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章
          現場沉默了大概十秒鐘。薄濟川站在那,身上還有未干的水滴順著他精瘦挺拔的身子滴落下來,雙方都可以很清楚地聽見水滴掉在地上的聲音。啪嗒、啪嗒,就好像彼此的心跳。

           “對不起?。?!”方小舒反應過來后第一時間沖出了浴室,她根本不敢回頭看,跑出去之后還往遠處多跑了一大段路,直到感覺薄濟川出來后看不見她此刻窘迫的樣子后,才停住腳步。

           她靠在墻上急促喘息著,然后慢慢靠著墻蹲下來羞愧地捂住了臉。

           凌亂的黑發,瘦削卻結實的上身,他性感的身體被柔和的燈光與水霧打上了一層牛奶般的自然光澤,美與俊秀從四面八方而來……

           不能再想了!

           方小舒抬起頭深深地吸了口氣,她還是頭一次在外人面前如此失態,大部分時間她在別人眼里雖說不上討喜,但也絕對不到出丑的地步。

           可是今天,僅僅遇見薄濟川不到十個小時,她就把這輩子的臉都丟盡了,現在她只能說服自己此刻只是因為天冷了臉特別容易紅,所以才看著好像對他一直都有點那個意思。

           方小舒平復心情后站起了身,整理了一下黑色的套裝打算原路返回,一轉身卻看見轉彎處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薄濟川一身色斜紋黑色西裝站在暮色里,從頭發到袖扣甚至是領帶夾全都一絲不茍,他見她轉過頭來便抬腳朝她走去,深棕色的巴洛克皮鞋踩在地面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在偌大的寂靜空間中顯得極為動聽。

           薄濟川的五官本就清雋無華,充滿書卷氣,他再如此干凈利落地整理好,越發顯得氣質不凡。

           “剛才找不到你,所以就先讓人先送何先生過去了。方小姐應該不知道路吧,我送你?!北ū〈介_合淡淡地說了一句,隨后便轉身朝來時的方向而去。

           方小舒盯著他的背影愣了兩秒,嘆了口氣無奈地跟了上去,一路上兩人誰都沒說話,估計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很快就到達了火化的地方,殯儀館的工作人員早就在等候了,在場的除了方小舒自己,就只剩下薄濟川和工作人員,他們大概都是頭一回見到這么清靜的送行場面。

           方小舒沉默地盯著舅舅的棺材看了好一會兒,忽然走上前再次打開蓋子上的小窗。她仔仔細細地將舅舅的樣子描繪在心中,才緩緩拉上小窗,對工作人員輕聲道:“開始吧?!?br />
           火化的過程就如每個人心中所了解的那樣,人來一身輕,人去一把塵。這輩子總有那么幾個瞬間讓你不得不意識到,有的人可以留在你心中,卻永遠都不會再出現在你的生活中了。

           薄濟川彎下腰朝何書宇的棺槨九十度鞠躬,直到方小舒將舅舅的骨灰放到了骨灰堂,所有程序全都結束,他都一直陪伴在她身邊沒有離開。

           他一直很安靜,什么也沒說,偶爾指點一下她該怎么做,等一切結束之后才開口告辭。

           “時間不早了,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我就先告辭了?!北ㄎ⑽⒏┥沓绖e,方小舒受寵若驚地也朝他俯身告別,“沒事了,都快六點鐘了,薄先生趕緊回家休息吧,我也走了?!?br />
           薄濟川微微頷首,兩人都要離開的話那就肯定會走同一條路,所以這段離開的路程也是薄濟川陪著方小舒走的。

           這感覺很奇妙,本以為會從頭到尾孤身一人,卻難得有個人一直陪著。明明是素不相識的人,他卻愿意恭敬尊重地為對方送行,他與這些年來方小舒遇見的形形/色/色的人都不同。

           她不由對他產生一股強烈的好奇,同時也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

           她好像對身邊這個男人產生了一種不應該有的想法,無論怎么控制都剎不住車。她很清楚她應該立刻摒棄這種想法,但她做不到。明知道該停止卻停不下來的感覺很可怕。

           薄濟川推開殯儀館的門,領先方小舒兩步走在前面輕盈地下了臺階,站在下面回頭昂首朝她禮貌地問:“方小姐怎么回去?”

           方小舒盯著著他漂亮的桃花眼說:“打車?!?br />
           “這里很偏僻,這個時間更難打到車?!彼褪抡撌?。

           “那就走路回去?!狈叫∈娌煌床话W,仿佛毫不在意回到市區的路途很遙遠,只是很可惜地遺憾道,“不過那就趕不上早晨的班了?!彼谌凶罡呒壍男^有一份早間保潔的兼職,七點鐘上班,九點下班,如果真的走路回去還真是趕不上了,呆會借一下門衛的電話請個假吧。

           這邊方小舒正在心里安排著請假的事,那邊薄濟川已經不咸不淡地說:“我送你?!?br />
           他說完便轉身去取車了,方小舒啞然地看著他轉身瞬間劃過她眼前的削瘦臉龐,他如果不是飲食不規律,那就是太挑食。他太瘦,可這感覺卻好像更為他添了一份矜持有度的風范。

           深秋的堯海市,現在是凌晨六點鐘,太陽還沒有升起,月亮依舊懸掛在天邊,但薄濟川的身影卻好像掩蓋了所有的月光,整片天空他最耀眼。

           很快,一輛秋葉銀的途銳越野車就開到了她面前,薄濟川從駕駛座上下來,一邊系西裝前扣一邊走到副駕駛幫她打開車門,側身站在一邊紳士地對她說:“上車吧?!?br />
           ……

           方小舒長這么大頭一回覺得,其實靠自己并沒有那么輕松。

           之前只有林隊長偶爾幫她一把時還不覺得,現在這種感覺卻非常強烈。

           大概是因為對方是人民公安,又是長輩,幫助她也不是直接出手,所以感覺還好。換成了毫無瓜葛的薄濟川,她卻體會深刻。說到底還是分人,同齡人的幫助總是讓人想法良多。

           方小舒不著痕跡地上車,系安全帶,安靜地坐在副駕駛,等他跨上車后便側首看向了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