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五章
          看到江望慢慢走出房間,唐洛不放心的一直跟在他身后,牢牢地將門關上才終于放下心來。不過一想到剛才……啊啊啊,居然讓江望看到了她穿睡衣的樣子。雖說還是有幾分形象,但是,但是,她不想就只有那幾分啊摔。

           怎么那也是她上司啊tat一見面給上司留下這么差的印象,上司會不會拖欠工資啊嚶嚶嚶。她實在不想再吃工作餐了,她要吃正常人的伙食,正常人的!

           →_→不過那廝實在可惡,居然笑的那么——令人發指!

           實在沒什么新衣服穿,唐洛將加入雇傭團后團隊發的一條制服裙換上。是一條墨綠色的格子制服連衣裙,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質做的,有點像是皮制品,穿起來超級舒服。等等,不會是喪尸皮或者是變異生物的皮毛吧?

           唐洛搖搖頭,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哎呀怎么可能,江望那廝穿戴也不像個窮人,應該不會這么摳……吧?

           墨綠色的連衣裙襯著唐洛的皮膚也顯得更加白皙,她對著鏡子照了照,覺得非常滿意。剛打算去給江望開門,突然聽到一聲響動。

           “啊…”

           人的聲音……

           唐洛的動作在原地慢慢停滯,我靠(‵o′)凸,不會是遇到鬼了吧,還是什么午夜兇鈴??。?!她也沒做什么壞事吧,怎么就這么倒霉。唐洛身體微微發顫,看著身前的鏡子努力尋找自己身后有沒有人。

           不過還好,任她怎么看都沒有發現身后有什么奇怪的東西,剛才那個應該是幻聽吧……唐洛如此這般安慰著自己,這么想著也就勉強松了一口氣。

           還沒等她完全放下心來,聲音再次響起,直接把剛想行動的唐洛嚇的更嗆……

           “啊,好痛?!?br />
           不過這聲音聽起來……莫名的有點熟悉?

           難道這鬼唐洛還認識…不是吧,唐洛嘴角浮起一抹無力的苦笑,面部表情擠在了一團,不會這么巧吧=_=

           她努力安慰著自己,情緒太過緊張完全忘了此時這個房間里除了她其實還有人和系統存在。她提著吊起的心臟,動作慢悠悠的往后轉,想要看清楚房間的全貌。一個簡單的轉身動作被她硬生生做了很久,等她完全轉過身打量房間的時候她可算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果然自己嚇自己實在是太可怕了(ーー゛)

           唉,嘆出的氣慢慢在空氣中凝滯…順著唐洛的視線望去,鬼是沒發現,倒是發現了比鬼更加可怕的事情:此時此刻,原本躺在床上重傷的(似乎?)顧西西居然正在從床上慢慢爬起來……

           黑色的頭發順著她坐起的動作慢慢垂落,垂在臉前帶著莫名的詭異,像極了某種現象……

           詐尸么?。?!

           “啊啊啊啊啊——”唐洛看著顧西西的動作,因著剛才的那幾聲“鬼叫”而調起的恐懼心理慢慢發酵,她雙眼猛地閉上,大聲叫了起來。

           ***

           江望原本是因著唐洛換衣服出的門,呆在門外想到唐洛方才的神情,嘴角彎起一個深深的弧度。

           “你就是江望?!币粋€冷冷的聲音突然打破靜謐,他的身影也慢慢暴露在亮著昏黃燈光的走廊里。

           陸嘉彥的黑風衣借給了唐洛,此時穿著一件醫生專用的白大褂,里襯倒是換了件淺藍色的襯衣,倒也英俊帥氣。

           陸嘉彥和江望算不上熟識,但也不至于陌生。因為末世的緣故,大量的人在末世災難里喪生,活下來的人數有限。即使后來出臺了各種鼓勵生育的政策,但由于末世環境的問題,以及人類的生存問題,人數并沒有得到大量的增加。末世的人本就不多,圈子也就那么幾個基地,更何況他們還在一個基地共事,相互之間還是有些許了解。

           而且,他們之間還是有些淵源的。

           “我是,閣下便是危樓陸家的陸大少爺陸嘉彥?”江望笑笑,似乎已經猜到了來人的身份。其實從他打通末世研究所電話的時候他就猜到來的人可能就是他了,不論他是否忙碌,他一定會來,江望有這個信心。

           “看來江團長早就猜到我會來了,安宴呢?”

           “安宴這個時間應該還在睡覺,如果你想看他的話江某可以帶你去看下?!?br />
           陸嘉彥搖搖頭,沒有順著江望的話繼續下去。他只是站在原地許久沒有動作,腦海里慢慢浮現一個身影,一個笑的天真老是跟在他身后,無視他的冷面擁有著牛皮糖一般的毅力,永遠活在陽光下的少年。

           江望想到陸嘉彥可能在回憶著什么,也沒有出聲打斷。許久他才聽到陸嘉彥帶著疲憊的聲音低聲的響聲,“他,還好么?”

           “他很棒,現在是我們團最棒的狙擊手?!碑斎?,我們團也就一個狙擊手。后面一句江望顯然是沒有說出聲的。

           陸嘉彥聽到這話倒也滿意,沒箱單陸安晏那個小時候連一只死鳥都怕的孩子現在竟然已經成了一名出色的狙擊手。究竟是他老了,還是陸安晏長大了……

           正在這時,房間里突然響起唐洛的尖叫聲。聞聲,陸嘉彥和江望面面相覷,一起用力朝門撞去。推開門,陸嘉彥望了一眼站在鏡子前大聲尖叫的女孩,是她,真是巧。江望一進門,還沒開口詢問唐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倒是發現了床鋪上正在努力起身的顧西西。顧西西的面上有些許疲憊,帶著些許的無奈。她的發絲凌亂,遮住面容,看起來倒是有些可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江望將目光移向唐洛,果然,她是看著顧西西的方向叫起來的。

           真是個可愛的小姑娘,一定是把西西看成詐尸的了。

           江望剛打算給小姑娘解釋一下,驀地發現那邊兩個人似乎已經聊了起來,看上去像是認識蠻久的樣子。

           唐洛的確是和陸嘉彥聊了起來,不對,這種狀況怎么能叫聊起來,分明是陸嘉彥單方向的嘲諷好么???!

           陸嘉彥本來也是好奇唐洛到底看到了什么,于是他就順著她的目光尋找。這一找,還真是讓他找到了原因。原本心里浮起的些許擔心瞬間就消失無蹤,落在嘴邊想要安慰的語句也不知為何全成了譏諷,“真是巧,又見面了?!?br />
           那語氣,說的跟多么不想看到她一樣。唐洛還處于驚嚇中,才不要因為陸嘉彥分神呢。

           陸嘉彥也不氣餒,指著顧西西的方向繼續說道,“你是不是害怕那個,嗯~?”

           陸嘉彥說的時候也沒有注意到自己說到最后,那個“嗯”的聲音不經意的微微提起,打了一個小弧度后才輕輕落下。在他看來倒是沒有什么異樣,但在唐洛聽來意味卻不一樣了,她順著陸嘉彥所指的方向看去……

           (詐尸?)的顧西西已經坐了起來,唐洛下意識的就想閉眼,陸嘉彥帶著笑意的聲音在她的右耳旁清晰的響起,“活的?!?br />
           (﹁﹁)唐洛再次鼓足勇氣看去,江望也在顧西西身邊坐下,幫著顧西西將發絲攬到而后,露出她無論怎么看都像是死人的面龐。好吧,唐洛懸著的心終于回到了正常的位置,她不好意思對著顧西西笑笑。

           真是糗大了○| ̄|_

           她羞澀的退后幾步,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腳下落空,身子微微傾斜。陸嘉彥立刻扶住她,她順勢倒在了陸嘉彥的懷里。唐洛的旁邊就是鏡子,她在鏡子里看到她和陸嘉彥的動作,怎么看怎么曖昧,不知怎么唐洛的心開始微微的輕顫,她甚至感到自己的雙頰都在發燙。再這樣下去她不知道自己還會有什么并發癥狀,她猛地推開陸嘉彥站直,這才徹底看清楚今天的陸嘉彥。

           他穿著一身白大褂,倒是有些像一個醫生的模樣。往日他穿著那身黑色的大風衣,以至于她總是覺得他像是個刺客一般。咦,說到他的黑風衣,似乎好像是在她這里吧?那天走在路上,他把黑風衣披在了她的肩上,而且里面似乎還有他的終端。后來也不知道怎么,她就回到了房間里,衣服也忘了還給他。剛才找衣服的時候似乎有看到,唐洛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她立刻蹲在身子尋找,終于捧著陸嘉彥的黑風衣滿意的站了起來。

           “你的衣服?!碧坡鍖⒁路踔f給陸嘉彥,猛地想到了什么,立刻將衣服放了下來,不好意思的補充,“我還沒來得及幫你洗,等我洗完再還你吧?!?br />
           “你要想還給他的話我建議你現在就還吧?!苯穆曇敉回5捻懫?。

           唐洛疑惑的回頭,不解的看著江望,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江望也不急,慢條斯理的解釋,“我們團有一個任務,是今天下午的。這個任務一出發,可能很多天都回不來。所以你如果不想把陸醫生的衣服拖到我們回來再還的話最好還是現在就還吧?!?br />
           哎,下午就有任務了。唐洛不好意思的將衣服遞過去,面上滿滿都是無奈。陸嘉彥順手接過,而后走到顧西西的床邊開始他來這里的主要任務:看病。

           他仔細檢查了一下顧西西的狀況,很快就得出了結論,“這位姑娘沒有受什么大傷,不過是疲勞過度,好好休息就行了。如果沒什么事情,我就先離開了?!?br />
           “嗯?!苯c點頭,像陸嘉彥致謝。

           陸嘉彥望了唐洛一眼,而后毫不留念的走出了房間,只是在離開之前,對著房子里的一個人說了一句:

           “謝謝?!?br />
           顧西西不太清楚,唐洛感覺莫名其妙,只有江望清楚,那是一個兄長對他幫忙照顧他弟弟的謝意。也許有些傳說并不作數,陸家的大少爺對自己這位弟弟并不如傳說的那般冷淡,他也許只是不會表達感情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