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6章
          薄濟川的動作很快,不到一周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請柬也發出去了,婚紗和禮服也全都安排妥當,這就要帶著方小舒和兩個寶寶一起去拍婚紗照了。

           方小舒和薄濟川人手一個,抱著自家孩子從車上下去,進入婚紗店,惹來一陣駐足圍觀。

           漂亮的孩子是十分招人喜歡的,尤其是這對兒漂亮的孩子還是龍鳳胎,而他們的父母又是那么登對。

           薄濟川抱著早就換好拍照時要穿衣服的兒子坐到椅子上,這間婚紗店雖然已經是堯海市這種第一直轄市里最好的了,但他還是不夠放心。大人也就算了,沒那么多講究,小孩兒,尤其是剛滿月,一切都還很嬌嫩,所以須要格外注意,婚紗店的東西能不用則不用。

           薄濟川和方小舒輪流換衣服,換得差不多的時候薄晏晨也放學趕過來了,他是來幫忙的,放下書包后便幫著方小舒抱起了一直在鬧騰的小少爺,兒子跟薄晏晨很親近,雖然薄晏晨因為要上課而見面機會不多,但每次見到都會找他要抱抱。

           方小舒欣慰地看著跟小叔叔玩得很高興的兒子,手里輕輕拍著自己的寶貝女兒,等著薄濟川換好衣服出來拍照。

           薄濟川應該也是擔心孩子,換得很快也很匆忙,出來之后還是方小舒幫他整理的領結。

           一切準備就緒,攝影師便開始給兩個大人一雙兒女拍內景。

           因為有剛滿月的孩子,所以不能開閃光燈,于是拍照的過程就有些慢和嚴謹,為的是照片出來效果好一點兒。

           這一折騰,就直到晚飯時間才結束。

           孩子早就累了,得虧出來之前喂過一次,否則估計得在婚紗店鬧起來。

           其實他們已經夠聽話了,拍照的時候沒哭沒鬧,很配合攝影師的吆喝,讓他們倆看哪兒就看哪兒,可有鏡頭感了。

           回去的時候,方小舒坐在后座上帶孩子,薄晏晨就坐在副駕駛和薄濟川聊天。

           他似乎有說不完的話給他哥哥聽,說得素來對開車十分如臨大敵的薄濟川很懊惱,直接一句“閉嘴”就把他所有的話給堵了回去。

           薄晏晨怏怏地閉嘴,可憐兮兮地瞥了他一眼,坐在副駕駛委屈地對手指。

           方小舒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薄濟川從后視鏡瞪了她一眼,那眼神包含著很多東西,她讀出了一個最令她亢奮的,那就是:走著瞧。

           走著瞧?什么走著瞧?薄濟川能有什么事兒讓她瞧的?無非就是……

           想到可能是自己察覺到的事兒,方小舒反而高興起來,朝后視鏡里拋了個媚眼,這下薄濟川可淡定不能了,方向盤猛地轉了一下,車里的人全都晃了一晃。

           “哥看路??!”薄晏晨緊張地提醒他。

           薄濟川十分罕見地翻了個白眼,干脆不再理那個十分擅長惹他生氣的女人,將車并道,然后拐彎兒。

           很快就回到了家里,一回家薄濟川就直接把孩子全都交給了薄晏晨。身為一個大二的學生,薄晏晨已經有能力看好兩個孩子了,何況樓下還有顏雅在,不會出問題。

           薄晏晨是很喜歡兩個孩子的,完全沒有拒絕他哥的指派,興高采烈地接受了這個任務。

           薄濟川交代完了兩個孩子,就轉頭看向了方小舒,他戴著眼鏡,鏡片之后漆黑的眸子有些尖銳,方小舒覺得整個人好像火山一樣燒得非常激烈,一步也在這呆不下去了,匆忙地朝樓上跑去。

           薄濟川緊隨其后跟著她進了房間,方小舒忽然有些害怕,于是進屋就鉆進了浴室,頭也不回道:“好累啊我去洗個澡!千萬別找我!”

           薄濟川眼疾手快地從后面環住了她的腰,被她挺~大的力道帶進了浴室,于是干脆直接用腳把門兒踢上了。

           “你……”方小舒掙扎著,為難道,“我要洗澡你也跟著啊,快出去快出去?!?br />
           薄濟川脫掉風衣掛在浴室門后的衣架上,隨后便開始解領帶,然后是襯衫、皮帶,最后……

           “薄濟川你身材真是越來越好了……”方小舒紅著臉看著他敞開的襯衫里面那線條優美的小~腹,以及微微拉開的褲子~拉~鏈里特別的象征,無意識地吞了吞口水。

           薄濟川動作一僵,總覺得自己好像被調~戲了……

           方小舒忽然不躲了,熱情地上前摟住他的腰仰頭深深地吻住了他那雙有些微涼的唇。

           薄濟川閉上眼輕輕地“唔”了一聲,被動地被她吻著,整個人靠在浴室的門上。

           方小舒踢掉鞋子踩在他鞋尖上,兩人的舌~頭~纏~綿~悱~惻著,很快他們便全都呼吸急促起來。

           薄濟川輕笑一聲,貼著她的耳朵問:“喜歡和我這樣么?!?br />
           聽著那個在法庭上咄咄逼人衣冠楚楚的檢察長說出這樣的話,實在是讓被調~戲的人無法不心甘情愿。

           方小舒后撤身子與他面對面,撅著嘴點頭:“喜歡?!?br />
           薄濟川頷首,接著問:“有多喜歡?”

           他低低沉沉的聲音讓她剛剛淪陷,就再次迫不及待。

           她紅著臉抱住他,在他耳邊喃喃道:“最喜歡!”

           薄濟川輕笑出聲,好像很開心似的,方小舒順應本心地將手探向兩人仍在結合在一起的地方,自下而上輕輕撫弄著他兩顆圓形的東西,惹來薄濟川一陣僵硬。

           “唔…嗯……你做……什么?”他咬住她的脖子,卻根本沒用力氣,“怎么這樣放肆……”

           “不行么?”方小舒咯咯地笑著反問。

           所以說,女人在這方面事情上,還是比較被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