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章 美食喪尸肉
          男人面色嚴肅的看著面前的實驗報告,越看臉色便越難看幾分。在他周身,冷冰冰的氣氛縈繞,原本趴在他肩頭的桃桃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從他肩頭跳下來到桌上,“喵”的一聲想要安慰主人。

           陸嘉彥聽到響聲,兩只眼睛轉過來望向桃桃,突然發出的聲音帶著陣陣寒意,“桃桃,接通研究所總部電話?!?br />
           終于聽到主人說話,桃桃藍色的眼眸里波光閃爍,立刻按照主人的吩咐通過系統連接總部。

           一陣漫長的忙音...

           “嘉彥?是不是研究有進展?”對面突然響起聲音,而從接通總部之后,桃桃就不再說話,整個人...不對,整只貓如同僵住一般,靜靜站在桌上一動不動。而聲音卻像是從它的嘴里出來一般。

           聽到那個熟悉的,帶著沙啞與滄桑的聲音,陸嘉彥臉色略有些黯淡,他的聲音里夾雜著些許的內疚與自責,“老師,之前的研究成果全部失蹤了?!?br />
           一句話,對于會話那邊的人而言無異于一個平地驚雷,他的聲音微微顫動,滿是不敢相信,“怎么會這樣!”

           “幾天前,那個病...復發了,所以我把研究所的人全都遣了出去。全部的數據和資料碰巧都是在那天失蹤的。但我查過錄像,全無異常。而且...”陸嘉彥頓了頓,才說出后面的話,“我的助手也失蹤了。那天最后一個見到她的女孩說她跑出去對付人工飼養喪尸,可是那天一切正常根本沒有喪尸?!?br />
           那邊的聲音也沒有了最初的震驚,冷靜下來的聲音里清晰的問出最關鍵的懷疑“你的助手,那個女孩,哪兒個最為可疑?”

           “都不能排除嫌疑。我的那位助手高智商,具有竊取資料的能力和實力。至于那個女孩,她雖然有些可疑,但那天她的腿受了傷,而且她對這個世界似乎不是很了解,甚至她沒有注冊過身份?!?br />
           “既然你已經有了思量,那就自己去查吧。只是,資料被竊取,你必須抓緊時間做出完全不同的一份。我知道難度有些大,辛苦你了?!?br />
           “嗯?!?br />
           隨著忙音的再度響起,會話結束。桃桃茫然的眸子再次鮮活起來。

           ******

           那天的事情一直是唐洛的一個心結,她始終不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自己親身體驗過的東西竟然什么都不存在。而女人的話顯然在她的心湖上掀起了陣陣漣漪。她兩只眼睛深深的望著女人,鎖住她面上每一個細微的表情。

           女人卻會錯了意,以為唐洛答應了她的請求,也是高興不已。心里波瀾起伏,兩眼里都盈滿了激動的淚水。她的丈夫終于有救了...哪兒料到卻在這時,聽到了唐洛的話。

           “這位姐姐,那天,你看到我的那天早上你在做什么?”

           唐洛的語氣有些急切,女人反射性的回想作答,“額...那天吧...我似乎是和小天在門口洗衣服。是吧,小天?”為了防止自己因為年紀大了記憶出現偏差,女人偏過頭詢問記憶不錯的兒子小天。小天聽到媽媽的話,這么一回憶還真是,于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門口...洗衣服...

           研究所的門口只有這一條路,她還記得那天卓詩推著她出門的時候,當時她熱情洋溢四處張望打探,周圍的房屋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全部房門緊閉啊......

           “姐姐,那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女人推著我出來?你們早上有沒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唐洛的語氣有些局促,女人愣了片刻,才略有遲疑的邊回想邊描述著那天早上的情況。

           “自從我丈夫重病之后,我就靠著幫人洗衣服來維持生計。那天早上,我和小天早早的就起來在門口洗衣服,洗了大概一早上,倒是沒有注意到什么奇怪的事情?!?br />
           洗了一早上...那怎么會沒有看到她和卓詩呢......

           對了,那天的系統警報!

           “大姐,那天你們的系統有沒有異樣?”因為又找到一條線索,唐洛的眼瞳里滿是希翼的光芒,卻沒有注意到身旁的女人和小孩失落的眼神。

           女人的聲音淡了下來,帶著一絲惆悵,“我們的系統早就售賣了出去,哪兒里還有系統?!?br />
           售賣?唐洛有些不明白。但她知道自己似乎是觸動了人家的傷心事,也不好再繼續問下去。倒是認真回答了這么久的女人突然扭頭朝著房間里跑了過去,唐洛似乎感到有些不對勁,遂也跟在她身后,順帶拉住了小天想要問清楚情況。

           小天沒有說話,只是拼命的掙扎,眼睛里還有點滴淚水閃爍。唐洛見狀也不好繼續,放開手隨著他一同踏入屋內。房間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原本饑餓感十足的唐洛聞到這個味道,有些想要惡心作嘔。她忍住胃中的不適,仔細打量著四周,房間有些簡陋,女人趴在床前握住床上人的手,眼淚直流。唐洛本想安慰一二,卻在看清楚床上人的那一刻動作停止...

           那還能夠稱為人么?

           烏黑的皮膚,上面綠色的斑點縱橫,已經開始有些腐爛的跡象。被女人抓在掌心的那雙手,表皮破爛,隱隱可以看見里面的白骨。他雖然穿著正常人的衣服,卻怎么也不像是一個人。倒像是...中了尸毒。若不是唐洛之前在研究所幫著陸嘉彥做過很多喪尸的試驗,基本適應了喪尸的模樣,她現在一定當場吐起來。只是,她的眉頭浮出一絲憂慮:如果這個男人真的中了尸毒,以后慢慢發展成喪尸的話,這個基地怕是在劫難逃,而首當其沖的就是這個女人和她的兒子。

           人家是夫妻,唐洛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勸解女人放棄自己的丈夫。唐洛在地球的時候也不過大二,青澀的年華里還沒有品嘗過愛情的滋味,所以其實她不是很理解愛情里的那些二三事。她只是站在女人的身后,偶爾撫摸她的肩,想要給予她安慰。

           “阿珍...”

           床上那個,唐洛以為已經快要成為喪尸的男人突然呢喃了起來。女人聞聲激動得哭了起來,將男人的手握得更緊,帶著哭腔的聲音在簡陋的小屋里蔓延,“我在,我在...”

           從唐洛在陸嘉彥那里知道的一些,中了尸毒的人一般在24小時以內就會失去意識,而后變成喪尸。而按照女人的說法,幾天前她丈夫就在家,一直到今天居然還偶爾有意識...真是個奇怪的物種。究竟是什么支撐他熬到現在的?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唐洛突然很想幫他。努力生存的人應該都有活下去的機會!

           “大姐,我幫你。只是我真的和陸醫生不熟悉,但是您放心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幫你治好大哥的...嗝...”明明是一句鏗鏘有力的話,卻因著最后那個餓嗝而毀去了所有。女人激動得站起來,看著唐洛不知道說些什么,最后千言萬語凝成了一句簡單的話語。

           “小天,快把飯菜拿去熱一下給恩公吃?!闭f完看了一眼如同救命恩人一般的唐洛,有些歉意的說道,“實在對不起,我們這里也沒有什么吃的,不知道剩菜剩飯您嫌棄么?”

           唐洛連忙揮手,表示自己毫不在意。事實上,只要有吃的她就滿足了,哪兒管得著是不是剩菜剩飯呢。只是飯菜端上來的時候,唐洛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那盤子里大塊大塊的肉簡直是她夢里的極品。又想到這家人賺錢不容易還把肉都拿給她吃,頓時感動涕零。她將肉塊夾在碗里,配合著米飯,因著饑餓她迅速的將飯填入肚子。

           肉的味道和研究所的肉的味道還是有些像,但又有些不像。至于和她們地球上的肉味像不像么,說實在話吃了那么久研究所的飯菜,她已經完全忘記了地球上飯菜的味道。雖然知道這家人有點肉不容易,但是唐洛還是連點肉沫都不放過全部塞進了嘴里,直到連肉沫都看不到她才滿足的放下碗筷,拍了拍飽飽的肚子。

           “大姐,真的太感謝了,你們家有點肉也不容易我還全吃了?!碧坡逵行┬⌒呃?,雖然她吃的時候完全沒有直到節制。

           只是讓唐洛吃驚的是,女人只是看著盤子里的基本沒有動過的青椒笑了笑,還有些感動的說,“恩公知道我們生活不易留下這么多青椒...”

           ......

           唐洛有些不懂了...難道這個末世肉比蔬菜便宜?也是土地基本不能種植了,蔬菜的價格上漲的可怕也很正常。

           只是,她沒有料到這并不是一切。

           “其實這肉不值錢的,這是食材市場最廉價的低階喪尸肉......”女人后面還說了啥,唐洛什么都沒有聽清楚,她的腦袋在聽到那句“喪尸肉”的一瞬間當機了...

           也就是說,她來到末世以后,吃的那么多肉全部都是...喪尸肉?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