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章 高大上系統
          在被重重黑暗包裹住的密室里,一抹昏黃的燈光微弱的亮著。女孩煞白的面孔,以及男人深邃探究的目光,在光芒里漸漸清晰。

           “唐洛小姐,可以解釋下你的說法么?”陸嘉彥的聲音里帶著深深的猜疑。

           唐洛不死心的看著那個所謂的監控錄像,手越握越緊,青筋畢露,帶著微微的顫意。她不相信,怎么可能,明明是她親耳聽到的系統的播報,明明是她親眼看到卓詩從大門跑了出去,明明……那么多明明,為什么卻沒有任何東西被記錄下來。她還記得卓詩離開時候的眼神,她還記得她的聲音那么清晰,那些刻在她記憶里那么深刻的東西,如今卻毫無痕跡,這要她如何相信?

           “我要出去?!碧坡宄了荚S久,做下了這個決定。無論如何,她都要親自出去看一看。

           陸嘉彥這一次倒是滿足了她的要求,不知道他動了哪兒里,門就那樣在他們的眼前打開。光照射進來,割破了房間里的黑暗,蓋過了手電筒微弱的光芒,唐洛索性關上手電筒還給陸嘉彥然后滑動輪椅打算離開。只是她的手臂上還有桃桃的抓傷,之前不覺得,現在滑動輪椅只覺得臂上一絲又一絲的刺痛襲來。就在她用力滑動的時候,突然感覺輕松了許多,甚至她不使力輪椅都依然在動。

           她回過頭看著那個推著輪椅的身影。

           果然是他,陸嘉彥。

           這一刻,唐洛突然覺得這個男人真的是她看不透的那種。因為,你永遠猜不到他的下一步想要做什么。只是既然他如此好心,她也不必回絕他的好意,畢竟要是真讓她把輪椅滑出去還真有些麻煩。免費的勞動力,她不傻,為何不用?

           坐在輪椅上任人推著的感覺不得不說是極好的。

           如果那只抓傷她的貓沒有享受似得坐在她的輪椅扶手上也許會更好。說到這只貓,唐洛舉起胳膊仔細的打量傷口,這個新傷口和她之前的舊傷口十分的相似??墒撬呐f傷口難道不是那次輕功試飛的時候摔傷的么?

           qaq唐洛突然覺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感情那個舊傷就是這個破貓抓的!簡直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呵呵,唐洛看桃桃的目光頓時充滿了無限的……殺意。桃桃雖是一只帶著系統的貓,但是它跟木子那種低智能的系統不同,作為一只系統二代貓,桃桃就跟它的同類“富二代”“官二代”們一樣,具有著優秀的基因。它是一只帶有自己思維的具有系統能力的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貓!貓的感覺十分靈敏,因而桃桃很顯然察覺到了唐洛的殺氣,它的毛瞬間豎起,充滿了警惕。

           陸嘉彥明顯注意到了桃桃的樣子,只是很快他就看到了穿著短袖的唐洛臂上的傷口,血跡還沒干透,應該是不久前的傷口。他想到了在密室里時聽到開門響動的時候,桃桃離開的那一瞬。熟悉的抓痕,應該是桃桃制造的。

           “桃桃,道歉?!弊鲥e就要承認錯誤,這是陸嘉彥的行為準則,當然他的貓也適用。

           聽到主人的聲音,炸毛的桃桃瞬間冷卻了下來,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的趴在扶手上。唐洛原本的怒意因著陸嘉彥的話有些消散,她有些詫異的看著那只表情豐富的貓,果然聽到了它似乎有些不情愿的道歉聲。

           “喵,對不起?!?br />
           唐洛因著這句毫無歉意的“對不起”嘴角微微抖動,即使怒意有些消散她也不想說出“沒關系”。對著這個毫無誠意的道歉要她原諒,她只想說,“臣妾做不到??!”。

           只是劇情和唐洛的想象似乎有些不同,因為那只破貓居然開始了賣萌路線,它突然跳到唐洛肩膀上對著她的脖子舔來舔去也就算了,還打起了貓拳……what?這真的是剛才那只傲慢沒有誠意的破貓!為什么唐洛覺得它有點可愛了!

           “喵,對不起qaq”桃桃睜開淚汪汪的藍眼睛,看得唐洛有些于心不忍,終于說出了那句“額,沒事,你也是為了保護你主人嘛?!编?,都是你主人的錯誤,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唐洛笑的開心,內心里這么想著。

           一聽到唐洛的“沒關系”,賣萌的桃桃瞬間換了表情,不屑的看了唐洛一眼,懶洋洋的爬回扶手上,尾巴蜷縮起,將自己卷成一個團然后開始了休息。重點是它是尾巴那處對著唐洛的。

           ……

           臥槽,這只破貓跟它主人一樣討厭!

           當然這段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陸嘉彥一路上沒有說什么話一直到推著唐洛來到研究所的大門前。熟悉的門,熟悉的地方,唐洛看著這里,心里浮上一股情緒,快的她自己都捉摸不清。她坐在輪椅上,看著陸嘉彥伸出手,印上指紋,門隨著指紋的確定而打開。

           研究所的門口是一條大街,唐洛對這里有些印象,卓詩推著她回來的時候,這條街十分冷清,人們不知道是還沒有起床還是已經遇難。只是,現在的大街上行人們四處游走,或歡樂談天說地,或三兩成群,步伐急速。偶爾還能聽到一兩聲叫賣聲……

           怎么會這樣……

           唐洛不敢相信的看著門外的景致,聲音凝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來表達她的心情?,F在眼前的是真的,但這卻也無法表示她之前看到的都是假的???

           “唐洛小姐,現在你可以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了吧?!标懠螐┑穆曇敉回5脑谔坡宓亩享懫?。她回過神轉身,臉頰和陸嘉彥的嘴唇擦過,帶來奇異的觸感,唐洛的動作瞬間僵住……這個變態居然趴在她的輪椅背上對著她耳邊說話!

           “反正我講的是事實,愛信不信?!?br />
           “我比較相信我看到的事實?!标懠螐┲逼鹕碜?,轉動輪椅,讓唐洛可以正面對著他,他才繼續開口,“卓詩的失蹤跟你有沒有關系,我沒興趣知道,我也沒有時間處置你?,F在我很忙,卓詩是我的得力助手,如今她不在你先頂替她的工作。你會干什么?”

           這也許是唐洛認識陸嘉彥以來他說過的最長的一段話,總結起來也就兩個意思:一,他不相信她,但是也不打算處置她。二,她要頂替卓詩的工作。

           等等,說到她會做些什么……唐洛驀地低下頭閉目凝思自己會的東西,做飯馬馬虎虎,吃不死人的那種程度;家務勉勉強強,不會弄壞家里的東西還是可以保證的;專業技術嘛,上了大學兩年多她似乎也沒有學什么具有實際應用效果的…怎么一瞬間,唐洛覺得自己如此沒用,她有些擔心自己要是老實說,按照陸嘉彥的性格會不會直接來一句,“什么都不會,你干嘛還活著,浪費儲量么?”

           她一定還是有可用之處的,對了,作為一個文科生,唐洛最拿手的就是背書了!高中她就靠著一門背書絕技拿下政史地,攻略雙語,考上理想大學;大學更是平時不努力,考前猛背書,還拿了兩次獎學金呢。不得不說,背書還真算她的一門絕技了。

           “咳咳?!碧坡迩迩迳ぷ?,一副深藏不露的模樣,故作深沉慢悠悠的說著,“我會干什么,說出來你可不要被嚇著了,那就是——背書!”

           ……

           陸嘉彥沉默不語。

           桃桃睜開迷迷糊糊的藍眼睛,看了唐洛一眼,繼續迷迷糊糊的閉上。

           “其他的呢?”唐洛原本還打算陳訴一下自己的“背書創造了美好幸福明天”的偉大事跡,沒想到直接被毫不留情的陸嘉彥給打斷了。唐洛忍不住繼續在心里吐槽這個男人,沒人情味的男人!活該孤獨一生!

           “做飯,洗衣服,做家務,寫文章,呵呵,本姑娘多才多藝,上的廳堂下的廚房?!碧坡灏谅恼f著,至于這些東西到底會不會嘛,用她自己的話說,“反正我會,但是不代表我精通這個啊?!?br />
           陸嘉彥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把這個女孩丟在這里的沖動,繼續問道,“除了這些家庭主婦需要做的事情以外呢?”

           “你想要我會什么?”你才家庭主婦!唐洛也是很勉強的在撐著自己那虛假的面部微笑。

           “算了?!标懠螐┑皖^看了一眼她的腿,“現在就用你唯一的價值幫我辦些事情?!?br />
           陸嘉彥這一次也不詢問她到底會不會了,直接推著她朝著研究院里的某個房間前進,門應聲關上,也隔絕了門外的喧囂。唐洛坐在輪椅上還是忍不住回頭看著門的方向,心里滿是疑惑。如果都是假的,如果沒有人工飼養喪尸的侵襲,那么,卓詩究竟去了哪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