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章 雇傭團邀約
          價格昂貴的木樁?他難道說的是木子?真是有意思,不過是一塊破木頭居然到這個男人的嘴里都成了奢侈品,難道是他已經看出木子是她的系統?可木子也不過是一個低級的系統,怎么也和價格昂貴靠不上邊啊。

           再說普通人,什么算普通人,什么又不算呢?

           唐洛抬起雙眼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他究竟是什么人,為什么會這么巧出現她身邊?她的腦子里有很多的疑惑,卻一句都沒有問出,全部關在了嘴里。明明清楚坐以待斃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但她卻只能等,只有等到這個男人的下一步動作,弄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她才知道自己究竟該用什么樣的反應來應付。

           只是這個男人好似與她作對一般,這個問題后就沒有繼續出聲了,嘲諷的笑容凝滯在他的嘴角,落在唐洛的眼睛里顯得格外的刺眼。時間仿佛在這一瞬靜止,她一門心思的防備,他默不作聲的微笑。

           只是這樣詭異的氣氛并沒能維持多久,一個聲音的出現打破了這本不長久的氛圍。

           “團長,檢測到12點鐘方向有異動,動靜較大。我們要怎么處理這個女人?!?br />
           唐洛聽到這話,心里一陣寒風吹過,冰涼刺骨。她不傻,她很清楚既然這些人在她面前毫無顧忌的說出這樣的機密,要么是百分之百確定她的安全性,要么是...要她死,死人是不會涉密的。而很明顯,第二種的可能性高于第一種。

           可是,她不想死。

           她握緊掌心的暗器,裝作一個木頭人一般一動不動靜靜聆聽著這群人給她的宣判,卻在暗地里準備好了隨時狙擊。

           “木子,可以監測到我們周圍的具體人數么?”與此同時,唐洛也在悄悄的在腦中和木子對話。她不敢亂動,以至于從她的方位,很多人都看不清楚,而那個男人的團員應該就在她的身后。只有木子監測到具體的情況,她才好做出對敵的策略。

           等等,團員?對了,剛才有人叫他團長。難道是雇傭團的團長?

           唐洛突然抬起頭再次看向那個男人,這個時候看的認真才發現其實他長相俊俏,樣貌精致,時常在眉眼間凝著一抹笑意,卻絲毫讓人感受不到如沐春風之感。他身材挺拔,卻又用一身軍大衣遮住了全部的風姿,明明在電視里看來那么帶著濃濃鄉土氣息的軍大衣,他穿著居然有一絲貴氣。唐洛上下轉動眼球在他的身上尋覓也沒有看到他的武器,但是她懷疑他的武器全都藏在他的那身軍大衣下。就像陸嘉彥......她沒見陸嘉彥用過武器,也沒有見過他攜帶武器。所以她猜測陸嘉彥的武器藏在他的黑斗篷下。

           也不知道陸嘉彥剛才去了何方,他會不會突然調轉方向回來看到此時身處不明狀況的她呢?

           嘴角不禁彎出自嘲的弧度,這都什么時候了,她居然想到了那個人。那個她看不懂的人。

           “留下?!?br />
           “六個?!?br />
           男人的聲音和木子的聲音幾乎是同時傳到了唐洛的聽覺中樞。明明一個按照著常規的傳輸渠道,從耳廓、外耳道經過漫長的步驟傳輸著信息,一個直接到達目的地,卻那么奇怪的同時被唐洛獲取。同時到達的信息混雜在一起,她卻似乎只聽到了那一聲簡單的“留下”,如此清晰又如此重重的敲擊在她的心頭,打亂了她所有的思緒.....

           她的眼睛里充盈著不可置信的詫異,而那個男人卻還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站在她的面前,唇齒間盡是笑容。突然一瞬間,唐洛覺得自己真的有些無法理解這個男人,對于是敵是友都無法區分的她,他究竟是因何說出的這句“留下”?還是說這個男人看上去怪精明的,其實實際上是個傻甜白?

           唐洛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兒來的閑情居然在這樣的環境下還在胡思亂想著,興許是認清了形式,就算她主角光環再閃亮,這樣以一敵六的情況下她也毫無勝算,更何況她還不一定是這次末世之行的主角。又或者是,她清楚眼前的男人不會對她不利了,僅僅是因為那一句“留下”...

           “為什么是她?”不理解的不只是唐洛一人,男人的團員也不是很理解男人讓她留下的意思。只是這層意思和唐洛理解的又稍有不同,原以為留下的意思是她脫離了危險,可以自由活動了,現在看來明顯不是這一層。她原本興奮得想要立刻跑開的動作還沒開始就直接宣告了結束,依然木頭人一般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男人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唐洛,視線漸漸下移,來到唐洛的胸前...馬丹,饒是唐洛強裝淡定這一瞬也無法繼續淡定下去。從這群人發現她開始就一直沉著冷靜紋絲不動的唐洛將武器往胸前移動了幾分,對著男人終于說出了第一句話,“你在看哪兒里!”

           男人微抬目光,待看到唐洛雙頰上無法掩飾的緋紅時,嘴角劃開一個深深的弧度,邪魅的微笑綻開,帶著不容遮掩的嘲笑。

           “你不會以為我在看你的某位置吧,那么小的cup,說實在話我還真沒有興趣?!憋@而易見的,接收到了來自女人的帶著怒意的雙眸,他若無其事的避開,臉色也漸漸嚴肅起來,聲音里少了之前開玩笑般的語氣多了些許嚴肅的意味,“我的興趣,是你手中的千機匣。末世之初就出現的神秘武器,射程雖不如狙擊槍,在冷兵器里也算是佼佼者。匣內可填充淬著毒的暗器,同時還可以投擲機關陷阱。該武器出自末世之前蜀中的一個隱秘的門派,唐門。而這個門派在末世之前,幾乎無人知曉,即使是蜀中人也只是在傳說中聽說過。他們出現在末世,隱匿身形,殲殺喪尸,有些人甚至因其卓越的功績成為末世聯合政府里的高級官員?!?br />
           男人突然停下,似乎是想觀察唐洛的反應。唐洛的臉上有很明顯的情緒波動,那是她無論如何都無法掩飾的。這個女人,究竟是什么來歷?

           而聽到這些的唐洛,心緒的確很亂,她從來不知道這個男人說的這些東西。原來她從來到末世,就一直生活在桃花源里,不知末世究竟是什么模樣。陸嘉彥有注意到她的不同么,如果有為什么沒有告訴她這些事情。那個末世之后出現的唐門門派,之前幾乎無人知曉的門派……究竟是無人知曉還是他們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同樣的千機匣,同樣的暗器,甚至連投擲陷阱都有,這根本就是他們大唐家堡的技能!

           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就容易生根發芽。所以她是不是可以這么推測,這些人也是擁有唐門系統的人,而這個世界應該還有很多像這樣的擁有劍三系統的人。她并不是唯一,也不是第一……

           那些人出現在末世之初,而按照卓詩之前的說法,現在大概是末世后50年,那么…那些人留在了這里,甚至娶妻或是嫁人,很有可能繁衍出了下一代…

           “看你的表情你不知道?”還沒有等她想清楚,男人的聲音再度響起。

           知道,還是不知道。又是一個高難度的選擇題,二分之一的概率,失敗率也是百分之五十。所以其實唐洛最討厭做選擇題的時候,排除掉選項后還剩下兩個,一般這種時候糾結來糾結去選的都是錯誤的答案。與其如此,還不如不糾結,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賭一把。

           “不知道?!?br />
           男人笑了,唐洛知道自己賭贏了,“算是你誠實,這些信息都是機密,我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才得知的。你要是說知道我還真的會懷疑你的身份。那么我們這位拿著千機匣的新手試煉兵小姐,我代表我們雇傭團非常誠摯的邀請你加入,我是這個雇傭團的團長江望?!?br />
           江望。

           雇傭團?新手試煉兵小姐?唐洛茫然的抬起頭疑惑的看著江望,“你怎么知道我是新手試煉兵?既然知道為何剛才那樣對我?”

           “你可能不知道,在每一個新手試煉兵身上都安裝的有一個定位儀器,我們這些雇傭團可以檢測到你們的信號。至于剛才的行為,你可以理解為試探。畢竟如今的雇傭兵那么多,良莠不齊,我不需要那些毫無能力的人?!苯难劾飵е鴮λ男┰S贊許,繼續說道,“你通過了我的試探,擁有千機匣,你的能力至少能過關。面對危險毫無懼意,且做好了一切伺機而動的準備,素質很好……我都這么清楚了,不知道小姐的回復是什么,要不要加入我們雇傭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