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9章
          到了公安局,那個女學生和薄晏晨都被帶去做筆錄了,顧永逸親自招待了薄濟川一行人,幾人說話的間隙,薄晏晨和那個女學生就已經做完筆錄回來了,只不過這救人的和被救的似乎互看不上,女生對薄晏晨冷眉厲目,薄晏晨看著女生的視線也非常厭惡嫌棄。

           顧永逸接過下屬送來的筆錄,上面已經由薄晏晨和那個女生按好了手印簽好了字,兩人的口供沒什么出入,看來這件事兒和薄晏晨關系不大,人家是見義勇為正當防衛,該被抓起來的是躺在醫院里受傷的那位。

           顧永逸看完了筆錄忍不住笑著對薄晏晨說:“薄二少這身板雖然看起來挺單薄,身手倒是不錯??!醫院里那位我也去見過了,那可是個大高個兒?!?br />
           薄晏晨紅著臉驕傲地挺胸道:“那當然,是我哥教得好!”

           薄濟川輕輕別開眼看向一邊,微勾著嘴角要笑不笑地喝著顧永逸給他倒的水,看起來悠閑自在,慢條斯理。

           他坐在椅子上,坐姿端正標準,方小舒靠在他身上斜倚著,與他比起來顯得有些隨意和放肆。

           那女學生看了薄濟川一會兒,又仔仔細細打量了一遍方小舒,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走到了薄濟川面前擋住了他的視線。她強迫他看著她,一臉耐人尋味的輕佻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公安局里的空調壞了,還是氣溫真的下降了,方小舒猛然感覺到一股冷意,摩挲了一下胳膊便轉過了頭,這一轉頭就看見了方才被她忽略掉的那個女學生不知何時走到了自己老公的面前,還一副打算和薄濟川死磕到底的樣子。

           方小舒皺起眉,不動聲色地調轉腳步擋到薄濟川面前,雙臂環胸淡淡地看著她。

           對方接受到她審視的視線也不慌張,懶洋洋地直起身,笑得甜甜地說:“阿姨你好啊?!彼叫∈嫔斐鍪?,用十分無辜地語氣自我介紹,“我叫卓曉,很高興認識你,你長得真像老了以后的我?!?br />
           ……

           女人對同性有敵意的時候,年輕的一方好像總是喜歡諷刺老的一方是老女人,大概是因為歲月留下的痕跡永遠都是女人最害怕和根本無法抵擋的東西吧?

           薄濟川看樣子有點慍怒,他站起來想說什么,但方小舒抬手阻止了他,沖卓曉笑得非常溫柔。

           只聽她輕聲細語道:“是嗎?那正好,初次見面,身為長輩我也沒準備什么見面禮,我就祝你永遠年輕,永遠活不到我這個歲數好了?!彼Φ梅浅睾?,任誰也想不到她嘴里會蹦出這么毒的話。

           卓曉愣了一下,隨即氣鼓鼓地握緊了拳頭,一副打算跟方小舒大吵一架的樣子。方小舒看著有點像自己的臉做出那樣無理取鬧的丑陋表情,微微覺得有點惡心。

           她作勢捂了一下嘴唇,本沒想真的吐,可這一捂又一屏息,一股嘔吐欲便襲了上來,于是……

           于是方小舒就在看了卓曉一會之后捂著嘴到房間角落的垃圾桶那里干嘔去了。

           “……你?。。?!”卓曉站在原地都氣傻了,臉色發白咬著嘴唇說不出話來,只會“你”。

           薄濟川快步走到方小舒身邊替她輕撫著后背,緊蹙眉頭道:“你今天不太對勁,回去的時候去檢查一下,看是不是胃又出問題了?!?br />
           方小舒被他這么一說,身子猛地一頓,滿臉驚喜地看向他:“你說會不會是懷孕了?”

           “嗯……?”薄濟川被她這個問題問得一愣,然后耳根發紅地別開頭,沉聲道,“這種事……沒什么好猜的,去做檢查就是了?!?br />
           薄晏晨此刻也湊了過來,他一臉擔憂地看著方小舒道:“嫂子你沒事吧?對不起!早知道這丫頭這么不是東西我說什么都不會救她的!就該給她點教訓!”

           “你說什么呢薄晏晨!”卓曉憤怒地跑過來,抬手就要往薄晏晨腦袋上敲,一雙手長白皙的手卻在這時攬住了她的腰,將她拉回了懷里,脫離了人群。

           薄濟川和方小舒還有薄晏晨一齊望過去,只見一個個頭兒足有一米九的高大男人將只能勉強到他肩膀的卓曉攬在懷里,親昵地摩挲著她的長發,嘴角掛著漫不經心的微笑,似乎一點都不為雙方見面的這個場景感到尷尬。

           “你們好,我是卓曉的監護人,高亦偉?!贝┲罨疑珌喡槲餮b的高亦偉十分愛護地將卓曉從懷里護到身后,冷淡地掃了一眼在場的顧永逸,便十分意味深長地將視線定了方小舒身上。

           方小舒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見到他就又緊張又害怕了,或許是因為現在薄濟川在她身邊,又或許是因為這里是公安局他不敢放肆,反正不管怎么樣,方小舒已經可以很平靜地面對他了。

           只是,平靜歸平靜,她依舊無法給他好臉色看,她以不屑和厭惡的表情回應了高亦偉的注視,高亦偉微微凝眸,沒什么情緒地將視線轉到薄濟川身上,然后神色一頓。

           薄濟川正在發自內心地假笑,瘦削修長的身形并不比他矮,兩人四目相對面對面站著,自高亦偉的角度看去,他臉龐線條優美,脖頸非常纖細,喉結處仿佛一擰就斷,卻又好像蘊含了堅不可摧的巨大力量。他單薄的身子雖然不如高亦偉硬朗,卻充滿了令人不敢直視的威嚴。

           “高老板最近應該有很多麻煩,不耽誤你時間,先走一步?!北\笑著說完,也不等他回答,直接轉頭朝方小舒和薄晏晨說了個“走”字,便領先帶他們離開了公安局。

           顧永逸擋在薄濟川一行身后,穿著警察制服的他表情嚴肅莊嚴,高亦偉想要向前的腳步一頓,直接伸手推開了朝他身上靠的卓曉,視線似有若無地定在方小舒快要消失的背影上。

           而就在這時,方小舒忽然回頭看了他一眼,眼神冰冷尖銳,竟讓混跡黑白兩道多年的高亦偉感覺脊背以冷,黏膩和冷意襲上了心頭。

           小丫頭長得不錯,像她媽媽,性格和眼神卻更像她爸爸。

           高亦偉勾起嘴角,給方小舒下了判定,隨后便看都不看卓曉一眼抬腳就走,也不管身后的卓曉怎么喊他,就跟沒聽見一樣一路疾行,很快消失在了拐角處。

           被丟棄在原地的卓曉忍不住哭了出來,她才剛剛遇到那么可怕的事,受了一溜兒的排擠,他居然一點都不關心她,還總是盯著另外一個女人看,她真的完全沒辦法接受。

           卓曉紅著眼眶在公安局辦理完了最后的手續,打了輛車自己回了家。

           她和高亦偉住在同一間別墅,兩人從她十六歲那一年就開始在一起,他幫了她很多,而她也為他付出了最寶貴的青春和真心,但對方近些日子來對她越發冷淡了,他甚至已經好幾個月不回家,不見她一面,如果不是她今天鬧出了這種事兒,他肯定還不會理她。

           卓曉承認,那個男同學在學校里對自己動手動腳的起因也有她****對方的因素,她的確有引導對方對她的回應產生錯誤的理解,但她并沒有真的想****給對方。

           在她心里只有高亦偉一個人,就算他大她很多,就算他們的感情不被世俗接受,她都不會再有其他人。

           只是,方小舒的出現讓卓曉不得不懷疑,自己或許只是某個人替身。

           這件事她必須查清楚,不然很可能會威脅到自己的地位,也讓她失去自己深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