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5章
          這之后薄濟川忙碌了很久,元旦在即,農歷年也不遠了,他希望可以在過春節之前結束這件事,那么到時候全家人就可以過一個好年。

           一個月之后,薄濟川和顧永逸一起去了首都,對外只說是參加會議,而真正要做的是什么,除了他們本人和薄錚之外誰都不知道。

           當然了,方小舒自然也是知道內幕的,作為一個合格的妻奴,薄濟川可謂是世界頂級水準。

           高亦偉得知薄濟川離開了堯海市,又審視了一下自己目前的處境,有那么點預感猜到事情可能跟自己有關系。他沒想到薄濟川的動作那么快,那么迫不及待,就像當年的方漸鴻一樣。

           方小舒的母親何悅當年是一所中學的教師,她漂亮溫柔,話不多,對待所有的學生全都一視同仁,從沒有過任何偏見,包括對家境貧寒學習成績又差勁的高亦偉她也是十分盡責。

           高亦偉那時候還是個少年,看著自己漂亮溫柔的老師,心里滋生出了不太正常的傾慕。

           其實說起來,高亦偉自己都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有點心理****,畢竟一個少年,愛上比自己年長不少的老師,又隱忍數年,考入重點大學,一心一意想著要和老師天長地久,這怎么看都有點奇怪。往輕里說,這也得叫戀母了。

           那時候何悅并沒有把高亦偉的表白當真,高亦偉高中畢業去念大學之前是對她表白過的,但當時有很多人都擁抱了她,她所有的學生都對她傾訴著對師長那種感激與仰慕,唯獨高亦偉所說的“喜歡”與他人不同,她又怎么能分辨的出來呢?更何況,她早就已經結婚了。

           何悅是學校的老師,可她的丈夫卻是黑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哥,他的身份會使她在生活和工作中有很多不便,所以她一直都對外隱瞞自己已婚的事實,就連當初懷了方小舒,也是請了一年長假說是身體不舒服需要靜養。

           而他們有了孩子后,何悅便一直在說服方漸鴻放棄黑道,做些干干凈凈的生意,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將來也背負著這么陰暗的背景。

           方漸鴻被她說通了,在方小舒六歲那年,也就是高亦偉去念大學之后,金盆洗手了。

           所以,當高亦偉大一中期從學?;氐郊依锾接H時,就得知了何悅早就已經結婚了的消息,并且老公還是曾經的黑道大哥。那一年,他還不到二十歲。

           高亦偉曾經在社會上混過一段時間,那時候他還很小,純粹是好奇和叛逆,直到遇見何悅他才收斂的。他自然不會陌生方漸鴻是什么人,他一瞬間有了一種被背叛的感覺,他明明記得自己去念大學之前何悅對于自己的表白還很和顏悅色,還說“老師也喜歡你”的,怎么突然就莫名其妙結婚多年了?

           高亦偉不再去念大學,他蹲守在學校門口等待何悅,終于在一次放學的路上堵到了她。

           對于高亦偉深重瘋狂的感情和想法,何悅驚呆了,并且一口回絕,她對他的糾纏十分厭惡和抗拒,見到他就好像見到洪水猛獸一樣避如蛇蝎,后來更是直接讓方漸鴻每天去接她下班。

           她倒是沒對方漸鴻說出讓他接她下班的原因,大概是想給高亦偉個“活下去”的機會吧,可高亦偉根本就不在乎。

           高亦偉一次次冷笑地看著何悅坐上方漸鴻的車離開,心里的怨恨日益加重,驅使他最終走上了不歸路。

           那是個讓人永遠無法忘懷的冬天,高亦偉加入了與方漸鴻曾經仇怨最大的三清會,并且用兩年的時間爬到了三清會老大最信任的位置,帶著那些亡命之徒趁著方漸鴻意識最薄弱的時候,將方家人以及何悅全都殺掉了。那個時候他也不過才二十出頭兒。

           高亦偉永遠忘不了他朝何悅開槍時方漸鴻擋過來的身影,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死在那里,以他的身后和手下的保護,他原可以逃離的,但他為了救被抓住的何悅死掉了。

           龍頭死了,爪牙群龍無首自然天下大亂,而失去了丈夫的何悅也無法接受這一切,在一片忙亂之中永遠閉上了眼睛。

           高亦偉沒想到那場讓人不愿回憶的戰斗里會有人活下來,直到十幾年后他功成名就,抓到了那個平日里自己十分信任稱兄道弟的臥底。

           何書宇也是死在他手里的,他查了何書宇的通訊錄,除了有些疑似警方的目標,再也沒有其他人。高亦偉原本以為這已經是最后一個了,卻沒料到還會碰見方小舒。

           方家人的生命力實在是太強了,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活了這么多年,高亦偉都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了,反正此刻,他是沒什么****再去殺掉那么一個小女孩,其實若非何書宇欺騙他這么多年,令他實在傷心,重溫了那種被何悅“背叛”的心情,他也不會痛下殺手。

           而如今,薄濟川想做什么他再清楚不過,他阻止不了,也沒想阻止,他早就想到自己會有那么一天,他一直都在等這一天的到來,現在是個不錯的時節,今年的冬天就和那年的冬天一樣讓人想要做一點兒不合時節的錯事,只不過這次他已經學會了如何管好自己血液里的躁動與狂熱。

           ……

           薄濟川去開會大概去了半個月了,今天是自上次他們吵架和好后的一個多月之后了,再過幾天就滿兩個月了。

           這兩個月,方小舒在薄家生活得還算自在,薄錚也不提不育的事,顏雅也不再提孫子的事,薄晏晨放寒假回家休息,家里多了一個有朝氣的孩子,氣氛倒還算和諧。

           這一天,方小舒本來好好地在上班,卻忽然感覺到胃部一陣抽痛,于是她趕忙拿出隨身帶著的胃藥想要吃,可是忽然又想起是藥三分毒,每次疼了都吃藥,會不會讓自己懷孕的幾率降得更低?

           方小舒隱忍地咬了咬唇,緩緩放下了胃藥,拿起外套艱難地站了起來,朝對面的蔣怡抱歉地說:“不好意思小怡,我胃不太舒服,先走一會兒?!?br />
           蔣怡忙道:“不舒服?那快去醫院看看吧,最近薄秘書不在,這兒也沒什么事,沒關系的?!?br />
           方小舒點點頭,臉色蒼白地離開了辦公室。

           她下樓的速度很慢,周圍路過的人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倒也沒多說什么,有比較熟的女同事還扶了她一段路。

           方小舒出了大門十分感激地向對方道了謝,到街上打了個出租車就去了醫院。

           她并沒去看胃,而是直接去了之前幫她做診斷的那位女醫生的科室,詢問自己吃胃藥是否會對身體不好這件事。

           女醫生見她疼得厲害,從自己的抽屜里抓了把紅棗泡了水給她暖胃,方小舒喝了一杯,果然感覺好了一點兒,于是她又喝了一杯,靜靜地靠在病床上按著自己的胃。

           “薄先生怎么沒陪你一起來呀?”女醫生已經知道了他們夫妻坦白的事,薄濟川之前也陪著她來做過一些治療和拿藥,她和這對兒小夫妻還算熟悉,所以也沒見外。

           方小舒放下杯子虛弱地笑著說:“他去首都開會了,估計得月底才能回來吧?!?br />
           女醫生嘆了口氣,點點頭:“他們這一行要忙起來那是真忙,不然反而會遭人口舌?!?br />
           方小舒隨意地“嗯”了一聲,百無聊賴地盯著杯子發呆,這時女醫生忽然說了句話,惹來她十分怔愣,她說:“誒?我怎么覺得你比前些日子胖了?”

           方小舒呆呆地摸摸臉,訥訥道:“有嗎?”她按在胃部的手挪到肚子上,似乎的確胖了點兒。

           女醫生眼睛很毒,這次距離方小舒第一次檢查出來無法受孕過去了快兩個月時間,方小舒的月事還是沒有來,女醫生得知此后立刻再次給她做了檢查,得到的結果令兩人大為意外。

           “我懷孕了?!”方小舒不可思議地看著女醫生,“不是說……我很難懷孕嗎?”

           女醫生一臉笑意:“是挺難的,看來是治療起了作用,薄先生也夠賣力,現在胎兒雖然不是很穩定,但總算是懷上了,幸好你上午沒亂吃胃藥!”

           方小舒被女醫生那句“薄先生也夠賣力”說得面紅耳赤,他賣力什么啊,除了在碧海方舟那次做得比較放肆,之后他都在忙,有時候回來想意圖不軌也是十分趕時間,做得都比較匆忙。

           方小舒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臉熱得她忍不住抬手捂住了兩頰,低低地笑著說:“是真的嗎?您確定嗎?不會是誤診吧?”

           “不會的?!迸t生一口保證道,“我看婦科這么多年,從來沒出過錯,你就放心吧?!?br />
           方小舒喜不自勝地站起來,羞澀地說:“我、我去打個電話!”

           女醫生欣慰地看著她:“嗯,快去吧,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薄先生,讓他也高興高興?!?br />
           方小舒連連點頭,常年冷漠的臉色掛上了燦爛的笑容,竟讓女醫生一時錯不開眼,不由在心里嘆道,果然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這么漂亮的姑娘,也只有薄先生那么好的男人才配得上。

           方小舒激動地拿著手機到科室外面撥通了薄濟川的電話,電話沒響幾聲薄濟川就接了起來,他那邊有點吵,似乎是在外面,他接了電話便說:“小舒?怎么了?有什么事兒嗎?”

           她一般在他工作時間很少給他打電話的,現在在這種時間打來,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自從他們和好之后,方小舒已經很少對他有那么強烈的控制欲了,這個電話讓薄濟川不得不升起一絲憂慮,難道是高亦偉趁著他不在有什么動靜?按理說不應該的,他離開之前特地跟薄錚打了招呼,薄錚他是完全放心的,方小舒應該不會有事兒才對。

           薄濟川的擔心顯然是多余的,薄錚還年長他好多呢,在這種事情上怎么可能輸給他?高亦偉自然近不了方小舒的身,今天方小舒打這個電話,可是要給他一個驚喜。

           “那個,我……”方小舒有點不知道該怎么表達,聲音有些顫抖,吞吞吐吐了半晌,才十分羞怯地說,“濟川,我、我懷孕了……”

           “唔…嗯?!”薄濟川一開始只是下意識應她,可反應過來她說了什么之后忍不住一驚,正在他周圍做采訪的記者見他面露異色不由有些好奇,薄濟川立刻躲開人群,轉到安靜的地方向方小舒詢問道,“你說什么?懷孕了?真的???”

           方小舒的手不自覺在墻上輕輕劃著,心情也不知該說是激動多一點還是欣喜多一點,總之她現在非常不淡定,連聲音都有些沙啞了:“……是醫生說的,我也不知道,應該是真的……”說完這話方小舒就發覺自己語無倫次了,深呼吸,清嗓子,重新說道,“是真的,真懷孕了?!?br />
           “我馬上回去?!闭谑锥奸_會的薄濟川立刻下了決定,安撫了心情緊張的方小舒之后立刻開始安排自己的行程,以最快的速度結束了自己在首都的事情,三天之內就趕回了堯海市。

           一下飛機,薄濟川就立刻從機場車庫提了車往家里趕,現在是夜里八點多,方小舒應該在家才對,他沒有給她提前打電話,打算給她個驚喜。

           薄濟川在回家的路上路過一家花店,看見一束粉薔薇開得正好,那嬌艷嫵媚的樣子就好像看見了方小舒一樣,于是他毫不猶豫地停下車將那束花捧回了家。

           方小舒這個時候已經吃完飯躺在**上在看電視了,薄濟川已經出去半個多月了,她獨守空房的時間卻超過半個月。在堯海市,薄濟川也曾因為忙而夜不歸宿過一陣子,她知道他都是為了解決她家那點破事兒,一點都不敢埋怨他,可這心里頭卻還是寂寞都冒酸水兒了。

           任她怎么都想不到,薄濟川會提前回來,還捧著一束美麗的粉薔薇。

           他一身嚴謹的黑西裝,頭發梳得一絲不茍,戴著副金絲眼鏡,一副學者般風度翩翩衣冠楚楚的模樣,看上去紀律性很強,身上洋溢著濃郁的規則氣息。

           只是,那束粉薔薇卻讓他身上原本的氣質蕩然無存,那被鏡片遮擋的桃花眼被那嬌艷的花朵襯得更明顯了,看得方小舒不由一笑。

           薄濟川有些尷尬地將門關好,把公文包放到門口的立柜上,生硬地問:“笑什么?”

           方小舒靠著床頭,躺在大床中央,一頭黑發披散在枕頭上,將她的臉襯得愈發嫵媚動人,左眼角下那顆痣配著她那柔順的黑發和白皙的皮膚,有一種既干凈又****的感覺。

           “薄濟川,你知道粉薔薇的花語是什么嗎?”方小舒見他把花插在花瓶里,脫掉外套轉身朝她走過來,便望著側身坐到床邊的他問道。

           薄濟川思索了一下,他對這些東西一點兒都不擅長,想了半天也想不到,于是只好起身側躺到她身邊,攬住自覺自發靠進他懷里的姑娘,虛心求教道:“是什么?”

           方小舒聽他這么問笑得更開心了,一臉得意道:“我就知道你不知道粉薔薇的花語,不然你肯定不會買它的!”

           “到底是什么?”薄濟川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方小舒吻了一下他的臉,他的臉上還帶著冬日的冷意,她心疼地抬起她溫暖的手幫他摸摸臉又暖暖手,將他的手緊緊包裹在自己的小手里,溫柔地說:“這是你第一次送我花,雖然有點烏龍,但我還是很開心,謝謝你濟川?!?br />
           薄濟川干咳了一聲,睫毛輕輕顫抖,轉移話題道:“所以呢,花語到底是什么?”

           方小舒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意,輕飄飄地說:“粉薔薇的花語是,我要嫁給你?!?br />
           “………………”他真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