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7章
          薄錚是在給孩子辦滿月酒的前一天回來的,他這次回來看起來瘦了很多,以前的西裝穿在身上顯得有些大了。

           顏雅沒說什么,只是默默地給他定了幾套新的,倒是方小舒忍不住再次想起了上次的VcR事件,于是她又跟薄濟川提了一下這件事。

           薄濟川思索了一下,道:“我去跟他聊聊?!?br />
           方小舒點頭,神情不太自然地說:“嗯……爸他以前可能有很多做錯的地方,但畢竟是我們的爸爸,他如果真的生病了,還是要趕緊去治啊,別瞞著咱們,要不到時候……”她抿起唇沒再說下去,下面的話不說薄濟川也能明白了。

           其實她倒不是有多圣母,她只是希望薄濟川將來不要留有遺憾,如果薄錚真的有什么問題,而他是最后一個發現的話,以薄濟川那樣的性格,就算是對薄錚也會十分愧疚吧。

           薄濟川自然明白她的用心,沉默地應下之后便起身出門了。

           方小舒在房間里忐忑不安地等著,電視上里正在播新聞聯播,國內歡天喜地國外恐怖襲擊的各種新聞接連不斷,卻不能讓人高興一點。

           要是薄錚真的出事兒了怎么辦呢?

           其實方小舒不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但她嫁的人是薄濟川,他家里如何跟她關系不大,而且他也不是那種靠著父親來完成一切的男人。

           他花的每一分錢,以及如今贏得的身份地位,全都是靠他自己的努力。

           即便一開始他可能是借助薄錚的便利踏板而有了一個好的施展才華的機會,但走到這一步他已經是被所有人都認可的合格檢察長了。

           方小舒這些擔憂,薄濟川也不是沒有。

           他雖然在心里始終無法徹底原諒這個父親,但自從他忽然轉了性子開始接納方小舒,還幫助他把那件事攬到手中解決掉的時候,他就已經沒有當初那么記恨他了。

           薄濟川下樓的時候,薄錚還在客廳里收拾東西,他不會停留太久,參加完滿月酒便會飛回首都,首都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處理。

           薄濟川看著他明顯比去之前消瘦很多的身形,又聯想到方小舒發現的問題,忍不住抿緊了唇。

           如果薄錚真的離開了,薄濟川恐怕不會太好受。方小舒的擔心是絕對有必要的,因為這畢竟是給了他生命,辛苦養育他幾十年的父親。

           薄錚整理東西時,聽到有腳步聲便回過了頭,他看到是薄濟川從樓上下來了,便又轉回了頭,很隨意地問:“這么晚了怎么還不睡,明天還有的忙活呢,可別出錯兒?!?br />
           薄錚向來如此,在任何事情上都囑咐他慎重小心,不要出錯,從而養成了他如今三思而后行的好習慣。

           薄濟川心里五味陳雜,雙手抄兜走到他身邊,幫他整理需要帶走的東西,沒頭沒腦地問了句:“最近身體怎么樣?在那邊兒吃得不好么?看你好像是瘦了?!?br />
           薄錚動作一頓,隨即十分自然地回答道:“這不是響應國家號召,勤儉節約不剩菜嘛,每次做得都不多,一個人住,也懶得太費事兒?!?br />
           薄濟川不動聲色地觀察著薄錚,他的氣色并不好,但他強撐著那種很有精神的說話聲給人一種他只是稍微有些累了,但其實很好??删唧w好不好,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薄濟川覺得跟他薄錚這種久經官場的人比還是嫩了點,于是也沒什么好拐彎抹角的,直接地說出了自己的來意:“你是不是身體哪不舒服?上次你傳過來的那個錄像是在醫院里錄的吧?”

           薄錚頓時停下整理東西的手,有些尷尬和不知所措地愣在了。

           薄濟川見他如此反應,自然知道方小舒的顧慮是真的成為事實了,他不禁有些煩躁地說:“你要是生病了就去治,不要硬挺著,要不然身體夸了是想讓誰心里不舒服?!”

           薄濟川的話有些沖,說完了他自己就先后悔了,立刻改口道:“對不起,我有點激動,我不是那個意思……”

           薄錚安撫地拍拍他的肩,低聲道:“我知道?!?br />
           薄濟川疲憊地捂著臉坐到一旁的沙發上,薄錚干脆也放下東西坐到了他對面,他靠在沙發背上看著自己的兒子,神色帶著一股懷念和留戀。

           “既然你已經察覺到了,我也就不瞞你了?!北″P緩緩說,“去年檢查出來的,還是心臟的問題,也沒成想能堅持這么久,在首都發作過一次,住了一段時間的院,治療效果不錯,所以現在出院了?!?br />
           薄濟川怔怔地望著他,半晌后才問:“醫生怎么說?”

           薄錚雙手交握,仰頭看著天花板:“沒事兒,說是配合治療,不要勞累,就沒什么大事兒?!?br />
           薄濟川有點想發脾氣,他很少控制不住自己脾氣,無非也就是面對兩個人時才會這樣,一是方小舒,二就是薄錚。

           這兩個人總是可以很輕易地讓他喪失所有風度。

           “你說清楚點兒,支架兒了沒,在哪個醫院看的?”薄濟川面無表情地問道。

           薄錚將視線轉到他身上,笑得有些傷人自尊:“我以為你巴不得我趕緊死呢?!?br />
           “說的那叫什么話!”薄濟川站起來有些焦躁地看著他,“我是你兒子不是你的對手,我為什么要讓你死?!”

           薄錚見他生氣了,急忙站起來安撫,他將薄濟川按回沙發上,放緩聲音說:“我沒騙你,支架兒了,當時搶救時給支的,醫生說了,好好養著,活個二十年不成問題?!?br />
           “是么?!北ɡ湫σ宦?。

           薄錚回到沙發上,嘆了口氣道:“其實我一開始也沒料到自己還能活這么久?!彼坪跤行┗腥?,“我本來沒想治,我倒是挺希望自己趕緊死,哪想到當時開著會發作了,人家送我去了醫院,居然趁著我昏迷給我心臟支架……”

           “發生這么大的事兒你為什么不給我打電話?為什么不讓人通知我?”薄濟川依舊有些憤怒,他的眼眶紅紅的,顯然氣得不輕。

           的確,再也沒有老人生病卻不肯治療也不告訴你這種事讓人糟心了,一旦發現之后,不但會承受那種擔心父母因為生病而離開自己的恐懼,還要承受不被信任與被排除在外的難過。

           薄濟川雙手撐著額頭沉默下來,薄錚靜靜地看著他,很久很久都沒說話。

           客廳里很安靜,兩父子誰也沒有再主動開口,薄濟川想,他不告訴自己,大概是想自己一個人安靜地死在外面的吧。當時他出事兒的時候他應該正在醫院陪方小舒待產,估計薄錚也是怕事情傳過來會影響方小舒生孩子。

           想到這些,薄濟川便不知該如何跟他繼續交談了,他站起身,欲言又止地望著薄錚,最終只是道:“明天滿月酒完了我陪你去醫院復查,如果跟你說得有出入,你……”他想說什么,卻最終什么也沒說,轉身快步上樓去了。

           方小舒終于等到他回來,連忙想要詢問他事情如何,可看見他眼眶紅紅的,一副難得不淡定的樣子,就什么話都問不出來了。

           事情很明顯地擺在那了,如果她再開口問那不是戳他痛處嗎?

           方小舒沉默地掀開被子,攬著薄濟川****躺好,替他脫了鞋,蓋好被子,將他擁在懷里。

           薄濟川難得沒抗拒她這么母性光輝的行為,側身靠在她溫暖柔軟的懷里,聞著鼻息間屬于她的味道,沉默半晌,嚴肅地說:“你以后要是身體出了什么問題必須告訴我,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就……”

           方小舒感興趣地問:“你就怎么樣?”

           薄濟川遲疑半晌,來了一句:“我就也不告訴你?!?br />
           ……這個威脅還真是……非常管用。

           方小舒連忙認真地應下來:“好的,沒問題,你放心吧,就算是感冒發燒我也告訴你,長痘痘也告訴你,內分泌失調也告訴你?!?br />
           薄濟川被她這副認真的模樣逗笑了,笑得有些酸澀和無奈。

           她雖然看不見在她懷中的他是什么樣的笑容,卻可以聽見他笑聲中的苦澀,她心疼地摩挲著他的后背,柔軟的襯衫下是他挺拔的脊背,她嘆了口氣,柔聲道:“爸爸會沒事兒的?!?br />
           薄濟川窩在她懷里,沉默了很久才輕輕地“嗯”了一聲。

           方小舒其實挺好奇的,但現在問這個不是時候,等明天早上他冷靜一點再問吧。

           她有些自己的猜測,她之前見過薄錚生氣,那時薄錚都是捂著心口,這是不是說明,他可能是心臟方面出了問題?

           心臟出了問題,可大可小,心臟方面的權威很多,因為它是人類最重要的器官,治療條件也相對完善,不過這種地方的病變一旦發生,就很容易要了命。

           有的時候你甚至來不及治療就已經沒命了,所以這事兒還真的不好判斷。

           看薄濟川的反應,他雖然挺難過,但還沒有真的崩潰,那說明薄錚的問題應該是可以解決的。

           估計,他已經想好了接下來該怎么辦吧,她所需要做的,就是在此刻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