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8章
          因為實在是太好奇看起來非常聽話和有教養的薄晏晨到底為什么打架,方小舒向薄濟川軟磨硬泡了好半天,以尋求和他一起去的可能性。而她最終成功獲得了和他一起去這個“殊榮”。

           吃完早飯,一切收拾妥當,方小舒和薄濟川一起出了門。

           顏雅十點鐘約了人來家里打牌,一個人在家里張羅著傭人收拾這兒收拾那,對自己兒子出的事兒完全不知道。

           方小舒其實很好奇薄濟川為什么對顏雅充滿敵意,卻對薄晏晨十分盡責,她想他大概就是那種把一切都分得很清楚的典型。薄晏晨是薄晏晨,顏雅是顏雅,他不會對有破壞父母感情然后上位嫌疑的小三和顏悅色,卻會對身為他弟弟的薄晏晨盡職盡責。

           薄濟川開車向來都很認真,坐他的車方小舒很少會感覺不穩和暈車,但不知是不是今天早飯吃得膩了,她坐在副駕駛安靜地閉目養神時,一股嘔吐的****慢慢涌了上來。

           她試著平復呼吸,想讓自己舒服一點兒,但這感覺卻有增無減。尤其是在薄濟川將車停在紅燈之前后,這種感覺越發深刻了。

           ……奇怪,以前不會這樣的啊。

           “怎么了?”薄濟川非常敏銳地發現了她的不對勁,趁著紅燈的間隙傾身湊到她身旁問道,“胃又疼了?”

           方小舒抿緊唇搖頭,輕哼了一聲沒說話。薄濟川思索了一下,打開天窗,再行駛車子時速度明顯下降了很多。他這一路很少再剎車和停車,十分謹慎小心地將她帶到了學校大門口。

           方小舒等車停下來就迅速跳下了車,呼吸到新鮮空氣后感覺好了一點,但還是沒忍住跑到路邊的小樹下吐了起來。

           薄濟川從車里拿出礦泉水和紙巾,快步走到她身邊輕輕拍著她的后背,幫她將從肩膀滑到胸前的黑發捋到背后,一臉比吐得人還要難受的表情。

           路過的女學生們見此一幕不由微微駐足,在大學校園里,除了一些年輕的男教授以外,很少見到如此成熟又紳士的英俊男人,不論是十分講究的西裝,還是與西裝配色極為考究的巴洛克皮鞋,又或者是那張精致完美的側臉,薄濟川的一切全都深深地吸引著她們。

           方小舒吐完了,就發現他們慘遭了圍觀,堯海市醫科大門外有許多女學生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站在不遠處偷偷打量他們,方小舒沒什么表情地接過薄濟川遞來的紙巾,將自己打理干凈之后漱了漱口,生硬地說:“走了,進去吧,成天就知道招蜂引蝶,不讓人省心?!?br />
           薄濟川皺眉望著她的背影,又掃了一眼周圍圍觀的女學生,臉色也不太好看地快步跟上了她。

           兩人一起進了堯海市醫科大的校園,直接便朝校長辦公室走去。

           薄濟川對這里似乎十分熟悉,熟悉到了方小舒都忍不住對他微微側目的地步,她猜測薄濟川可能是從這里畢業的,但轉念一想他似乎對醫學方法涉獵不多,那他為什么會對這里這么熟悉?

           或許是方小舒疑惑的眼神太明顯,薄濟川突兀地開口對她說:“我外婆曾經是這里的校長,我小時候常來這里玩兒?!?br />
           方小舒訥訥點頭,隨后緊接著道:“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是哪里畢業的,你長得就一副很聰明的樣子,學的專業應該也不簡單吧?”她說這話時一副好奇和向往的表情,讓薄濟川不由自想起她高中念完似乎就沒有再念書了。

           她居然只念到高中而已,可平時交流起來完全感覺不出來,由此可見學歷并不是評判一個人的唯一標準,社會這位老師有時候教得要比名校教授深刻得多。

           薄濟川收回定在她身上若有所思的視線,目視前方漫不經心道:“劍橋大學哲學系博士,每年放春假時都會回國到黨校進行短期培訓?!?br />
           方小舒聞言腳步猛地一頓,怔怔地看著前方不遠處高挑修長的背影。

           薄濟川疑惑地回眸看向她,聽到她奇奇怪怪地低聲道:“哦,這樣啊,我記得霍金好像也是劍橋的哲學系博士?!?br />
           薄濟川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淡淡地勾起了嘴角,他瞥了一眼樓道拐角處的電梯,慢條斯理道:“你說得沒錯,但現在不是討論這些問題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解決晏晨的問題?!彼^方小舒的胳膊將她拽進電梯,按下六樓的按鈕后便倏地將她扯進懷里,吻上了她的唇。

           方小舒愕然地愣在原地,完全沒料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不是說當務之急是解決薄晏晨的問題嗎?怎么……怎么……

           “嗯……”方小舒感覺薄濟川的手從她大衣下面的毛衣邊沿探了進去,微涼的手指在她平坦的小腹摩挲著,有緩緩上移的傾向。

           她慌亂地想要推開他,而電梯門在這時也叮咚地響了起來,她沒費多大力氣就推開了他,而薄濟川似乎是自愿離開的,他很快就恢復到一本正經的模樣,裝模作樣地整理著西裝外套,抿了抿唇將嘴角可疑的痕跡全都消滅,那副衣冠楚楚的樣子簡直讓方小舒膛目結舌。

           方小舒瞇眼回頭在電梯里掃視了一圈,跟在他身后低聲道:“那里面有攝像頭呢,薄秘書?!?br />
           薄濟川沒有很快回答她的話,在兩人走到校長室門口的時候他才對她說:“我知道?!闭f完就敲響了校長室的門,里面的人很快開了門,那三堂會審的架勢讓方小舒也沒心思再多思考他的話,目光全都定在了薄晏晨以及他旁邊的那個女生身上。

           校長室很大,裝修也很用心,這里面站著四個人,一男一女兩個學生,另外兩個則是校長和老師或是輔導員角色的女性。

           方小舒很容易就判斷出了那個女學生是何許人,這種時間這種地點,這個人必然是和薄晏晨打架的事情有關了。

           令方小舒驚訝的是,這個女生的眉眼與身形看著非常眼熟,她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人怎么和她長得有點像?

           薄濟川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他的視線在女學生和方小舒身上來回流轉,最后定在了校長身上。

           校長是位五六十歲的先生,他熱情地與薄濟川握手,簡單地敘述了一下這件棘手的斗毆事件。

           方小舒在一旁聽著,也大概了解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薄晏晨是為了這個女學生打架的,打的人是某省委書記的公子,現在對方已經住院了,家長全都在醫院里陪著,對這件事挺在意。而打架的具體原因,傷者開不了口沒辦法說,沒受傷的又閉口不言怎么都不肯談這件事,他們一籌莫展,于是便只好叫薄濟川來了。

           薄濟川由校長招呼著坐下,方小舒在他的示意下坐到了他旁邊,那個女學生在她打量對方的時候也打量著她,看見她的長相之后不免也有些驚訝,雙方似乎都很困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薄濟川似乎并不在意薄晏晨打了誰,他更在意薄晏晨打架的原因。

           其實說來也對,即便是省委書記的公子,比起身為國內第一中心城市堯海市市長的薄錚,權利也不會太高。若真要比一比,薄錚可能還要在對方上頭。

           薄晏晨在薄濟川看來,一直都是個謹守禮節的好孩子,除了有時太喜歡胡思亂想以外,他幾乎不覺得對方有任何缺點。

           “您是薄同學的哥哥?我是薄同學的班主任,我叫文芝?!迸處熢谛iL的話結束后走到了薄濟川面前,溫和地笑著朝他伸出手。

           薄濟川站起身朝對方鞠了一躬,與她握手,十分禮貌道:“是的,你好,晏晨這孩子脾氣倔,平日里肯定沒少給您添麻煩,您多見諒,這孩子被我慣壞了,您多照顧著點兒?!?br />
           薄晏晨不服氣地想要辯解什么,卻在遇上方小舒的眼神時害羞地垂下了頭,手握成拳僵硬地站在那。

           文芝約莫三十出頭的年紀,戴著一副眼鏡,長相靜秀安然,一看就是書香世家出身,她受寵若驚地與薄濟川握手,被對方如此厚待,又對上他溫和俊雅的笑臉,一時忍不住紅了臉:“哪里,應該的,薄同學成績很好,平時一直都很乖,出這種事實在也出乎我的意料?!?br />
           薄濟川感覺到一旁的方小舒眼神不善了起來,想都不用想便知道是因為文芝老師。

           于是他退后一步,牽起方小舒的手將她介紹給校長和文老師。

           “瞧我,一直說話,忘了給二位介紹。這位是我的太太,方小舒。小舒,這是秦校長,這是文老師?!彼麨閷Ψ浇榻B完了之后也為方小舒引見了一下,這才讓一進來就低氣壓的方小舒身上冷氣消散了不少,溫和下眉眼與秦校長和文老師打招呼。

           雙方大人打招呼期間,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帶著些傲慢和嬌生慣養的女聲挑釁地問道:“你結婚了?和這個女的?”

           除了薄濟川以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說話的人,那人眉眼長得與方小舒有幾分相似,此刻證抬著下巴看著薄濟川,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而薄濟川作為唯一一個沒有看她的人,此刻也沒有任何動搖。

           他依舊看都不看她一眼,也沒有打算回答她問題的****,徹底地無視這個從來沒有在男人面前丟過面子的女生,小姑娘面紅耳赤,十分生氣。

           薄濟川絲毫不在意,但薄晏晨卻看不下去了,他隱忍地瞪著那個女學生道:“我之前是把你認錯成我嫂子才幫你的,不過就算當時是其他女生我也會出手,畢竟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女孩子在學校里被人強/奸!”

           原來如此。原來是因為這個。

           那個省委書記的公子竟然在學校里公然調/戲女學生么?

           方小舒若有所思地看向薄濟川,薄濟川回了她一個十分諱莫如深的笑容,端起文老師給他倒的茶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后沉吟了片刻,房門便再次被敲響。

           這聲敲門讓秦校長和文老師有些疑惑,這個時間會有什么人來打擾他們處理事情呢?明明之前就已經囑咐了學校的人不要放人進來了。

           文老師疑惑地走到門邊開門,從門外走進來的四名穿著警察制服的高大男人讓在場除了薄濟川之外的人都愕然了。

           薄濟川在所有人呆滯的目光下淡淡地說:“這件事我覺得還是交給公安機關處理比較好,我自認晏晨不是任性胡為的孩子,那就一定是那位學生和這位的錯?!彼噶酥改桥畬W生,卻依舊不看對方,只是道,“而且他們都已經是成年人了,可以承擔法律責任,所以我提前報了警,二位不介意吧?”他看向秦校長和文老師。

           秦校長愣了一下便反應過來,尷尬地點頭:“呃,這個……不介意,當然不介意?!?br />
           他那副表情看上去哪里是不介意?他簡直太介意了。

           警察可不會跟他們在這個地方多說什么,他們幾步走到薄濟川面前,恭敬地說:“薄秘書,當事人就是這兩位吧?”他們看向薄晏晨和那個女學生。

           薄濟川頷首道:“帶回局里去吧,我跟你們一起回去?!?br />
           那女學生是個非常有個性的人,碰到這種事也不慌亂,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從頭到尾沒搭理她的薄濟川,背著畫夾便跟著警察走了。

           她一頭黑發,白襯衫,藍色長裙,一副文靜無害的模樣,脾氣卻壞得不得了。

           而經過調查還會發現,她還劣跡斑斑。

           薄晏晨懊惱地走到薄濟川面前低頭悶悶地說了聲“對不起”,十分愧疚地在他面前對著手指,看上去委屈又可憐。

           方小舒知道薄晏晨不是個壞孩子,打架這件事也是為了救剛才那個不討人喜歡的女學生,所以并不覺得他有什么錯。她見他如此自責不免有些心軟,于是便期待地看向了薄濟川。

           薄濟川何嘗不心軟,薄晏晨可以算是從小纏他纏到大的,他從小到大的作業和一些重大選擇全都是聽從薄濟川的意見來做的,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即便他是顏雅這位薄濟川不喜歡的女人生下來的,卻也是薄濟川名副其實的弟弟。疼愛的弟弟。

           薄濟川似乎想嘆氣,卻最終沒有,他淡淡地垂眼道:“總是給我惹麻煩,到底什么時候才能長大?!?br />
           他說完了便抬腳先其他人一步出門去了,方小舒對視薄晏晨眼眶發紅的視線,忍不住柔下嗓子說:“沒事兒的,你哥不會不管你,放心吧,他就是嘴硬,心里是很惦記你的?!?br />
           薄晏晨點點頭,抹了抹眼角跟上薄濟川,方小舒走在他旁邊,聽到他悶聲說了句:“嫂子,對不起?!?br />
           方小舒不知他為何向自己道歉,忍不住笑著看向了他,他紅著臉垂下頭,聲音越發低了,她聽見他說:“上、上次在小區的胡同里,我不該、不該亂看的?!?br />
           “……”夠了,還不如早點跟著薄濟川走了呢,這還真是讓人尷尬的道歉啊,咱能不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