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8章
          薄家的滿月酒,請的自然不會是一般人。

           公安局、檢察院、市政府方面都來了不少人,甚至還有一些和薄錚一起從首都回來的中央領導。

           這場滿月酒的桌數雖然不多,來得人卻全都身居高位,方小舒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有機會跟這些人打上交道。

           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更讓她深刻體會到自己傍上大人物。

           方小舒抱著一臉新奇地望著外面的閨女,眼神充滿愛意地凝視著薄濟川,薄濟川一邊招呼客人一邊兒哄著不停吵鬧的兒子,煩躁之于瞥見方小舒那讓人臉紅的眼神,干咳一聲再也沒敢埋怨他兒子吵了。

           吵有什么啊,再鬧能鬧到哪去?總比他媽好伺候多了!他媽那是快了不行、慢了也不行、力氣大了不行、力氣小了更不行,每次都弄得他精疲力竭恨不得第二天下不了**,他都不忍心回憶。

           薄濟川看著客人來得也差不多了,便讓方小舒把孩子交給了薄晏晨,自己地交給了薄錚,準備和她一起去換衣服。

           薄錚抱著自己的孫子,那小孫子臉上滿是稀奇地望向了他,一點都不哭了。

           薄濟川膛目結舌地看著這個小祖宗,人在爺爺懷里嘟嘟嘟笑得可高興了,哪還有半分在他懷里哭時的樣子?

           薄濟川猛然想起,這小子似乎只有在他懷里的時候才哭,為什么?

           方小舒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疑問,立刻認真地告訴他說:“你太帥了,他嫉妒?!?br />
           這話實在太順耳,薄濟川聽完了便情不自禁勾出一抹淺笑,他牽著她去隔間換衣服,換好了衣服之后,便是司儀主持的環節,方小舒一開始還好,還很淡定,可等到兩人要上臺的時候,她終于還是緊張起來了。

           “我萬一踩到裙擺怎么辦?”方小舒握著拳問。

           薄濟川自上而下俯視著她,那表情要多冷淡就有多冷淡,目光犀利到了一定程度,于是方小舒悟了。

           “我沒事兒了,我不緊張,我不緊張?!彼媪丝跉?,和薄濟川一起走出了隔間。

           因為是滿月酒和婚禮一起辦,所以不會像辦婚禮那樣什么環節都有,但也基本上不缺什么。

           薄濟川和方小舒在眾人的掌聲中重新互換了一次戒指,喝了個交杯酒,隨后感謝了一下大家來捧場,然后便回到隔間換衣服了。

           方小舒一換完衣服,就坐在椅子上不肯出去了,她表情十分賴皮地看著薄濟川說:“我不想出去了,我感覺糟透了,你跟我說說話吧,不然我治愈不了?!?br />
           “怎么了?”薄濟川不解地問,“為什么感覺那么糟?”

           方小舒捂住臉,懊惱地說:“我剛才上臺的時候忍不住提婚紗了,我老覺得那婚紗往下掉啊,總覺得自己被看光了,可是我提裙子的動作更明顯,人家……人家該怎么想啊……”

           原來是因為這個( ̄_ ̄)

           薄濟川汗了一下,坐到她旁邊安慰道:“沒事兒,請的都是長輩,同齡人不多,你不用太在意?!?br />
           “易周和劉胤他們可都來了!人家還隨禮了呢!”方小舒紅著眼睛看著他。

           薄濟川低頭吻上她的唇,親昵地蹭蹭她的額頭說:“沒事兒,他們怎么看你都不重要,關鍵是在我眼里你今天很美,那就足夠了?!?br />
           方小舒半信半疑道:“真的?”

           薄濟川:“真的?!?br />
           方小舒開心地環住他的脖頸,在他嘴上重重了啵兒了一個,可啵兒完了,卻聽見薄濟川繼續一臉正經地說:“不過知道害怕了,也是一件好事兒?!?br />
           “………………”

           方小舒二話不說站起來就走,薄濟川跟著她離開隔間,走到主坐上和她坐在一起,只見方小舒理都不理他,接過閨女哄著,開始悶頭吃飯。

           薄濟川眼巴巴地看著,也不好當著外人的面兒說什么,只好也悶頭吃飯了。

           兩人磨磨唧唧的,直到回了家也沒能成啥事兒。

           倒是因為薄錚,兩人再次有了個詳細地交談。

           薄濟川把要和薄錚一起去醫院的事兒告訴了方小舒,方小舒主動要求陪同,薄濟川現在可不敢惹她,生完孩子的女人啊,就是個火藥桶,一點就著。

           薄濟川開車帶著薄錚和方小舒一起去堯海市市醫院,方小舒坐在副駕駛閉目養神,還是不理他,于是他為了避免尷尬,就放了點音樂。

           這樣一路表面融洽暗里折騰的到了醫院,薄錚優先下了車,明顯是感覺到他們倆之間氣氛不對,人家那是什么眼睛,能看不出來這些么?

           薄錚勾著嘴角心情不錯地在外面等著,果然看見方小舒和薄濟川也很快下了車,方小舒和他打了招呼便在前面帶路,薄濟川怏怏地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尷尬地和他一起走進了醫院。

           他們兩個實在是堯海市太出名的人物,人們看見他們都不自覺地放慢了腳步,有幾個年輕人似乎還想上來要簽名。

           薄濟川眼疾手快地打開電梯,自然沒人會和他們搶電梯,他也樂得輕松,進了電梯就關上了門兒,避開了那幾個妄圖來要簽名的人。

           把他們當什么了,歌星嗎?還簽名。。。。。

           薄濟川的情緒和薄錚如出一轍,方小舒夾在兩個男人中間,不免有些尷尬,于是她無意識地朝薄濟川那邊兒挪了一下。

           薄濟川見她主動靠近自己,以為事情有轉機了,正想低頭和她耳語幾句,就聽見她壓低聲音道:“我現在一點兒也不想和你講話?!?br />
           薄濟川聞言,表情變得有些傷心,方小舒心里都快樂瘋了,面兒上卻一點兒都沒表現出來,其實她是故意跟他鬧著玩兒的,她怕他太專心想著薄錚的病情會過于壓抑,這樣找點兒別的事給他轉移思路,他就不會太鉆牛角尖。

           顯然她的工作是有用的,當薄錚開始做檢查的時候,薄濟川便緊張了起來,方小舒無奈地嘆了口氣,握住他的手安慰道:“沒事兒的,爸精神不錯不是嗎?你看醫生表情也沒什么不妥?!?br />
           薄濟川舒了口氣,點了點頭,忽然道:“你不生氣了?”

           方小舒撓撓他的手心兒說:“我壓根兒就沒生氣,你真以為是火藥桶???”

           薄濟川有些遲疑地看著她,似乎在判斷她在說謊還是說真話,方小舒干脆任他觀察,隨后問道:“你能判斷出來我是真的不生氣還是強顏歡笑?”

           薄濟川皺起眉,給出一個十分矜持的答案:“不一定?!?br />
           “那你還看?”方小舒有些不解。

           薄濟川別開視線望向做完檢查回來的薄錚和醫生,輕聲說:“我不能判斷出來,但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不生氣了,我都會把你哄到真開心的?!?br />
           方小舒無法不被他看似不在意實際卻很認真的話感動,她和他一起站起來跟醫生仔細詢問了一下薄錚身體的情況,醫生所說的信息和薄錚告訴薄濟川的基本一致,看來薄錚沒有說謊。

           得到這個回答,薄濟川大大松了口氣,薄錚已經不年輕了,能再活個十幾二十年也不算是少了,而且就算想讓他永遠長命百歲,那也不現實,與其為了不可能實現的幻想難過,還不如為可以得到的東西高興。

           現在只要薄錚不過于勞累,或者太激動,隨身帶著藥,那么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檢查結束之后,薄濟川開車帶著薄錚和方小舒回了家,顏雅等在客廳,神色有些憔悴。

           她看見跟在薄濟川身后的薄錚,表情復雜而凝重地走上前,咬唇道:“我有些話想跟你說,你有時間嗎?”

           薄錚掃了她一眼,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拒絕道:“我和中央幾個同事一起回來的,飛機馬上就要到時間了,不好讓人家等著,你有什么事兒等我下次回來再說吧?!?br />
           他完全沒提打電話的事兒,那是因為他自從離開堯海市去首都工作之后,就沒再顏雅打過一通電話。他會經常給薄濟川打電話,薄晏晨也常常接到他的電話,唯獨她,從來沒有。

           顏雅知道薄錚不愛她,卻沒料到他對她竟然連一點親情都沒有。她忽然發現自己這么多年來的付出都是無用的,就算她為薄家做再多,薄錚也不會稀罕。在他心里,薄家的媳婦永遠都是徐恩,是他在房間里每天都要祭奠,就連去堯海市也要隨身帶著照片的女人。

           顏雅發現她在薄錚心里就是個污點,是個導致徐恩去世導致他與薄濟川關系不和的污點。

           這么多年了,她總覺得自己在他心里多多少少還是有一點兒位置的,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

           “我知道了?!鳖佈庞行┗秀钡剞D身朝臥室走去,背影比過去消瘦了不少,再也不像方小舒第一次見到她時那么精神靚麗了。

           是的,薄錚沒有離開時還感覺不到,可他走了之后,顏雅就發現了他們之間的差距。

           即便是朝夕相處十幾年,她也走不進他的心,他放在心尖上的,始終是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