟糯的美好回憶便全都回到了他腦子里,所以就算她做了什么過分的事也無法讓他將視線從她唇上移開,只要看著她他就沒辦法閃開目光。

           薄濟川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其實想得特別多,表面上冷冷冰冰的話很少,其實內心里已經有數以萬計的想法閃過。你覺得他刻薄的時候他也許根本就沒把你當人看,你覺得他完美的時候那是因為他沒把你當自己人,而只有你覺得他溫暖體貼的時候,他才真的認定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