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章 奇奇也怪怪
          “陸嘉彥?”

           唐洛對著那雙漆黑透亮的眸子,不自覺就喊出了這個名字。

           那人的目光在和她對視了一會之后,就立刻移開了。他沒有回答唐洛的問題,只是大口的喘著粗氣,像是很累很累。

           氣息噴吐在唐洛的脖頸處,帶著一絲酥麻的意味,唐洛的雙頰驀地染上了一層緋色。她嘗試著從陸嘉彥身上爬起,很明顯她忘記了自己的腿部還受著重傷。一個用力,她沒有爬起來反而再次跌落,整個人趴在陸嘉彥的身上,甚至可以聽見陸嘉彥胸腔里的響聲。

           撲通撲通。

           “我腰間的包裹里,有手電筒,你取出來打開?!标懠螐┩蝗婚_口,聲音里似乎帶著全部的力氣。唐洛不傻,這個時候她要是還意識不到陸嘉彥不對勁那就是她不對勁了。這個時候,她相信陸嘉彥。

           按照陸嘉彥的話,唐洛勉強挪動身體,每一次挪動的時候她都能聽見陸嘉彥壓抑的痛呼。她咬咬牙,終于手能夠著他腰間的包裹。唐洛果斷的取下在黑暗里摸索,尋找手電筒。還好包裹里也真沒什么東西,唐洛很快就取出了手電筒打開。

           一瞬間,房間里出現了淡黃色的微光。

           桃桃看到光立刻跳回陸嘉彥身前,唐洛也終于看清楚了陸嘉彥的模樣。他面色蒼白,嘴唇泛著烏色,額頭上全是汗珠。

           只是拿著手電筒的唐洛有些不解,明明他有手電筒為什么卻不打開。像是知道她想要問什么,陸嘉彥眉頭皺下,說道,“我和桃桃習慣了黑暗,需要用手電筒的是你?!?br />
           “哇,你居然還會讀心術!”唐洛覺得每次自己想要問什么陸嘉彥總是能猜出來。

           “不是我會讀心,而是你什么都寫在臉上?!?br />
           呵呵,唐洛嘴角彎出嘲諷的角度。真是可笑,第一次有人說她什么都寫在臉上。以前那些人都說她是個心機深沉的女孩,所以她很少有朋友。只有小悠,如果可以的話,卓詩也許也可以算上她的朋友吧?

           卓詩,對了!唐洛突然想起自己此行的要事,她立刻回眸對著陸嘉彥,面色嚴肅的說,“陸嘉彥,外面出事了!”

           她的語氣里帶著讓人不容置喙的篤定,陸嘉彥聞言抬起眼眸打量了她一眼,剛想說什么,他的面色突然變的很難看,比剛才更加蒼白了幾分。他痛苦的閉上了雙眼,牙齒緊緊咬在唇瓣上,幾乎可以看見唇上的斑斑血痕。他的眉頭盡是飽受折磨的皺痕,汗珠在額頭大顆大顆的凝聚。唐洛的話因著他的神情驀地止住。她愣愣的看著似乎在進行著痛苦掙扎的陸嘉彥,手有些不由己的伸出,想要撫上他的面龐。

           哪兒料到他的眼睛突然睜開,滿是清明之色,唐洛想要伸出的手驀地止住,背到身后。她苦惱的搖了搖頭,真的不清楚自己剛才究竟在想什么了。而他們現在的情況是,唐洛跪坐在陸嘉彥的身上,陸嘉彥躺在地板上。如此體位,不得不說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

           “喵~”桃桃的叫聲很適宜的打破了一室的寧靜。

           陸嘉彥目光冷冷的看了唐洛一眼,一瞬間面目恢復如常,仿佛剛才他痛苦掙扎的模樣都是唐洛的錯覺。

           “你只是腿有問題吧?能依靠手部的力量移動到一邊去么?”陸嘉彥清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唐洛還伏在他身上,他說話的時候氣息噴薄在她的臉畔。唐洛不自在的別開了視線,沒想到就讓她聽到了那么一句。呵呵,她就知道這個男人是不好相與的,怎么剛才就因為他那一瞬間的痛苦掙扎就心生憐憫了呢?唐洛鼓鼓嘴,應付的“嗯”了一聲,用手肘部位拄著地面,支著身體開始緩慢的移動。她先是轉了個身子,讓自己可以以坐姿坐在陸嘉彥的腿部,而后靠著臀部和手臂的力量向后移動,等到臀部坐到地面,她伸出手臂搬動腿部,直到腿也離開陸嘉彥的身體。整個過程說來簡單,實際操作還是充滿了心酸。等到唐洛搞定這一切的時候,她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

           自從大二結束了體育課程之后,她就基本沒怎么再運動過了。這一次的運動量可以說幾乎快趕上她之前一個月的活動總量。

           在唐洛坐在地上大口喘著氣的時候,陸嘉彥從地上站起,動作瀟灑帥氣。他起身之后,站著居高臨下的打量著地上的唐洛,“你剛才說外面出事了?”

           聽到陸嘉彥的問題,唐洛才恍然自己居然差點又把正事忘記了。見到這一次陸嘉彥真的沒有什么異樣的狀態,唐洛激動得將方才的事情向陸嘉彥講述。

           “你不知道,剛才我和卓詩去給我進行末世資料登記……哇,沒想到這里的人居然都有一個基本系統,諾,你看我的木樁系統……”

           陸嘉彥聽得有些不耐煩,彎下腰將地上的唐洛攔腰抱起。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唐洛講述的聲音似乎是消了聲,怎么也不能從喉嚨里發出來。公主抱呢!上小學的時候,每次唐洛都是一個人,所以她都呆在教室里等到學校里只剩下她一個人她才離開。呆在學校里不是因為唐洛愛學習,而是因為她不想跟著人流一起走,她怕看到那些同學被他們的爸爸媽媽抱著背著載著歡聲笑語的回家。她很羨慕,她也想要有一個疼愛她的爸爸,把她抱在懷里……

           回憶與現實交叉,唐洛的心里涌上一抹苦澀,滋味不明。

           “能不能直接說重點?”陸嘉彥將唐洛放到輪椅上,似乎是對她的話太多有些不耐煩了。

           唐洛的情緒瞬間被破壞的一絲不剩,她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暴脾氣,對著陸嘉彥露出一個標準式微笑,“前面做個鋪墊而已,現在就是重點?!?br />
           不屑的看了陸嘉彥一眼,繼續回憶著之前的經過,因為陸嘉彥的打斷她也不知道自己剛才說到哪兒里了,真是麻煩的男人,哼。她仔細的回顧,接著剛才的描述繼續,“弄完一切,我們就打算回來了。沒想到……”

           唐洛頓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跟這位摳門男士講解她們吵架的經過。思考了一會,她決定直接略過這個片段。要是這個男人還愛斤斤計較,不讓她繼續住下去了怎么辦!現在她腿還沒好,也不能自食其力。

           她直接講到了木樁發出警告那里,“沒想到我們正走著,我的木樁突然叫了起來,說是有不明物種靠近……之后卓詩就帶著我往回跑,等我們回到院子里的時候,終于監測到不明物種的種類了,是人和人工飼養喪尸。然后……”然后,卓詩就出去了,再也沒有回來。

           唐洛講到這里,聲音弱了下去,眼睛微微泛紅,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不過唐洛對自己講的還算滿意,已經特別詳盡了。

           只是,陸嘉彥抬眸望向自己肩上的桃桃,“桃桃來個簡短的訊息提取?!闭f完,他脫掉了身上的外套,手法嫻熟的換手套。一瞬間唐洛就懂了,他這絕對是因為自己剛才碰了他的風衣,剛才抱她的時候他的手也接觸到了她的身體……臥槽,這男人絕壁是處女座的吧!

           桃桃的眼睛轉了轉,開始提取信息,“喵,唐洛和卓詩遇到了人工飼養喪尸?!?br />
           “ok,桃桃連接研究所附近的監控,發到我的終端上?!标懠螐M意的點了點頭,完全無視坐在輪椅上舉著手電筒,面色蒼白的女孩。他從包裹里取出一個微型的東西,唐洛對那個東西有些熟悉,像是那天他坐在椅子上時玩的,原來拿東西叫終端?倒是和他們地球上的終端有些不大相同。

           隨著一抹藍光亮起,陸嘉彥手在終端上點擊了幾下,一個藍色的大屏幕在半空中亮起,里面播放著研究所周圍從早上到現在的監控錄像。唐洛看著這一幕,嘴角微微抽搐,這也太高端了吧,有點像是他們大學教室的投影儀便攜版,這看電影比什么大屏幕手機都爽多了??!

           直到注意到陸嘉彥深邃的目光,唐洛才將視線放到那個錄像上。

           沒有異樣。

           甚至沒有卓詩出現過。

           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