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章
          第二天一早方小舒就醒了,只不過有人比她醒得更早,而且早早就出去了,她懷疑他根本是一晚上都沒睡,再這樣下去他眼下的青黑一定會更加嚴重,不知道她給他的眼膠有沒有在用。

           方小舒來到客廳打掃衛生,照例在桌子上看見了一張便簽,依舊是薄濟川的字體,上面寫著一句話,前半句每個字用頓號隔開,后半句連貫著,是這么寫的——

           下、午、兩、點、到、商、場、找、我。記住了嗎?

           方小舒微笑著捏起便簽,嘴角輕抿笑得相當諱莫如深,這么多頓號是在強調語氣嗎?只說商場沒說是哪個商場,那肯定是之前他們碰巧遇見的那家,她過去兼職的地方。

           方小舒將便簽收進口袋,和他之前寫給她的那張放在一起,便繼續她的工作。

           吃過早飯之后,她又到屋里休息了一下,中午隨便吃了點就坐公交去了那間百貨公司。

           方小舒到達門口便四處尋找著薄濟川的身影,她沒有手機,沒辦法給他打電話,只能靠這種土辦法來找,不過薄濟川顯然也意料到這一點,就站在門口側面的角落里,忍受著旁邊小女孩們的駐足圍觀。

           他穿著深棕色的風衣和黑色的西裝褲,風衣扣子扣得很緊,蒼白的臉上那雙漆黑的桃花眼沒有被眼鏡遮掩,可以清晰地看見他布滿血絲的眼珠。

           方小舒快步朝他走過去,擋在那群小女孩面前自然地挽起他的手臂,語態親密地說:“親愛的,等很久了?”

           薄濟川愣了一下,下意識想要掙開她的胳膊,臉上的神情相當一絲不茍。

           方小舒湊到他耳邊沙啞地說:“如果你希望繼續被圍觀的話就盡管掙開啊?!?br />
           薄濟川耳根一燙,立刻側首拉開了兩人腦袋的距離,方小舒含笑看著他發紅的耳根,挽著他的胳膊進了商場。

           “約我來這兒有什么事嗎?買東西需要打折?沒問題,我在這兒混得還不錯?!狈叫∈嬲f著還朝路過的專柜里招招手,里面的專柜小姐冷淡地斜了她一眼,她聳聳肩道,“哼嗯,看來她們和我對于關系好壞的定義不太一樣?!?br />
           薄濟川短促地瞥了她一眼,她精確地捕捉到他的眼神,那大概是嫌棄的意思。

           “不是說了讓你兩點來?”他蹙眉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金屬表,“現在才一點半?!?br />
           方小舒愣了一下隨即道:“我想早點見到你,我怕你久等?!?br />
           薄濟川別開頭不看她,毫不留情道:“那不是理由,我們兩點鐘再開始說話?!?br />
           “……”

           于是,他們就真的坐在商場的休息區里沉默地呆了半個小時,當13:59分59秒跳到14:00的時候,方小舒立刻沖到了他面前:“到點了,快說我們到底是來干嗎的?”

           薄濟川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就是不肯給她解惑,好像很想看她著急好奇的樣子似的,站起身領著她繞了一大圈,最后停在了某知名奢侈品牌專柜外。

           他抬步就要往里走,方小舒瞬間拉住了他。

           “去干嗎?我沒聽說你有女朋友,你也沒戴戒指,你可別告訴我你早就結婚了,有主兒了!”方小舒緊蹙眉頭盯著他,“你弟弟之前還叫我嫂子呢?!?br />
           薄濟川似乎不想多做解釋,拽著她的手腕直接把她拽進了專柜,啟唇便對專柜小姐道:“剛才那條裙子拿給她試試?!?br />
           “嗯?!”方小舒有些回不過神來,她看了麻利地跑去找衣服的專柜小姐一眼,問薄濟川,“給我?搞錯了吧?”

           薄濟川的聲音像是從大提琴弦上流淌過一般溫和清雅,一如她第一次見他時那樣:“沒搞錯?!甭灶D,強調,“打折?!彼砰_她的手腕,從口袋取出一疊單據,一張一張給她看,“買了這些不買這個就不能拿到最大折扣了?!彼f完指向旁邊的廣告牌,一臉認真道,“不信你看?!?br />
           方小舒看了看廣告牌上的打折信息,的確是幾個品牌搭配可以拿到最大的折扣,但是……

           “薄先生,兒童服裝和女性用品你用得上嗎?”她嘴角抽搐地指著某張單據,接著又把那張挪開,將下面的快速翻了一遍,驚訝地看向他,“你該不會是為了讓你給我買衣服這件事顯得不那么刻意,故意買了一堆對你來說根本用不上的東西吧?”

           薄濟川呆在原地面無表情地看著她,抿緊嘴唇一個字都不說,雖然他沒有情緒,但那明顯是被拆穿了的模樣。

           方小舒驚訝過后就笑了,笑得非常漂亮,嘴唇水潤潤的,讓人不禁回憶昨晚與那唇瓣廝磨的感覺。薄濟川立刻別開了頭,冷哼一聲道:“你想太多了,那只是買給……”

           “嗯?買給誰?”方小舒湊到他面前看著他的臉問。

           薄濟川不去看她揶揄的臉色,淡定地說:“買給晏晨的女朋友?!?br />
           “……那兒童用品呢?”

           “雖然他才大一,但現在的孩子都比較早熟,早準備總是沒錯的?!彼f這話時表情就像個非常好的兄長,“萬一有了肯定是要生下來的,畢竟那是個生命?!彼麕缀跏钦Z重心長地說。

           “……”他贏了,徹底的。

           專柜小姐在他們說話的間隙就把衣服拿來了,看著這件深V又露背的香檳色長裙,方小舒的嘴角狠狠地抖了一下。

           “先生,這是您之前看中的尺碼,我覺得這個尺碼就很適合這位小姐了?!睂9裥〗愫茱@然認識方小舒,畢竟在一間百貨公司低頭不見抬頭見,但她一臉漠然完全裝作不認識的態度只看著薄濟川說話人不免讓人有些尷尬。

           方小舒接過裙子看了看尺碼,又看看不說話的薄濟川,他一個大男人站在女裝專柜有點鶴立雞群,但他似乎并未感覺到不自在,就那么雙手抄在兜站在那,好像生怕她又去拉他的手。

           方小舒看完衣服忽然抬頭對他說:“尺碼很正確,看來薄先生目測三圍的本事爐火純青?!?br />
           薄濟川淡定的假面具出現了一絲裂縫,他僵硬地站在那,方小舒卻沒事兒人似的進了試衣間。

           片刻功夫,方小舒便穿著他為她選的裙子走了出來,方小舒并不是那種很瘦的女孩,她有些豐滿,但手臂一點都不粗壯,也許只是她的胸太大了所以才顯得比較豐滿吧……

           說真的,這條裙子真的很適合方小舒,將她白皙的美背和傲人的事業線全都展現得淋漓盡致。

           方小舒為難地抬頭看著愣愣地望著她的薄濟川道:“這衣服不合適吧?”

           “怎么不合適?”他皺起眉,走到她身后幫她整理掖在肩帶里的頭發,“為什么不弄出來?你難道不覺得頭發掖在衣服里面看起來很難受嗎?”

           ……真是龜毛。

           方小舒只覺一股熱氣從耳根襲來,渾身一僵,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薄濟川的手頓了頓,立刻收了回來。

           方小舒紅著臉垂頭聲音暗啞性感道:“第一次見家長穿成這樣你真的不怕你爸爸被氣死?”

           薄濟川似乎真的在認真考慮她的話,他遲疑了一下對專柜小姐說:“拿那條黑的包起來?!?br />
           “我還沒試呢——”方小舒拉住他想去刷卡的胳膊。

           “不用試了?!北^也不回道,“合適?!?br />
           “……”

           二十分鐘后,方小舒坐上了途銳的副駕駛,兩人開始往回走。

           薄濟川一邊開車一邊將前面臺子上的小方盒子遞給她,她拿著不明所以地看著他,他有些欲言又止,似乎一直在斟酌用詞,半晌才道:“手機的錢從你工資里扣?!?br />
           方小舒瞇了瞇眼道:“我不需要手機?!?br />
           “你需要?!?br />
           “我不需要?!?br />
           “你需要?!北ㄞD頭冷冰冰地盯著她一字一頓道。

           方小舒笑著晃晃手機盒:“好吧好吧,我需要?!?br />
           薄濟川哼了一聲轉回頭專心開車,那邊方小舒已經開始玩新手機了,這手機一看就很高檔,得花多少錢啊。

           想到這個方小舒就高興不起來了,神情懨懨地靠在椅背上望向了窗外。

           薄濟川見她如此,不咸不淡地開口道:“如果沒錢你可以從卡里取,里面……”

           “對了?!狈叫∈姹凰嵝?,直接打斷他的話從包里取出他的卡,交還給他,“我一分錢都沒花,你看看少了沒?!?br />
           薄濟川掃了一眼前面的紅燈,不解地問她:“什么意思?你不干了?”

           “不是?!狈叫∈嫖⑿χ芽ㄈM他握著方向盤的修長手指里,“我不花你的錢,除了工資別的都不要,你每天吃的算我請你的?!彼靡獾靥舾呙济?,“就算扣掉你的伙食費,你給我的工資也比我平時打那么多份工賺得多了,別覺得自己占了便宜,你才是冤大頭?!?br />
           薄濟川捏著那張卡蹙起眉頭,不知道自己該說點什么。方小舒看上去是個為了現實而一步步出賣著理想的世故女人,可是她在某些事情上卻有著比別人更珍貴的品格。

           “你這樣身兼多職務實的人比我對社會有用多了?!北ǖ卣f了一句,將卡塞回口袋,重新發動車子。

           方小舒知道他又鉆進了職業這個怪圈,嗓音低低沉沉地說:“不,有用的是你這樣的人,我才是最沒用的?!彼晕艺{侃道,“我現在這副樣子連自己都喂不飽,更別提維護什么東西了,我也不擅長人際交往,只有聽和把事情變得更糟的本事,不過我會變得有用的,像你一樣,可以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和自己想要的人在一起?!?br />
           她說完朝他眨了一下眼,左眼角下漂亮的痣讓她的媚眼更加嫵媚,薄濟川覺得有什么東西順著他的脊背一直往下,讓人渾身不舒服,卻又不想掃開。

           “我把你的號碼存在第一個了?!狈叫∈娉位涡率謾C笑瞇瞇地說,“第二個是林隊長。哎,以前覺得沒用的東西,現在拿到手里倒是覺得挺酷的?!彼f到這忽然放下手機,“哦對了?!彼嗥鹑棺颖г趹牙?,“謝謝你的裙子,但這是幫你辦事,就不給你錢了?!?br />
           “嗯?!北ǚ路鹨恢痹趯P拈_車,并沒注意到她今天過于興奮的模樣。

           方小舒環胸睨著他思索了一會,像是故意要看他破功一樣,忽然道:“有件事兒忘了告訴你?!?br />
           他側頭望了她一眼,微微皺眉:“什么事兒?”

           方小舒一臉正經道:“我這人其實很不屑回憶,但我必須說,昨夜真是個讓人想要重溫的晚上?!?br />
           薄濟川整個人一僵,腳下油門便猛踩了一下,車子猛地沖了出去,好在這條路上車不多有驚無險,他無語地憋著氣看著前面,一眼都不想去看旁邊笑得天真又放蕩的方小舒。

           ****都是自己慣的,別怪她欺軟怕硬,都是薄濟川你自己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