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0章 人餌事件4
          “那個,陸嘉彥,我們往哪兒里走?”

           呼嘯的風聲下,唐洛的聲音卻依然顯得格外的清晰。

           聞聲,小天也朝著陸嘉彥投去渴求又略帶急躁的目光。

           “桃桃,開啟嗅覺尋覓系統?!标懠螐┩蝗婚_口,并沒有和桃桃用思維的方式交流。為了讓身邊的婦孺和小孩都安下心來,他必須得讓他們清楚他的具體安排。而在以往,他是根本不會考慮這些問題的。只是現在他似乎注意到,越是不明白這些人的情緒只會越加的急躁和混亂。

           原本郁郁悶悶呆在主人肩膀上被無視的桃桃終于聽到主人的呼喚,別扭的情緒瞬間煙消云散歡樂的搖著尾巴站了起來。等到注意到主人說的是“嗅覺尋覓”以后,桃桃那對美麗的眼睛驀地黯淡了下來,站起的雙腿立即癱了下去,窩在陸嘉彥的肩膀上嘴里說著別扭的言辭,“回主人,嗅覺靈敏的那是狗?!?br />
           “哈哈哈?!贝粼谂赃呾o靜觀看陸嘉彥要怎么尋找小天媽媽的唐洛,聽到那只從前一直不給她好臉色看的破貓的話,一直強裝的淡定忍不住破功,對著那邊一人一貓大聲笑了起來。連在一邊急躁的小天都被桃桃這句話逗樂了。

           桃桃嫌棄的看了唐洛一眼,又想到這個女人之前和它家親愛的主人的互動,看向唐洛的目光更加充滿敵意。它都很久沒見過主人笑過了,可這個女人居然能讓主人笑起來,哼,果然女人沒什么好東西。一出現就勾搭它家主人,階級敵人!

           “桃桃,人命關天?!标懠螐]有順著桃桃的脾氣繼續,雖然此時他什么都沒有發現,但是不知為何他總是有種感覺:他們再晚一些的話,也許小天的媽媽就危險了。雖然他對那個伍團長的印象不深,但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就是傳說中為了完成任務不折手段的那個“伍仁”,伍團長。

           主人面色很不好,聲音很嚴肅。桃桃注意到這些,立即收斂自己的脾氣,狗腿子般打開了嗅覺尋覓系統。這種靠科技改裝的嗅覺尋覓系統尚在實驗階段,作為一只高傲的貴族貓,桃桃是向來不屑于使用的。因為那讓它有一種自己是下等的狗狗的感覺ヾ(`Д)

           不過……為了主人!其實還是不是很想開啟這個破系統=_=

           “嗅覺尋覓系統開啟,方圓100米范圍內除了腐臭味沒有其他奇怪的味道?!?br />
           “正在擴大嗅覺尋覓范圍,方圓200米范圍內沒有發現奇怪的味道?!?br />
           “繼續擴大嗅覺尋覓范圍,方圓500米范圍內沒有發現奇怪的味道?!?br />
           “主人,是否繼續擴大尋覓范圍?嗅覺尋覓系統可以使用的范圍有限,過于遠無法得出準確的結果?!?br />
           陸嘉彥的眉頭輕輕皺下,不在這附近可能被帶到遠處了。也是,伍仁不可能那么傻,直接在基地門口作案。他思考了些許,對桃桃繼續下達命令,“停止吧,開啟喪尸監測功能,一旦在監測范圍內發現有喪尸出沒立刻通知?!?br />
           “喵?!币宦曍埥写硎堑囊馑?。

           吩咐完之后,陸嘉彥又陷入了煩惱,基地外那么大,到底要去哪兒里尋找呢?陸嘉彥這廂在認真的思索,唐洛那邊也在認真的思索。嗅覺尋覓系統,這是個好東西啊,木子木子你有沒有?

           ——回主人,木子不具有嗅覺器官,無法安裝該系統。況且,該系統尚在研究中,屬于未完成品,沒有推出安裝包。

           (n_n)好吧,沒有就沒有唄,我又不嫌棄你,不用解釋那么多??刺姨疫@嗅覺系統開啟尋覓了那么久,也沒見她真的找到什么有意義的線索,目測也是個雞肋。

           ——主人,你剛才說這個東西好。

           臥槽,木子不要亂插入我的心理活動,沒有跟你說話的時候你就好好開啟監測,對,就是那個喪尸監測系統。你要是先比桃桃監測到喪尸的話,主子我有賞。

           ——是。

           就在這時,一直安靜思考的陸嘉彥似乎得到了答案。

           “我不肯定在不在我想的那個地方,如果你們愿意陪著我賭一發的話就跟我來?!?br />
           真是個艱難的決定,這賭的不是錢物,是小天媽媽的命??墒侨绻桓懠螐┑脑?,她也許連去哪兒尋覓都沒有頭緒。只是她愿意跟著陸嘉彥去,小天呢?他才是這個事情里最具有發言權的人。唐洛調頭望向站在她身旁的小天,他此時正低著頭,也許也在考慮陸嘉彥那番話。明明小天只是個孩子,卻要這么早經歷這些,看著他那副模樣,唐洛就像是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一樣。只是自己比他幸運,因為沒有享受過父母的愛,所以從不會有失去的痛苦。沒有曾經擁有,也不會有一天一無所有。

           “好?!毙√斓穆曇衾飵е煅实奈兜?,可他也清楚,嘉彥哥哥可能是他找到母親的唯一希望。唐洛看著陸嘉彥詢問的眼神,也同意的點了點頭。

           “晚一分鐘,他媽媽就多一分危險,你們跟上我,我們必須得快點了?!标懠螐┐_定好方向后,立刻朝著前方走去,還是那條破舊的街道。

           唐洛牽著步子稍稍慢些的小天,動作迅速的跟在陸嘉彥身后。黑幕隨著清晨的來臨,漸漸淡了些。陸嘉彥的步子也因為這淡去的黑暗,再次加快了幾分。他在潛意識里還是希望一切不要像他想的那樣,要是那樣,小天的媽媽就真的兇多吉少了?,F在只能期望那個伍仁不要那么沒有人性……

           可人性卻偏偏是最難揣測的。

           陸嘉彥走的這條路唐洛稍稍還是有些熟悉的,這條破敗的街道,這個廢棄的車站……她昨天剛來過,還在這里遇到了血犬。說到昨天的血犬,唐洛的意識突然調轉到那天重重迷霧掩映后的那個身影,那個像極了陸嘉彥的身影。她和陸嘉彥的距離稍稍有些遠,為了讓陸嘉彥聽到她的聲音,她有意的加大了分貝。

           “陸嘉彥,昨天是你救得……”

           話還沒說完,原本還在前方走的陸嘉彥以鬼魅一般的速度來到唐洛的面前,捂住她的嘴動作迅速的帶著她和小天躲到一側的遮蔽物后。被捂住口的唐洛不解的嗚嗚作響,卻得到了來自陸嘉彥的警示:“不要說話,你想死么?!”陸嘉彥的聲音有些刻意的壓低,看上去像是忌憚著些什么??吹剿@表情,唐洛立刻噤聲,做了個保證不說話的手勢,陸嘉彥才放開捂住她口的手。

           唐洛剛才只是因為想問清楚陸嘉彥那天的事情以至于什么都沒有注意,現在靜下來想想也能想通。昨天既然他們在這里遇到了血犬,就說明這地方充滿著危險。剛才要不是陸嘉彥立即捂住了她的口,也許她的聲音能把周圍的一些奇怪的東西吸引來。這么想想頓時有些劫后余生的驚慌。

           “謝謝?!奔由线@一次,陸嘉彥已經救了她好幾次了。從剛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她摔斷了腿是陸嘉彥救了她。后來,在她遇到危險的時候,又是陸嘉彥三番兩次的救她。是不是從她來到末世開始,他們兩個人的命運似乎就開始糾纏在一起?難道她這次末世之行的目標其實是為了攻略陸嘉彥?

           這么想著,唐洛凝神仔細打量身邊的陸嘉彥,外表不差,在她見過的男的里面算的上是比較好看的,當然比起她男神老胡老喬那還是差一點的。不過老喬和老胡現在都留在了地球,而且老喬還已經有妻有子,老胡也有老袁,根本沒她什么機會。似乎想偏了!回到正題,這么一看,其實陸嘉彥也不差,要相貌有相貌要能力有能力。想想還不錯哎~

           ——主人,監測發現喪尸!

           木子的聲音突然在唐洛腦里響起,如同一根棍子一般敲散了唐洛腦子里原本亂七八糟的思想。喪尸,就是那個被稱為末世特產的東西么!意識到危險,唐洛將手放到腰間,打開包裹,取出千機匣拿在手中,嚴陣以待。

           ——木子,喪尸在哪兒里!

           ——喪尸的信號……有些詭異,剛剛明明大量出現,現在卻消失了。

           消失了,似乎越來越詭異了。她看著陸嘉彥的表情,看樣子應該也知道了這個消息,唉,目測木子也沒有贏過桃桃。算了,現在這時候沒時間想那些了,倒是那個若隱若現的喪尸信號到底怎么回事。

           “出事了,跟著我沿著這里走?!标懠螐﹦幼餮杆俚钠鹕硇袆?,唐洛拉起一片茫然的小天緊跟其后。她猜測陸嘉彥應該是弄明白了那個若隱若現的喪尸信號的事情,剛想出口詢問,一股血腥味傳到她的口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