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3章
          方小舒從薄家出來哪兒也沒去,她很冷靜地考慮了現在的情況,然后打車去了碧海方舟。

           薄濟川在碧海方舟的房子雖然不住了,但一直都有鐘點工打掃,現在這種情況去住酒店不方便也不安全,住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再好不過。

           方小舒將行李隨手放在客廳里,疲憊地坐到一旁的沙發上,她抬頭睨了一眼掛鐘,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

           冬天黑得很早,現在外面已經黑漆漆的了,也許是有點陰天,今天的夜晚來得比往日更早,而且也更寒氣逼人。

           方小舒打開空調,走到窗戶邊望著亮起燈火的小區,慢慢的,她見到雪花飄落了下來。

           下雪了。

           快到年底了,堯海市才迎來今年的第一場雪,這座城市今年對人們溫柔了不少。

           方小舒在窗戶上哈了口氣兒,纖細白皙的食指在玻璃上寫下“濟川”兩個字,就那么盯著看了好一會兒,直到霧氣化成水珠好像落淚一樣滴落下去,她才轉身回到了沙發邊。

           方小舒然發現,她好像總是在晚上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和薄濟川分開,難道這就是天意?

           打開電視機,方小舒雙腿交疊歪著頭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盯著電視畫面發呆。

           屋子里有點人說話的聲音,總不會顯得太過空曠和慎得慌。電視機明亮的屏幕被周圍的一片黑暗襯得有些刺眼,方小舒盯著看了一會,再挪開視線時眼前會有模糊的白光。

           她現在有一種感覺,她寧可被丟進最恐怖的電影里,也不愿意一個人呆在這兒一秒鐘。

           頭疼地撫額,方小舒忽然聽到了電視上提到了“薄濟川”三個字。

           她愣愣地抬頭,正看到堯海電視臺在播新聞,播的是這幾天薄濟川與哪些人參加了哪些會議,發表了什么講話和報告,電視畫面上他英俊清減的臉龐十分上鏡,雖然參加會議的人有很多,但攝像師的鏡頭卻一直對著他,大概是覺得讓大家知道堯海市有一位這樣英俊又能干的市長秘書會顯得比較有面子吧?

           薄濟川真的是個很有氣質的男人,你也許可以說他的五官并非無人可比,但他身上有一種非常特別的格調與風度,他既能讓你覺得被他禮貌對待了,又能疏離淡漠地與你保持距離。

           這大概相等于,他非常善于揣摩別人的心思,可以三言兩語便讓大部分牛鬼蛇神神魂顛倒迷失方向。

           方小舒慢慢將視線從電視里認真參會的薄濟川身上移開,關了它起身走到電腦前坐下,打開電腦百無聊賴地上網。

           薄濟川很少使用這些數碼產品,除了手機之外,只要不是必要,他基本不會上網。

           方小舒漫不經心地瀏覽著堯海市的新聞和地方論壇,沒有發現什么令人愉悅的新聞,比如三清會被連鍋端了之類。于是她便轉戰到了微博,隨意地看著別人發的生活記錄。

           忽然,方小舒的精神集中起來,因為她看見了一條關于薄濟川的微博。

           他還真是無處不在。

           她之所以看見這條微博,并不是因為博主在微博里寫了薄濟川的名字,而是因為這條微博掛在轉發排行里。

           發微博的博主地址填寫的是堯海市,發的內容是幾張路過堯海市政府門口時偶然拍到的薄濟川的照片,照片上薄濟川一身中規中矩的黑色西裝,胸前別著參會胸卡,面上沒有一絲不必要的表情,開門、上車、離開,一整套動作行云流水,干凈利落。

           這連起來的幾張抓拍照片被轉了數以千次,標題更是被冠上了“最帥公務員”的大招牌,方小舒看著下面的評論,看著看著就刷新不了。

           她疑惑地關閉瀏覽器重新打開,顯示該微博已被刪除。

           哦,原來是被查水表了。她干脆直接關了電腦,鉆進一樓的客房倒在**上睡覺,只不過她實在沒辦法睡著。

           睡不著的原因很多,其中有一個是因為有個很特別的人給她發了一條短訊。

           其實這個號碼之前給她發過幾次短訊的,說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話,例如“太傻”、“做得不錯”“膽子挺大”這種,可是她根本都不認識他。

           她當時只以為是什么詐騙短信,從來沒放在心上過,對方大概也察覺到了她的想法,所以這次他帶上了自己的大名。

           一帶上大名,方小舒再看那些云里霧里的短信就只覺脊背發冷了。

           這一次他發的是:下雪了,碧海方舟住著冷么?

           他的署名是:高。

           ……

           高。

           她認識幾個姓高的?

           除了那個人之外沒有第二個。

           方小舒立刻關了手機,起身跑到客廳快速拉上所有窗簾,然后從窗簾的縫隙朝外望去,雪花已經覆蓋了地面,使她的視線更清晰了些,她看到外面一片平靜,毫無異樣。

           奇怪……

           高亦偉葫蘆里賣的什么藥,裝神弄鬼!

           方小舒煩躁地拉住窗簾鎖好門回到了客房,將房門再加了一道鎖之后躺回**上蒙住被子努力讓自己睡著,不停地數著羊。

           她在這邊使勁催眠自己,薄濟川也在那邊使勁催眠自己。

           他試了七八種辦法努力讓自己睡著,可沒有一種有用。

           薄錚和顏雅已經知道了不育事件的真相,但他們誰都沒多說什么,他想這大概是薄錚要求的,所以外面才會一片平靜。

           現實很平靜,可是他的心卻無法平靜下來。

           他想,也許他真的是一刻也離不開她了。

           她僅僅走了不到十個小時他就忍不住想給她打電話了,理智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撥通了對方的號碼,他緊張地正想掛掉,就聽見那個冰冷毫無感情的女音道:“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撥?!?br />
           “……”居然關機了。

           這是什么意思,怕他對她糾纏不清么?

           薄濟川怔怔地盯著手機,忽然拿起外套起身出了門,不顧外面風雪正大,開車便走了。

           薄錚從窗戶朝外看去,只看見秋葉銀的途銳遠去的背影。

           他什么都沒說,放下窗簾該做什么做什么。

           薄濟川緩慢地開著車,又打了幾次方小舒的電話,全都是關機不通。

           他心里特別堵得慌,急得不行,于是只好騷擾了顧永逸,把電話打到了人家那里。

           “顧局長,麻煩你一件事,幫我查個人,看看今天中午十二點到目前為止,哪家酒店有這個人入住?!北ㄩ_口便說了自己打電話的意圖,顧永逸還在加班,正好可以幫他查,薄濟川掛了電話差不多半個小時,顧永逸的電話就回了過來。

           “抱歉薄秘書,這個身份證今晚在本市已知酒店里都沒有入住記錄?!鳖櫽酪莶缓靡馑嫉卣f。

           薄濟川捏著手機沉默了一會兒,心里只有兩個猜想,一個是好的,一個是壞的。

           “謝謝,麻煩你了,就這樣兒,再見?!北⊕炝穗娫?,調轉車的方向,朝碧海方舟開去。

           他現在是去認證好的猜想,那就是方小舒只是回到了他在碧海方舟的別墅,并沒有去別的地方。

           而那個壞的猜想……

           由于那個猜想實在太糟糕,薄濟川十分抗拒繼續思考下去。

           車子飛馳在鋪滿雪花的街道上,薄濟川挑的是很少有人走的路,倒沒有堵車的問題,只是他開得太快了,車子有點打滑,并且減速和剎車時很不安全。

           萬般無奈下,薄濟川放緩了速度,按照和大眾一致的步伐慢吞吞地開到了碧海方舟。

           他利落地跨下車,走到別墅門口,抬手想要開門,但在推開門之前動作卻又頓住了。

           他突然有點不想知道她到底在不在里面了,因為他不知道如果她不在這兒,他該怎么辦。

           一想到她可能有危險,他有可能會失去她,他心里就難過得不行,好像有刀子捅在里面使勁攪一樣。

           薄濟川深深地吸了口氣,擰眉推開了門,腳步很輕地走了進去。

           他關好門,在看見放在客廳里的行李后就放下了所有的心,直接鎖上了房門。

           薄濟川走到二樓的樓梯口,卻又調轉方向朝一樓的客房走去。

           他轉了轉門把手,果然鎖著。

           薄濟川毫不猶豫地從口袋取出備用鑰匙將門打開了,他一打開門,就看見了站在門里盯著外面看的方小舒,被這幅畫面給嚇了一跳。

           “是你?”方小舒似乎也被嚇了一跳,她松了口氣,扔掉手里的臺燈柱,轉身朝床鋪走去,背影消瘦而憔悴。

           她還沒走幾步就不走了,因為有人從后面抱住了她,緊緊地攬著她的腰吻著她的耳垂。

           “嗯……”方小舒毫無準備,被薄濟川突如其來的襲擊弄得忍不住輕哼出聲,那壓抑而甜美的聲音讓兩個人的身體都有些僵硬,氣氛里似乎多了點旖旎的東西。

           “放松?!北ㄉ硢〉亻_口,雙腿貼著她的腿,抵著她一點點朝前走,然后從后面將她壓在了前面的墻上。

           當他喃喃地對你低訴著情話的時候,你很難抗拒那股從頭到腳的酥麻,幾乎不需要對方多費力氣,便可以輕易達到高/潮。

           薄濟川忍不住低低地笑了一聲,那種從胸腔發出的沉沉的笑令她耳根發軟,她無力地癱在他懷里,艱難地承受著他依然高聳不破的欲/望。

           “你知道我為什么要這么做嗎?”

           意識模糊時,方小舒似乎聽見薄濟川沙啞地詢問著她什么,但她已經沒有力氣回答他了。

           薄濟川將她嬌媚的模樣盡收眼底,他忍不住在心里問自己,你怎么就這么愛她,又在心里回答自己,你就是這么愛她,你真的很愛她,真的很愛。

           薄濟川舒了口氣,低聲道:“其實我也不知道,一開始只是因為對象是你,可久而久之,連我自己都忘了我為什么要這么做,一切為你都成為了習慣?!彼涌焐?下的速度,頂撞進出的地方有****的聲響發出,他聲線顫抖地說,“就像你說的,你是個爛人,混蛋,自私又狹隘,他們都討厭你……”

           方小舒倒抽一口涼氣,嚶嚀聲伴著鼻音從她口中吐出,她憤恨地打斷了他的話,說:“你愛我!……”

           “是!”薄濟川不假思索地咬牙應下她的話,迅速頻繁地在她身體里進進出出,最終盡情地發泄在了她的體內。

           是。

           是的。

           所有人都討厭你,但是我愛你,就是這樣,就是這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