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章 研究室密室
          從木子那里獲取了一些關于那個組織的信息,當然也僅僅只是一些。敢和末世正式的政府聯合會干上,那個組織潛伏的必定很深。唐洛靜下心來思考,也想不出什么應對的方法。她如今被困在這個院子里,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可以做些什么。

           唐洛突然看到手里的剛才卓詩還給她的那個包裹,心念一動,她輕輕打開那個看起來像一個小香囊一般的包裹。額,不太像以往見過的包裹,打開完全看不到里面的內容,只能看到一片漆黑,像是一個無底的黑洞。

           隨后,在她的視線里出現了類似于游戲里一般的格子,不多不少正好八個。其中一個格子里放置著她的武器,兩個格子放置著她發動攻擊所需要的弩箭,暗器和機關,其他幾個格子暫時都是空的。吼吼吼,這簡直相當于移動倉庫嘛,唐洛相當滿意,從輪椅上抱起木子直接往包裹里丟。

           “是否停止工作?”木子突然發聲。

           啊哈?唐洛有些不解,難道放到包裹里它就不能繼續工作了么?也是,總不能讓她對著一個包裹說話吧??墒?,她又有些為難的看了木子一眼……它那剽悍的體型,粗壯的身軀,不是唐洛嫌棄它,而是它的占地實在是有些……大。

           鼓鼓嘴,唐洛將木子放回輪椅的一邊,放棄了將它放在包裹里的想法,有些期待的從包裹里取出了她的武器,一把千機匣。金色的外漆,帶著點廢舊的感覺。若是唐洛沒有認錯的話,這應該是她苦思夜想,從來無緣見到的武器,盛安風來!

           很多人一定會覺得不就是把盛安風來么,那不是早就被淘汰的武器了么。哼哼,你們這些愚蠢的中原人,哪兒里會懂唐洛的心酸。作為一個人品黑到爆的人,唐洛從“安史之亂”版本打到“血戰天策”,后來“逐鹿中原”版本都開了,唐洛還是拿的還是冬至任務送的竹筒飯武器qaq一個連大戰武器都沒有見過的人,如今見到“盛安風來”她能不激動么!

           雖然她后來一怒之下做了“孔雀羽”,當然那都是往事了。

           唐洛拿起身軀有些龐大的千機匣,在手里把玩了幾下,拿起的瞬間似乎有什么記憶在朝著她的腦海里灌輸??粗莻€對于現代的她而言十分陌生的千機匣,她卻像是清楚它的操作一般,難道這就是末世之旅的福利?送武器也就算了,還免費包教包會。沒時間想這些,她隨手將千機匣放在她的腿上,兩只手努力的滑動著輪椅朝著她之前沒有去過的房間一一尋找。中間最大的房間唐洛推測那可能是他們的實驗室,有人的可能性也是最大的。在找了幾個房間都沒有發現一個人之后,唐洛直接果斷的推開了中間那個房間,滑著輪椅進去尋找。

           她猜的沒錯,的確是一個實驗室。

           依舊是整個房間都是白白的一片,正中間有一個巨大的研究儀器,周圍桌柜鱗次櫛比,有擺放東西的柜子,瓶瓶罐罐看得人煙花繚亂。唐洛沒心情研究這個,她的目標是尋找人。只是她每個柜子兩邊都尋找過,都沒有發現有人的蹤跡。

           就在她失望打算離開的時候,她突然聽到一聲悶哼聲。

           有人?!

           這個想法的驅使下,她又開始了一輪尋覓的過程。

           依然沒有任何發現。

           她都開始懷疑剛才的聲音是不是她的錯覺了。她滑動著輪椅,車輪滾過平滑的地板,發出輕微的響聲,在空曠的房間里顯得格外清晰。而每當她的輪椅發出聲音總會有聲音掩蓋在其下,唐洛長了個心眼,她故意滑動輪椅,歪著頭傾聽,然后朝著聲音的方向滑動。

           一面墻擋住了她的去路。

           應該就在這面墻后面,唐洛肯定。

           她努力離墻更近些,伸出手輕輕敲擊墻面,聲音清脆,墻后面是空的。

           念起,唐洛留心仔細打量周遭的物什,判斷有沒有什么可疑的類似于機關的東西。只是這些東西她也只在電視里看過,具體的還真沒有實際操作過,以至于她打量了了許久也沒有找到所謂的暗格和所謂的機關。唐洛已經找了幾個房間了,她有一種感覺,這個房間里一定有她要找的人。只是她究竟要找誰,其實她自己也說不清楚。她就是有那種感覺,來自女人的第六感。

           她低下頭詢問躺在輪椅上休閑自在的木樁,“木子,你知道這個房間有沒有什么密室么?”

           木子兩眼上抬,露出兩只白白的眼睛,分析的話從它的嘴里吐出,“正在分析房間構造,該房間設置有防護墻,無法分析?!?br />
           真是遺憾。

           也是,要是這么容易就能分析出來,按照這里人人擁有系統的現實,這個研究所的密室早就被人發現了?,F在連末世科技都幫不了她,她要怎么找到這個隱匿如此深的密室?

           有些時候,真的是錯有錯著,唐洛由于找不到密室的入口閑得無聊在一旁的架子上的下面一層取出一瓶藥好奇的打量著,一不小心沒有拿住,瓶子突然突兀的從她手里滑落,她急忙的滑動輪椅,彎腰接住。不知道是在這過程里碰到了哪兒里,她只知道當她接住瓶子的時候,她聽到了墻開裂的聲音。她震驚的扭頭看去,只見她方才敲擊的那面墻從中間分開,像是打開了一扇門。

           唐洛立即將藥瓶放回原位,滑著輪椅朝著密室里行進,隨著她進去,門又立即合上。

           唐洛驚恐的回頭,門已經完全合上,一片漆黑襲來,遮住了她的視線。唐洛不禁有些驚恐,手腳有些微微的顫動,如今她已經沒有了回路。她大口的吞吐了幾口氣,努力讓自己放松然后開始打量著房間。她有些看不太清,這個密室很黑,有點像是末世的夜晚,透著一股陰森的意味。唐洛小心翼翼的滑動輪椅緩慢前進,不時的注意周圍有沒有異樣。

           就在這時……

           “喵!”

           一聲貓叫突兀的在房間里響起,唐洛先是一怔,全部的神經都被她提了起來,她的手不自覺放到了千機匣上,已經做了隨時攻擊的準備。等她回味過來這聲貓叫,突然反應過來,難道,是他?!

           唐洛認識的,這個研究所的,養貓的人,只有他!

           陸嘉彥!

           “陸嘉彥,是你么?”唐洛的心急促的跳動,不安的詢問著,努力的確定房間里人的身份。出路已經被堵住,陸嘉彥是她唯一的希望。

           “喵!”

           貓的叫聲再次響起,只是這貓叫里似乎并不是熱情的歡迎,有些像是警惕?她養過一段時間的狗,對這些動物稍稍有些了解。只是也就是這聲貓叫,唐洛可以更加肯定這個房間里的人是……陸嘉彥。一定是他!

           “陸嘉彥,我是唐洛,你還記得我?”唐洛繼續前進,朝著貓叫的方向。

           “喵!”陸嘉彥沒有回答她,還是那聲貓叫。

           一片漆黑里,唐洛適應了黑暗里的視覺之后,突然看到一個黑影朝著她飛撲過來。她來不及發動千機匣,本能的舉起武器擋住自己的頭部。她感到了異物的來襲,也感到了手臂上的刺痛。還是上次裹著紗布的位置,舊傷未好,再添新傷口。她甚至都能感到那里正緩緩流淌著鮮血,冰涼冰涼的滑過她的肌膚。

           桃桃聞著熟悉的血腥味,試探性的伸出了舌頭,對著傷口處舔了兩口。

           “人類,無威脅性。記錄已儲存,幽淵的神秘女人,唐洛?!碧姨彝蝗婚_口說話,冷冰冰的聲音就像它的主人一樣。

           ……

           唐洛本來以為這只是陸嘉彥養的貓,現在才知道原來它還是個能說話的貓,帶著系統的思維?等等,現在似乎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看著那只貓對她的分析,唐洛覺得這只貓應該值得信任,將武器重新放入包裹里。

           就在這時,暗處終于再次響起了悶哼的聲音,帶著一連串的輕咳。

           桃桃聽見主人的聲音,立刻從唐洛身上跳下,快速的跑回主人的身邊。然后它似乎又意識到了什么,再次跑回來,跳到唐洛的腿上,開始告訴她具體的信息。

           “12點鐘方向,100米?!?br />
           唐洛調整了一下輪椅,朝著12點鐘方向前進。

           “停下!現在朝著3點鐘方向前行50米?!?br />
           唐洛繼續更改方向,按照桃桃的指揮來。這個時候她也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陸嘉彥的系統比她的木樁高端多了!不是說大家的系統基本一樣,信奉人人平等么?為什么她一點也沒有感受到?難道是平等的光芒沒有照射到她的身上?

           有點胡思亂想,以至于桃桃喊停的時候,她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以至于她出了交通事故,人從輪椅上跌了下去……

           倒是沒有摔疼,就是有些硌得慌,總感覺下面有一道又一道的凸起,十分妨礙人正常休息。唐洛勉強撐起自己從地上的“軟墊子”上面爬了起來,卻一不小心對上了一對透亮的眸子……

           發著無與倫比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