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3章 番外二薄晏晨后續
          方小舒和薄濟川搬出薄家沒多久,顏雅就病倒住院了。

           方小舒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一點都不驚訝,當初他們離開的時候她的狀態就已經很不好了,會住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方小舒沒料到的是薄錚對顏雅的態度。

           顏雅住院了,按理說薄錚作為丈夫怎么都得回來看一眼,最少也要打個電話慰問一下,可薄錚居然不聞不問。

           方小舒對這件事非常好奇,可薄濟川似乎也不知道內情,她更不想提起當年的事勾起他不好的回憶,于是便壓下了自己的好奇心。

           她原以為這個謎團估計永遠不會解開了,卻在回家幫顏雅拿換洗衣服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一份離婚協議書。

           蹲在衣柜前,看著藏在里面的離婚協議書,落款處已經簽上了薄錚瀟灑的字體,而另外一邊屬于顏雅的位置依舊一片空白。

           方小舒拿著這幾張紙抱著一些衣服站起來,將東西都整理好之后,撥通了薄濟川的電話。

           薄濟川正在上班,忙里抽閑接了她的電話,有些疑惑地問道:“什么事兒?”

           方小舒沒有很快說話,她沉默了半晌才道:“爸要和顏雅離婚,你知道嗎?”

           薄濟川正在翻卷宗的手一頓,眉頭擰了起來,旁邊的易周和劉胤立刻肅了臉,還以為發生了什么天大的案子。

           這事兒其實也算是挺大的,薄錚現在前途一片光明,已經坐到了中央里面的位置,要是以前在做堯海市市長之前離婚還好,現在離得話,落人口舌不說,對自己形象影響也很大。

           薄濟川微微蹙眉拿著手機沉默下來,周身氣壓越來越低,易周和劉胤互相換了換眼神,十分有眼色地退出了辦公室。

           薄濟川抬眼看了看關好的門,沉默了一會道:“一會兒我也去醫院,你帶著那份離婚協議書,等我?!?br />
           方小舒不太確定薄濟川想干什么,但無論他干什么她都是無條件支持他的,她一點都不同情顏雅,雖然她不知道薄濟川的母親當年和他們是怎么回事兒,但她總覺得這件事不那么簡單。

           今天堯海市的天氣很差,方小舒拿下駕照后出門就大多數是自己開車,她和薄濟川已經不在一個單位工作,他每天過來接她也不方便,她自己走的話要買什么菜回去也順手。

           方小舒拿了顏雅的換洗衣服就開著秋葉銀的途銳回到了醫院,作為薄濟川的老婆,既然薄錚和顏雅還沒正式離婚,她就有照顧病中的顏雅的責任,這一點她分得很清楚,從來不混淆。

           方小舒回到病房的時候顏雅正醒著,她沉默地盯著沒有拉窗簾的窗戶發呆,窗外陰沉著天氣就和她周身的氛圍一樣壓抑。

           方小舒無聲地收拾東西,顏雅忽然轉頭看向了她,搞得她挺不自在。

           “小舒?!鳖佈藕鋈唤辛怂宦?,嚇了方小舒一跳。

           “怎么了顏阿姨?你哪不舒服嗎?”回過神來方小舒便走到了病床邊,自上而下俯視著病中憔悴的女人,沒有過多的表情。

           顏雅搖搖頭,淡淡地說:“我沒事,只是想跟你道個歉?!?br />
           “跟我?”方小舒皺起眉,似有不解地看著她。

           顏雅點頭道:“一開始你和濟川在一起的時候,我反對過你們,態度不是很好,有說話不恰當的地方,你多見諒,不要記恨我?!?br />
           “……”說記恨了你的話,會不會顯得沒風度?可是騙人似乎也不太好。

           左右思索了一下,方小舒還是選擇了沉默,這是最好的回應方式。

           果然,見她不說話,顏雅似乎也悟了,有些悵然若失地笑了笑,轉頭繼續看著窗外說:“很多年前的那一天,也是這樣的天氣,我做了這輩子最錯的決定?!闭f到這個讓人心驚肉跳的話題,顏雅似乎有些茫然,略頓后忽然改口道,“不,我不后悔,如果重來一次的話,我還會選擇那么做?!?br />
           方小舒為難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這可怎么才好,薄濟川怎么還不來?

           說起薄濟川,薄濟川就來了,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面打開,薄濟川風塵仆仆地走進來,看都不看顏雅一眼道:“要講故事還是等我來了一起說吧?!北ɡ叫∈嬉黄鹱揭巫由?,朝方小舒一伸手,意思很明顯。

           方小舒默默地將薄錚和顏雅的離婚協議書取出來遞給他,他打開隨意一掃,只在具體條款處稍微花費了一點時間,隨后便丟到一邊問顏雅:“準備什么時候簽?”

           顏雅在被子下的手握成拳,疲憊地閉上了眼,不語。

           薄濟川也不急,靠在椅子上和她較勁,方小舒坐在他旁邊看著此刻充滿敵意與壞人氣質的薄濟川,頭一回發現他還有演反派的潛質。

           薄濟川的耐心在顏雅面前向來很好,左右能讓他失去耐心的人也就方小舒和薄錚了,于是顏雅很快就破功了,她睜開眼看向他說:“這么多年了,你們還是不愿意原諒我?”

           薄濟川微微一笑,斯斯文文地說:“原諒?你也知道自己犯錯了么?錯誤已經犯下了,并且已經有人因為你的錯誤而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你還讓我怎么原諒你?不然你讓我把你母親氣死試試?哦抱歉,我說錯話了,令堂早就不在了?!?br />
           “……”顏雅似乎有些接受不了,呼吸急促,眼睛不停眨著,看起來很不好。

           薄濟川別開視線不去看她此刻的狀態,姿勢不變,依舊坐在那里紋絲不動。

           方小舒吐了口氣,暗暗在心里告訴自己雖然薄濟川看起來似乎不是個記仇的人,但還是不要在原則性問題上惹他比較好,不然一定會死很慘。

           在兩人各懷心事地沉默時,顏雅卻忽然開口了,她的回答驚到了方小舒和薄濟川,因為她居然說……

           “好,我簽?!鳖佈培咧鴾I望著他們倆,“我簽,我簽了這份離婚協議書,我欠你們薄家的,就算是還清了吧?!”

           薄濟川冷淡地望向她,一字一頓道:“不,你永遠還不清,除非你死?!彼肋h不會忘記母親去世時不甘的眼神,母親握著他的手那么冷,看著他的眼神那么不舍,她有什么錯呢?為什么最后所有的罪責都要她一個人承受?為什么無辜的人要替有罪的人接受懲罰?!

           顏雅倒抽一口兩次,好像有點不行了,方小舒想去叫護士,但薄濟川抬起手臂擋住了她。

           “你瘋了!”方小舒壓低聲音驚恐地看著他。

           薄濟川薄唇輕啟淡淡道:“她沒事,這么多年她都活得好好的,就算為了薄晏晨她也不會死,這份離婚協議書的條件可很豐厚?!?br />
           “……”是的,來時她已經看過了,薄錚考慮的很周全,他給的錢不少,但卻全是劃在薄晏晨名下的,并且也只能薄晏晨動用這筆錢,顏雅遲遲不肯簽字的原因也有這一點。

           老了老了,居然還是要分開,而且自己還什么都得不到,也難怪顏雅不甘心了。

           顏雅雖然不是個好人,也不是個好妻子,卻是個好母親,這么多年來她對不起的人很多,卻惟獨沒有對不起薄晏晨?,F在她也不會。

           顏雅如薄濟川所說的那樣,安穩地簽下了離婚協議書,并且很快就出院了。

           她沒有再回薄家,而是讓人去拿了她的東西搬了出去,并且準備換一個城市居住。

           由始至終,薄錚都沒有回來看她一眼,更沒有打過一個電話。當他收到薄濟川發來的短信說“事情解決了”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這個結果了。

           當斷則斷,錯過一次就不該錯第二次,這么多年的時間已經足夠了,薄晏晨如今已經長大,父母的選擇他會理解。而且如果薄錚到了這個時候還不和顏雅離婚,恐怕死了他都沒臉去見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