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1章 濃郁的血香
          很多年以后,唐洛都記得那天看到的場景。如同烙印一般,深深的刻在她的記憶里;如同藤蔓一般,將她的記憶與之狠狠的糾纏在一起,無論怎樣都擺脫不得,總是在她無意間給她帶來隱隱的痛楚。

           那一刻,即使是向來冷靜的陸嘉彥都不忍側目。

           只記得那個孩子,那個叫“小天”的孩子近似崩潰的聲音在天幕下響起,“媽媽,媽媽?。?!”帶著深刻痛的驚呼,深深刺傷了當時在場的唐洛和陸嘉彥。

           小天的媽媽遠遠的躺在血泊里,過量的出血讓她的面色近乎蒼白,看不到一絲血色。她的手指因著地上的血液染成了鮮紅色,也遮住了她手上的老繭和褶皺。小天媽媽年輕的時候應該也是個美人,初時相見唐洛沒有覺得,現在看著她穿著染上血色的衣服,蒼白的面龐,卻有一絲驚艷的美。雖然很想過去救她,但此時此刻在她的周圍上演著大規模的戰斗。穿著嚴實裝備的雇傭兵與……大批的喪尸。

           這是唐洛第一次在末世看到活的喪尸,他們和洛道的尸人長的有些許不像,但還是有一點的相似之處。那就是一樣的惡心!那邊作戰的響聲比較大,以至于小天的聲音淹沒在了那邊的戰斗聲里,倒是沒有引來喪尸。

           到底發生了什么?

           不僅是唐洛,陸嘉彥也很奇怪。幽淵這里雖說潛伏著不少喪尸,但他們很少出動,如此大規模的出現一定有問題。

           時間往前倒回,卻說跟在陸嘉彥身后的唐洛小心翼翼前行之時,突然聞到到了一股血腥味。不僅是唐洛,陸嘉彥也聞到了那股漂浮在空氣里的帶著點點香甜味道的人血的味道。他當即命令桃桃重新開啟“嗅覺尋覓系統”,桃桃這一次也不傲嬌,乖乖的打開搜尋,很快就鎖定了血液味道的發出點。按照桃桃所給的路線慢慢過來,木子再次監測到了喪尸的信號,這一次的信號非常強烈而且沒有消失。

           唐洛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面上微微露出惶恐的神情,她慢慢抬起頭朝著前方的陸嘉彥看去,他的面色更加可怕,就像是在告訴唐洛,她的猜測是很有可能的。雖然那是個沒有說出口的猜測,卻因著陸嘉彥的神情在唐洛的心里慢慢的生根發芽,長成參天大樹,樹的根部龐大的根須緊緊的抓住她的心,痛無聲的蔓延。她沒有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她擔心身邊那個孩子,那個應該享受美妙童年的孩子的臉上,再也無法浮現那純真的笑容。

           握住小天的手加大了力氣,有些弄疼了小天,他驚呼一聲有些奇怪的看著表情復雜的洛洛姐姐,“洛洛姐姐,是不是媽媽出事了?”

           “沒有,我們趕緊去尋小天的媽媽吧?!睂χ粋€小孩說謊,唐洛剛說完就別開了目光,想要找些事情遮掩過去。他們真的還要繼續尋找么,也許結果很傷人,如果要停下就從這里結束好了??涩F實卻沒有給唐洛猶豫的機會,他們還沒有從廢棄的車站出去,就已經能夠在視野里清晰的看見打斗的人影。

           這個時候根本說不出離開的話,可隨著他們的走進,漸漸能清楚看見那邊的真實情況,而有一個人的身影也在他們的視野里慢慢清晰。那個身影,對比剛才唐洛說的話就像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媽媽——!”耳畔響起小天的痛徹心扉的聲音。

           他奮力的想要跑上前去救自己的媽媽,卻被冷著一張臉的陸嘉彥拽著,無法前行。哪兒怕小天用腿使勁的踢打陸嘉彥,他也沒有放手。唐洛無力的站在一邊,默默地垂淚。

           太多的喪尸了,憑借陸嘉彥和她的力量根本無法進入那個被喪尸緊緊包圍的地方??墒侨绻麄冊俨徊扇⌒袆拥脑?,那幾個正緩緩靠近小天媽媽的喪尸可能就會把她當作食物給吃掉了。指甲深深的陷在手心里,疼痛沿著掌心蔓延。五指合的越來越攏,手背上甚至能清晰看見青色的血管。

           在他們猶疑之間,大批的雇傭兵從暗處涌現,持著各種武器對包圍著小天媽媽的那群喪尸開始了殲滅的作戰。如此清晰的作戰方案,實在無法不讓人心生疑慮。這樣的作戰方案,就像是早就設計好的。如果真是這樣……

           趁著雇傭兵們把喪尸的吸引力全部吸引走,陸嘉彥想了想將手里的小天交給唐洛,“看好他?!?br />
           “那你呢?”幾乎是立刻,唐洛這句話就脫口而出。

           “我有我的辦法,我會爭取把他媽媽帶回來,你只要看好他的安全帶著他躲到安全的地方就好?!?br />
           “好,安全回來?!倍歼@個時候了,唐洛也不耍什么小脾氣。比如什么你有你的辦法,我就不能有我的辦法了啊,諸如此類。她看著陸嘉彥一步一步朝著喪尸群走去,就像是去赴一場戰斗,走之前交代妻子和孩子要保重好自己。Σ(°△°)︴,怎么想到了這些,啊啊啊,唐洛覺得自己都快不了解自己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思想都是怎么出來的??!她帶著小天調頭往后方一個適合躲避的地方慢慢走去。也許是因為陸嘉彥那句“把他媽媽帶回來”起了作用,原本情緒激動的小天一路上也沒有什么掙扎。

           只是這一轉身,唐洛也就沒有看見原本朝著喪尸群走去的陸嘉彥漸漸消失了身影。

           ******

           這里臨近陸嘉彥要觀察的重要地方,幽淵。這里的臨時基地都是因為幽淵的神秘性才臨時建立,而陸嘉彥他們就是被派遣來研究“幽淵”的部分醫生。關于幽淵,事情主要起源于一年前,在幽淵附近有一個人數十人的雇傭團突然失去蹤跡……原本這并不是什么嚴重的事情,畢竟在末世像這樣的事情發生是常有的事情??墒且粋€月后,一群和那個失蹤雇傭團樣貌體態相似的喪尸群突然出現襲擊了從那里路過的一隊商販。那個喪尸群被制服的時候,在死前竟然還有殘留的意識。

           感染了喪尸毒,卻還能保留意識,因為這個幽淵吸引了當權者的注意。只是當時,當權者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也就沒有把這件事情繼續下去??梢粋€月后,在這里,一群變異的物種襲擊了路過的雇傭團,在雇傭團的人失去生命體征之前,將一個短訊發給了雇傭兵協會。

           簡訊很簡單,是一群人發出的驚恐的叫聲。只是一個見慣了喪尸和變異物種的雇傭團緣何會發出那樣的驚恐聲,這件事情再次引起了當權者對這個地方的關注。最后幾個基地的負責人,也就是如今末世政府的權力機構召開了會議,決定在幽淵附近建立一個臨時基地派遣研究人員專門對幽淵進行研究。陸嘉彥就是因為這個來到的幽淵,通過一年的觀察,他也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個中的緣由。只是今天的所見,卻有些讓他顛覆以往的觀點。這里根本就不是那么簡單!

           唐洛和小天應該到了安全的地方,陸嘉彥隱匿著身形悄然穿過打斗中的群體,路過時稍稍留意觀察了下。他們的的確確是雇傭兵,并不是假冒的。不僅如此,他們還和軍隊有點關系,他們這個雇傭團里的雇傭兵絕大多數是軍人。他們的動作一看就是經過軍隊特殊訓練才能達到的水準,和一般的普通雇傭兵不同。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武器是軍隊里分發的,上面還有軍隊的徽章。

           只是,末世政府的軍隊和雇傭兵協會的成員向來是沒有交集的。盡管在傳聞中有幾位等級為a的雇傭兵獲得政府的招募,成為了軍隊的將領,但他們在加入軍隊之前都脫離了雇傭兵的身份,只是在名義上保留了最強雇傭兵的頭銜??墒侨缃袼矍暗囊磺芯烤挂绾谓忉尅?br />
           陸嘉彥心里越來越多的矛盾和疑惑集聚,擁堵在他的心里凝結成一個死結,解不開弄不清。軍隊的人怎么會和雇傭團攙和在一起,而且還和眼前這個陰謀有關?幽淵的秘密到底是什么,為什么現在這些喪尸并不像之前研究的那些具有身為人的意識?

           這么想著,陸嘉彥已經來到了小天媽媽的身前,撇開她身上的血污,女人還是蠻漂亮的。而且……她的血液帶著奇怪的香味,涓涓的血流還在慢慢從她的手腕處流出……陸嘉彥轉身看著周圍那群喪尸的狀態,它們瘋狂的和面前的雇傭兵作戰,似乎是想要朝著這邊沖過來。它們的目標是…小天的媽媽?又或者這么說,是小天媽媽的血液……

           周圍還陷在瘋狂的獵殺喪尸的行動里,陸嘉彥趁著它們無暇分心,現出身形,抱起小天的媽媽快速的朝著唐洛她們的位置沖去。帶著小天的媽媽,他沒辦法隱身,也沒時間為她止血。血液緩緩的從女人的手腕處流出,隨著陸嘉彥的飛奔血液在地上留下淺淺的痕跡。原本瘋狂的喪尸慢慢也發現了氣味位置的變化,想要掙開眼前的阻礙朝著它們心愛的氣味過去,無奈卻被雇傭兵狠狠地制住。

           “陸…陸…醫生……謝謝…你…”女人努力用著殘存的意識向陸嘉彥致謝。明明已經那么虛弱,卻偏偏還要浪費力氣致謝。

           “省著你的力氣,努力的活下去,你兒子還在等你?!?br />
           聽到兒子,女人無神的眼眸里終于浮現了一抹光芒,她努力伸出手拽住陸嘉彥的衣服,流出的血液滴在陸嘉彥的衣服上,隱在黑色的色澤下。

           “桃桃,努力給她止血!”桃桃聽到命令,從陸嘉彥肩頭跳在女人的身上,對著女人手腕處的傷口舔舐。只一下,桃桃就快速的離開了,而女人的血液還在流著。

           “喵,主人,她的血液太美味了,就像是一杯佳釀,食之讓人上癮?!边@種氣味對桃桃而言是極大的誘惑,它只能停止動作,否則它怕自己會忍不住把這個女人的血液吸干。

           會讓動物上癮的血液?陸嘉彥低頭看向懷里的女人,桃桃的聲音并沒有遮掩,女人也聽到了這句話。她的嘴角慢慢浮出一絲虛弱的微笑,對著陸嘉彥解釋,“不用幫我了,我的血液是止不住的……”

           “你的血液到底有什么秘密,那些喪尸是不是你的血液吸引來的!”陸嘉彥的聲音里有些激動,莫名發現一個值得研究的數據對于他而言那是一個非常值得興奮的事情。

           “媽媽!”躲在暗處看到陸嘉彥抱著媽媽過來,小天再也忍不住從暗處沖出,巨大的沖力連唐洛都攔不住。他努力的沖到陸嘉彥面前,看著他懷里面色慘白的母親,一直忍住的眼淚突然噴泄而出……

           “媽媽,媽媽,媽媽……”他哭著一直重復著這個稱呼,女人聽著有些心疼。但她清楚自己不可以哭,自己要努力的微笑,她咧開嘴,對著兒子綻開了一個極其溫婉的笑容。她悄悄的將流血的手藏在陸嘉彥的身后,用著沒有受傷的手在懷里摸索,拿出一個書本模樣的東西送到小天的手里。

           “這是媽媽給你買的生日禮物,小天生日快樂,來笑一個~”

           唐洛看著這一幕,站在陸嘉彥身旁默默垂淚。她努力的仰起頭,想要將眼淚逼回眼眶里,卻發現眼淚更加肆無忌憚的落下。

           小天將媽媽送的書抱在懷里,滿是淚水的臉上擠出了一個非常難看的笑容,那笑容比哭還讓人心疼?!皨寢?,你是不是不要小天了。小天乖,小天以后好好幫媽媽賺錢給爸爸治病,小天再也不淘氣了,媽媽你不要離開小天好么?!?br />
           “小天,好好活著?!闭f出這句話,女人的眼神慢慢黯淡了下去,可她卻用盡力氣掙扎著看向陸嘉彥,想要說出最后的話,“我……被人換…換過…血……x……x……”

           女人的眼睛徹底閉上,原本躲藏在陸嘉彥身后的手也無力的垂下。直到這個時候,唐洛才注意到小天媽媽手腕上的傷,伴著血液一股奇香飄蕩,有些讓人沉迷的香味。

           “媽媽——?。。。?!”

           基地里,一直躺在床上的男人,眼角突然流出了一滴眼淚,血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