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9章
          薄錚很快就回首都工作去了,解決了他的問題,離法院宣判的日子也不遠了。

           這段時間,公安局將三清會等黑幫徹底打壓了一遍,其中不乏周郡汝等躺著也中槍的黑歷史大戶。

           其實方小舒已經不記得這人是誰了,只是偶然一次出去買菜的時候在街上碰見,被強行搭訕之后她才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

           “你是誰?”方小舒戒備地看著他,左右掃視周圍,這里是菜市場,他看起來是一個人,應該不敢亂來,亂來她就叫人!

           周郡汝無奈地看著滿臉防備的方小舒,低聲道:“我是周郡汝,你不記得了?以前你去酒吧街找薄檢察長的時候……”

           方小舒猛地回憶起來,原來這個就是領著一幫****小弟的那個混黑道兒的啊。

           她想起來之后看著周郡汝的視線更不善了,對于做這種不干凈買賣的人,她向來沒什么好印象。

           周郡汝見此,有些后悔告訴她自己是誰了,他摸摸鼻子笑著說:“就是碰上了您,出于禮貌來打個招呼而已,這不是最近薄檢察長組織打/黑激情四射,我那邊兒日子也不好過嘛,我都被逼著學好了?!彼麛傞_手掌,一副十分無奈的樣子。

           “您和我說這個干什么,我先生的事兒是他的事兒,跟我有關系嗎?”方小舒抗拒地斜睨著他,“抱歉,我還得回家做飯,沒什么事兒就先走了,再見?!彼f完就快步離去,心里不斷告訴自己一定要抽時間去學個駕照,這樣跑也跑得快一點兒!走路變數實在太多了。

           回到家里,方小舒一邊兒做飯一邊尋思,顏雅這幾天是怎么回事兒啊,感覺總是怪怪的,魂不守舍的,難道是和薄錚吵架了?

           她這邊兒正想著顏雅呢,顏雅就出來了,她扶著額頭,看見方小舒在廚房,不由露出疑惑的表情。

           方小舒連忙道:“濟川早上說想吃我做的糖醋排骨,所以我就去買了點兒來,想給他做點兒?!?br />
           顏雅聽完她的話沒有很快回應,她神情有些恍惚,沉默半晌來了句:“你真幸福?!?br />
           方小舒剝蒜的手一頓,若有所思地凝視著她,顏雅虛弱地離開臥室門口,緩緩走向沙發區。

           她坐下之后給自己倒了杯茶,望著窗外的景色凝眸喝了起來。

           說實在的,最近顏雅老了很多,好像一瞬間漲了十歲,方小舒印象里那個會偶爾張羅著打打麻將,十分注意****和形象的女人似乎不見了。這一切改變都是在薄錚第二次離開后發生的。

           回想起薄錚離開前拒絕和顏雅談話的情景,方小舒大概猜到了發生了什么,薄錚大概是……對她態度很不好吧,要不然她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

           不過這些都是人家二老的事情,與她無關,等這個星期高亦偉的案子結束,她和薄濟川就要帶著孩子回碧海方舟住了,到時候應該也不會再和這邊兒有什么聯系,顏雅怎么樣,那都是她年輕時候造的孽,她應該早就料到自己會有這一天,做了錯事總是要遭報應的。

           不屬于你的,你強求不來,就算勉強對方娶了你,你的后半輩子也不會幸福。

           強扭的瓜不甜,這句古訓是對的。

           方小舒這邊兒正在切蔥花,那邊兒門鈴就響了,劉嫂正在樓上幫她帶孩子,顏雅又那么虛弱,所以方小舒就很自覺地洗了洗手自己出去開門了。

           這個時間,這個日期,約莫著是送婚紗照的人來了。

           方小舒打開門,果然看見婚紗店的人大包小包地等在外面,她立刻把大門全都打開,讓店員將大包小包搬進來,又簽收了相冊,這才禮貌地將他們送走了。

           再次回到屋里時,方小舒發現顏雅不知何時蹲在了那堆照片兒旁邊,拿著其中一本相冊一張張翻看著。

           方小舒關好門,禮數周全地走到她旁邊陪伴著,微笑著說:“拍得不是好,孩子太鬧,效果很一般?!?br />
           顏雅搖搖頭,笑得很淡,整個人看上去都有些飄:“不,很好,俊男美女,拍出來的婚紗照自然是最好看的?!彼χχ鋈豢人云饋?,方小舒忙接過相冊扶著她坐回沙發上,給她倒了水讓她喝下去,幫她順著背,顏雅擺擺手,喝下水后輕聲道,“我沒事兒?!?br />
           都這樣兒了還說沒事兒呢?她跟薄錚到底怎么了,難不成是鬧離婚呢?不能夠啊,薄錚那樣的身份,鬧離婚那就是丑聞了,怎么可能呢?

           方小舒心里想法千遍萬化,把顏雅送回屋里休息之后就回廚房繼續做飯了,外面那一攤子東西她是搬不動,還是等著薄濟川回來再挪吧。

           薄濟川中午回來吃飯的時候,一進門兒就聞見了糖醋排骨的味,往里邊兒走一點又看見婚紗照送來了,照片上他和方小舒一人抱著一個孩子,他笑得矜持有度,方小舒笑得花枝爛顫,孩子們則一臉好奇地望著鏡頭,拍得那叫一個有譜兒。

           薄濟川失笑地放下相冊,心情很好地脫掉外套掛好,又將空調溫度開得低一點,拿出手帕擦著額頭的薄汗慢慢走向餐廳。

           餐廳里,餐桌上已經擺了一桌子菜,全都是他愛吃的,這可真是難為方小舒了。

           方小舒一轉頭就看見他一臉贊許地站在那,忍不住道:“你想得對,是挺難為我的,你這人兒哪兒都好,就是太挑剔,吃個飯就跟強迫癥似的,很難讓人發覺你到底喜歡吃什么?!?br />
           薄濟川眼睛微微睜大,對于方小舒這么明顯的指責有些接受緩慢,半晌才道:“我有嗎?”

           “你沒有?!狈叫∈媸缚诜裾J,“我剛才瞎說的,你最好伺候了,給什么吃什么?!彼竭^薄濟川想去拿碗筷,可薄濟川卻抬起手臂攔住了她。

           方小舒不解地抬頭,一臉疑惑地看著他,薄濟川望著她認真地說:“我這樣的如果算是挑剔的話,那你應該也挺挑剔的,而且跟我還是一個級別的?!?br />
           “什么意思?”方小舒皺起眉。

           薄濟川彎腰湊近她耳邊,低低沉沉地說:“你每次不是嫌我太快,就是嫌我太慢,要是速度適中了,又嫌我力道輕重不好,你不是和我一樣難伺候么?”

           “……”方小舒瞬間紅了臉,十分難為情地瞪著他,薄濟川那一臉勝利者的姿態實在討厭,惹得方小舒接受無能,于是方小舒也豁出去了,從一開始她就是個女****了,現在她難道還會輸給他嗎?

           方小舒干脆不去拿碗筷了,直接關上餐廳門將他推到了門上,低頭去解他的皮帶。

           “你做什么!……”薄濟川驚呼出聲,堅貞不屈地拉緊自己的皮帶,方小舒見此路不通,干脆停止進攻,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餐廳的窗戶是馬賽克的,開在左邊兒,從他們這個角度外面看不見什么,而且就算看見了方小舒也不在乎,有什么啊,沒見過人家夫妻感情好喜歡玩各種PLaY嗎?

           方小舒此刻還系著圍裙,這會兒剛入秋,天氣還很暖和,所以她穿得還是短裙。

           這會兒她輕巧地透過圍裙把里面多脫光,只穿著粉紅色的棉布圍裙站在他面前,叉著腰怒視著他,一副你不讓老娘脫你衣服,老娘就脫自己衣服的****架勢。

           薄濟川口干舌燥地看著她,腦子都亂了,解開襯衫扣子想要脫下來披在她身上,但對方卻趁機將襯衫奪了過去直接丟到了一邊兒,然后跳起來雙腿夾住他的腰吻上了他的唇。

           薄濟川“嗯”了一聲承受著她突如其來的攻擊,無奈地托著她的身子朝前走了幾步。

           他把餐桌旁邊的椅子拉到一邊兒,將擺在餐桌上的菜全都拿下來扔到椅子上,然后將椅子再朝一邊踢了踢到,最后把方小舒放到了餐桌上。

           方小舒只穿著一件圍裙躺在餐桌上分開雙腿,咬著食指雙眼迷蒙地看著他:“濟川快點兒,我要……”

           薄濟川崩潰地瞪著她:“你知不知道這是哪兒!現在是吃飯的時間,隨時可能會有人來!”

           方小舒一臉無辜地甩了甩一頭黑發,表情嫵媚地說:“濟川快去鎖門,快去關窗,濟川快回來?!?br />
           “……”

           薄濟川必須承認,她這個樣子殺傷力真的很大。平常她兇的時候他都沒辦法拒絕她了,現在她故意扮乖巧,裝作天真無邪的溫柔樣子,他就更沒有辦法拒絕她了。

           薄濟川有些羞恥地轉身將餐廳門鎖上,然后一聲不吭地把餐廳的窗戶關好,轉過身時方小舒已經從長方形的餐桌另一頭兒爬了過來。

           她雙臂撐在餐桌上,雙腿跪著朝他爬過來,只穿著一件粉色圍裙,及腰的黑色長發如春泉般從肩膀滑下來,薄濟川整個人僵在了原地,連呼吸都給忘記了。

           “濟川,你硬了?!狈叫∈媾吭诓妥肋@頭兒,翻了個身躺在那,分開雙腿之后屬于女性的私密位置一覽無余,“快來!”

           現在這種時候如果不去的話,那薄濟川就得改名叫薄下惠了,自從他認識方小舒,他的廉恥心就已經離他越來越遠了。

           他現在算是明白了,她的目的就是要讓他變得和她一樣沒下限!

           劉嫂下樓來想問問做飯的人需不需要幫忙,卻聽見了餐廳里的可疑聲音,老人家有什么沒經歷過?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事情,于是劉嫂立刻原路返回上了樓,感嘆大少爺夫妻感情好的同時,又不由在心里暗嘆了一下這白日宣淫真是世風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