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9章
          薄錚去中央之前,薄濟川將方小舒懷的是龍鳳胎的消息告訴了他,他雖然并沒有表現的欣喜若狂,但卻有明顯的喜悅之色。

           他重重地拍了拍薄濟川的肩膀,用眼神示意顏雅離開之后,讓薄濟川坐到他旁邊,倒了兩杯茶,父子倆各自一杯,緩緩喝了起來。

           許久,薄濟川喝完了茶,薄錚才輕輕開了口。

           “你的眼光很好,小舒雖然家境不好,但是個好孩子?!?br />
           薄濟川不置可否,拎起茶壺添了一杯茶。

           薄錚端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然后長長地舒了口氣,說:“我就要去首都工作了,應該不能?;丶依?,到時候家里有什么事兒,你記得多照顧著點兒?!?br />
           薄濟川低頭飲茶,點頭道:“我會的?!?br />
           薄錚凝視著薄濟川的側臉,別人總是跟他說薄濟川長得像他,可要他自己說的話,他倒覺得薄濟川長得像媽媽。

           一想起徐恩,薄錚滿心的愧疚便涌了上來,他多年來從政為官,兩袖清風,自問對得起國家對得起黨,對得起父母對得起百姓,他在這世界上唯一對不起的,就只有徐恩。

           現在他已經沒有機會償還徐恩了,他只能將這一切都彌補在薄濟川身上,可就連這些彌補,恐怕他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世事難料,最脆弱的就是人的生命,有時候今天說了再見,就真的不知道第二天還能不能再見了。薄錚走到這個地步,才忽然有些恍然大悟,他似乎有些明白,為什么薄濟川會堅持做入殮師了。他也漸漸明白,自己的兒子對于母親的良苦用心,以及對自己的怨恨。

           薄錚長時間沉默,在一壺茶喝完后,才再次開口,語氣平靜,聲音帶著一些艱澀:“濟川,爸爸對不起你,這些年,都對不起你?!彼麌@了口氣,“但爸爸更對不起你媽媽,爸爸不怪你這些年一意孤行,爸爸希望你以后可以過得幸福,也算是對你母親有個交代?!彼p輕敲了敲桌面,望向房間里的書柜,沉聲道,“我年紀也不小了,如果以后我走了,我希望你可以善待晏晨,不要將對我的怨恨轉嫁到他身上,他不能選擇自己是否出生,錯不在他?!?br />
           薄濟川抬眼瞥了瞥他,收回視線后淡淡道:“我一直都沒有將那些想法轉嫁到晏晨身上,他是我弟弟,只是我弟弟,永遠都是?!?br />
           薄錚欣慰道:“這我也看出來了,你是我的兒子,也不愧是我的兒子?!彼⑽⒁恍?,“其實現在多好啊,你的事業如日中天,小舒的孩子也很穩定,我也高升了,眼看著還要當爺爺……這一切都很好,可惜了……”可惜他估計等不到孩子叫他爺爺那一天了。

           這些話薄錚沒說出口,跟薄濟川簡單地交代了一下在堯海市需要注意的事情和人員后,便讓他回去陪方小舒了。

           現在最需要薄濟川的是他的孫子孫女還有兒媳婦,至于他,既然上天對他這么仁慈,他就只能自己懲罰自己了。

           薄錚還是希望自己可以多活一段時間的,至少如果自己可以掌了大權,那么就算死了之后,也能給孩子們留點什么。

           這些想法,薄錚全都一個人承擔著,沒有告訴任何人。這種事獨自一人承受似乎有些太沉重了,但他卻覺得只有這樣才可以讓茍活于世的他稍微心安一點。

           日子一天天過去,薄錚很快就走馬上任了,他一個人去了首都,薄家只剩下了顏雅和方小舒還有薄濟川。

           薄晏晨已經開學了離開了,薄濟川上班離開后,家里就只剩下方小舒和顏雅了。

           如今已經是五月份了,近幾日薄濟川就要去檢察院任職,方小舒聽他說他會在堯海市檢察院做檢察長,檢察院的職位與法院稱呼不同,法院的一把手叫做院長,但檢察院最大的就是檢察長。

           在權利方面,檢察院檢察長其實要比法院更大,畢竟如果公訴方不提起公訴,法院就是想判誰的罪也只能干著急。

           方小舒懷孕六個多月,快七個月時,肚子已經非常大了,薄濟川剛剛到檢察院任職檢察長,有很多事情需要熟悉,也有很多關系需要接觸,所以她不想給他添麻煩,每天都按照他的叮囑按時運動和休息,有時間的時候還做一下胎教,看看書聽聽音樂。

           這天天氣非常好,吃完了午飯,方小舒趁著太陽很暖和的時候穿戴整齊出了門,順著小區的小路慢慢散步。

           因為她常出現,又是個漂亮的孕婦,還是薄家走出來的,所以小區里大部分人都認識她。

           她一出門兒,所有碰上她的人都會和善地跟她打招呼。

           方小舒已經學會不去深究鄰居們對她如此友善是因為薄家的地位還是出于好心了,反正人家已經對你友善了,你又不會和人家一起生活,干嘛還要費心思考那些毫無價值的東西呢?

           方小舒微笑著跟路過的鄰居打招呼,鄰居的兒子抬頭望著她,表情非常嚴肅,看得她不由一笑。

           鄰居見她似乎喜歡自己的兒子,便忙讓兒子喊她阿姨,可那長得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卻冷淡地哼了一聲,說了倆字兒:“胖子?!?br />
           “……”方小舒本來笑著的嘴立刻就歪了,鄰居十分尷尬地拉著兒子迅速逃跑,方小舒撅著嘴低頭看看自己的體型,決定打道回府。

           ?。。?!太丟臉了?。?!

           想當初她不算是回頭率百分百,那也是百分之九十五了,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長得好,因為她除了這點兒優點就沒別的了,可現在連這唯一的優點也被剝奪了,這可怎么辦?

           她得回去好好思考一下這件人生大事。

           方小舒原路返回,卻在轉彎時看見了一個不該出現在這里的人。

           只見不遠處的大樹下站著一個穿著藍色大衣的纖細身影,那與自己有些相似的五官讓她想忘記對方是誰都很難。

           是卓曉。

           她居然會出現在這里,說是順路偶遇,打死方小舒都不會信。

           方小舒十分警覺站在原地不再往前,從褲子口袋拿出手機撥通薄濟川的號碼,盯著遠處的卓曉,以防對方有什么特別舉動。

           這不能怪她,實在是高亦偉的人她根本就放心不下來。

           卓曉看見方小舒盯著她打電話,心里有兩個猜測,一是覺得她是打給她老公的,二便是覺得她是打給高亦偉告狀的。

           她在心里上更傾向于第二個猜測,因為只有這樣才符合她心目中方小舒搶走高亦偉的邏輯。

           卓曉一想到這些心里就十分煩躁生氣,她快步朝方小舒走過去,方小舒這時已經打完了電話,朝后方拐角處離開了。

           卓曉心一急,迅速跑了過去,跟著轉過拐角,然后就看見方小舒在和小區里一個男鄰居聊天。

           那位鄰居是做交警的,年紀在三十上下,身材高大結實,一看就很有安全感,卓曉見此腳步不由放慢,悄悄地漫步在四周,等待方小舒孤身一人的機會。

           方小舒大她那么多,怎么可能看不出來她那點小心思?她十分熱情地和交警同志聊天,那位同志今天輪休,下午也沒什么事兒,難得見到薄市長……哦不,現在可不能叫薄市長了,薄市長高升,如今可是在中央做二把手,升到最高位置指日可待,就更不用說薄家大少正在堯海市檢察院做檢察長,無論哪一邊兒打理好都可以平步青云,他不搞好關系怎么行?

           于是,方小舒熱情,交警同志就比她更熱情,那邊卓曉等得臉都紫了,這邊兒兩人還沒有分開的打算。

           方小舒和交警同志一路交談著往薄家走,這個時間持續了大概十幾分鐘,卓曉明顯是怕她回到家里再次失去機會,已經有些按耐不住了。

           她有點擔心卓曉會亂來,她現在懷孕快七個月了,如果因為她而出什么事兒的話,她真的沒辦法接受。

           索性薄濟川同樣也擔心這一點,所以很快就放下手頭的工作趕了回來,成功在卓曉打算沖過來之前,將車橫在了方小舒與卓曉之間。

           薄濟川飛快地跨下車,重重地甩上車門幾步走到卓曉面前,低著頭陰沉沉地盯著她,一字一頓道:“你想干什么?”

           卓曉被薄濟川嚇到了,她也是見過他很多次了,之前在市政府門口守著方小舒,雖然沒堵到她,但是??匆姳ㄟM出。

           在卓曉印象里,薄濟川是個十分有風度的紳士,她沒想到他也會有這么可怕的時候,這種總是很溫和的人一旦憤怒起來,要比高亦偉那種時常都陰鷙的人可怕得多。

           卓曉下意識后退了幾步,誰知這時后面忽然竄出了一輛車,車子開得飛快,顯然沒料到卓曉會忽然后退,一時來不及剎車和轉彎,只好不停地閃燈和按喇叭,卓曉嚇得都呆掉了,怔怔地看著明晃晃的車子朝自己撞來,本以為自己今天會死在這,卻在被車子撞上之前,由一雙冰冷的手扯住胳膊猛地朝一邊躲開了。

           卓曉詫異地抬頭,正看見薄濟川冷淡地松開扯著她手臂的手,轉身朝那輛停下來的車走去。

           車主已經下來了,對方表情也很驚慌,看見卓曉便破口大罵:“你他媽找死??!瘋了吧你!”

           她是瘋了。

           她想她的確瘋了。

           否則她此刻也不會覺得,方小舒的眼光真是不錯,這個男人竟然比高亦偉更讓人著迷。

           她覺得,她似乎也沒那么執著高亦偉了,她的愛情不該給不珍惜的男人,而該給這個剛剛救了她命的男人。

           卓曉將自己的想法想得很正確和直接,但她不知道的是,她這個年級的女孩根本不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愛,那種對愛的幻想讓她們對那些成功人士和厲害角色傾慕崇拜,很容易產生一種錯誤的畸形戀慕,這根本就不是愛,尤其是在她這種病態思想的人身上,這簡直是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