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2章 番外一婚后生活
          方小舒和薄濟川的孩子三歲的時候,薄晏晨也已經快要大學畢業了。

           他是學醫的,學年比較長,比普通的四年制大學畢業生要晚出校門三年,其實他本來是想本碩博十年連讀的,但礙于某些不得已的原因,他最終選擇了本碩連讀七年。

           今年剛好是薄晏晨大學的最后一個學年,有堯海市醫科大碩士這么好的文憑,又有薄濟川和薄錚這樣優秀的哥哥和父親,薄晏晨的未來自然十分順水順風。

           不過薄晏晨也是個硬氣的,不想受父親和哥哥的幫助以及影響,于是他選擇了遠離堯海市。

           薄晏晨在眾多備選里挑中了偏南方的漢浦市,獨自一身背著行李坐上飛機踏上了陌生城市的路途。

           薄晏晨之所以做這個選擇,大部分是為了鍛煉自己以及證明自己的實力,另一部分就是,他在乎的那個人現在就在漢浦市。

           薄晏晨在讀碩士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姑娘,那個姑娘不是他們學校的,只是偶然一次機會來他們學校旅游,他們碰巧遇見,又碰巧有了一些接觸,才漸漸有了聯系。

           薄晏晨欣賞的這個女孩叫鐘可,是個非常漂亮有朝氣的舞蹈系姑娘,她身上擁有南方城市姑娘們特有的嬌媚與溫柔,身材相貌也頗有些方小舒當年的風姿。

           是的,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薄晏晨看女孩的眼光和他哥很像,薄濟川喜歡什么類型,薄晏晨就喜歡什么類型,這倒不是他戀嫂,他對方小舒那絕對是純潔的親情,可是在看姑娘方面,不知怎的,他就是喜歡那種看著舒服又不太愿意搭理他的類型。

           下了飛機,薄晏晨還沒走出飛機場就聽見了一個清脆的女聲在叫他,他疑惑地回過頭去,與薄錚和薄濟川一樣清俊雅致的臉龐上帶著不咸不淡地疏離,這讓熱情地跟他打招呼的女孩不免有些尷尬。

           “你好……薄先生?!闭f話的女孩看起來二十來歲,很年輕,個子不高,屬于嬌小型,對上將近一米九的薄晏晨,她顯得有些太矮了。

           顯然她對于自己的身高也認識得足夠深刻,于是她不自覺地朝后退了幾步,垂下眼掩飾眼中的自卑,有些尷尬道:“就是沒想到在這兒會遇見你,所以有些激動,抱歉?!?br />
           薄晏晨這時已經認出了這個女孩,她是和鐘可一起去堯海市醫科大參觀的女孩,她叫紀許,和鐘可是閨蜜,他來之前有給鐘可打過招呼,但卻沒告訴她,因為對于這個女孩,他……

           薄晏晨不知自己該說什么,總之,他知道紀許喜歡他,紀許表現得那么明顯他很難看不出來,可是在他的宏觀認識當中,他應該喜歡的是鐘可那樣的女孩,所以他從一開始就沒去在意和紀許的相處,大部分時間都在研究如何和鐘可相處融洽,忽略了她。

           不過雖然如此,但不知道為什么,現在在這里看見紀許,薄晏晨莫名生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喜悅,說起來他們也有幾個月沒見了,這期間他和鐘可倒是常電話和聊天,但跟紀許卻沒任何聯系,因為他們壓根沒有對方的聯系方式。

           紀許看著長久沉默的薄晏晨,心里酸得不是滋味兒,其實她一開始就想告訴他,鐘可早就有男朋友了,只是看他家世好又長得帥,不想放棄這個好機會罷了。

           鐘可還是在薄晏晨來漢浦市之前的七天才剛剛和前男友分手,她一直隱瞞著這件事和薄晏晨交往。

           在遇見薄晏晨之前,紀許從來都沒想過鐘可會是這樣的人,套用鐘可的一句話,怪只能怪薄晏晨太好了,只跟他在一起的話很難讓人有安全感吧……

           的確,這樣人真的很難讓人產生一種會和他一輩子的幻想,因為那太夢幻了。

           良久,還是薄晏晨先開了口,他的聲音里帶著不易察覺的困惑:“紀許?!?br />
           紀許愣愣抬頭:“怎么了?”

           薄晏晨無奈道:“你在機場做什么?”

           “……我、我那個……我剛回漢浦?!彼o張地解釋。

           薄晏晨微微凝眸:“那你的行李呢?”

           “!”紀許猛地回神,她只記得聽到鐘可說薄晏晨今晚到漢浦,但鐘可卻去唱K了,她怕薄晏晨不認得路出行不方便所以就來接他了,到了又覺得她這么突兀地出現太不合適,所以沒敢承認,如今可好……這可怎么辦……

           “我……我……”紀許“我”了半天,也沒“我”出什么來,她低頭咬著嘴唇說,“抱歉,我騙了你,其實我是聽到小可說你今晚要來,但她有事走不開,所以想來接一下你?!彼t著臉,頭埋得越來越低,“抱歉,沒征求你的同意就擅自決定……”

           “你不用總是對我說抱歉?!北£坛快o靜地看著她,“你沒有錯,你只是喜歡了一個人?!?br />
           紀許倏地抬頭,詫異地看著他,眼睛里滿是不可思議。

           薄晏晨眼神回憶地說:“我母親當年也是像你這樣喜歡一個人,但那個人到最后也沒能愛上她,現在他們分開了,這說明,不適合就是不適合?!彼瓜卵劭聪蚣o許,語氣耐人尋味。

           “……你說的是……”你的爸爸媽媽嗎?紀許緊張地交握著手。

           薄晏晨沒有解釋,轉身領先離開:“一起吃晚飯吧,這么急著來,你應該還沒吃?!彼挚戳丝幢?,又看看外面糟糕的天氣,不由自主又嘆了口氣,好像生出了一絲叫心疼的心情。

           ……這是怎么了,他難道不該是喜歡鐘可的嗎,為什么會對紀許有這種感覺,這不對勁。

           兩人坐著出租車來到一家機場附近的餐廳,面對面坐著互相沉默,誰都不說話,誰都不看誰。

           紀許是沒臉看,也沒臉開口,薄晏晨是對自己的心思太困惑,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也就在這時,薄晏晨的手機忽然響了,他看了一眼屏幕上顯示的鐘可兩個字,莫名有些猶豫要不要接。

           他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紀許,紀許被這個目光看得有些發懵,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忙起身道:“我、我還有事,先走了,你有事兒就去忙吧,謝謝你請我吃飯,謝謝?!彼f完轉身就要走,路過薄晏晨身邊時卻被拉住了,她詫異地看向他,他淡淡地目視前方道,“沒什么事,吃完飯再回去吧,一個女孩子大半夜跑來跑去不安全?!彼f著就按掉了手機,把她拉回了座位上。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這是薄濟川教的,而他也沒少從顏雅身上吸取教訓。

           他一直覺得鐘可那樣才是自己該喜歡的類型,一直都在學習如何談戀愛,但一直都沒有什么實質性進展,陪在他身邊幫他學這個的還都是身邊的女孩,這大概就是問題的癥結所在。

           也許,他喜歡了一個不該是他喜歡的類型,就好像薄濟川當年喜歡上方小舒時那樣,完全沒料到自己會愛上這樣一個女人。

           想做什么的時候就去做,不然你總會給自己一個不去做的理由,薄家人從不做讓自己后悔的事。除了薄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