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章 身份遭質詢
          自從知道自己躺的床之前也睡過惡心的喪尸,唐洛就又開始有些反胃??墒撬齽偛乓呀浕緦⒛芡碌臇|西全都吐了出來,以至于現在只剩下干嘔。

           陸嘉彥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她痛苦的樣子,眼神冷冷的看不出表情,只聽見他略顯得冷淡的聲音縈繞在空蕩的房間中,傳到唐洛的耳朵里,“不要弄臟了地板,清潔很貴?!?br />
           唐洛聽到這里,干嘔的動作驀地停下,她忍住自己的不適別過眼睛怒瞪著陸嘉彥。讓她更加生氣的是那個男人居然毫無表情的坐著椅子上把玩著手里的東西,似乎在研究什么。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明明是在跟她說話,居然看都不看她,簡直是對她赤果果的蔑視。叔可忍嫂不可忍!要不是唐洛現在身受重傷,她絕對絕對要把這個地板弄的臟兮兮的給這個男人好看!

           唐洛冷哼一聲,躺在床上看著自己受傷的腿,想了很多。也許真的是人在生病的時候就格外感到脆弱吧。她看著腿上的石膏,眼里突然浮上了一層水霧。如果說最開始到那個白茫茫的地方更多的是好奇,真的來到這個所謂的末世更多的是新奇,那么現在她應該是處于憂慮的心情中吧。

           雖說她也不過是個孤兒,除了林悠基本沒什么朋友,那個所謂的地球對她而言沒有什么特別的意義。林悠。。。想到這里,她突然想起了一些自己一直沒有注意到的事情,既然那個鏈接是小悠發過來的,自己來到了這個奇怪的地方,那小悠又去了哪兒里?疑惑在她的腦海里集聚,她努力平復下自己心里那一絲絲難過的心潮,拳頭握緊,開始冷靜地思索這件事情。

           一切的源頭似乎都指向那個鏈接。

           那個帶著她來到末世的鏈接。

           可如今,她身在末世,到底又要如何追查?只是既然來的時候那個聲音說的是“末世體驗”,所以只要她的體驗結束應該還是有回去的機會。唉,只是在那個白茫茫地方的時候她一心想著讓那個聲音跳過,似乎跳過了很多重要的事情。比如這個末世的現狀?比如她要體驗的內容?最關鍵的是,她要如何回到地球!如今看來她只能呆在這個所謂的末世,希望能夠找到回去的蛛絲馬跡。而現在坐在她手邊椅子上的男人,也許是她了解這個末世的首要途徑。

           唐洛凝眸看向一邊的陸嘉彥,眼瞳里滿是認真。她開口,帶著一絲小心:“陸醫生,你可以給我介紹一下這里的情況么?”如今躺在病床上,她干不了什么事情,只能先弄清楚這里的情況,也好趁著養病的時日好好思考下以后的事情。

           陸嘉彥依然把玩著手里的東西,沒有搭理唐洛。唐洛深吸一口氣,保持著面部的微笑再次友好的詢問了一遍,即使她有些生氣但求人辦事最起碼的禮貌她還是懂的。只是她懂不代表陸嘉彥也懂,唐洛的笑容開始僵硬,嘴角微微抽搐,因為陸嘉彥根本,絲毫沒有搭理她。

           怒火在唐洛的肚子里熊熊燃燒,她差點忍不住破口大罵,突然被推開的門打斷了她的行為。她調轉視線看去,只見剛才見過的那個穿著白大褂的女人走了進來,手里不知道拿的是什么,她只知道看到那個東西,陸嘉彥一向風輕云淡的表情發生了變化。他立刻從椅子上坐起,面色深沉的走到外面的房間,再回來的時候他的身上套著一件黑色的帶兜帽的風衣,肩膀上趴著一只白色黑色毛相雜的貓咪。這幅打扮,唐洛看著總覺得有些莫名的熟悉,卻無法在腦海里捕捉到確切的信息。她還沒有仔細回想,陸嘉彥居然朝著她走了過來,停在她的病床前,從風衣里掏出了一塊……木頭?

           白色大褂的女人站在房間里沒有動,顯然是對陸嘉彥的行為有些奇怪。

           但唐洛卻對那塊木頭很熟悉,那分明是她親愛的,木樁!

           “救你的時候在你身邊的撿到的?!蹦莻€無論唐洛怎么喊都不搭理她的人終于開口說話,明明是向她解釋木樁的來由,聽起來卻不帶絲毫的好意。不過現在她也懶得繼續糾結陸嘉彥的態度問題,她的眼睛里只看得到她的木樁。那是無論她多么孤獨都一直默默陪在她身邊的木樁,從地球到這個星球,從和平到末世。

           她終于綻開了她來到末世之后的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她緊緊抱著木樁,就像是抱著自己最親的親人。有親人的陪伴,末世對她而言便是第二個地球!只是如果小悠在這里就更好了。

           唐洛沒有注意到在她抱著木樁的時候,另外兩個人細微的互動,更沒有注意到陸嘉彥究竟是什么時候離開的。她只知道當她放下木樁的時候,視線里只有那個穿著白色大褂的女人,她打量的視線讓她有些心虛。

           女人笑笑,想要緩解她的壓力,順勢在她的床邊坐下,很友好的跟唐洛打招呼,“唐洛小姐你好,我叫卓詩,是陸醫生的助手?!?br />
           卓詩,倒是個蠻好聽的名字。唐洛點點頭,突然注意到卓詩對她的稱呼,唐洛小姐?!她并沒有告訴她自己的名字??!

           “唐洛小姐你不要緊張,我是從陸醫生那里得知你的名字的?!弊吭娨廊灰桓睒藴实穆殬I微笑。

           ???唐洛有些疑惑,陸嘉彥和卓詩沒有什么直接聯絡吧?難道是……她想到了剛才陸嘉彥一直在低頭把玩的東西。難道那個其實是他們交流的工具?

           為什么突然有一種她這個來自地球的落后人類,完全跟不上宇宙發展的步伐的感覺??!

           “哦?!彼c點頭,表示理解。

           可卓詩的臉色卻突然離奇的發生了變化,剛才那個職業微笑被她掩蓋,她神情嚴肅的打量著病床上的唐洛,聲音里帶著和陸嘉彥相似的冷意,“剛才我們查過,末世人類登記冊上并沒有你的姓名?!?br />
           她頓了頓,抬頭打量唐洛的表情,沒發現什么奇怪,繼續補充,“剛才你吃飯用過的碗筷,我們提取過指紋鑒定。陸醫生因為帶著手套,指紋沒有印上去,而你的指紋,我們通過比對,沒有任何契合者?!?br />
           她的聲音清冷,在空寂的房間里飄蕩,總結的言詞帶著一絲凌厲,“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

           面對卓詩的咄咄逼問,唐洛也不知道究竟該怎么回答。她大概能夠明白卓詩的意思,他們想必是擔心她唐洛是混進來的奸細吧。雖然不太清楚這個時候的末世究竟是怎么樣的,但是奸細無論在什么時候什么地點都是個不受人喜歡的物種。只是很可惜,她真的不是奸細。但是她又不能告訴這個卓詩姑娘,自己來自地球。

           原因很簡單,要是他們根本沒有聽說過地球,直接評斷她是奸細,那她豈不是要哭死。好不容易來末世體驗一把,什么都沒有享受到就那樣辛酸的回去?不對,死了還不一定回得去qaq

           她思考的時間有些長,卓詩盯著她,內心的懷疑不斷加深。被卓詩那般盯著,唐洛反而攤攤手,一副坦然的模樣,“我就是普普通通的人類啊?!?br />
           沒有任何說服力的一句話,卻也沒有任何破綻。他們在唐洛昏迷的時候就對她進行過檢查,純種人類,這的確是事實。然而這并不是卓詩想要的答案。

           “50年前末世到來,十年后末世建立起了較為完善的體制,其中包括幸存者的資料登記。唐洛小姐,你不可能是50年前的幸存者,那么為何末世登記資料里沒有你的名字?”卓詩的問題句句鋒利,唐洛驀然的搖了搖頭。

           “我不清楚?!?br />
           “你的爸爸媽媽呢?”

           “我是孤兒?!碧坡逭f到這里的時候聲音很淡,隨后又笑了起來。習慣了這個設定之后,她就沒怎么再難過了。就算是父母拋棄又如何,她也可以笑看這個世界。所以就算是來到了這個末世,她依然可以笑著面對。當然,如果眼前這個人不要這么多疑那就更好了。

           卓詩顯然也沒有料到這個答案,她有些愣住。只是如果唐洛是孤兒的話,那么一切就有了合理的解釋。被遺棄的孤兒自然沒有父母帶她去進行末世登記,若是她長期呆在一個封閉的地方,不清楚末世的體制也就可以說得通了。明明是如此漏洞百出的答案,卓詩不知道為何在知道那個女孩是“孤兒”的時候,她選擇這樣相信。

           只是,她出現在“幽淵”的必經之路,又恰巧被陸嘉彥救了回來,這件事還是存在疑點。

           “我選擇相信你,但我們也會在你周圍派遣人監視?!?br />
           唐洛點頭同意。內心卻在各種咆哮,為何她的末世體驗這么心酸。被人懷疑是奸細不說,此后還要在一群監視她的人的目光里行動。

           她看著自己懷里的木樁,眼神復雜難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