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章 技能觸發點
          x星球的末世之夜,星星與月亮的光芒不比從前,微弱的光略顯黯淡。整個星球一入夜基本被罩在了黝黑的天幕下,沒有照明燈什么都不看清。

           這樣的環境,最適合悄悄的出行。

           陸嘉彥穿著黝黑的帶兜帽的風衣從研究所里走出,基地還處在昏黃的燈光下,帶著淡淡的溫馨。末世重建之后,相關體系的健全,各種科研技術的提高,人們的生活也漸漸邁上了正軌。她們漸漸有了生的希望,靠著自己的能力在末世里幸福的生活著??粗麄?,聽著他們的歡聲笑語,有時候真的以為這還是末世之前。

           寒風呼嘯而過,陸嘉彥淡漠的走著,在一個類似于門的地方停下,將自己的手覆上。指紋核對之后,門自動打開,他走出去之后門又自動關上。

           門外才是末世真正的景觀,濃烈的黑幕,隱約可見的破敗的痕跡。陸嘉彥隱匿在黑暗里走在昔日的街道上,朝著他的目的地行進。他走動間步伐很輕,原本準備的手電筒一直沒有拿出使用。誰也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敵人,光亮和聲音卻是吸引敵人注意力的東西。

           末世的夜晚才是最危險的,也是陸嘉彥最愛的。

           終于憑借著感覺走到目的地,陸嘉彥小心查探四周沒有異常之后,才打開手電筒俯身查看地面上的痕跡。這里也是他帶回唐洛那次本來要去的地方。

           地面有些凹凸不平,散落著鋼鐵的碎渣。他將光芒集中在某一個凹下去的地方,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有些金色的粉末。

           “喵~九點鐘方向有不明物種靠近?!蓖蝗慌吭陉懠螐┘珙^的桃桃叫了起來,它的聲音很小,卻能準確的傳達到陸嘉彥的腦中。

           陸嘉彥聽到桃桃聲音的時候正在收集地面上的粉末,聞言他眸色一沉,立刻關上手電筒,同時動作迅速的將收集到的東西藏在包裹里。然后整個人突然趴下,耳朵貼著地面聽著響動,沒有異常的聲音。

           “桃桃,要多遠才能偵探到物種類別?!?br />
           “喵,物種正在行進,再靠近800米可以進行模糊物種判斷?!笔堑?,模糊物種判斷,確切的物種判斷只能通過血液分析。

           陸嘉彥站起,眼睛閉上,嘴唇微動,不知道他說了些什么,只知道他就那么不見了蹤跡,徹底與夜色融為了一體。

           研究所里,弄完了剛才的“審問”后卓詩就離開了,唐洛猜測她是要回去報告情況或者又要搞什么研究??帐幨幍姆块g里頓時只剩下了唐洛一人,她抱著失而復得的木樁靜靜的靠在床上。想著卓詩說的那些監視她的人應該不會那么快就被派來,她趁著難得的自由時光,開始研究她的劍三系統。

           想到自己的劍三系統,唐洛就有點蛋蛋的憂傷。怎么她也是帶著外掛來到這個末世的!唉,沒有大殺四方也就算了,還一來就榮登病床,接受盤問tat作為一個穿越系統黨,活成她這樣真是給組織丟臉了。

           而且…她完全不知道這個勞什子系統究竟要怎么使用……

           唐洛仔細的回想在那個白茫茫的地方那個陌生的聲音說過的話。若是她記憶沒有殘缺的話,那么系統應該是贈送過她一個小包裹,然后她順手就系在了腰間的裝飾腰帶上。想到這里,她立刻在身上翻找,又驀地想到身上的衣服醒來就發現被人換了,原本應該被她放在裙子腰間的小包裹也不在……

           應該是那個男人,她幾乎是立刻就作出了判斷,只是不知道他有沒有把她的小包裹誤扔掉。說起那個男人,那個叫做陸嘉彥的男人,他離開時的那身著裝似乎有些眼熟,唐洛總覺得自己在哪兒里見過。

           還有那只丑丑的貓。

           她努力的搜刮著記憶,回想自己在地球認識的一些人,卻找不到絲毫相符合的。

           罷了,應該還是不認識。唐洛啊唐洛,你怎么看到一個長得帥的人就覺得人家見過呢。唐洛揮散腦袋里關于陸嘉彥的思慮,將自己拉回系統的研究上。她還記得那個時候她在街道上飛速狂奔是觸發過技能的,而那個時候她究竟干了什么觸發的機制?她似乎沒有說什么,只是一心想著跑得快點更快點然后就觸發了大輕功。難道是心理誘因?配上與技能相似的動作?

           至于常用的語言發動。。。是按照鍵位來還是按照技能的名字來呢?

           她坐在床上,對著床對面桌子上的瓶瓶罐罐開始實驗。

           “1!2!3!”

           ……

           沒有絲毫反應。

           ok,換技能名字試試。

           “化血鏢!”

           對不起,您的兵器不趁手。

           唐洛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聲音,快的幾乎讓她捉摸不透,但是她還是聽清楚了那句話。

           雖然以前她極度,十分討厭這個提示;但現在聽到這個提示,她簡直激動得淚流滿面,第一次覺得這個“兵器不趁手”的提示這么有愛!這么說喊出技能的名字也是能在一定程度上觸發技能的?

           加上之前得出的結論心理誘因,和一定的模仿動作;還有現在的喊出技能名字。唐洛將這些保存在腦袋里,滿意的笑了,開始思考等她腿好了找到小包裹取出武器就可以實際測試了。

           這么想著,竟然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睡去的唐洛自然是不知道陸嘉彥是什么時候回來的,更加沒有注意到那個負傷回來的蹣跚的身影。

           第二天一大早唐洛就醒了。你問唐洛呆在一個密閉的不見天日,整日開著白熾燈的房間里,怎么知道是早上的?這還不簡單,因為有人給她送早飯來了。

           陸嘉彥沒有來,來的是卓詩。她沒有穿昨天的那件職業白大褂,換上了一條大紅色的素面連衣裙,頭發盤起,干練又不失嫵媚。只是穿成這樣卻是來給唐洛送早餐,唐洛表示她還真是有點受寵若驚,外加深深的疑惑。卓詩穿成這樣……只是為了給她送早餐,打死她她都不信。

           這么想著,以至于唐洛一頓飯吃得食不甘味。

           她飛快的吃完,將裝食物的餐盤交給卓詩,下意識的握住自己枕頭旁的木樁,靜靜地等待著卓詩之后的動作。

           只見卓詩收好碗筷,然后轉身…出門……?

           what?!

           什么都不做就這么離開,難道真的是唐洛猜錯了,其實卓詩小姐是一個很友好的人么?只是既然沒事情她干嘛穿的那么……額,不造怎么形容。

           唐洛看著木樁,沉默不語。不一會兒,門被推開的聲音再次傳到她的耳朵里,刺眼的亮光從門外襲來,她回眸打量,卓詩一身紅裝站在白光之下……果然還是有事情啊,而且這事情果然和她有關。唐洛看到這樣的美人,沒有喜笑顏開,只有滿臉苦笑tat

           只是當苦笑著,面部表情幾乎都皺起的唐洛看到卓詩身后的鐵制輪椅時,她僵硬的面部表情瞬間都活了過來。因為她看出了一件事情:她終于可以出門去看看了!初到末世,似乎是深夜,天太黑以至于她一時只知道逃命根本沒有看清楚周圍的景致。然后,哪兒里還有然后,然后她就在病床上呆著,也不知道究竟呆了多少天。

           反正從她醒來之后,她就一直呆在這個房間里,某些生理需要咳咳…(此處請自行yy)。盡管只在這個充滿著福爾馬林味道的房間里呆了一天,她就整個人都不好了。不說長期接觸福爾馬林會影響中樞神經系統。光是整天面對這個除了白色還是白色的房間,呵呵,她覺得自己就會無聊死。唉,生活真是充滿了濃濃的心酸啊。所以卓詩帶來的輪椅,簡直就是救命稻草,她一定要抓住。

           “卓詩,卓詩?!碧坡骞首骱芗拥拇蛑泻?,一副單純無害的模樣。

           卓詩的性格在某種程度上和陸嘉彥有點像,因為無論唐洛怎么打招呼她都十分冷靜,沒有任何表情的拖著輪椅朝著她走了過來。唐洛的熱情隨著卓詩的不搭理漸漸冷卻。

           卓詩把輪椅拖到床前之后,就丟下輪椅,從床旁邊桌子的抽屜里取出工具為唐洛腿上的傷換藥。其實唐洛的傷勢不是很重,加之她原因不明的昏迷了很多天,早就養的差不多了。卓詩給唐洛換藥的時候表情很認真,唐洛沒敢亂動,就任由著她換。從卓詩的動作看出,她是個十分講究細節的人,簡直把給她換藥這件事當作完成一件藝術品在干!

           不知為何,唐洛對這個認真細致的助理小姐又多了幾分好感。明明她昨天那樣質問她。

           “那個,我是可以坐著輪椅出去走走了么?!碧坡遢p聲的詢問。

           “嗯,一會我帶你去進行信息注冊,然后順便帶你去領一下末世生存用品?!弊吭妼W⒌倪M行著工作,卻也很耐心的在回答唐洛的問題。

           末世生存用品!臥槽,居然還有福利!唐洛對這個末世的好感度又刷上去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