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e86qq"></optgroup>
  • <sup id="e86qq"></sup><xmp id="e86qq"><blockquote id="e86qq"></blockquote>
    <menu id="e86qq"><samp id="e86qq"></samp></menu>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六章
          陸嘉彥告辭離開漫步在走廊上,心里想著一些事情,步伐稍稍有些慢。一個行色匆匆的身影從他身旁略過,他不禁側目打量,熟悉的面孔讓他心頭一驚。那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有人在注視著他,有些猶疑的停下了原本急匆匆的步伐,停下來回頭打量。

           什么都沒有……

           也許是錯覺吧,安宴想了想,回過頭繼續匆匆的朝著唐洛她們入住的房間走去。

           直到聽到關門的聲音傳來,一直隱身的陸嘉彥才慢慢現出身形,輕輕嘆了口氣,才恢復往日從容的步伐離開。還是沒有辦法不在意的啊……

           他們兄弟倆之間總是凝著一個死結,無論怎樣狀似不經意,那個死結總是那樣橫亙在他們之間,無法忽視。于是,只能裝作冷淡,于是只能用世人眼中的假象來欺騙自己,來欺騙別人。

           不是不愿意解開這個死結,只是死結如今已經成為了真的“死”結。陸嘉彥到現在都記得母親臨死前的模樣,而造成這一切的都是陸安晏和他的母親。那年只有3歲的陸安晏是無辜的么?不,如果不是因為陸安晏的存在,陸安晏的母親根本不會使出那般下作的手段對付他的母親。往事如煙,卻絕不會灰飛煙滅。

           只是,不知道現在父親大人怎么樣了,兩個兒子一個個都往外跑,他一個人負責整個基地身體可還撐得???不過他實在是沒想到,那個女人居然肯放任她的兒子接觸如此危險的工作。那個為了她兒子滿手沾滿鮮血的女人。

           ***

           陸安晏剛外面回來,他和其他成員在為下午就要開始的任務做準備。在準備的時候,臨時有幾個細節他們無法下決定。于是,陸安晏被作為先遣部隊被派回來咨詢陸嘉彥。

           說的好聽是先遣部隊,其實壓根就沒有后援(/▽\)他們也就欺負欺負年齡最小的安宴。因為其他的人都以為他們家團長大人在睡覺,大家都清楚團長大人的起床氣那可不是一般的嚴重,把他喊醒的人下場都是很慘的。都知道這個下場了,誰還愿意去啊。于是,可憐的安宴就被一堆哥哥級的人物欺壓來了。

           他也一點也不想喊江大哥起床啊tat

           不過還好,剛回來就聽說這個艱巨而又偉大的任務被剛剛醒來的唐洛承包了,簡直是天使!不但如此,還聽說西西姐姐回來了,安宴那時正走在路上聽到這個消息不禁加快步伐。

           陸安晏到的時候,唐洛已經在自己的床上坐下休息,江望陪在顧西西的床邊照料??吹介T口的安宴立即起身迎接。

           “你剛才來的路上,有沒有看見什么人?”人家兄弟間的事情,江望原本不打算多加過問。只是,到底還是沒忍住問了出口。

           安宴楞了一兩秒,實在是不知道江大哥是什么意思。不過江大哥這么一說,他倒是想起了剛才在走廊上感到的那種被人注視的感覺。剛才,是不是有什么人來過,總覺得江大哥的話里有話。他疑惑的搖搖頭,不解的詢問,“江大哥,我應該看到什么人么?”

           “哦,沒事?!苯恍?,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雖然安宴天真卻并不傻,這個地方他認識的人有限,唯一可能的人應該只有哥哥。只是哥哥,看樣子還是不愿意見他。

           他努力的笑起來,讓自己看起來更樂觀活潑一些。他們家的事情本不需要江大哥操心,他想到顧西西的事情,靈活的轉換話題,“對了,江大哥,聽說西西姐姐回來了,我可以去看看么?”

           “嗯?!敖c點頭,往旁邊讓了一兩步給安宴留足走路的空間,提醒道,“不過西西有些疲勞過度,你別打擾她,讓她好好休息?!?br />
           “嗯?!?br />
           陸安晏動作輕盈的在顧西西的床前坐下,看著她漸漸入睡的模樣,趁著江望不注意偷瞄了一眼他的神情……倒是沒什么奇怪??吹筋櫸魑鞔蟾艧o恙,陸安晏也就放心了,不過有一個事情還是得問問。

           “江大哥,下午我們就要出發了,西西姐姐還要休息,到時候還去么?”

           這也算之前要來這里詢問的其中一個問題,人數。他們雇傭團人本來就不多,按理說是要全部上陣的。只是那個時候唐洛還昏迷在床上,顧西西不知所蹤,人數這個事情也就一直懸而未決。沒想到這么巧,唐洛醒了,西西姐姐也回來了,不過西西姐姐現在這個狀態,去還是不去倒是個問題。

           江望對這個問題也有些糾結,他們走的時間應該有些長,將顧西西單獨留在這里,說老實話他是不放心的。只是,顧西西如今的狀況,實在是……

           “我要去?!痹颈徽J為在床上已經入睡的顧西西突然睜開眼睛說道,圓圓的大眼睛里帶著不容置疑的堅定。江望帶著詢問的目光擔憂的看著她,得到的卻是她更加璀璨的目光。那一刻,江望便清楚無論如何顧西西是不會改變主意的了。

           “她去?!苯貜土艘槐?,順口提醒安宴,“你還有什么問題,一起問吧?!?br />
           不愧是團長!安宴佩服的看著江望,將那些哥哥們要詢問的問題一一問出,都得到了江望的回答。答案拿到,他立刻原路返回。下午就要出任務了,在這之前,所有的準備都需要萬無一失。他的東西別人收拾他可不放心,還是自己弄比較靠譜,而且有些交代在對話器里說不清楚,他得親自過去說明。

           看到陸安晏打算離開,唐洛也立即起身跟上。開玩笑,她在房間里總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完全搭不上話也就算了,她也不是很在乎。主要是,人家要是想說一些私密的話,她呆在房間里雖說不是很礙事,但到底有點偷聽人家說話的嫌疑。

           “等等我?!碧坡搴白£懓碴?,草草的收拾了下,小跑著跑到陸安晏身邊。

           陸安晏好笑的看著唐洛,燦爛的笑容明媚的仿佛能照亮所有的黑暗。唐洛動作迅速的往前走,看著陸安晏動也不動站在原地傻笑,跟看傻子一樣看著跟她不是很熟悉的安宴,伸手原本想要打他腦袋一下,可惜夠不著==!唐洛找了個順手的地方,直接一巴掌打到他背上,嘴里一點也不客氣,“傻站在這里干嘛,走前面帶路啊?!?br />
           那態度,活生生一個土匪寨女大王。這一句話也深深的滿足了唐洛的虛榮心,來到這個破末世被陸嘉彥奴役,被江望奴役,終于能翻身做主人了,這感覺,簡直酸爽,漬漬。

           安宴被拍的一愣,老實的走在唐洛身前給她帶路。兩個人其實也不算熟識,走在一起還怪尷尬的,完全不知道說些什么。安靜的路蔓延到無限長,似乎不說個話題這條路就無法結束一般。

           唐洛想到自己離奇的昏迷,以及昏迷前的事情。剛才被那個噩夢和西西的事情占據了所有的思緒,也就沒想到這些事情?,F在想想,還著實是有些奇怪和疑惑的。

           “那個,你知道我是怎么昏倒的么?”唐洛突然站住,問著前方依然在走著的安宴。

           安宴聽到問題,停下步子,卻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倒也不是事實略兇殘不好說出口,實在是他們也不知道唐洛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嗯…”安宴糾結著詞匯,想著怎么回答,“你吧,就是,也許是,可能是……”

           ……

           “正題?!碧坡宀荒蜔┑目戳税惭缫谎?,她發現面對這個男孩她的脾氣總是有些難以控制。果斷肯定是這個不·可·愛的男孩子的問題!

           “正題就是不知道你是什么病?!?br />
           真是簡單明了。

           “那小天后來怎么樣了?”唐洛想了很久,才問出了這個藏在她心底的一塊傷口。她永遠不會忘記她昏迷之前小天那雙含著怨念的雙眸,她明明是想要救那個孩子的,可最后還是什么都沒幫上忙,還讓他親眼見證了自己父親和母親的逝去。

           唐洛的聲音在問出這句的時候很明顯和之前的霸道不在一個畫風,甚至連作為旁觀者的安宴都能感受到唐洛周圍散發著的淡淡的憂傷。

           “他毆打了團長很久,后來被他外公家派來的人接走了?!?br />
           “外公家?小天的外公?”

           “對啊,陣勢還蠻大的呢?!?br />
           陣勢還蠻大,小天的外公?既然小天的外公這么有能力,為何小天的母親還呆在這個破臨時基地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甚至為了給兒子買個生日禮物,不惜斷送性命。

           罷了,都是人家的事情了。只希望小天能夠忘記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健康快樂的成長。

           “對了,下午的任務到底是什么?”唐洛深吸了口氣,努力想要調整情緒,找了個相當普通的話題轉換。

           “任務啊,是個護送任務,有家人出20個金幣托雇傭團把他安全送到洱?;?。20個金幣,在護送任務里可以算的上是高價。而且護送任務的難度也不是特別高,陸嘉彥尋找西西的時候看到這個任務,立即就接了下來?!?br />
           于是……

           ***

           “西西,你確定要去?”

           “嗯?!?br />
           “算了,把你放在這里我也不放心?!苯肓讼?,也不再糾結這個話題。倒是關于顧西西的失蹤問題,他有很多問題要問。

           “來的是顧東東?”

           平淡的問句卻無聲的牽起顧西西的心弦。她很想搖頭說不是,可在江望面前,她總是學不會撒謊。她點點頭,沒說話,也算回答了這個問題。

           “如果想回去祭拜爺爺,這個任務之后就回去吧?!?br />
           一句話,卻讓向來以冷面示人的顧西西突然哭了起來,越哭越凄厲…