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四章
          “洛洛…”

           “洛洛…”

           “洛洛……救我……”

           “救救我?。?!”

           啊,唐洛喘著粗氣從夢里驚醒猛地坐了起來,抱著被子大口大口的吞吐著,驚魂未定。那個夢里,漆黑的夜晚,瓢潑的大雨,她在雨中迷茫卻怎么也找不到路的方向。只聽見一個聲音穿越過重重的黑暗,穿越過傾盆的大雨,清晰的飄蕩在她的耳畔。那么凄厲,那么哀傷…那是小悠的聲音,那是小悠的聲音!

           從來到末世開始她就沒有夢到過小悠,想著既來之則安之,反正那個地球對她而言也沒有太多的依戀,不如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在末世好好玩耍一番。怎么她也是個外掛少女,啊呸,不對,穿越少女。雖說這個穿越少女沒撒粗大的金手指,但防身至少還是可以做到的……吧?

           她總是這么狼心狗肺,即使偶爾想起小悠,也都安慰自己她現在一定很安全??蛇@個夢,這個明明虛幻卻近乎真實的夢卻深深的調出了潛藏在她心底深處從來不敢想也不敢懷疑的事情:小悠她,是不是也來到了這個末世?是不是,出事了……

           有人說夢是現實的反映,又有人說夢是反的。她抓著頭無措的坐在床上,不知道該怎么辦,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這種事情她已經做不下去了?,F在她滿腦子都是各種各樣的疑惑:小悠現在到底在哪兒,為什么會夢到這樣的內容,她們穿越到這個末世……真的是單純的來這里看看么?

           還沒等她想明白,窗邊的動靜突兀地打斷了她的思維。這時候她才反應過來自己睡在雇傭兵協會她和西西的房間里,而且之前被打破的玻璃此時已經被換了塊好的??上?,再次慘遭不幸,因為這一次它再次被打破了○| ̄|_

           真是可憐的玻璃啊~~不對,關注點不太對阿喂!大半夜的,也許不是,好吧唐洛其實根本不知道現在的時間。不過這不是重點,這個突然到訪她房間的人是怎么回事?居然還使用打破玻璃這種低下的手段,不知道運用開鎖這門強大的技能么?難道是來劫財,不好意思她沒有╮(╯_╰)╭或者是劫色,這個她有!

           唐洛立馬整個人振作起來,也不管自己身上還穿著睡衣什么的,就從床上爬起到處尋找她的包裹,好不容易找到包裹卻發現武器根本就不在包裹里!已經被偷了么!這里的防盜系統也太差了吧!這么想著,武器就這么出現在了她的視線里,好吧她昏迷之前武器在她手里,團員們估計不知道可以放在這個包裹里于是就隨意擺在她床頭的一個角落里。還沒等唐洛過去拾起武器,那個打破玻璃的人已經出現在了她的視野里。

           來人拿著長長的鐮刀,目光里帶著幾分寒意,她似乎受了傷嘴角還有未拭去的血跡。

           她望了穿著睡衣在床旁翻找武器的唐洛一眼,什么也沒有說,自顧自的朝著她的床慢慢靠近,腳步帶著微微的踉蹌。還沒走到床前,她突然癱倒了下去,再也沒有起來。只聽見鐮刀落地時清脆的響聲,在安靜的房間里顯得格外清晰。

           也是這響聲喚回了因著見到顧西西太過驚訝呆在原地的唐洛的神智,她也不管什么武器了,連忙跑過去查看顧西西的情況。雖然很好奇顧西西到底發生了什么,但當務之急是先看看她現在是怎么回事。

           不過唐洛查看了一會,什么也沒看出來。這也正常,她不懂醫啊,要是她能看出什么來那才奇怪了。雖然唐洛看不出什么幺蛾子來,但她到底還是注意到了顧西西嘴角的血跡。她努力的把顧西西搬到床上,沒想到顧西西看著苗條搬起來還是需要點力氣。終于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顧西西放到床上了,唐洛也累的夠嗆。她氣喘吁吁的癱坐在顧西西的床邊,看著床上的顧西西,不知為何,突然覺得顧西西其實并不像她表現出來的那個模樣。

           此時昏睡在床上的顧西西安靜的像一個天使,她本就有一副清純的模樣,此時此刻看上去更是如同誤入凡塵的圣潔的仙女,所有的血腥所有的陰謀都與她無關。唐洛留念的看了一眼顧西西,慢慢從床上站起,有些不放心的抬眸望了一眼剛才被顧西西打破的窗子。她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的床邊,彎下身子撿起武器握在手里,心驀地踏實了幾分。她握緊武器再次望了一眼顧西西的方向,確定沒什么事情才又低下頭在她的床邊翻找她家木子,翻找之前順手將包裹掛在了睡衣的腰間。

           找啊找啊找木子……

           ——主人,主人。

           咦,似乎是木子的聲音。唐洛轉轉腦袋,想要聽清楚聲音的方向,終于反應過來這聲音是來自于她的意識里。==!忘了她還可以和木子用思維交流了,失策實在是失策,絕不會承認是智商問題的。

           ——木子你在哪兒里?

           ——回主人,不知道,周圍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見,不過剛才在聽見你的聲音之前聽到了玻璃碎掉的聲音。

           木子基本把信息給全了,能聽到玻璃碎掉的聲音?那應該的確是在這個房間里了吧。黑漆漆的?難道是在床下?

           沒有。

           好吧,應該是在床頭的小柜子里……果然。

           可憐兮兮的木子不知道被誰扔在這里,雖說它只是個死物系統但到底還是有些思維,看到唐洛它先是做了個委屈的小表情,然后就任由唐洛把它抱起,然后……被放在了顧西西的床邊。

           唐洛滿意的為自己的機智點了三十二個贊,拍拍木子的小身軀,終于給木子解釋清楚了它的作用,“木子么么噠,我得去給西西找人看看,你就呆在這里看著西西,她要是出事了第一時間用意識聯系我?!?br />
           “主人,意識使用的范圍有限?!?br />
           (#‵′)凸這么沒用。

           “不過如果真的出事木子會將信息自動發布到江團長那里?!?br />
           唐洛滿意的點點頭,這還差不多。其實做這么多不過是因為唐洛擔心自己出去找江望過來的時候,顧西西又出什么事情。畢竟,顧西西失蹤的原因就是因為她們那天沒有來得及趕來。她無論如何也不會讓歷史再次重演。

           說完,將一切交給了木子,自己穿著睡衣立刻朝著江望的房間跑去。之所以不用團隊聯絡徽章就是因為猜到了眼前的這種情況……唐洛敲了好久始終沒有人來開門,終于在她第十五次敲門的時候,睡得迷迷糊糊的江望不滿的打開了門。

           唐洛努力保持著標準的微笑,嘴角邊有微微的下滑,她果然沒猜錯現在是午夜,果然這個男人又是這副起床氣的模樣。呵呵,“團長……”想著趕緊把事情說了,沒想到那么倒霉她還沒說完江望被莫名吵醒衍生的暴脾氣已經上來了。

           “唐洛?!?br />
           被叫到名字的唐洛驀地一驚,團長這聲音不得不說是極盡溫柔,她從來就不知道自己的名字這么好聽tat叫成這個樣子,一聽就知道那是暴雨前的平靜…

           果然……

           “你這剛醒過來就不能消停一下么?”

           你以為她不想消停,不對,好好休息一下么。唐洛上牙齒努力咬著下嘴唇才強迫自己沒有出聲。這個怎么也是自己的團長,要客氣,要客氣。還不是有人她媽的不讓她好好休息?。。?!

           “團長,顧西西回來了?!碧熘?,唐洛說出這句話有多么的咬牙切齒。

           一句話,輕輕松松消除了某個起床氣十足的男士,他猛地將門關上給唐洛來了一個閉門羹。唐洛郁悶了兩下,剛打算轉頭回去先看看顧西西的,門就又打開了,出來一個已經穿戴完整,毫無剛才滿身起床氣的模樣。不過這換衣服的速度,不得不說實在是……快。不得不讓唐洛懷疑,江望剛才出來的時候真的是穿的睡衣?

           衣衫整齊的江望瞅了呆立在原地沒見過世面的唐洛一眼,“走吧?!?br />
           進屋看到顧西西和木子都還安全,唐洛懸著的一顆心也就放下了。她退到一邊把主場讓給江望,只見江望先是對著再度碎掉的玻璃皺了下眉頭,不能排除是心疼錢的可能。然后他慢慢朝著顧西西靠近,紳士的低下身子檢查了一番顧西西嘴角的血跡??粗膭幼?,還算是有模有樣,跟陸嘉彥有的一拼。

           唐洛好奇的詢問,“團長,您也懂醫術?”

           不禁對團長的崇拜提高了一分。

           “哎,不是啊,你從哪兒里看出我像是懂醫術的?”

           ……

           降低兩分,不懂你裝模作樣在那里看什么看??!

           “你好,我是江望,我們這里有人病了請求醫療幫助,地址已經發到你們的儀器上?!?br />
           好吧,忘了你們有高科技,唐洛無聊的在房間了晃悠,等待著江望喊來的醫生來?;沃沃蝗蛔⒁獾讲粚?,自己似乎還穿著…睡衣吧?

           望了一眼查看窗戶的江望,目光相對,江望顯然看懂了唐洛眼里的那抹嫌棄。他疑惑的打量了一眼唐洛,終于明白了這姑娘的意思。輕笑了兩聲,掩住嘴慢慢退出房間,將空間留給唐洛,絲毫沒有注意到唐洛燦爛的想要迸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