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章 木樁要升級
          又是新的一天。

           “喵,喵,喵?!?br />
           依然準時的貓咪鬧鐘。

           又或者可以這樣稱呼,那只破貓擾人清夢的叫聲。

           唐洛帶著疲憊的困意睜開迷蒙的眼睛,看了一眼天花板,還有站在她床頭肆無忌憚叫著的某只破貓,確定這是末世之后,才不情不愿的從床上坐起。她小心翼翼的搬著自己的腿下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習慣性的拍拍嘴,而后拿起她枕邊的木子。

           “木子木子,暫時用你當下拐棍?!睕]辦法,作為一個資產總數為零,還欠債的人,唐洛根本沒錢購買拐杖。

           只是讓唐洛沒想到的是,木子居然和游戲里的木樁一樣還能變形,只見它的身子突然拉長,然后停在一個長度。

           “長度以主人身高為標準進行調試,長度調試完畢,歡迎使用?!?br />
           看到木子那么嚴肅的說著這些,唐洛重重的困意頓時消散了些許,她不敢相信的看著面前的木子,心里涌起的是濃濃的自豪。從看到桃桃之后,她就一直帶著濃濃的自卑感,沒想到還會有翻身的這一天。沒想到作為一個“贈品”,木子的潛力如此不可限量,吼吼。

           唐洛將身子拉長的木子柱在地上,跟著桃桃的口令開始了每日清晨必備的康復訓練。

           “喵,左邊三步。喵,右邊三步?!?br />
           “喵,速度快一些,沒吃飯么!”

           唐洛一臉哀怨的看著后面床上跳來跳去發號施令的桃桃,聲音里帶著濃濃的不滿,“我本來就沒有吃飯!”

           “喵,那跟我沒有關系啊喵?!碧姨屹瓢恋淖诖采?,頭高高昂起。它家主人可沒交代它給這個斷腿的女人帶飯,它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貓的世界本來就很簡單,桃桃又開始在床上跳來跳去,念著自己熟記于心的句子,“左三步,嗨;右三步,嘿?!?br />
           ……

           唐洛看著那只破貓,真想大吼兩聲“老娘不干了!”,不過她都熬了那么多天,不能就此功虧一簣,斷腿的日子著實不好受。唐洛咬咬牙,跟著桃桃的口號繼續,撐著木子慢慢移動。

           一做完,唐洛毫不猶豫的投入了床的懷抱,雖然沒有席夢思,她不在乎。困意席卷而上,唐洛抱著方才還被她當作拐杖的木子睡著了,而木子的身軀也慢慢回到了初始的長度。桃桃嫌棄的看了一眼唐洛,邁著高傲的步伐,慢悠悠朝著門外走去,在院子里看到它家主人立刻加快步伐,身手矯健的跳到陸嘉彥的肩頭它的專屬位置。

           “她的腿怎么樣?”

           桃桃慵懶的在陸嘉彥的肩頭換了個姿勢,有點不樂意的說道,“報告主人,再有兩天就可以正常行走了?!?br />
           “哦,明天去監督唐洛小姐練習的時候記得友情提醒她一下,身體康復了就不要影響我們正常工作了?!?br />
           聞聲,桃桃藍色的眸子頓時閃爍起璀璨的光芒。它乖巧的“喵”地一聲叫了起來,湊到陸嘉彥脖頸處伸出舌頭舔了兩口。結果如故,桃桃再次被陸嘉彥毫不留情的扔了出去orz

           哦,多么痛的領悟,可惜桃桃似乎沒有從這個痛里領悟到什么╮(╯_╰)╭

           正在睡夢中的唐洛不知為何突然感覺到深深的寒意,摟住木子的手有些加緊。

           兩天后。

           今天早上是要做最后的康復檢查,唐洛抱著木子,心里略有些沮喪。之前她老是希望腿早點好,這樣她就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墒乾F在腿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她卻突然有些懷念腿沒有好的時候。

           自從昨天那只破貓趾高氣昂來告知她腿好了就可以卷起鋪蓋走人之后,她心里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也許是習慣了被人照顧的日子,雖說她也有微弱的付出幫忙觀察各種藥水的反應,但到底都是些簡單的活。而從今天開始,從離開這里開始,她也許就要開始真正的面對這個末世了。

           面對喪尸,面對死亡,面對生存,面對末世。

           面對那些之前她根本就沒有想過的問題。

           她從來到這個所謂的末世開始,就一直呆在陸嘉彥他們這個研究所,享受著病號的待遇。卓詩出事那一次是她第一次感覺到這里是末世……

           今天給唐洛檢查的不是陸嘉彥,而是研究所的一位年輕醫生,唐洛之前沒怎么見過。聽說卓詩出事那次他們都被陸嘉彥派遣到一個地方考察去了,因此那次她四處尋找人的時候除了陸嘉彥沒人留在研究室。不知為何他們說起這件事唐洛沒有把這些跟卓詩的事情聯系起來,但是她卻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那天陸嘉彥在密室里的模樣他不愿意讓其他人知道。

           至于卓詩現在究竟在哪兒里,監控錄像沒有顯示,陸嘉彥像是淡忘一般沒有提及,但是唐洛不會就這樣放棄。如今她的腿好了,雖然不能繼續在研究室里混吃混喝,但是她也終于可以發揮她這個穿越系統黨的優勢了。

           “恭喜唐小姐,你的腿下地行走已經沒事了,以后要小心注意,我們沒有興趣再次見到你過來看腿?!?br />
           ……

           呵呵呵,唐洛努力維持著面部僵硬的微笑,露出八顆潔白的牙齒,兩眼飽含“深情”的凝視著她面前的這位穿著白大褂的年輕人。不愧是白衣天使啊,確定不是“黑心”天使么?有這么說話的么!什么叫做“沒有興趣再次見到你來看腿”???你沒興趣,以為她有這個想法么?果然,這個研究所的人都是群怪人,貓也是只破貓。她唐洛一點也不稀罕在這里呆著了。

           唐洛沒有什么行李要帶,陸嘉彥救她的時候她身邊只有木樁和包裹,如今她離開也只有這兩樣需要帶著。來的時候輕輕松松,離去的時候也簡簡單單。只是直到離開陸嘉彥也沒有在研究室的大門上輸入她的指紋,也就是說她今天一旦離開,也許永遠都不會再回到這里。唐洛走到門口,剛才那個年輕人友好的幫著她把門打開,她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空落落的宅院平添了一份失落。而后她利落的轉身,毫不留念的走出大門,門在她身后合上。

           再見。

           從研究所的大門出來,就是一條大街。唐洛除了上次和卓詩一起登記信息的時候來過這條街,后來基本就沒有出來過了,理由很簡單,她的指紋無法打開大門。這一次的大街不像上次那么冷靜,反而有些喧囂,有些熱鬧。路人雖有匆匆而過的雇傭兵,但更多的卻是各種各樣的叫賣,就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菜市場一般。只是他們不賣菜,蔬菜瓜果都只有在政府指定的商場才能夠得;他們賣的是大多是一些唐洛不太懂的奇奇怪怪的東西……

           唐洛打量的目光突然在一個攤販面前停止,她蹲下有些好奇的打量著攤販售賣的東西……看著有些眼熟,像是磁卡,卻又不像。唐洛正打算出口詢問,攤主人居然先問起了她,“姑娘手里那塊木頭,可是系統?”

           額,唐洛點點頭。

           “姑娘的系統還是初始等級吧?”

           哎,初始等級?什么意思?唐洛有些不解,難道是說她家木子其實還可以升級?唐洛的腦海里頓時浮現了她親愛的木頭長成參天大樹,開花結果,最后她擁有了一個果林的場景。這么想想倒也不錯,末世的水果似乎蠻貴,她還能靠著這個發家致富。這么想著,唐洛的嘴角露出了傻傻的微笑。

           “額,姑娘?”老人看著那么一個長相標致的姑娘突然對著天傻傻發笑的樣子,差點接通研究所的線稟告這里有一個神經病了。

           唐洛的思維立刻收了回來,她立刻點點頭,激動得心情肆意,“老爺爺,我這個的確是初始等級,是不是它還能升級???”

           看到女孩正常的模樣,老人心里總算是舒服了些,他慢條斯理的點了點頭,開始了他的講解,“作為末世后科學家們根據高智能系統研究產生的實物系統,它們大多以死物為主,然而畢竟是死物無論如何也不如活物性格鮮明。于是科學家們通過進一步的研究,系統具備了可升級的功能,同時系統的能力和性格也會在升級的過程中慢慢強化?!笨吹教坡逭J真聆聽的模樣,老人來了勁,繼續娓娓道來,“要想達到活物系統的程度,就必須升級到第六級,也就是死物系統的最高級別。當然,升級也不是那么簡單,高昂的價格還有強大的實力都缺一不可。老朽手里的這些升級磁卡,有初始等級升到1級的,也有1級到2級的。至于更上面的等級嘛,小姑娘把系統升到第二級之后自然會知道?!?br />
           老人縷著胡子,笑的天然無公害。而他手里的磁卡,在唐洛眼里頓時成了無比耀眼的存在。唐洛吞了吞口水,問出了她的問題。

           “那個,那個,初等到1級的磁卡多少錢?”

           “不貴,1000個金幣?!?br />
           ……

           老爺子你確定不貴?突然之間唐洛覺得陸嘉彥簡直是好人中的好人,她住的雖然不好但起碼吃的不錯,一天也才3個金幣,這個破升級磁卡一個都要1000金幣,那1級升到2級的磁卡價格她已經不敢想象了。

           唐洛有些后悔,為什么她最開始不弄個活物去當系統,就不用這么心酸的給系統升級了嚶嚶嚶。

           老人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毫不留情的潑冷水,“姑娘可是覺得活物系統那么好,為什么還有那么多的死物系統?”

           雖然和唐洛的想法有些出入,但大體上的意思卻還是一個,唐洛點點頭,她的確不明白。

           “活物系統并不是免費人人享有的,那不僅得有錢還得有權,只有錢也只能領取死物系統升級到最高級別?!崩先艘馕渡铋L的說著。

           唐洛撇撇嘴,什么都明白了,說到底還是個看錢和權的社會。權她沒有,看來她得努力賺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