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0章
          方小舒沒有和薄濟川一起直接回家,而是在醫院門口下了車,先行到醫院檢查身體,等薄濟川把薄晏晨送回學校之后再來接她,自己趁這個時間做好檢查。

           堯海市市醫院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大醫院,這里的檢查結果自然不需要質疑,方小舒抱著相信權威的心態來到這里,想要看看自己是否是懷孕了,她計算了一下月事的時間,自己這個月的確遲了半個月沒來,她心里猜測了七分八分,覺得自己肯定是懷孕了,檢查的時候全程都面帶笑容,可是當得到醫生的權威結果之后,方小舒卻再也笑不出來了。

           因為設備先進,檢查也不復雜,所以出結果時間并不長,方小舒坐在椅子上聽著對面女醫生柔和地敘述,只覺一盆冷水潑到了她身上,將她從頭到尾凍得冷冰冰的。

           “很遺憾方小姐,你并沒有懷孕,嘔吐可能是胃部受涼的征兆,您最近還是多保養一下胃比較好,您有病史,如果不注意保養很容易出大問題。另外,我必須告訴您一個壞消息,您的檢查結果顯示,您恐怕很難會有孩子了?!贬t生輕聲細語地說完,擔憂地望著對面滿臉茫然的方小舒,似乎是怕她想不開,醫生柔聲安慰道,“不過也不是百分百不可能有,幾率還是存在的,只是一切還得看運氣……”

           “我可以……懷孕的幾率,有多少?”方小舒沙啞地開口,喉嚨干澀,聲音里充滿了酸楚。

           女醫生同情地望著她,停頓了一下,道:“……臨床上有百分八十的不孕是可以治療的,不過方小姐,以我之前給您進行的系統和全面的檢查來看,您的結果,不太樂觀?!?br />
           醫生這是怕她接受不了才沒直說吧,方小舒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倒霉,她想或許是這么多年糟糕的生活習慣和生活環境導致了她出這種問題,又或者是小時候有過什么不妥的行為造成了今天這個后果,反正不管怎么樣,結果就是這個結果,她不接受也得接受。

           方小舒深吸一口氣,沉思了一會,啞聲道:“我還有治療的價值嗎?”

           女醫生忙道:“可以試一試,我市的就醫條件還是不錯的,而且本院的大夫都是精英,方小姐當然可以試一試,當然,也不是說治療了就肯定能行,您的情況……”

           “我知道了,需要怎么做您告訴我吧,不管怎么樣我還是想試試?!笔前?,不試試怎么行,就算是百分之一的機會也要試試啊,不然……不然她害怕自己會失去薄濟川。

           剛想起薄濟川,他的電話就打了過來,方小舒按下接聽鍵,對方動聽低沉的聲音便響了起來:“在哪個科室?我去接你?!?br />
           方小舒忙道:“我下樓就好了,看完了?!?br />
           “好,結果……如何?”他問得很隱晦,語氣里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期待,方小舒體會到這些,眼眶忍不住發熱。

           她心跳得非???,感覺腦子快要炸開了,嘴上不由自主撒謊道:“沒什么,就是有點著涼,胃不太好,我開了藥吃,吃幾天就好了?!?br />
           她避開了他想知道的問題,也避開了自己該對他坦誠相對的病情,她實在做不到告訴他實話,她不能想象失去他她要怎么辦,雖然他絕對不是那種會因為她不能生育而離開她的人,但她無法想象這件事坦白后兩人該怎么相處,薄錚又怎么看待這件事。

           畢竟薄濟川是薄家的長子,薄錚目前的作法又全是打算要把一切交給他的征兆,薄濟川絕對不能是個不能有孩子的男人,而她也不覺得自己能夠一直狠心地拖累著他,看著他為自己出賣理想,混跡在官場,替她解決高亦偉,又同時承擔三大不孝的第一大。

           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

           薄濟川在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似乎舒了口氣,才慢慢道:“沒事兒就好,快下來吧,等你?!?br />
           方小舒“嗯”了一聲就掛了電話,強迫自己忽略薄濟川話語里輕微失望的語氣,與醫生又交流了一下需要注意的事項和接下來的治療便急匆匆下了樓。

           她一出醫院大門就看見了薄濟川黑色的奧迪車,她快步走到車邊拉開副駕駛的門坐上去,薄濟川那時正望著駕駛座方向的后視鏡發呆,被她拍了一下肩膀才倏地回過神來,朝她充滿歉意道:“不好意思,走神了?!?br />
           薄濟川注意到方小舒鼻尖很紅,臉色也很難看,立刻把車里空調溫度加大,脫掉西裝外套遞給她。她披著還帶著他體溫的外套,正想說什么,他便遞來一個保溫杯。

           “在晏晨學校要的,想著你不舒服,喝點熱水會好很多?!彼嫠龜Q開杯蓋,熱氣彌漫在兩人之間,方小舒眼眶不由自主濕潤了。

           她接過杯子,輕抿了一口,有一點點燙,但剛好可以喝,很溫暖,喝了胃也舒服了不少。

           方小舒緊緊捏著水杯,忍不住對正在倒車準備離開的薄濟川說:“你不要對我這么好了,要是有一天你不要我了,對我不好了,去對別人好了,我會受不了的?!?br />
           薄濟川有些無奈地笑了一聲,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帶著寵溺,隨后便專心開車,只是嘴上柔和地對她說:“我不會不要你的,也不會不對你好,更不會去對別人好,你可以安心?!?br />
           “……”可是,我卻隱瞞了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事,我不值得你對我這么好啊。

           方小舒將心里的話咽下去,抱著水杯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她眼睛望著窗外,眼神幾乎絕望。

           人真的很奇怪,嘲弄別人的時候總是以為自己不會做出同樣卑鄙的事,可等到自己做出來了,卻又不斷地給自己找借口,一點都不會自我反省和自我糾正。

           你自己傷害別人的時候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可別人傷害了你卻好像火山爆發一樣反應激烈,女人的心思真是連女人自己都猜不透,方小舒只覺得自己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自私到無可救藥。

           薄濟川感覺到她身上氣息不對,思索了一下還是開了口,只是沒有直說,而是拐著彎道:“只吃藥可以吃好嗎?醫生有沒有說要你去復查?我陪你去?”

           方小舒沒回頭,只是鼻音很重道:“不用了,那太麻煩你了?!?br />
           薄濟川握著方向盤的手一緊,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消失。他面無表情地將車子轉入彎道,視線掃過后視鏡,淡淡地說:“你別怕麻煩我。我最怕的就是你不麻煩我?!?br />
           方小舒后知后覺地轉過頭看向他,不確定地問:“濟川,你是不是生氣了?”她感覺到他說話的語氣和剛才不一樣,但她無法肯定,她現在腦子混亂,對自己的判斷完全無法信任。

           薄濟川倒是很坦然,也不掩飾,很干脆地回答了她的問題。

           他說:“我不是生氣,只是傷心,你剛才待我客氣得就像個摯友,而不是丈夫?!?/div>

      本站只收錄已完結小說,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站內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積極配合“凈網2017”專項行動,共同抵制網絡淫穢色情信息,一經發現,立即刪除。歡迎舉報!
      /侵犯版權/色情舉報/郵箱:ybducoom#gmail.com(#換成@)
      sitemap.xml sitemap.txt 熱門搜索 上久小說網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