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章 喪尸觀察課
          容不得唐洛細想,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擺在了她的面前。

           解剖喪尸。

           ……

           饒是唐洛再淡定也無法繼續淡定下去了!她不敢相信的望著站在她身后氣定神閑推著輪椅的陸嘉彥,內心產生了一抹抗拒的心理??上o論她如何用力也阻擋不住陸嘉彥將她推進了那個充滿了腐朽氣息的房間。破敗的味道,陳腐的氣息在房間里肆無忌憚的彌漫,令唐洛有些惡心作嘔。她立刻用手掩住口鼻,不解的望向身后的陸嘉彥。

           “陸嘉彥,你這個變態到底想要讓我做什么!”因著掩著口鼻,唐洛的聲音有些模糊,但她自認為還是聽得清楚的。

           只是那個男人,那個叫做陸嘉彥的男人偏偏裝作沒聽到的模樣,依然繼續推著輪椅前進,一直到把唐洛推到一個蓋著白布的床前才停住步伐。

           “你的任務,把這瓶藥水滴在喪尸的尸體上,觀察效果?!标懠螐┱f著將一瓶裝著乳白色液體的瓶子遞到了唐洛的手里,然后轉身離開。

           哎,不是解剖喪尸么?只是觀察啊……

           唐洛頓時松了一口氣,然后那口氣咽在喉嚨里卻怎么也沒有吐出來,因為她想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觀察還是得看到那些惡心的喪尸??!這個世界已經不能友好的玩耍了,為什么她跟喪尸就這么剪不斷理還亂呢!好吧,在這個充滿著喪尸這個物種的末世,想要看不到喪尸可能性基本為0.

           唐洛充滿怨憤的看了一眼正在清洗手的陸嘉彥一眼,如果她的眼睛能化作利刃,她想陸嘉彥應該早就被她大卸八塊了。陸嘉彥背對著她,沒有注意到她這哀怨的眼神,但是桃桃注意到了。貓仗人勢,桃桃諷刺的看了一眼唐洛,那得意的模樣別提多氣人了!只是接下來的動作才是最讓唐洛無語的,那只破貓居然在嘲諷她之后,蹭著陸嘉彥的臉各種賣萌撒嬌。

           結果很顯然,桃桃被陸嘉彥丟了出去,哈哈哈,一種大仇得報的興奮在唐洛的心里膨脹,看著那只破貓的慘樣,她捂住嘴扭過頭趁著沒人注意偷偷的大笑了起來。

           笑過之后,唐洛知道她不得不面對房間里的喪尸了。房間里有些昏暗,但還是能夠看得清楚,一張張擺放著干尸的床在房間里分類擺放著,似乎遵循著某種規矩。唐洛面對著自己面前的蓋著白布的床,給自己做了無數次的內心建設,還是沒能伸出手去揭開那張白布。她低下頭大聲的喘息著,在安靜的房間里尤其清晰。

           “連這個都做不了,你還想做雇傭兵?”

           水流聲停止,代表著陸嘉彥已經清洗完了雙手,他拿著一張白布仔細擦拭著雙手,動作優雅。他沒有抬頭看唐洛,只是專心的進行著手上的動作,仿佛那是一件多么偉大的事業。唐洛聞聲詫異的投來目光,不理解他為什么知道她的想法。明明這還是卓詩帶她出門的時候,她看著那些腳步匆匆的雇傭兵時才萌生的愿望。

           她不知道,她詫異的目光反而讓陸嘉彥更加確定答案。

           “既然想當雇傭兵,你知道你每天要碰到的是什么么?比你面前更可怕的能夠活動的喪尸?!比绻麤]有能力,就不要妄想當什么雇傭兵了。作為末世來錢最方便的途徑,多少人踏進了這個行業,最后呢,很多人再也沒有回來。這些年,陸嘉彥看到的死人已經夠多了。

           唐洛沉默了。最初的時候,仗著自己有技能,有武器,她想的都是如何大殺四方,如何花那些她賺來的錢??墒乾F實卻是,看到喪尸她都惡心到想吐。陸嘉彥說得對,如果連看死去的喪尸的尸體都做不到的話,她根本沒有能力去成為一個雇傭兵。她抬眸再望了一眼陸嘉彥,那個男人已經轉身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不知道為什么她突然覺得陸嘉彥似乎并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么冷酷。

           鼓起勇氣,唐洛慢慢轉身,手嘗試般的伸出,握住白色被單的一角。她望著灰蒙蒙的房間,不住的鼓勵著自己。唐洛你行的,你行的!咬咬牙,唐洛眼睛一閉,手用力掀開,她聽見被單落地的細微的動靜,心里不斷地起伏。她緩慢的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

           房間突然亮了起來,白色的光亮清晰的照射在喪尸的身上,已經不剩血肉的干尸……太過鮮明的刺激下,唐洛還是忍不住趴下干嘔。那一瞬,她似乎聽見了房間里響起的“嗤”笑聲,狠狠的刻在她的心上。不屈服的倔強在她心里生了根,發了芽,驅使著她克服胃里那一陣又一陣的不適,她深吸了一口氣,對著干尸將陸嘉彥給她的藥水滴了上去……

           藥水剛入骨,那一塊就發生了鮮明的變化,像是被腐蝕一般,原本完好的骨頭突然出現了一塊缺口,正是她滴藥水的那個位置!

           第一具喪尸就有發現,唐洛心里的成就感超越了她的恐懼,笑意在她的面上浮現,一直蔓延到她的聲音里,“陸嘉彥!這里有發現!”

           “哪兒里?”陸嘉彥的聲音突然在她旁邊響起,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過來的,怎么走路跟個鬼一樣,連腳步聲都聽不見。真是個怪人。

           唐洛默默腹俳的同時,還是頗為驕傲的指著那塊缺口給陸嘉彥看,“諾,就是那里,我滴了你給我的藥水之后那里就成這樣了。怎么樣,任務完成的是不是很好?!碧坡逡詾殛懠螐┮木褪沁@個實驗結果,得意的跟他稟告,幻想著自己人品居然這么好,弄完這具尸體就可以歡歡喜喜結束了。rp(人品)值簡直是爆表!

           陸嘉彥冷冰冰的聲音打斷了唐洛全部的幻想,“也就是說其他喪尸你都沒有實驗過?一個充滿著偶然性的數據你也值得高興?看來我對你的智商得重新估值了?!?br />
           切,重新估值和不重新估值,數據都很低以為她不清楚么?唐洛扁扁嘴努力遠離陸嘉彥的低氣壓范圍,心里不斷嘀咕著,哼,就你智商高,你智商高,高智商的陸嘉彥先生,有本事你自己做啊。這么想著,唐洛滑動輪椅的動作愈發緩慢,帶著濃濃的不情愿。

           “我做了你的工作,你要如何還欠我的房錢和飯錢?”

           一句話將唐洛打入谷底。

           真是個可怕的男人,居然連她在想什么都知道,太可怕了,他出發都裝著讀心的機器么!還有說起那個房錢和飯錢,唐洛不得不把對陸嘉彥的印象重新拾掇起來。差點被他剛才的表現騙了,他實際上明明還是一個摳門的男人→_→有本事他對著這個房間里躺在病床上的干尸們收啊。不對,唐洛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這樣想她似乎把自己和喪尸們放在了同一個地位。

           罷了罷了,不就是錢嘛!等她唐洛成為雇傭兵之后,哼哼,陸嘉彥我定要讓你跪倒在她唐洛的金絲裙下,哼╭(╯^╰)╮

           一回生兩回熟,這一次唐洛滴藥水的時候雖然還是有些不適應,但是已經沒有了最初看到喪尸時那種惡心想吐的反應。她小心翼翼的滴上藥水……這一個居然沒有變化。

           難怪陸嘉彥要說那樣的話,的確是她錯了。

           之后滴藥水的工作,唐洛已經明顯熟悉了很多,到最后甚至可以不做任何心理建設直面喪尸。而喪尸的變化也不完全相同,有的和第一具喪尸一樣出現腐蝕性的洞,有的完全沒有變化,有的則是在骨頭上出現白斑……

           “木子,記錄下來,床牌號a210的喪尸,無變化?!?br />
           “信息已儲存?!?br />
           “床牌號b107的喪尸,出現白斑?!?br />
           “信息儲存?!?br />
           ......

           唐洛終于把房間里所有的喪尸都實驗了一遍,信息也已經儲存到木子的系統大腦里去了。她滿意的拍拍手,讓木子把信息都發到桃桃的系統庫里,順利完成了她在末世的第一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