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0章
          薄濟川送走了驚魂未定的司機,便和那位圍觀的交警隨意地交流了一下。

           對方是認識他的,畢竟這么常出現在電視上的身影很難不認識,薄濟川被他纏得有點煩,干脆也不維持風度了,隨便敷衍了一句,就帶著方小舒離開了。

           方小舒上了副駕駛之后,薄濟川就繞到駕駛座打開門準備上去。

           在上去之前,薄濟川再次警告了卓曉。

           “我不管你來這兒是想干什么,但如果下次我再看見你為難我的妻子,我會直接報警?!北ň痈吲R下地俯視著身高矮小的卓曉,一臉冷冰冰道,“你在市政府門口亂轉的事兒,我也會一字不漏地報給公安局,你自己看著辦?!?br />
           卓曉聞言不由愕然,原來他知道自己那陣子總在市政府外面轉?那他為什么不趕她走?怕打草驚蛇??

           卓曉驚疑不定地看著薄濟川,對方說完話便頭也不回地上車走了,黑色的奧迪車消失在拐角處,卓曉忽然感覺心里一陣酸澀。

           為什么,為什么兩個人明明長得那么像,她還要比方小舒年輕,而方小舒如今懷著孩子身材臃腫美貌不再,自己卻還是比不過她?

           卓曉咬著唇,轉身快步跑出小區,打車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她需要好好考慮一下她下一步要怎么走,既然高亦偉那么無情,那她也不稀罕了,與其去追逐一個方小舒并不在意的男人,她更想奪走她孩子的爸爸,好讓她體會一下自己的痛苦感受。

           方小舒知道今天卓曉出現在這里來者不善,但她并沒放在心上,因為她知道薄濟川會處理得很好。

           她已經學會不去操心那些不會發生的事,因為現在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她去費心。

           薄濟川將車停到車庫,便牽著她的手進了屋,兩人一路回了臥室,關上了門,才好說起那些私密的話。

           薄濟川坐到方小舒身邊,替她把鞋脫掉,換上輕便的拖鞋,又在她脫掉外套后幫她把頭發扎上,她大大的肚子在他做這些的時候忽然鼓了一下,接著便好像里面有什么在踢她的肚皮一樣,不斷地鼓出來。

           薄濟川愣了一下,驚訝地看著方小舒的肚子,方小舒卻好像已經習以為常了,懶洋洋地躺到**上哀嚎道:“薄濟川你兒子和你閨女又踢我了!”

           薄濟川茫然地看著她:“我兒子……和我閨女?”

           他的手撫上她的肚子,清晰地感覺到手下有什么鼓出來,他驚得猛抬起手,又意猶未盡地再次撫上去,小心翼翼的樣子逗得方小舒咯咯直笑。

           薄濟川有些尷尬道:“抱歉,第一次,我……有點緊張?!?br />
           方小舒舒服地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瞇眼望著他:“可你兒子和閨女欺負我卻不是第一次了?!?br />
           薄濟川皺眉問道:“以前有過?”

           “當然?!狈叫∈孀饋?,踢了拖鞋****躺著,“這是胎動,都七個月了,這很正常?!?br />
           薄濟川神情有些復雜地垂下頭,喃喃道:“都七個月了……”

           “是啊?!狈叫∈嬉苫蟮乜聪蛩?,“怎么了?”怎么一副很失落需要摸頭的樣子?

           薄濟川忽然抬手捂住了臉,半晌才悶聲道:“對不起,我最近太忙了,沒好好陪你?!?br />
           “……”

           “你懷著我的孩子,那么勞累,我卻……”

           “夠了濟川?!狈叫∈娲驍嗨脑?,將他拉進懷里,盯著他的眼睛道,“是我該對你說抱歉才對,因為我你無法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因為我你要周旋在你不喜歡的環境里,因為我你要和你不喜歡的繼母住在一起,而我所有的忍耐和艱辛,所有的改變和努力全都是因為你,是你讓我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人,如果沒有你我根本不知道我現在還活不活的下去,你又有什么錯呢?你如果有錯,那就是錯在對我太好?!?br />
           薄濟川很少聽見方小舒說這么多話,而且還是心里話,他抬手撫過她圓潤的臉龐,嘴唇貼在她臉上,額頭貼上她的額頭,先是沉默了一會,才重重地“嗯”了一聲。

           見他如此,方小舒忍不住想開玩笑,于是她吊兒郎當地后撤身子,挑起他的下巴笑瞇瞇道:“不過如果你一定覺得愧疚,想要彌補我的話,等我生下這兩個小祖宗,你就……”她說到這里一頓,視線忽然迅速下移,定在了薄濟川的雙腿之間,嘴角勾起意味深長的笑意。

           薄濟川很給面子的僵硬了,方小舒滿意地看著他別扭的反應,忽然說起了卓曉:“今天那個女孩兒看你的眼神不對勁,你救了她一命,也得到了人家的芳心?!?br />
           薄濟川聽她這么說不由皺起了眉,思索一番,沉聲道:“那個女孩兒年紀還小,也不是無藥可救,只是跟著高亦偉學壞了而已,好好教育還是有救的?!?br />
           方小舒不屑道:“有什么可救的,見人就劈腿的女孩兒配上見縫插針的男人不是正好么?!?br />
           薄濟川一開始沒反應過來方小舒說得是什么意思,等他反應過來之后不由敲了一下她的頭,不贊同道:“不要老是說這些奇怪的話,以后你就是當媽媽的人了,小孩子的求知欲和模仿能力很強,你會教壞孩子的?!?br />
           方小舒撲到他身上,重重的身子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但他已經學會了不說,因為一說只會被壓得更窒息。。。。

           方小舒趴在薄濟川身上,看著他臉漸漸憋紅才滿意地后撤,托著腮靠在他旁邊道:“我還有更多教壞孩子的本事,你要試試嗎?”

           薄濟川神色沉重地陷入沉思,方小舒見他如此不由開口問道:“怎么了,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薄濟川認真地看向她,嚴肅地說:“我在想,你總是這樣,那以后孩子就要靠我的基因力挽狂瀾了?!?br />
           “……薄濟川你今兒晚上睡地上吧?。?!”

           ……

           小夫妻倆的生活很甜蜜,也很順當,但偏偏有人看不得人家順當,老是給人家添堵。

           這個堵兒方小舒倒是不知道,因為人家沒找她,找的是薄濟川。

           薄濟川發現,最近他上下班常會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四周,對方也不躲著他,被發現后就微笑著朝他打招呼,幾乎每天都背著畫夾到檢查院門口寫生,時間長了,連檢察院的人都知道有個漂亮的小姑娘看上了薄檢察長,每天都在門口蹲點兒。

           薄濟川是個潔身自好的人,尤其是現在方小舒還懷著他的孩子。

           他不會讓為他辛苦生子的妻子受到任何傷害,所以這些不好的傳聞也該到此為止。

           薄濟川整頓了一下檢察院那些八卦的人,檢察院的大喇叭嘴巴一個個都封了起來,而原本和高亦偉有關系的吳紹祺副檢察長,早就在他上任之前就被革職審查了。

           紀委已經介入了他的案子,等過不久,準備和高亦偉的案子一起提起公訴,數罪并罰。

           處理好了自己身邊的人,薄濟川便開始處理門外那個外人。

           他算是個說話算數的人,卓曉既然不識好歹,那他也必須讓她明白她這么做會有什么后果。

           薄濟川給顧永逸打了電話,公安局很快就派了人過來,做了這種本該由派出所來做的工作。

           卓曉被公安局的人沒收了畫夾帶回公安局之后,才后知后覺地明白自己被薄濟川舉報了。

           她被公安局以擾亂公務罪罰了一筆錢,因為她已經滿18歲,顧永逸又打了招呼讓他們罰的重一點,所以他們干脆又拘留了卓曉幾天。

           高亦偉從眼線那里得知卓曉是為什么被拘留的,只覺啼笑皆非。

           女人果然都靠不住,不管是老的還是小的,現在唯一靠得住的人,似乎就是那個正懷孕待產的女人。

           高亦偉對方小舒非常感興趣,但他不急,他還沒有****到去騷擾懷孕的女人,也沒有無恥到對孕婦出手的地步,他在等,等方小舒生完孩子再說。

           他很期待薄濟川的速度,看他是否可以在方小舒生產前將他送進監獄。

           事實上這件事的確很難,高亦偉的案子牽扯到的人太多,其中又不乏正在政府任職的人,所以想要對他提起公訴,必須是證據確鑿并且豐厚才可以。

           薄濟川不得不將日期一延再延,一直拖到方小舒預產期到了,都還沒能順利開庭。

           方小舒的預產期是9月12號,和薄濟川的生日是同一天,方小舒十分悲觀地發現,他們家里將再添一位處女座的男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