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7章
          那一日在餐廳肆意而為之后薄濟川好幾天都沒給方小舒好臉色看,具體表現為話少,不笑,除非必要否則絕不跟她說一句話。

           方小舒可以理解他的心情,這估計是他活了三十年做的最破廉恥的事,他需要一段時間來讓自己平復心情,他那滿心的慚愧和恥辱都寫在臉上了,渾身上下的氣場都仿佛在沖她說:****!

           薄濟川工作非常認真,無論是做什么。之前做入殮師,他的認真讓每位死者家屬最后全都對他十分尊重,現在做市長秘書,他的工作效率和成果也讓市政府上上下下都贊不絕口。

           方小舒對薄濟川的行蹤了如指掌,不但是因為她是他的妻子,更是因為她是他的秘書,他的行程大部分都是他隨時叮囑下來之后她排列好的。

           方小舒發現,薄濟川最近經常往海關跑,有時候一去就是一整天,這幾天正逢年底政府開會,他才算稍微不太出去,前一周幾乎每天都要去海關呆上好半天,方小舒甚至都懷疑他是不是在那藏了個大美人。

           當然,這是她在開玩笑,薄濟川是那種不管是性格上還是原則上,都決不允許自己以及自己的伴侶****的人,就算是精神出軌也不行,感情潔癖相當嚴重,看他之前鉆“利用”這個牛角尖的態度就知道了。

           這一天,薄濟川下午下班不和方小舒一起離開,他站在她面前,黑西裝外套前胸別著紅色的長方形胸卡,上面是他的兩寸免冠照片以及職位,這是會議入場身份證明,他的證件照拍得就好像藝術照一樣,如果不是左手無名指上無時無刻不戴著的婚戒,估計市政府里那些小姑娘們早就瘋了。

           其實就算他戴著婚戒,有些小女孩也沒有放棄那些不該有的小心思。她開始考慮自己是否該給他生個孩子,以鞏固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不過這么久以來,他們從來都沒做過避孕措施,每次都隨性而為,她的肚子卻一直都很平靜,這太奇怪了。只要一想到這些,她就會很不安。

           方小舒不動聲色地看著薄濟川收拾東西,趁著他還沒走這會兒間隙,低聲問道:“下班之后你要去哪兒?”他不和她一起走,又是下班時間出去,她不問清楚心里實在沒底。

           薄濟川將公文包裝好,直起身推了推眼鏡,抬腳朝門口走:“去一趟海關?!?br />
           “又去?”方小舒皺起眉,“這個時間海關還沒下班嗎?”

           按理說,這個時間海關能說得上話的高官該都回家吃晚飯了,他現在去是要做什么?

           該不會真的被她猜中了,那里實際上藏著一位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方小舒忍不住瞇起眼。

           薄濟川抬手揉了揉額角,腳步后退走到她面前,沉默了一會,彎身在她臉頰上落下一個吻,語氣里帶著些無奈和滯澀:“不要胡思亂想,有些地方白天去并不是什么話都方便說?!?br />
           “海關有什么事兒嗎?”方小舒壓低聲音問道。

           薄濟川望向她身后的窗戶,這里是他的辦公室,窗戶外面是夜幕已臨的夜景,他不著痕跡地伸手撫向她的臉龐,也不看她,只是輕輕撫著她,輕聲細語道:“如果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彼f完就低下頭對上她的視線,“我手里有高亦偉走私/販/毒的證據,那些證據足夠讓他槍斃十幾次?!闭f完這些,眼見著方小舒眼睛發亮,他忽然話鋒一轉,“但這些東西想要拿到臺面上來十分困難,這里面兒牽扯到的人太多,我還需要很多時間,至少要等父親去了中央?!彼氖只涞剿募绨?,聲音沉穩而具有說服力,“不要急,我說過會幫你就一定不會食言?!?br />
           方小舒不自覺地抬手握住了他在她肩膀上的手,毫不遲疑地點頭道:“我當然相信你,我擔心的是你會不會有危險,并不是事情的進展如何?!彼蛔杂X地心情低落起來,揮揮手道,“你去吧,晚上早點回來?!彼p臂環上他的脖頸,吻著他的唇與他四目相對,****地喘息著道,“我想你了濟川,我們好久沒做了?!?br />
           薄濟川僵硬地想要移開視線,奈何被她吻著沒辦法挪開也舍不得挪開,所以他只好閉上了眼,悶悶地“嗯”了一聲。

           方小舒這才放開了他,用勝利者的姿態笑望著他,他忍不住問道:“這是舍得跟我停戰了?”

           她若無其事地挑挑眉:“我什么時候跟你開過戰?”

           “你又跟我狡辯?!彼荒樜⑴?,不過說完似乎又響起了什么,別開頭沙啞道,“早點回去吧,我讓司機在樓下等你了,我開車過去?!?br />
           薄濟川今天開了他自己的車過來,看來是早就做好了晚上不一起回家的準備。

           方小舒點頭應下,收拾東西和他一起下樓,到樓下兩人便兵分兩路離開了市政府,做出薄濟川已經回家,并沒有去任何地方的假相。

           這一晚上,方小舒躺在**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半夜時分起來看表都已經十二點了,可薄濟川還沒有回來。

           方小舒有些不踏實,她猶豫半晌還是撥通了薄濟川的電話,本來想著他在辦事兒,打電話有些太不懂事了,所以才到現在都沒打,不過時間都這么晚了,再有事兒也該處理完了吧?他可是下午五點半就過去了。

           撥通了薄濟川的電話,一成不變的嘟嘟聲響了起來,方小舒心跳加速地屏息聽著電話里的聲音,一直沒有得到對面的回應。

           她不甘心地按掉繼續打,可是得到的結果還是一樣。

           打電話的次數重復了十幾次,方小舒終于失去了耐心,不再撥他的電話,翻身下床打算去海關找他。

           不過穿上鞋之后,方小舒忽然又想起來自己現在去是不是太冒失了。

           也許高亦偉那邊兒正有人盯著她呢,她一個人出去,萬一有事兒只會得不償失。

           現在時間雖然很晚了,但薄濟川是她的丈夫,她應該相信自己的丈夫,如果真的有事,他一定會想辦法給她訊息的。

           方小舒矛盾地坐在床邊頹喪地捂著臉,腦子里兩個自己在打架,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出去還是在家里等。

           而就在這時,薄濟川的電話回了過來。

           方小舒激動地差點跳起來,立刻按下接聽鍵,薄濟川沙啞的聲音自電話那邊傳來,有些不太對勁:“小舒?!?br />
           “……”方小舒一肚子的話頓時全都咽了回去,語氣不自覺帶起意思忐忑,“怎么了?你在哪?為什么還不回家?”

           薄濟川那邊沉默了一會,才慢慢道:“有點事兒,和幾個同事吃飯,現在出了點問題?!?br />
           “……什么問題?!?br />
           一個小時后,薄濟川回到了家里。

           他向來沒有一絲褶皺的西裝此刻凌亂不堪,眼圈泛紅明顯是昏睡之前喝了不少。

           他將東西丟到**上便仰躺了下去,手背搭在眼睛上默不作聲地靠著。

           方小舒側身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衣衫不整的男人,良久才鼻音很重地問:“你被人強/奸了?”

           薄濟川擋在眼睛上的手立刻拿到了一邊,有些無語地看向了她,她紅著眼睛改口:“哦,對不起,我說錯了,你是被灌醉后才被上的,那叫迷/奸?!?br />
           薄濟川忍無可忍道:“沒有。什么都沒有。我只是醉了,一時頂不住睡過去了?!彼嗳囝~角,疲憊道,“你知道的,我從來不喝酒,酒量不行?!?br />
           方小舒酸味很重道:“這么說你還是清白的?”

           薄濟川若有所思地望著她,她現在這副吃醋的模樣愉悅了他,而事實上的確有嫌疑人打算往他休息的房間安插某種特殊服務小姐,但全被他安排好的人給擋在了外面。

           他除了在酒店睡了一個頭疼欲裂的覺之外,什么都沒有發生。

           她這樣在意,倒讓他不舍得立刻說明白了。

           薄濟川高深莫測地別開頭,側身躺倒**的另一側背對著她,瘦削頎長的身材被白襯衫黑西褲包裹得十分迷人,他的雙腿又長又直,并在一起搭在那,充滿了吸引力。

           方小舒咬咬牙,直接撲到他身上,不顧他的阻止抽出他的皮帶,將他翻過來雙腿分開跨坐在他腿上,扒了他的褲子和****便去檢查那屬于自己的東西,表情認真眼神犀利,讓薄濟川充滿了自作孽不可活的念頭?!皦蛄??!彼扑?,“睡覺?!?br />
           “不!”方小舒抬頭望著他,表情看上去好像快要哭了,“我要檢查一下弟弟!”

           “……弟弟?”薄濟川陰陽怪氣地重復了一下這兩個字,哭笑不得地看著方小舒,“你這是什么稱呼?”

           “怎么,難道要我叫它勞?;蛘甙舭籼菃??”

           “……方小舒!”薄濟川瞪她。

           “薄濟川!”方小舒不甘示弱地回瞪他。

           薄濟川堅持了不到三秒就敗下陣來,閉眼無奈道:“好了別鬧了,我很累了,我不逗你了,什么事兒都沒發生,剛才是故意嚇唬你的?!?br />
           “……”方小舒無語凝噎,后撤身子離開他的腿,幫他脫了褲子和鞋子,順勢又扒了他的襯衫,將被子拉起來蓋到他身上,抱起他脫下來的褲子和襯衫朝房門走去。

           薄濟川忍不住問道:“去哪兒?你不睡覺?”

           方小舒頭也不回道:“我去給你洗衣服!”

           “……”

           這是個磨人的夜晚。

           事實證明,吵架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有事卻愣裝作沒事,互相不說話。

           第二天,薄濟川因為宿醉的原因早上沒有去上班,他躺在**上難得懶了會**,卻不想這邊兒還沒享受完早晨的美覺,那邊兒電話就不要命地響了起來。

           薄濟川皺眉接起電話,另一手胡亂在床頭柜上尋找眼鏡,一只纖細白皙的手將無框眼鏡遞給他,他接過來戴上,對上方小舒穿著睡裙的身影,溫柔地說了一聲謝謝。

           而與此同時,他也按下了電話的接聽鍵。

           手機那邊傳來一個陌生的女性聲音,對方說了什么方小舒聽不太清,但薄濟川臉色很難看就對了。

           電話掛了,方小舒立刻問道:“怎么回事兒,臉色那么難看?”

           薄濟川頭疼地捂住臉,躺在**中央悶悶地說:“晏晨在學校打架了,把人家打得都住院了,學校要叫家長,他不敢讓老師給爸打電話,所以打到我這兒來了?!?br />
           聽到不是他的事也不是她的事,方小舒莫名覺得輕松,于是松了口氣道:“那你要去嗎?”

           薄濟川認命地爬起床,面無表情道:“去!”

           方小舒被他的架勢嚇了一跳:“干嘛這么兇?”

           薄濟川冷冷地看向她:“我難得休假?!?br />
           “……嗯?所以呢?”她眨眼。

           “你不需要知道,因為該知道的人會深刻反省這件事的?!?br />
           這個人很明顯是薄晏晨。

           能把同學打得住院,看來他十分有活力。

           市長的兒子,打人打到住院,老師叫家長的幾率其實也不高。

           這很奇怪,身為市長公子,這點“小事兒”學校居然給薄家打電話,那只能說明,這已經絕對不再是“小事兒”了。

           薄晏晨攤上大事了。

           事實上的確如此。

           薄晏晨不打架則以,一打就是為女人爭風吃醋,打的人還是某省委書記的公子,而這個被兩名官二代爭搶的女人,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壞女人,不但抽煙喝酒性關系混亂,還有過墮胎史。

           仔細查查還會發現,她曾經跟三清會的老大高亦偉在一起過很長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