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章 吃貨喪尸路
          明明胃里翻江倒海卻不能嘔吐……

           明明十分嫌棄卻還得面帶微笑……

           這就是人,因為尊重,所以不得不說謊。有人說是偽善,但唐洛更愿意將之定義為善良。因為她此時正做著這樣的事情,吃著那個她無法忍受的喪尸肉,還要笑著說“好吃”。一頓飯就在女人和她兒子的深情注視中,就在唐洛嘴角化不開的苦澀里慢慢的畫上了句號。

           吃完飯,唐洛想到自己的第三個任務,匆匆和女人告別。一直來到他們看不到的位置,唐洛找到一個墻角趴下,大口大口的吐著。雖說這是現在填補她肚子的唯一食物,但是一想到那是那些惡心的喪尸的肉,也就相當于吃的是人肉…原諒她實在是無法接受。

           “木子……”吐的幾乎脫力的唐洛扶著墻,虛弱無力的聲音在喧鬧的大街上顯得蒼白無力,卻清晰的傳到了木子那里。

           “主人你好,木子為您服務?!?br />
           唐洛勉強撐起身子,她不能倒下。還有最后一個任務她必須在今天完成,然后憑借著雇傭兵的身份接任務以獲取金錢。只是……

           “木子,這里的食物給我介紹下?!?br />
           “回主人,末世的食物以喪尸為主,部分喪尸身上的肉通過處理是良好的食材。喪尸肉來源廣,價格低廉,適合各種收入人群購買。除此之外,果蔬肉蛋也是存在的,只是由于末世環境的問題,這些食物獲取難度較大,價格也相對較高,只適合中高收入人群購買?!?br />
           也就是說,按照她現在根本沒有收入的現狀,就算是日后有了些微的收入,也只能買得起...喪尸肉?臥槽,難道這么惡心的喪尸肉她還要吃很久!瞬間覺得人生失去了滋味...不對,這明明是在告訴她,只有賺更多的錢才能享受口腹之欲qaq

           作為一個吃貨,看來她只能…拼了。

           按照之前唐洛在屏幕上看到的地圖信息,她沿著街道一直往前走,在一個十字路口左拐,繼續前行。路的盡頭,也就是離開基地的大門。因為唐洛之前進行過末世信息注冊,基地的大門里存入了她的相關信息,進出倒是沒有問題。

           唐洛確定了一下身上的東西,整理好心情,帶著不安與期待踏出門外。門外恍惚是另外一個世界,上一次唐洛來的時候末世是夜晚,黑不溜秋根本看不清楚內容,因而她的記憶里一直都是基地的模樣。以至于這一次出來,看到門外的景致,唐洛的心情不得不說是十分的震撼。倒坍的樓宇,坑坑洼洼的街道……唐洛從包裹里取出千機匣,為匣內填充適量的暗器和機關,由于唐門隱身的局限性,唐洛在路上并不適合隱身??占诺慕值?,兩邊盡是坍塌的廢墟,她的腳偶爾碰觸到路上倒下的被腐蝕的已經無法辨認模樣的桿子,清脆的響聲在寂靜里顯得格外的清晰。

           越是安靜,越是讓人心生恐懼。

           “木子,我要怎么尋找喪尸?”唐洛抱緊手中的武器,弓著身子,緩步走在街道的正中。她不敢靠著兩邊的廢墟走,沒有人知道廢墟里究竟有沒有喪尸。而走在正中,雖然把自己暴露在了敵人的視線里,但同時如果有人要襲擊她,她也能早一步注意到攻擊,及時作出反應。

           “回主人,系統只能對一定范圍內的喪尸進行監測,并不具備尋找喪尸的能力?!?br />
           “那雇傭團都是怎么完成任務的???大海撈針去尋找喪尸?”

           “系統暫時不具備雇傭團相關信息,無法作出解答?!?br />
           不具備相關信息,又需要那勞什子磁卡么?看來只有等她成為雇傭兵之后才有可能獲取關于雇傭兵的相關資料吧。說到系統,唐洛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木子,售賣系統是怎么回事?”唐洛沒有發現,她對末世的了解越來越依靠系統了……

           “回主人,系統是末世聯合政府免費頒發給人民的一項福利。有的人擁有等同于系統功能的終端,販賣系統減少實物系統帶來的負重;有些人則是為了生存,販賣系統換取金錢?!?br />
           想到那對母子為了救那個男人不惜販賣系統的行為,唐洛默默的噤聲,她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樣的行為。明明愚蠢至極,卻又感人至深。

           唐洛正想著,街道一邊的廢墟里突然傳來“吱呀”的響動,她頓時神經繃緊,握緊手中的武器整個身子停在原地。直到那里的聲音停住她才沉下心,邁著沉穩的步子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去。是街道旁一個破舊的商場,僅僅從廢墟的模樣都能看到商場曾經的繁華。只是如今商場上部坍塌,只剩下最下層殘留,門前堆著亂七八糟不知哪兒來的雜物,把門堵住。

           唐洛緩慢地朝著門口移動,手已經放在了武器的開關處,其中一只手里緊緊握著一枚暗器。如果情況太危急,她沒信心可以快速冷靜的喊出技能的名字。也還好唐門技能觸發模式并不單一,只要到時候她把這枚暗器投擲出去,觸發技能一樣可以達到效果。不過她也清楚自己的技能傷害有限,若是對手太過強大,一個淬著毒的暗器無法定住他,而她不幸落敗的話,只能說她福薄。

           門口的雜物有了輕微的動靜,唐洛抬起千機匣,對準雜物的位置。一個“浮光掠影”淡去身影,隱匿在周圍靜靜等著敵人的出現。

           “喵~”

           出乎她的意料,敵人沒有,貓倒是有一只,樣貌看上去和桃桃有些相像,又或許就是...桃桃。只是,就唐洛對陸嘉彥那些微末的了解來說,這個時候在這里看到桃桃真的是很奇怪。陸嘉彥喜歡白天做科研,晚上出門。而桃桃一向和他形影不離,既然桃桃現在出現,也許陸嘉彥也在附近??涩F在明明剛過正午,并不符合陸嘉彥的習性啊……難道,這個并不是桃桃?但是這個臨時基地里有活物系統的不多,像陸嘉彥那樣養著一個喜馬拉雅貓的人,更是少。

           很快,唐洛的疑惑就得到了證實,一個黑色的身影也隱隱在街道上出現,不過一瞬又立即消失無蹤。雖然那一瞬很短而且只是背影根本看不清那人的面龐,但唐洛很肯定那就是陸嘉彥。重重的疑惑在她的腦海里盤旋,唐洛沒時間思考立即現出身形,動作輕微的朝著陸嘉彥的方向追去。不知道為什么,唐洛就是有一種感覺,有一種自己跟著他一定能找到喪尸的感覺。

           唉,說起來還有些淡淡的憂傷。不是說末世喪尸滿地跑么,唐洛本來還以為在路上隨便走走都能遇到喪尸襲擊,沒想到她在這個城市廢墟里尋找了許久都沒有找到所謂的“特產”——喪尸。

           跟著陸嘉彥的方向,唐洛的防備心卸下了不少。只是很快她就迷失了方向,她從城市廢墟里跑了出來……城市外是一片空寂的荒野,無形中給了唐洛壓力?;囊耙菜悴簧匣?,還是散落著各種廢棄的雜物,莫名像是藏匿著無窮的喪尸。之前想見見不到,現在卻似乎能夠遇見很多只喪尸。也不知道是幸運呢,還是不幸。

           唐洛正凝神打量著荒原的模樣,卻突然聽到身后傳來清晰的聲音,只是這一次還沒有等到她反應過來,來人已經走到了她的正后方聲音清晰,“舉起手來,你是什么人?”

           聲音很嚴肅,也很陌生,分不清敵我,唐洛一時間沒有回答。她有她的顧慮,現在她的手里還拿著武器,舉起手來武器一定會被暴露,她緊緊閉上嘴巴,胸腔里的卻在劇烈的跳動。她捏緊掌心里的暗器,一旦對方有異動,她必須要自保。

           身后漸漸又響起腳步聲,沒有刻意掩飾,清晰傳入她的耳朵里。唐洛的掌心里已經滿滿全是汗漬,千機匣在她的手里輕顫,

           “是木制品?!币粋€聲音響起。唐洛不敢動,也不清楚他們在說些什么,什么木制品?

           還沒有等唐洛想明白,她的眼前已經出現了一個人影,一個穿著黑色長軍大衣的男人站在了她的視野里,男人的眼神里帶著一絲玩味,看著唐洛的模樣,嘴角咧開一抹弧度。

           “攜帶著武器,背著價格昂貴的木樁,姑娘怕不是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