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章
          “長著一張誘人犯罪的臉,就別怪別人侵犯你了啊?!狈叫∈嬷苯訉⑺频乖谏嘲l上,伏在他身上壓著他,他越來越重的呼吸讓她面紅耳赤,但她卻一點都沒有退卻,手依舊在他的西裝褲里摩挲著,隔著那層薄薄的****挑逗著他最敏感的的地方。

           滾燙,堅硬,陌生的觸感讓方小舒的手微微顫抖,可是顫抖的卻不止是她的手,薄濟川臉色不正常地別開頭,抬起手臂擋在眼睛上,這微弱的抗議一點都不足以讓人放開他,因為他根本沒有實質性的動作。

           方小舒的手指一點點扒開他的****,順著邊沿小心翼翼地探進去,在經過了一片線條令人熱血沸騰的完美小腹之后,方小舒握住了那充斥著激動與渴望的、已經勃/起的地方。

           方小舒笑得甜甜地仰起頭看著他,雖然他依舊擋著自己的眼睛,但他緊抿的嘴角和咬著的下唇暴露了他此刻的矛盾與反常,修長白皙的頸項上性感的喉結緩緩滑動著,迷人極了。

           “你在想什么我可都知道?!狈叫∈鏈惖剿?,一邊咬著他的耳垂輕吻著說,“我可是你肚子里的一條蛔蟲?!?br />
           薄濟川猛地拿開手臂看向她,盯著她得意洋洋的漂亮臉頰,她淺淺的酒窩與眼角的痣都明明白白地告訴他,有的話一說出來就是自己咬鉤了。

           “把我的衣服脫了好不好?”方小舒忽然換了表情,可憐兮兮地望著他,用空著的手拉著他的手去拉她的裙子拉鏈,她本來在家里就穿得不多,屋里供了暖很暖和,她只穿了一條紅裙子,他鬼使神差地就順著她的意思拉開了她腋下的拉鏈,于是漂亮的紅裙就隨著她掙脫的動作落到了沙發下面。

           薄濟川的目光隨著紅裙一起落下沙發,方小舒擺正他的臉,微微起身讓他看清自己只穿著****的身體,沙啞地問他:“我這樣是不是比剛才好看多了?”

           薄濟川腦子里亂七八糟的,聽她這么問就誠實地點了一下頭,他已經有點思考不能了,這種視覺上的巨大沖擊是他三十年來所見到的最激烈的一次,他覺得自己似乎回到了二十歲。

           方小舒雙腿夾住他的腰,攬著他的脖頸靠在他懷里,她閉上眼低聲道:“抱我到**上去吧?!?br />
           “……嗯?!北ù瓜旅佳鄄桓铱此?,聽話地抱起她上了樓,她靠在他懷里,好看的眼睛微微闔著,好像剛剛蘇醒的精靈一樣漂亮。

           也許是他此刻的心情美化了她吧,但她真的好看,真好看。完美的身體散發著渴望他垂青的味道,整個人依偎著他,就好像他是她的全世界,他可以為所欲為。好看,真好看。薄濟川在心里喃喃自語著。

           黑亮的長發如蝶翼般展開在薄濟川的**上,柔軟的大床上鋪著質地微涼的昂貴絲被,方小舒朝上挪了挪,拽著薄濟川的領帶將他拉到自己身上

           薄濟川抬眸對上她的眼睛,呼吸錯亂,手下毫無章法,但本能讓他將領帶扯開了些,他有些不能呼吸,額頭滲出細細密密的汗珠,看得出來他很熱,而且忍得很難受。

           方小舒沒料到他會這么痛快,有些驚訝地看向了他,她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美,別說是薄濟川了,估計就算寺廟里的和尚來了都招架不住。

           當然,這并沒有褻瀆的意思,這也許只是薄濟川自己****眼里出西施,這只是他心里所想的比方。

           薄濟川愣了一下,尷尬地把頭埋進了方小舒的勁窩,遲疑半晌,喃喃地說了一聲:“抱歉,激動了?!?br />
           方小舒并沒有笑,她只覺得欣慰,覺得自己過去的一切都沒有白白付出,她不知道別人付出時需不需要回報,反正她覺得沒有付出是不需要回報的,不求回報的往往最后都要得最多。

           “沒關系?!狈叫∈姘矒岬啬﹃念^發,他細碎柔軟的黑發她早就想摸了,只是他太高她夠不到,也沒那個勇氣,因為對她來說這個地方是一個人最脆弱敏感的地方,她還沒有強勢到那個地步,所以她現在摸得很享受,不用他幫她她自己都可以高/潮了。

           “不過?!狈叫∈嫣鹚念^望著他英俊的臉頰,他沒什么表情,但耳邊有淡淡的紅暈,眉頭有淺淺的皺痕,于是她低聲道,“如果你這次不操/翻我的話,我就會笑你不行了哦?!彼t著臉伸手握住他已經很快再次準備好的硬物抵住入口,“進來?!彼f。

           她輕輕側首,看著埋在自己勁窩的薄濟川,啞著嗓子問:“現在你覺得我們合適了嗎?”

           薄濟川沒有很快回答,他抬起頭望向她,看進她眼睛里,讀到了她眼底的緊張與忐忑。

           他抬手輕撫過她的臉頰,清幽的聲音帶著回味道:“你對我來說,既是問題,也是答案?!?br />
           也許他只是迷戀某種熱情與欲/望,也許他愛她。

           又也許,其實他挺喜歡她的,只不過有時候不知道該拿她怎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